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超和刘小芳一去了绑绳,就要往我这边挤,刘小芳更是大声喊道:“金子,你们已经全部拿走了,还不把大哥放了吗?”

    瘦猴厉声喝道:“丫头片子,别多管闲事,要走赶紧走,否则的话,就把你们两个一起关进去!”

    我知道他们兄妹留在这里也是于事无补,就说道:“不要管我,我没事的。对了,我有一个朋友,住在东城黑水路18号,你们过去给他说一下,就说我被抓进明月军了,让他赶紧拿着钱去赎人。”

    “大哥,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到了哪里怎么说。”刘小芳多么聪明,看到我的眼神之后,就明白了我是让他通风报信。

    我微笑着说:“你就说,从滨海市来的李明就好了。”

    “李明大哥,我明白了。”刘超还是不肯走,硬是被刘小芳拉走了。

    “算你小子识相。”等刘超兄妹一出房门,瘦猴就迫不及待地来摘我手上的纳戒,可是他就算是用上了吃奶的力气,也是徒劳无功。

    我撇了撇嘴:“两位,还是别白费力气了,等我的朋友来了之后,我自己会把纳戒摘下来,送给你们两个的。至于你们敢不敢要,就是你们自己的事情了。”

    “笑话,送上门的东西,我们还不敢要,你小子就知道胡言乱语!”柴熊不服气的说着,然后把手一挥,那些明月军兵丁一拥而上,把我架了出去,然后塞上了一辆很大的马车,风驰电掣一般驶进了一个院子里。

    下了马车之后,他们把我关进了一个小房间美,我看里面摆放着各种刑具,什么老虎凳和辣椒水应有尽有,不由得笑了笑,很想看一看柴熊他们到底想用什么手段。

    “熊哥,这小子如何处理?”

    “先来一个冷处理,让他先在刑讯室冷静一下,好好想想再说,等明天一早再过来再说,到那时候,他如果还是要钱不要命的话,呵呵,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好咧,熊哥,今天宰了这么一头肥羊,晚上有节目没有?”

    “哈哈,当然,熊哥我是那种小气吃独食的人吗,在咱们明月军,从来都是一块吃肉,一起喝汤。好了,赶紧收拾一下,我们去醉花楼,今晚上不醉不归!”

    “好嘞,多谢熊哥。有熊哥在,今晚上我要包晓晓姑娘。”

    “你拉倒吧,晓晓姑娘那是头牌,那是熊哥的菜,你小子还是换别人吧!”

    当门外这些对话,传到我的耳朵里之后,我笑了。难怪豺族在这里的工作开展不下去,而且地盘越来越小,最精锐的明月军都成了这幅德行,你还能多要求他们什么?

    深更半夜碰上仙人跳,我本来就够生气的,谁知道后来更是碰上了这么一群奇葩,呵呵,真有意思。从那一刻起,在我心里,已经将柴熊和瘦猴判了死刑,别的不说,就算是杀鸡骇猴,他们两个也得付出应有的代价。

    当然,我听扑天雕说过,这个柴熊的哥哥柴涛是明月军的统领,黑石城外城的实权人物,目空一切不说,还和柴志军关系不错,我正好可以借着这个机会,把他们兄弟扳倒,从而拿到明月军的控制权。

    就在柴熊等人吆喝着刚要出去的时候,突然我听到一阵脚步声,很轻盈,应该是个年轻的女人,而且修为在柴熊之上。

    她走进来冷笑道:“柴队长,你既然把人抓回来了,就应该先做笔录,而不是出去风花雪月。”

    看来刚刚柴熊的话被她听到了,而且听此人的语气,官职应该柴熊之上。

    俗话说,官大一级压死人,柴熊哼了一声,但还是说道:“瘦猴,带个人,赶紧去做笔录,我在外面等着,你小子麻利些。”

    “熊哥,一定麻利。”瘦猴答应一声,然后带着一个人走进了刑讯室,开始问话。

    哈哈,你们不是想拿着我的钱出去潇洒吗?我偏不让你们称心如意。所以,不管瘦猴他们如何恐吓,我翻来覆去就是那么一句话:“在我的朋友到来之前,我什么都不会说。”

    僵持了好久,外面的柴熊沉不住气了:“瘦猴,你特么滴是个死人呀,那么多的刑具,你倒是用啊。看看是这小子嘴硬,还是我们的刑具厉害。”

    “小子,你这是自讨苦吃!”瘦猴答应一声,刚要给我上刑,我已经大呼小叫起来:“冤枉啊!救命啊!”

