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盘算了一下自己在黑石城将要做的事情,然后就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正睡得香呢,忽然又是砰的一声,门又被人撞开了。呵呵,今晚上还让不让人睡了?还有,我住的房间的门招谁惹谁了,怎么老是让人撞开?但是,这么咋咋呼呼的人,肯定不是什么高手做派,所以我在床上躺着没动,甚至连眼睛都没有睁开,先看一下虚实再做道理。

    毕竟以我如今的实力,除非是三大势力的顶尖人物一起出手,否则的话,我自保还是不成问题的。果然,我感觉了一下,虽然进来了一屋子的人,但是这中间并没有并没有什么高手。

    只听又是砰的一声,有人把一包东西扔到了茶几上,非常沉重的样子,差一点儿就把茶几给压塌了,我心里咯噔一下,这不是我送给刘超的蒜条金吗?怎么会被人送回来了?难道他们兄妹出了什么事了?

    我心里一惊,但是并没有睁开眼睛,因为我心里明白,这些人既然找上门来了,那么一定会有下文。

    果然不出我的所料,一个瓮声瓮气的声音喝道:“这些金子是你给刘超和刘小芳的吗?最好老实交代,否则的话,黑石城就是你的埋骨之地!”

    “是又怎么样?小爷我的金子多,想给谁就给谁,你管得着吗?”我竟然还是没有睁眼。

    “呵呵,果然是财大气粗呀。”那人冷笑一声:“可是这里是黑石城,不是你有钱耍小性子的地方。识相的,就把剩下的蒜条金交出来,大爷就放你一条生路!”

    我眼也没睁,身子也没动:“黑石城怎么啦?又不是什么龙潭虎穴。还有,那是我的金子,为什么要交给你们?你们还有没有王法了?”

    “王法,老子就是王法。在外城,老子说了算。”那人怒了,喝道:“给我搜,把剩下的金子搜出来,有大家的好处。”

    随着这厮的一声令下,我听着那一帮子人就开始翻箱倒柜起来,我还是没动,任由他们翻腾,反正我所有的东西,都在纳戒里,他们翻也是瞎翻。

    翻了好大一会儿,这些人自然是一无所获,那个为首的家伙走到了床前:“小子,其余的蒜条金藏在什么地方?识相的最好说出来,免得皮肉受苦!”

    我感觉到这厮要动手了,就勉为其难的睁开了眼睛,只见站在我面前的是一个虎背熊腰的壮汉,就像半截黑铁塔似的,正用铜铃一般的眼睛瞪着我看呢?而在他身后,站着七八个身穿统一军服的大汉,每个人的左臂上,有着一个明月高照的图案。

    我心里想,我当是谁呢?原来是外城的明月军。而根据扑天雕给我所说的情况来看,这个人很可能就是明月军的小队长柴熊。

    而在那边的角落里,刘超兄妹被绑的像个粽子似的,嘴里好像是被塞着一块破布,看着我哼哼唧唧地想说些什么。

    我从他们两个紧张的眼神里,已经看出来了,不是他们出卖的我。再者说了,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他们平白无故得了那么多的金子,不说出怎么来的话,那些明月军肯定不会放过他们的。

    难怪豺族对黑石城的掌控力这么弱,看看明月军的德行就能够猜出一二来了。这些人脑子简直让驴给踢了,不想着去和其余势力争,就想着搜刮外城往来的客商了。如果长此以往的话,谁还敢再来外城?那么等这里没有人气之后,看那一大帮子明月军,就等着喝西北风吧!

    我越想越气,冷哼了一声:“你们是什么人?竟然敢私闯我的房间?我要到明月军那里告你们!”

    “去明月军那里告我们,实在是好笑至极!”柴熊和他的几个手下狂笑了一阵,然后拍着厚厚的胸脯说道:“实话告诉你吧,我们就是明月军,你到哪里能告得赢?”

    “你们就是明月军?”我装出一副大惊失色的样子:“那么,敢问这位军爷,我犯了什么法令,你们就这么打上门来了?带没带搜查令呢?”

    “你小子明知故问吗?我们怀疑你和一总蒜条金失窃案有关,所以请你回去协助调查。”

    柴熊看样子栽赃陷害是一把好手,经验非常丰富,呵呵笑道:“至于什么搜查令吗,简单,老子随身带着呢?”

    他说着,在身上摸出一张纸来,龙凤凤舞的画了几笔,然后对我说道:“搜查令已经走了,你小子还有什么话说?”

