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些吃惊,但更多的是惊喜,如果我能把伐桂小队收为己用的话,那么他们将成为我的得力臂膀。

    “来而不往非礼也,吃我们一斧!”只听异口同声的两声大喝,接着两把大斧呼啸着劈向了杜老三和付老二。

    他们两个并不是庸手,也算是能征惯战之辈,否则的话,也不会常年跟随在扑天雕的身边。

    可是行家一伸手,便知有没有,这两面大斧已经将他们的退路全部封死,迫不得已,只得硬接这一击。

    然而,那么大的斧头,可不是闹着玩的,只听两声巨响,只见两把腰刀飞向了天花板,已经被扭曲的不成样子了,而杜老三和付老二也被震出了一丈开外,嘴角渗出了血水,看样子受伤不轻。

    “雕兄,还是让我来吧。”扑天雕大怒,刚要上前,却被我拦了下来,我知道扑天雕的本事远在付老二他们之上,但是这个伐桂小队擅于合击,就算是扑天雕使出龙爪手,在他们的包围之中,只怕也坚持不了多久。

    我慢慢走上前去,先把付老二和杜老三拉了起来,然后将一股灵力注入他们体内,治好了他们的内伤。

    柴涛看了看我,有些惊讶道:“没想到你这厮还是一个高手。”

    我哼了一声:“废话,我如果是个一般人,能带着这样的纳戒吗?再者说了,我如果真的是手无缚鸡之力,那么无论是柴大小姐还是扑天雕,也都不会和我交朋友。”

    “这话不错。”柴涛并没有惊慌失措:“但是,我有伐桂小队在此,你就是想玩扮猪吃虎的把戏,那么只有是竹篮子打水一场空了。”

    我对他的话没有多做评论,而是看了看伐桂小队那些成员,点了点头道:“不错,真的是不错,如果我手下有这么一队精兵强将的话,那该有多好啊!”

    柴涛乐呵呵地说道:“李明,我劝你还是不要做白日梦了。因为伐桂小队除了手持城主令牌的人之外,只听我这个明月军大统领的话。现在交出纳戒,我可以放你们这些人一条生路。”

    此时不装逼,更待何时,我慢吞吞的说道:“手持城主令牌的人?这话是什么意思?”

    “你是猪呀,连这话都不懂!”一旁的柴熊跳了起来:“手持城主令牌的人,当然是城主大人了。只不过我们黑石城已经有八年没有城主了,所以说,这个是统领大人说了算。”

    我搐了搐鼻子:“这样啊,我怎么突然想起来自己身上有个牌子,不知道是不是黑石城的城主令牌呢?”

    柴熊狂笑道:“就凭你?怎么可能?就算是我们豺族的人都死光光了,也轮不到你这个小白脸来做城主,你还是等到下辈子吧!”

    “那不一定哟!因为我这个人一向运气不错。”我说着从纳戒里拿出来,柴长兴送给我的那块牌子,高高举起:“黑石城明月军听着,我是黑石城新任城主李明!”

    “新任城主?你是新任城主?怎么可能?”柴涛虽然嘴上说着不可能,但是他是个聪明人,应该一眼就看出来我的城主令牌不会是假冒的。

    他犹豫了一下,然后对着伐桂小队为首的一个年轻人喝道:“柴岗,这个人胆敢冒充城主,罪大恶极,我以明月军大统领的身份命令你,将其就地正法,杀无赦!”

    没想到柴岗却要了摇头:“统领大人,对不住了,我已经感受到了城主令牌上的灵力,所以这个令牌是真的,新任城主也是真的。如果没有城主的话,你这个明月军大统领的话,我们伐桂小队自然是要听的,但是现在有了新城主,那么只有他才能够命令我们伐桂小队。”

    “你……”柴涛气急败坏的指着柴岗,却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他瞪了我一眼,然后说了声:“我们走!”

    说完带头朝门外走去。大厅里那么多人,却只有柴熊和瘦猴跟着他。

    我轻笑一声:“柴涛,难道就这么走了吗?”

    柴涛一愣,然后色厉内荏道:“我是明月军大统领,谁敢拦我?”

    “明月军大统领?”我摇了摇头,然后微微一笑道:“好可惜,你现在已经不是明月军大统领了。”

    柴涛随口说道:“我不是明月军大统领了?谁说的?”

    “我说的。新任黑石城城主李明说的。”我冷冷一笑:“柴涛,我决定现在免除你的明月军大统领之职,由柴丽接任,至于柴岗,兼任明月军佐领之职。”

    柴涛恶狠狠地说道:“李明,我们走着瞧,我一定上明月城告你去。实话给你说吧,有好几个长老支持我,到时候你怎么来的,还是怎么回去!”

