柴丽彻底发怒了:“柴熊,你这是什么意思?要知道我是佐领,而你只不过是一个区区小队长而已。”

    柴熊*的目光从柴丽身上一扫而过,“佐领大人,你是佐领不假,可是在黑石城,是我哥哥柴涛说了算。不相信的话,你看看他们听你还是听我?”

    柴熊说着,指了指旁边那些明月军兵士,然后又说道:“当然,佐领大人如果真的想放过这个人的话,也不是不可以,但是得答应我一个条件。”

    “柴熊,你莫要痴心妄想,我这辈子就算是嫁给一条狗,也不会嫁给你的!”柴丽厉声道:“我知道你们兄弟如今在明月军,称得上是一手遮天,可是千万不要忘了,我柴丽也不是任人宰割的人。”

    “柴佐领,话不要说的那么绝对嘛,我有没说要娶你,你真的是自我感觉太好了。”

    柴熊缓了缓,不要脸不要皮地说道:“话说回来,这个人涉案金额特别巨大,被我们抓回来之后,还没有好好审上一番,怎么能够说放就放呢?就算是这个人是那啥柴大小姐的朋友,你作为堂堂的明月军佐领,也不应该徇私舞弊呀!”

    “徇私舞弊?柴熊,你这顶帽子好大呀!”柴丽根本不为所动道:“没错,李明我认识,她是柴大小姐的朋友,但是我认为,你说的一切都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我想问问柴队长,他在宾馆里休息,碍着谁的事了?什么涉案金额特别巨大,你就别蒙我了。你倒是说说,是谁丢了这么多的蒜条金,如今人在哪里?既然没有失主,你抓的是哪门子的贼?”

    “没有失主?谁说没有失主?我就是失主!”柴熊耍起了无赖,拍了拍胸膛说道:“我就是失主!不行吗?”

    “你?你真的是恬不知耻!”柴丽冷笑起来:“柴熊,你不过是明月军区区一个小队长,一个月赚不了五两银子,你从哪里弄来的一千两蒜条金?”

    “我说是我的就是我的,你能把我怎么着?”既然已经撕破了脸,柴熊就更没有把柴丽放在眼里了,呵呵笑道:“你们女孩子家家的,怎么那么喜欢多管闲事?可是有些事你是管不了的!把老子逼急了,信不信直接把你摁在办公桌上,就地正法了!”

    “无耻之徒!”柴丽彻底爆发了,一巴掌抽了过去。

    没想到柴熊虽然长的五大三粗的,但是反应速度挺快,一跳脚就躲开了,而且咧着大嘴狂笑道:“你们女人就是这样,不管声再大的气,只是喜欢抽别人的耳光!”

    然而,让他大跌眼镜的是,柴丽刚刚的那一巴掌,只是在掩人耳目,她真正的杀招还在后面,就在柴熊的笑声还没落下之时,她已经一脚踢向了柴熊的裆部。

    撩阴腿!又快又狠的撩阴腿!当柴熊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有些晚了。这厮被脚尖扫中了要害,疼的直蹦,一边蹦还一边直吸溜嘴。趁你病,要你命!柴丽不动手则已,一旦决定动手,那就绝不容情,紧接着又是一脚,踏向了柴熊的心窝。

    柴熊一招失了先机,那就再没有翻身的余地,仓皇失措之中,也不顾什么面子了,一个赖驴打滚,已经钻到了桌子底下。

    “欠打的东西!”柴丽冷哼了一声,又过来给我开手铐。

    柴熊在桌子底下喊了起来:“你们都是死人嘛,还不给老子亮家伙,如果放走了这个人,你们全都得死!”

    这厮也是搞笑,自己先怂了不说,反倒是堂而皇之威胁起那些明月军兵丁来了。

    不过,他的威胁还蛮管用,在瘦猴的带领下,那几个明月军兵丁纷纷亮出了腰刀,把我和柴丽围在了中间:“佐领大人,你知不知道在黑石城是统领大人的天下,就算是族长大人到了这里也不好使,更别说什么柴家大小姐了。可你倒好,竟然把统领大人的亲弟弟给打了,那么对不住了,你就束手就擒吧!否则兄弟们认得佐领大人,我们手里的家伙可认不得佐领大人!”

    “哪里来那么多的废话?要打就打呗,反正谁的拳头硬,谁说了算!”

    柴丽面不改色,竟然在眨眼之间,使出了一路连环脚,把那些明月军兵丁手中的兵刃全都踢落到了地上。

    我也有些意外,没想到这个柴丽还有两下子。因为豺族的人,最擅长的手上的功夫,而脚法这么出众的人,非常少见。

    柴丽瞪了瘦猴一眼:“就算是柴涛在这里能够一手遮天,那又如何?大不了本姑娘不做这个什么劳什子的佐领了?我回明月城还不行吗?一群狗眼看人低的东西!”

