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躺在地上,笑吟吟地看着柴涛:“是吗?你的如意算盘打得不错,可惜的是,你就算是拿到了纳戒,又能如何呢?因为你根本打不开纳戒,所以说我死了的话,你弟弟也得死,而你也会失去往日的荣光,成为人人喊打的丧家之犬。”

    柴涛愣了一下,接着眼中寒光一闪,恶狠狠地说道:“亲兄弟又怎么样?当利益牵涉到自身的时候,只有牺牲掉他了。就算抛弃黑石城的一切,但是你必须得死!”

    柴涛果然是个狠角色,很快就做出了决定,提着刀朝我走来。

    说句实话,我等的就是这一刻,因为这样才能把他彻底灭掉,毕竟让他回到明月城,对我来说,并不是什么好事。

    “去死!”近了,渐渐的近了。柴涛那把闪亮的长刀,呼啸着斩向了我的脖颈。

    我躺着没动,只是轻轻伸出了一根手指,不偏不倚的点在了刀锋上。一根小小的指头,一把居高而下的*,不管让谁来说,都会认为我的指头会连带着脑袋一起掉落,然后埋进深深的淤泥之中。

    然而坏事天天有,今天特别多。那把顺风而落的长刀停住了,连带着风声一起停住了,偌大的松树林里,时间仿佛静止了一般。

    “兰花烙印?你是青丘狐族的人!你没有中毒!”柴涛大惊失色,想要收回长刀,可遗憾的是,那把长刀就像是长在我的指头上一样,他根本就收不回去。

    “你看我这个样子,像是中毒了吗?”我长身而起,不但没有一丝一毫中毒的样子,而且衣衫上连一丁点儿的泥点都没有,我微微一笑:“柴涛,你在黑石城做了这么多年土皇帝,实在是有些孤陋寡闻了。就算我李明的名号你没听说过,但是击败豺族少主,力敌水族几大高手的事迹,你也总该有些耳闻吧。”

    柴涛愣了一下:“你就是那个李明,我以为是同名同姓而已呢?”

    他说着,猛地一咬牙:“李明又如何?照样做我的刀下之鬼!”

    话音声中,另一只手猛地一压,把长刀使劲往我身上压。

    他知道自己此次不能幸免,所以几乎把吃奶的力气都用上了。

    “垂死挣扎这四个字说的就是你现在的处境吧。”但是无论他如何用力,我还是只用一根指头,不大一会儿,柴涛额头上的汗珠子就下来了。又过了一会儿,流的几乎满脸都是。

    我就是在用自身雄厚的灵力,把他体内的灵力,一点一点的压榨出来,这个过程,对柴涛来说,无疑是非常痛苦的,甚至比这个世界上任何一种酷刑还要难受。他脸上说是汗水,其实就像是熬油,熬他骨头缝里的油。

    “李明,给我一个痛快好吗?”柴涛终于害怕了,当你连拼命的机会都没有的时候,说不害怕是假的。

    我知道时候来了,就冷声说道:“柴涛,别怪我心狠手辣,只怪你作恶多端。其实你只是得罪我并么有什么,可是你做了太多的坏事,黑石城以后会成为我的地盘,所以你必须得死。当然,给你一个痛快我还是能够做到的,可是我能够因此得到什么回报吗?”

    “回报?”柴涛眼珠子一转,又开始和我讨价还价了:“反正我知道自身已经难以幸免,这样吧,无论你想知道什么,我都可以告诉你。但是我有一个条件,那就是你得放我弟弟一条生路。”

    “你弟弟?”我起初有些意外,但是仔细一想,却又明白了。因为柴涛知道,无论他付出什么代价,我都不会放过他的。所以,他把希望寄托在了柴熊身上。

    看我没说话,柴涛继续说道:“我弟弟没什么心机,实力又不强,你就是放过他,他也不敢对你做什么不利的事情。”

    我当然知道,就凭柴熊,的确是威胁不到我。所以就点了点头说道:“柴涛,只要你能够拿出来像样的东西,你弟弟这条命就算是保住了。”

    与此同时,我已经稍稍收回了一些压迫出去的灵力,这样柴涛也会好受一些。但是他还在我的控制中,想要逃跑的话,只能是自取其辱而已。柴涛不是笨人,想必不会破坏我们之间这种短暂的和解局面。

