柴涛刚要答应,却见柴熊过去耳语了几句,柴涛脸色一变:“李明,你到底是什么身份?身上怎么会有纳戒这种东西?”

    我笑了:“纳戒算什么?难道我就不该有吗?”

    “你是该有?但是怀璧其罪的道理你应该明白,有些你保护不了的东西,放在自己身上,那就会变成招灾引祸的根源!”柴涛说着,突然话锋一转,“人都说,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刚刚柴佐领为了你的事,不惜把自己嫁给我那不成才的弟弟,你是不是该做出相应的回报呢?”

    我装出一副不解的样子:“敢问一声柴大统领,我该如何回报?”

    “你是真不懂还是装不懂?”柴涛哼了一声:“我的意思是说,你把纳戒纳戒交出来,然后就可以带着柴丽离开了。否则的话,你们两个都得留下。”

    听柴涛这么一说,我和柴丽还没来得及说话,柴熊在一旁已经不乐意了:“哥,我想要柴丽做媳妇。”

    柴涛瞪了弟弟一眼:“媳妇可以再找,但是纳戒只有一个,这件事情我说了算。”

    看哥哥发了脾气,柴熊不敢再说话了。

    我笑了笑:“柴大统领,你这算什么条件?真是笑煞了人!柴丽又不是你们家的,她想走就走,想留就留,你有什么理由拦她?而纳戒是我的东西,你们两个又不是我儿子,我为什么要交给你们?”

    我这句话说的有些俏皮,就连柴丽也被我逗得,噗嗤一声笑了起来。

    柴涛受了这么大的羞辱,竟然还是面不改色:“李明,这个世界,菜就是原罪,不管你如何巧舌如簧,纳戒就是我的了。甚至你和柴丽的性命,也是我一句话就可以决定的事情。”

    我哈哈大笑起来:“是吗?要知道纳戒虽然不是神器,但是也有灵性,你不相信的话,可以过来试一试,看你能不能从我手上取下来。”

    “我知道纳戒有灵性,我自问也没有把它从你手上取下来的本事,可是我要提醒你的是,我还有一个办法,简单而方便。”柴涛说着,比划了一个一刀砍下去的姿势。

    柴熊得意洋洋地看了看我:“对呀,还是哥哥聪明,我怎么就没有想到一刀白了呢?”

    柴涛眉头一皱:“柴熊,跟你说过多少次了?在这里,不要叫哥哥,你要叫我统领大人!”

    柴熊难得聪明一次,急忙说道:“遵命,统领大人!”

    这小子别看在柴涛面前唯唯诺诺,但是一扭脸,就特别的狂妄:“李明是吧,你不想变成一个残废的话,就趁早把纳戒交出来!”

    我摇了摇头:“我这个人,这辈子最讨厌的事情,就是别人威胁我。”

    “敬酒不吃吃罚酒!”柴熊虽然看着非常嚣张,但是有柴丽在我面前,这小子并不敢对我动手,而是直接闪开了。

    柴涛拔出了一把亮闪闪的腰刀,缓步向我走来:“李明,别抱有什么幻想了,在外城,没有人敢来救你。”

    “谁说没有,还有本姑娘呢?”柴丽想也不想就扑了上去,之前还没有忘了朝我喊了一声:“快走!”

    “就凭你!只怕还不够格吧!”话音声中,柴涛一刀披风一般斩向了柴丽的脖子。

    没想到这厮一点都不懂得怜香惜玉,我右手一探,抓住了柴丽的衣襟,轻轻往后一拉,柴涛势在必得的一刀就劈了一个空。

    “噢?”他没有继续攻击,只是一脸狐疑的看着我,但是刚刚把柴丽拉回来的同时,我故意装着站立不稳的样子,和柴丽一起做了滚地葫芦,这个时候才一脸狼狈的爬起来,这样他心里就有了我刚刚只是走了狗屎运的想法。

    柴涛的脸色转了几转,最后深吸一口气说道:“我再给你们最后一个机会,放下纳戒,赶紧滚,否则的话,就别怪我辣手无情了。”

    其实我早就想出手解决他的,可是我听扑天雕说过,柴涛手里有一个小队人马,名字叫做伐桂,可能是取自吴刚伐桂的意思,个个都是高手,而且这一小队人马非常神秘,没有人知道他们的真是身份,这引起了我极大的兴趣,我如果现在就出手杀了柴涛的话,那么伐桂小队无疑就成了心腹大患。所以我必须得把这些人引出来,一网打尽。到时候能留则留,不能留的话就消灭干净,免得留下后患。所以,我才忍着没有出手,只等扑天雕他们的到来。