    我就是想嚷给那个女人听,因为我信心约约的觉得,她的声音有些似曾相识的感觉。

    果然不出我所料,只听咣当一声,刑讯室的大门被人一把推开了:“瘦猴,你干什么呢?没有证据怎么能随便动刑呢?”

    我抬头一看,只见此人身穿明月军的制服,给人一种英姿飒爽的感觉。一双大眼睛,长长的睫毛,要说也不是有多美,但是非常耐看,气质也相当的不错。我觉得这个人非常面熟,但是一时之间,却想不起来在什么地方见过。

    那个女人看了看我,突然咦了一声:“这不是李明吗?你怎么到了黑石城?”

    我想起来了,原来这个女人名叫柴丽,当过柴娟的秘书,可后来不知道什么原因,她离开了柴娟,不过她离开的时候,我和柴娟的关系也仅仅是一般朋友而已,并没有突破。

    柴丽看了看瘦猴,美丽的大眼睛里喷射出无边无际的愤怒:“把他给放了!你们知道他是谁吗?他是我们柴大小姐的朋友!”

    “柴大小姐的朋友?”瘦猴不吭声了,只是回头瞅了瞅跟着进来的柴熊。

    柴熊笑了一下,但还是一咬牙道:“柴佐领,这个人是叫李明吧,不管他是不是柴大小姐的朋友,与我们办的案子又有什么关系呢?我的意思呢,先问案子,如果问题不大,可以给柴大小姐面子,如果问题很大的话,别说柴大小姐了,就算是柴少主,说话也不管用。”

    柴丽怒了:“柴熊,你是怎么说话的?我叫你把人放了,要知道我是明月军的佐领!”

    “佐领又怎么啦?上面不是还有统领大人吗?在黑石城,只有统领大人说了才算。”柴熊竟然是寸步不让:“再者说了,佐领大人,你的后台柴大小姐如今已经今非昔比,我劝你还是不要和我们兄弟对着干了,那样对你没什么好处!”

    “柴熊,你怎么说话呢?要知道明月军是整个豺族的,可不是你们兄弟私人的财产!我先问问情况再说!”

    柴丽说着,走到了我的面前:“李明,没想到会在这里碰到你。你如果相信我的话,能把情况说一下吗?我一定会替你做主的!”

    我已经看明白了,这个柴丽虽然是佐领,明月军的二把手,但是随着柴娟的失势,柴家兄弟已经不把她放在眼里了。

    如果是一般的案件,柴熊很可能会给柴丽一个面子,可是他们如今从我身上得了那么大的好处,是不可能再吐出来的。再加上柴熊已经发现了我的纳戒,这在妖界来说,可是难得一见的宝贝,无论是他,还是明月军的统领柴涛,都是不会放弃的。所以说,柴丽做出的任何努力,都是徒劳的。

    不过,虽然我知道柴丽说话不管用,但是我还是按照她的意思说了。因为这样才能使柴丽和柴熊之间的矛盾激化,等我拿下了柴涛和柴熊,那么就可以让柴丽上位了。

    柴丽听我说了事情的经过之后,果然勃然大怒,勒令柴熊放人,柴熊当然不可能答应,两个人争执不下。

    不过别看柴熊外表鲁莽,心里还是有些主意的,我瞧着他对瘦猴耳语了一阵,瘦猴就很快溜了。不用说,肯定是去搬救兵了。而他们的救兵,当然就是柴涛了。

    让暴风雨来的更加猛烈一些吧!好戏马上就要上演,我当然不能闲着了,所以瘦猴一走,我就进入了攻击模式:“柴丽小姐,我好歹也是你们柴大小姐的朋友,难道这就是你们豺族的待客之道吗?要知道,我在宾馆里睡得好好的,你们这一大帮明月军就闯了进来,抢走了我身上的金子不说,还把我抓到了这里,我很想知道,这是明月军,还是土匪呀?”

    “李明,情况我已经知道了,你放心好了,就算是看在柴大小姐的面子上,这件事情我一定会为你主持公道的!”柴丽不是笨人,又知道柴熊等人平日里的做派,所以对我的话深信不疑,当即就怒气冲冲地对着柴熊说道:“柴熊,我知道你在等什么?可是就算是大统领来了,难道就可以是非不分,任意妄为吗?”

    “李明,别生气,这里有我在,你吃不了亏的。”她说着,拿出钥匙,就要把我的手铐打开。

    谁知道柴熊哼了一声:“不准打开,我柴熊拷来的人只有我才有权处理。柴丽,别以为你一个小小的佐领就可以兴风作浪,要知道这里不是明月城,而是黑石城,山高皇帝远,只有我哥哥才说了算。其他什么柴大小姐只能是靠边站!”

章节目录

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南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征并收藏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