    我还没吭声,旁边一个尖嘴猴腮的家伙已经凑了上来:“小子,你是外地人,可能不知道我们明月军的厉害,到了那里之后,就算你是铁打的,也得服软。所以,我劝你还是把其余的蒜条金交出来。那么我们队长有好生之德,可以破例放你一条生路。要知道,钱财乃是身外之物,丢了还可以再赚吗?”

    这两个家伙,一个唱白脸,另一个唱红脸,想把我像傻子一样耍弄,门都没有!

    我先是微微一笑,然后轻轻摇了摇头:“不好意思啊,两位,我这个人爱财如命,要钱不要命。反正就是要金子没有,要命一条的架势。”

    柴熊皱了皱眉头,看来我的反应让他挺意外的:“小子,你说你爱财如命,不是这么回事吧。刘超和刘小芳和你没啥关系吧,你怎么把那么多金子都送给他们了?”

    “我乐意啊!老子乐意又怎么啦!”我总算是坐了起来,然后一脸玩味地看着柴熊:“你看看,刘小芳长的那么水灵,我看上她了,怎么着?你想要金子,简单,让你妹子过来陪我就行了。不过,你妹子如果像你长得这样难看的话,那还是不行的。”

    “小子,找死!”柴熊气的哇哇大叫,提着钵大的拳头就要往我身上砸,可是却被瘦猴拦住了:“熊哥,看这小子一副有恃无恐的样子,有什么后台也说不定,不如先把他拿下,只要进了我们明月军,那还不是什么都是我们说了算吗?”

    “有理!”柴熊把手一挥:“来呀,此人涉嫌一桩特大盗窃案,把这厮给我拷了,押回去处理。”

    黑石城的治安就是让这帮渣子给弄坏的,如果说刘超兄妹那样做还有情可原的话,那么这些披着军服的败类就真的是欠收拾了,我刚想把他们几个打了再说的时候,忽然又想到,自己可是新上任的城主大人,对付这些家伙还用得着亲自动手吗?

    所以,我安静下来,摆出一副束手就擒的样子,了解我的人都知道,每当我这幅模样的时候,那就证明我已经非常生气了,准备把事情闹大了。

    作为一个即将就任的黑石城城主,我就想亲自看一看,外城的治安状况,到底恶化到了什么地步,作为实际管理者,明月军到底黑到了什么程度?

    眼前这简直是大好良机,我怎么能错过呢?毕竟听别人汇报多少次工作都比不上亲自经历一下更有发言权。

    等那些明月军把手铐拷上之后,我非常冷静的说道:“各位,就算是去你们明月军,也总得让我把衣服穿上吧,这个样子让外人看见了,你们脸上也不好看吧,可是我戴着手铐,衣服穿不成啊!”

    “小子,想玩我们是不?不过,就凭你这弱不经风的样子,就算是想耍花样,又能耍出什么花样来呢?”柴熊上下打量了我一番,然后让瘦猴又把手铐打开了。

    我慢条斯理地穿着衣服,突然一指刘超和刘小芳:“你们既然已经抓到我了,金子又被你们没收了,那么他们兄妹是不是该放了呢?”

    柴熊想了想,忽然笑道:“没想到你小子倒是一个情种,不过想要我放了他们两个,好说,只要你把剩下来蒜条金交出来就可以了。”

    我装出无可奈何的样子,说道:“好吧,你们要多少。”

    瘦猴数了数茶几上的金子,然后说道:“再拿出来十条就可以了。”

    我呵呵一笑:“十条呀,不多。不过,我先警告你们,现在我拿出来的金子,待会你们会双倍奉还,你们可要想清楚哟!”

    瘦猴指着我笑了起来:“熊哥,这小子莫不是得了失心疯,净说些疯话。敢让我们双倍奉还,你以为你是黑石城城主吗?要知道我们黑石城已经好几年没有城主了,是我们大队长说了算!”

    我没吭声,从纳戒里取出来十条金子,放到了茶几上,然后故意说道:“这些金子对我来说九牛一毛,老子身上的金子多着呢?”

    瘦猴和柴熊看到了我的纳戒,眼珠子都直了,瘦猴七手八脚把金子收了,然后在柴熊耳朵边嘀咕道:“熊哥,这小子身上竟然有纳戒,真是一条大鱼呀,只要我们把他带回明月军,岂不是发大财了?”

    “当然,这么好的机会,肯定不能错过了。”柴熊努了努嘴:“来呀,把刘超和刘小芳放了。”

章节目录

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南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征并收藏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