    瘦猴等人知道不是柴丽的对手,再也不敢上前了,可把柴熊气的,“养兵千日用兵一时,你们倒是上呀,这么多人,连一个女人都打不过,真是把我们明月军的脸都给丢尽了!”

    只听噗呲一声,就连本来绷着脸的柴丽也被柴熊给逗乐了:“柴熊,你有种自己出来打,别躲在桌子底下唧唧歪歪的,再聒噪的话,信不信本姑娘把桌子掀了!”

    柴熊吓了一跳,不敢大声说话了,只是小声嘟囔着:“我哥马上就来了,到时候你哭都来不及!”

    人的名,树的影,柴涛能在强敌环绕的黑石城存活这么多年,绝不仅仅是运气好那么简单的,虽然他有一个不成器的弟弟,但是他本人的实力却是谁也不能质疑的。

    “你哥再厉害,他不是没来吗?等他来的时候,我和李明只怕已经到了明月城了。”柴丽笑了一下,然后过来给我打开手铐。

    说句心里话,我并不想让柴丽打开手铐,因为我的战场就在黑石城,而我计划的第一步就是重整明月军,至于柴涛兄弟,能用则用,如果不能为我所用的话,那就只能送他们上路,毕竟他们这么多年,可以说是作恶多端,杀了他们也不算冤枉。

    “柴统领,稍安……”就在我的勿燥两个字还没说出口的时候,我突然感受到了一股灵力波动,非常强大,比柴熊强,比柴丽强,比扑天雕强,甚至比起当初的豺族少主柴志军,也是不逞多让。

    我盘算了一下,在如今的黑石城,有这种本事的人不会超过十个,而那几个这个时间是不会到外城来的,那么这个人就只能是柴涛,黑石城明月军的大统领柴涛。

    所以,我放弃了阻止柴丽,因为我想看一看,柴涛如何处理这件事情。

    就在我一句话还没说完之际,忽然一声轻笑传了过来:“柴佐领,我已经来了。”

    话音声中,柴丽手里的手铐钥匙已经落在了地上。

    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没有。仅仅这一下,就知道柴涛的实力远在柴丽之上。

    柴丽一惊,但还是拦在了我的身前:“统领大人,你来了正好,柴熊等人诬陷客商,我已经教训他们了,统领大人不会见怪吧?”

    柴丽这一招就很漂亮,如果柴涛还要脸的话,今天这件事基本上就闹不起来太大的风波了。我想了想,如果柴涛识时务的话,那就还让他做明月军的统领,而柴丽就做副统领来制衡他,至于柴熊和瘦猴等人,哪远就滚哪儿吧,不把他们关进大牢,已经算很给柴涛的面子了。

    可是,柴熊这个熊样,他哥哥的吃相又能好到哪儿去呢?

    柴涛一现身,就哼了一声:“柴佐领,在黑石城外城,我就是天,我弟弟别说诬陷客商了,就算是杀上个十个八个的,别人又能怎么样呢?而你初来乍到,竟然敢动手打我的弟弟,实在是胆大妄为呀!”

    柴丽虽然明知道不是柴涛的对手,但还是寸步不让:“你弟弟该打,你又能把我怎么样呢?”

    “呵呵,我能把怎么样?这里可不是明月城,可没人护着你。别说是你了,就算是柴大小姐在此,我也不给她面子!”柴涛冷声说着,突然话锋一转:“我给你两个选择,要么做我的弟媳,要么死!”

    “做你的弟媳!真的是痴心妄想!”柴丽咬了咬牙:“大统领,要我死可以,可是这位李明是无辜的,我希望你能放他走?”

    柴涛笑了:“放他走可以,但是你得答应嫁给我弟弟,而且今晚就入洞房!”

    “这?”柴丽看了看我,又看了看柴熊,这厮已经从桌子底下爬了出来,看往柴丽的眼神,真是恨不得一口把她吞进肚子里。

    柴涛继续说道:“柴丽,能嫁给我弟弟,说句实话,是你的福分,以后在黑石城外城,几乎可以横着走了。”

    柴丽还没有吭声,我已经提前笑出声来了:“横着走的,那是螃蟹。”

    “李明,不说话会死呀!”柴丽使劲拧了我一把,然后大声说道:“只要你们放了李明,我愿意做螃蟹,乐意做螃蟹!”

    “哦!”柴涛看了看我:“只是一个小白脸而已,魅力就那么大吗?让你爱的死心塌地的!”

章节目录

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南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征并收藏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