刘超看了看我的脸色,接着说道:“当然,我一只虎不会把事做绝,给你就一条金子作为回家的路费,你看如何呢?”

    刘超的话音刚落,他的几个兄弟已经在身后狐假虎威地叫了起来:

    “小子,碰上我们超哥这样的好人,真的是你的造化,如果换换别人,你只怕连死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

    “小子,还不过来谢谢我们超哥,然后拿着金子走人?如果不识抬举的话,我们兄弟只好把你扭送到明月军的衙门里去了!”

    “小子,不瞒你说,明月军里有我们的人,到了那地方我们说什么就是什么,大不了把你做路费的这块金子送上去,可你小子就遭罪了,吃牢饭不说,还得皮肉受苦。”

    “呵呵,小子,明月军的大牢里,那些穷凶极恶的家伙们,最喜欢你这样俊俏的小白脸了,到时候,只怕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这几个人有意思了,一唱一和的,看来是排练好的,目的呢,非常简单,就是我的蒜条金。

    他们看我的眼神就像是在看这一头肥羊,仿佛吃定了我。

    就在我盘算着如何收拾他们的时候,刘超的妹妹突然说道:“哥,我看他不像是坏人,我们只求财得了,千万不要把他送到牢里去。还有,他出门带这么多的金子,一定有大事要办。如果我们全拿走了,只怕他回去也无法交差。不去这样,我们只拿走一半金子,这辈子就能够吃喝不尽了,何必要把他逼到绝路上呢?”

    “妹子,你不会真的看上这小子了吧。”刘超倒是想到什么说什么,他看来很宠自己的妹子,点了点头说道:“小子,我妹子心肠好,为你求情,算你小子八辈子修来的福气,这样吧,我能只拿由一半的金子,你赶紧拿上另一半滚吧!”

    我有些意外地看了刘超的妹子一眼,想不到这丫头心倒是不坏。本来我还打算修理他们一顿之后,然后把明月军叫过来,让他们几个去吃牢饭来着,但是现在却改变了主意,他们既然不是无可救药,我来到这里,也需要自己的班底,这几个人虽然说灵力不强,但都是地头蛇,用他们来搞情报工作,真的是再合适不过了。

    但是,我并没有直接和他们讲条件,因为我知道,对付这样的人,必须得恩威并重,先把他们打疼了,然后再给一些好处,这样才能够事半功倍。

    主意打定,我呵呵一笑:“如果我一半金子也不想留呢?”

    “小子,你真是敬酒不吃吃罚酒。兄弟们,揍他!”刘超把手一挥,他那几个兄弟摩拳擦掌,还没扑上来呢,我已经提前启动了。

    我只是手腕一抖,就把刘超妹妹身上的被子拽了下来,然后像一朵白云,罩向那几个彪形大汉。几乎是同时,我已经眼疾手快地把短裤穿上了。虽然我艺高人胆大,但是仅仅是披着一条浴巾,做什么事终究是不太方便的。

    “流氓!”刘超的妹子惊叫了一声,看来是她看到了不该看到的东西,被我的本钱吓到了。

    我脸一红,千算万算,还是算漏了这一点,没想到被刘超的妹子看到了一切。

    这时候,刘超等人已经从被子底下钻了出来,嗷嗷叫着,争先恐后地扑了过来。

    “慢慢来,不要着急,你们每个人都有份!”我把巴掌轮圆了,只听啪啪之声不绝于耳,知道的知道我在打人耳光,不知道的可能会想歪了呢。

    我虽然没用什么力气,但是以我的实力,一连十几记耳光打过去,打的刘超几个哭爹叫娘,很快就变成了猪头脸。而且,不管他们如何招架,或者是如何躲闪,有一个甚至钻到了床底下,但是也没有躲过我的巴掌。

    那几个家伙顶不住了,纷纷跪地求饶。没想到刘超还是个硬骨头,一声不吭地硬顶着。

    他的妹子再也看不下去了,扑过来保住了我的腿:“是我们有眼不识泰山,求求你别再打了,再打的话,会死人的。我只有这么一个哥哥,求求你放过他吧。”

    我冷声道:“放过他?想得美!那我有什么好处?”

    刘超的妹子毫不犹豫地说道:“只要你放过我哥哥他们,我愿意做牛做马伺候你。”

    “妹妹,不要,别做傻事!”刘超不管不顾地喊道,去被我一巴掌打飞到了床底下。

    我看了看刘超妹子一眼:“真的吗?”

    “真的!只要你放过我哥哥他们,要我做什么都行!”