    据我估计,扑天雕在接到刘超兄妹的报信之后,应该到了呀,难道他们的行程有变,现在还没回到黑石城,或者是刘超兄妹在路上碰到了什么麻烦,没有把信送到。眼看着柴涛就要下狠手了,如果扑天雕等人再不来的话,那我也只能出手了。

    我正盘算着呢,突然听到了远处传来一阵脚步声,声音非常轻,有三个人还是非常熟悉,就是我期盼已久的扑天雕以及付老二还有杜老三他们。

    于是,我笑了:“柴大统领,不好意思,我的救兵到了。”

    柴涛摇了摇头,“李明,你就别异想天开了,在外城,是我柴涛说了算。你想一想,就连柴佐领就救不了你,其他的人就更不用提了。”

    我笑得更加开心了:“柴大统领,外城的人不行,那么南城的人行不行呢?比如说五族帮的副帮主扑天雕如何?”

    “扑天雕?”柴熊连忙叫了起来:“统领大人,扑天雕可不是好惹的主儿,以我的意思,还是趁早把这小子宰了,把纳戒抢过来,到时候就算是扑天雕来了,死无对证,他又能拿我们怎么样呢?”

    “有理!”柴涛说着又是一刀斩向了我的脑袋。

    要知道我可是胡一刀最得意的弟子,用刀的高手,柴涛这一刀虽然不错,但是我至少有十种方法将其秒杀。但是已经不需要了,因为扑天雕已经来了。

    鹰爪功,一上来就抓住了柴涛的刀背,然后往后一甩:“柴大统领,有话好好说,何必要动刀动枪呢?”

    这只是轻轻一甩,就把柴涛甩了一个趔趄,他带着一脸的惊讶说道:“扑天雕,你我的实力向来都在伯仲之间,你最近得了什么奇遇,怎么会如此突飞猛进?”柴涛咦了一声:“扑天雕,你们五族帮的势力在南城,我们明月军在外城,向来是井水不犯河水,你这一次不请自到,是何道理?小心我到你们帮主哪里告你一状!”

    扑天雕毫不在意的说:“柴涛,休要拿我们帮主来压我,在他眼里,你什么都不是。至于你问的我为啥来,你这是明知故问,因为李明是我兄弟,你欺负他,我能不出头吗?”

    “李明是你兄弟?”柴涛又是一愣,忍不住扭头看了看我。

    扑天雕不是傻子,当然不会说这个我教了他龙爪手的缘故,而是呵呵一笑:“柴大统领,哪有那么多的废话,你要么放人,要么继续开打,磨磨唧唧的不像个男人!”

    “放人,休想!扑天雕,你什么时候见过有人把吃进嘴里的肉,吐出来过年?”

    柴涛冷冷一笑:“你别以为吃定我了,我劝你不要淌这趟浑水,否则的话,我的伐桂小队也不是吃素的。”

    扑天雕毫不在意道:“伐桂小队又如何?要知道我们五族帮能有今天,也不是吃素的。不过,我早就听说伐桂小队的厉害,你让我开开眼界也是好的。”

    柴涛沉声说道:“开开眼界?你应该知道,伐桂小队一出,不死不休,我和你们五族帮向来井水不犯河水,所以你不要逼我。”

    “我逼你又怎么了?想不翻脸也行,但是你得把我兄弟放了。”扑天雕真有意思,明知道柴涛不会就范,但还是提出了自己的条件。

    “既然如此,那我就不客气了!”柴涛知道不是扑天雕的对手,只是把手一挥:“伐桂小队何在?”

    只听一声呼喝,从大厅周围突然出现了十几条大汉,身上穿的还是明月军的制服,但是手里的兵刃却不一样。因为别的明月军的手里的家伙都是腰刀,而这些人手里拿的是斧头,很大的斧头,乌黑乌黑的,斧头面都能够遮住半个身子。

    我暗暗吃了一惊,这些人埋伏在周围,而我却感受不出来他们的灵力波动,难道这些人的实力还在柴涛这个大统领之上?这是不可能的事情呀,因为这样的话,他们为什么要唯柴涛马首是瞻呢?柴涛有什么魔力来统领他们呢?

    扑天雕他们只来了七个人,可以说是以寡敌众,所以就只能先下手为强了。

    只听扑天雕一声呼哨,杜老三和付老二率先发动了,两个人,两把刀,如同毒蛇一般咬向了两名伐桂小队成员的喉咙。

    那两个人哼了一声,只是把门扇一般的大斧头轻轻一动,就把两把刀挡开了。

    我瞟了一眼,就知道坏了,因为付老二和杜老三两个,竟然在这一震之下,差一点儿连刀都握不住了。

章节目录

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南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征并收藏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