    “多谢!”柴涛一脸感激的样子,然后说道:“你也别看不起我,虽然我对外界的信息没有那么灵通,但是在黑石城,我有一个遍布在各个角落的情报网,不说大话,我虽然身在外城,但是无论是东城、西城,或者是南城和北城,只要我有想知道的东西,甚至是那几大势力头面人物的内裤是什么颜色,我都一清二楚。”

    我真的没想到,区区一个柴涛,竟然有这么庞大的一个情报网,这也是他起初小看了我,否则的话,我想把柴涛和伐桂小队一举拿下的话,还没有这么容易。我想了想,觉得把柴涛收为己用要更为合适一些,因为就算是柴涛把情报网给了我,我管理起来,也没有他这么得心应手。

    所以,我望了柴涛一眼,冷声说道:“柴涛,我想给你一条生路,不知道你意下如何?”

    柴涛是个聪明人,当然听出来我话里话外的意思,不由得又惊又喜:“你真能要给我机会吗?”

    “这不是我给你的机会,而是你自己赚来的机会。”我手指一松,放开了他的长刀:“因为,我需要一个人来管理情报网,而你是最佳人选。”

    蝼蚁尚且偷生,何况是柴涛。他在黑石城经营这么多年,为的就是打出一片天来,如果这么轻易就死去的话,真不是他的心里所想。

    “城主大人,属下愿效犬马之劳。”柴涛也不嫌地上有泥,当即跪在了地上。

    我并么有扶他起来,而是冷冷说道:“柴涛,你必须得明白,我李明需要的手下,是死心塌地,能够为我去死的哪一种人,你能够做到吗?或者换一句话来讲,你有信心做到吗?”

    柴涛一字一句地说道:“属下能够做到,从现在开始,我的命就是城主的了,可以随时随地替城主而死,如果有违此言,让我形神具灭。”

    对每一个修行者来说,形神具灭比什么天打五雷轰要严重多了,因为在天打五雷轰之下,有人还能够逃出生天,但是形神具灭就不一样了,它表示着一个人彻彻底底地消失在这个世界上,不入轮回。因此上,当柴涛发下这种毒誓的时候,我感受得到,他说的话都是真的。

    统御属下要恩威并重,刚刚我的下马威也好,杀威棒也好,我的威风已经让柴涛领略了太多,他如今已经可以用噤若寒蝉来形容了,是时候该给他一些恩惠了,毕竟跟着我的每一个人,我都会让他们知道,我吃肉,他们也会跟着吃肉。

    我主意打定,忽然一掌拍向了柴涛的顶门。

    柴涛大惊失色,却是没有躲闪,只是闭目等死。他的这种做法让我很欣慰,因为我知道,我没有看错人,眼前这个人,的确可以为我去死。我的手掌拍在了柴涛的脑门上,发力是发力了,但是那种灵力是非常柔和的,非凡没有给柴涛造成伤害,而且一股强大的灵力直通他的气海。

    柴涛又惊又喜,我连忙喝了一声:“还不凝神静气,引导灵力,难道你要等着爆体而死吗?”

    柴涛连忙答应一声,这样持续了一袋烟的功夫,我收回了手掌,轻声道:“你既然已经是我的属下,那么你的实力已经不够看了。你虽然在我没来之前,已经在黑石城混的风生水起,但那时候你可以左右逢源,并没有真正的敌人。但是如今不一样了,因为我的目标是统一黑石城,所以无论是五族帮,或者是火树族人,甚至是孤魂帮,都会成为你死我活的敌人,所以我要提高你的修为,这样才能更好的为我做事。”

    当柴涛听说,我这么一会儿,已经让平白增添了二十年修炼灵力的时候,眼珠子都亮了,只是在一练声地说道:“多谢城主!多谢城主……”

    我摆了摆手:“你不必如此,我还有礼物送给你呢?”

    柴涛笑了:“城主,一般的东西你也拿不出手,快说给我听听,到底是什么礼物?是不是要把纳戒送给我呀?”

    我笑了:“纳戒你是别想了,因为我也只有那么一个,我老婆都没舍得给,更别说是你了。”

    望着柴涛失望的眼神,我话锋一转:“不过,我身上的好东西多着呢?有些对你的作用更在纳戒之上。”

    柴涛的眼神又开始亮了:“敢问城主,到底要送给我什么东西呢?”

    我笑了一下:“柴涛,你听没听过胡家刀法?”

    柴涛乐了:“城主,在整个妖界来说,胡家刀法也是首屈一指的存在。我也是用刀的,怎么可能没听说过胡家刀法呢?属下愚钝,城主问这些话,不知道是何用意呢?”

章节目录

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南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征并收藏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