    说实话,我被他们兄妹之间的感情震撼到了,一个姑娘家,在这个时候,能够挺身而出,已经是难得可贵的了。

    “好了,看在你的面子上,我就放他们一马。”我说着,拍了拍床板:“你们几个都滚出来吧。”

    不一会儿,刘超几个出来了,一个个就像斗败的公鸡似的,再也没有了刚才的嚣张气焰。

    我指了指刘超的妹子:“你叫什么名字?”

    小丫头红着脸说:“我叫刘小芳。”

    “刘小芳,名字还不错。”我点了点头,然后对刘超他们说道:“你们滚吧,刘小芳留下。”

    刘超的脸色一变:“不行,要走就一起走!”

    他身后那几条大汉也齐声说道:“对,要走一起走。小子,你欺负一个女孩子,不算是好汉。”

    我笑了:“那敢情我让刘小芳欺负,就算是好汉了吗?今天这件事情,可是你们找上门来的,可怪不得我!”

    刘小芳急切道:“哥,我没事的,你赶紧回家吧,嫂子还等着黑灵石救命呢?这位大哥只是吓唬你们而已,我看的出来,他是一个好人,是不会把我怎么样的。”

    “真的假的?”刘超半信半疑的看了看我,又看了看刘小芳。

    刘小芳使劲点了点头:“哥,相信我,我不会看错人的。”

    刘超一跺脚,说了声“走!”然后带着几个手下,一阵风似的离开了。

    我看了看刘小芳,把地上的被子捡了起来,扔到了床上。把她吓了一跳:“你想干什么?”

    我双手一摊:“天这么晚了,我能干什么?当然是睡觉了。”

    小姑娘一愣:“我不困,你先睡吧。”

    我喝了一声:“你不困就赶紧滚,别耽误睡觉!”

    “你让我走?你真的让我走?”刘小芳一脸意外的看着我。

    “谁让你走了?”我的话吓了小姑娘一大跳,但我接着说道:“难道你没听清楚吗,我是让你滚呀!”

    “滚就滚!”小姑娘走到门口,却被我叫住了:“慢着!”

    她也不知道是高兴还是害怕,直愣愣地转过身来:“你是不是后悔了?”

    “我做事从来就不后悔!”我指了指茶几上的蒜条金:“你演了这么久的戏,劳务费总是要给一些的,我可不是小气的人。”

    “给我的?”小姑娘不敢相信的样子。

    我使劲点了点头:“给你的!”

    她上前拿了一条蒜条金,紧紧地攥在掌心,然后咬着嘴唇说道:“就算我借你的,等我嫂子的病好了之后,我会想办法还给你的。”

    我哼了一声:“既然是看病,那就多拿一些,你们那么多人,一块金子怎么够分呢?这样吧,拿走一半金子好了。”

    “一半金子?”刘小芳瞪圆了美丽的大眼睛,一副不可思议的样子。

    “对,一半金子!”我用肯定的语气说道:“我这个人是非常讲道理的,刚才你劝你哥哥,要给我留下一半的金子,那么现在我就送给你一半的金子,这就叫有失才有得。”

    刘小芳深深向我施了一礼:“我果然没有看走眼,你果然是个好人!”

    “我不要这劳什子的好人卡!算了,赶紧回去给你嫂子看病吧。”我顿了一下,继续说道:“你回去告诉你哥哥一声,如果信得过我的话,三天之后,就到明月军的衙门里找我,到时候我会安排差事给他们做,毕竟这样混着不是办法。”

    “嗯,我记住了。”刘小芳一脸微笑的望着我:“能告诉我,您的名字吗?”

    能被人当做偶像来看待,成就感还是十足的,我得意的说道:“当然,我叫李明!”

    “李明,我记住了!”小丫头蹦蹦跳跳地走了。

    我望着她的背影,觉得自己来到黑石城的第一天晚上,过的特别充实,送人玫瑰,手有余香的道理,果然不是骗人的。

    因为大门被刘超他们踹坏了,我就把胖老板喊了起来,然后换了一个房间。

    我明知道胖老板和刘超之间有千丝万缕的关系,但是并没有点破,这让胖老板很感动,给我调了一个豪华房间,而且坚持不收房费,该说什么,黑石城像我这样的人实在是太少了。

    这样的遭遇之后,我对自己的黑石城之旅莫名的充满了信心,因为我知道,在这个,绝大多数的人,是善良的,只要他们有一个能够活下去的环境,那么他们就不会弄什么幺蛾子出来。

章节目录

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南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征并收藏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