    “是吗?不过柴涛,你们兄弟作恶多端,还想回明月城吗?”我说着,突然脸色一变,喝道:“伐桂小队何在?把柴涛等人拿下!”

    柴涛狡猾的很儿,一见势头不对,顿时脚底抹油,一个翻身,已经到了室外。柴岗等人也只是拿住了柴熊和瘦猴两人而已。

    其实说心里话,就是让柴涛走了,也是无关大局,我背后有柴长兴撑腰,根本不担心他回到明月城告我的黑状,只是我并不想让他走,因为我想拿下他,杀鸡给猴看,也让明月军那些兵丁看一看,恶有恶报,善有善报的道理。

    于是,我向柴丽说了一声:“这里交给你了,我去去就来。”

    末了,我还和扑天雕打了一个招呼,让他等着我回来,然后哥几个一起喝一杯,好好聚聚。

    等到扑天雕答应之后,我才身影一晃,飘到了院子里。这时,我身后传来了柴丽关切的声音:“李明,小心一点儿!”

    “没事,就凭柴涛,还不能把我怎么样!”我并不担心柴涛能跑出去多远,因为他再快,也没有我的乘风身法快。

    况且,刚刚我在柴涛身上弹上了一点香水,这是青丘狐族特质的香水,只要柴涛没跑出三里之外,那么就逃不出我的手掌心。

    凌晨的黑石城,大雾开始弥漫,出了外城之后,有一片很大的松树林,柴涛看来对这里的地形非常熟悉,直接跑进了林子里。

    我站在树梢上,迎风而立,看着柴涛如何垂死挣扎。

    我看到柴涛整个人贴在满是淤泥的地上,就像是一条大泥鳅似的,在慢慢向前蠕动,而且竟然屏住了呼吸,如果我不会乘风身法,眼力和听力又没有这么好的话,根本就看不到他在哪儿。

    说起来,柴涛也是个人才,但是这种人我却不想用。严格的说,我并没有什么道德洁癖,但是柴涛的所作所为,已经超越了我的底线,所以说,他天亮之前必须死!

    柴涛的样子真是狼狈,我笑了一声:“柴涛,没想到你刚刚还是堂堂的明月军大统领,如今却变成一只癞蛤蟆了!”

    我还是大意了,没想到这厮的听风辨位很是厉害,一听声音,就很快知道了我的位置,一抬手,只听蹦黄声响,

    三枝宛如毒蛇一样的短短弩箭,在黑夜里就像是装了雷达一样,闪电般射向了我的面门。

    别的不说,只是那空气里的腥味,我就知道这三支弩箭上抹有剧毒,但是我身上有五毒,再毒的毒药也奈何不了我,所以我就想和柴涛好好玩玩,最好能把他生擒活捉了,因为我估摸着,这小子的身上肯定有很多秘密,儿其中有我能用到的东西。

    正所谓,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所以,我尖叫一声,从树梢上落了下来,然后一头栽倒在地上,就等着柴涛过来咬钩。

    柴涛真是狡猾,他并没有着急过来,而是又等了一袋烟的功夫,看我还是一动不动,这小子才从泥地上爬了起来,然后鬼魅一般来到了我的身旁:“李明,没想到你就是那位新任城主。可是你也没想到我手里还有保命的三支弩箭吧,这东西淬着剧毒,专门腐蚀修行者的灵力,所以,你这会儿就真的变成文弱书生了,我看你还能不能再扮猪吃虎?”

    我笑了,虽然我还是躺在地上一动不动,但我还是笑了:“柴涛,你不应该过来的,你有保命的三支弩箭,难道我李明就什么都没有吗?”

    对我的警告,柴涛并不在意:“李明,少拿大话唬我,我知道你有保命的东西,可是没有了灵力,你又怎么伤我?我劝你乖乖地把纳戒交出来,这样还能留一个全尸,否则的话,我不介意将你大卸八块。”

    我笑了:“你真的敢杀我吗?要知道你弟弟还在柴丽手里,难道你不拿着我去换你弟弟的性命吗?”

    柴涛摇了摇头:“李明,我以为你很聪明,谁知道比猪还笨,我拿到你的纳戒之后,城主令牌就到了我手上。要知道伐桂小队是以城主令牌唯命是从的,只要我有了令牌,那么我就是城主,只要我一声令下,就可以放了我弟弟。只要伐桂小队还听我的指挥,只凭一个小小的柴丽翻不了天。”

章节目录

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南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征并收藏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