柴丽又叹了一口气:“李叔是个苦命人,在仇家的追杀下,他实在是没办法了,只好躲到黑石城来了。幸亏他在人类世界居住了很多年,所以学了这门手艺,以此谋生。”

    “柴佐领,您来了!”那位李叔很热情地对柴丽打着招呼,我一下子就看出来了,柴丽在这一片非常吃得开。她的明月军身份是一方面,另一方面

    是她的人品,因为从李叔的眼里,我看到了一种发自内心深处的尊敬。

    她以前作为明月军的佐领,对辖区民众熟悉并不让人意外,但是能不能赢得尊重就是另外一回事了。看的出来,柴丽是一个办实事的人。

    柴丽并没有摆出领导的谱儿,而是笑盈盈地说道:“李叔,生意不错嘛。我今天来了个客人,来自现实世界,所以你好好切上半斤羊肉,葱花和香菜也多放一些。”

    “好俊俏的后生,也只有这样的后生,才能配得上柴佐领这样的大美女!”李叔笑了,开了柴丽一个玩笑之后,也不管柴丽是不是羞红了脸,就又朝我说道:“后生,就是不看柴佐领的面子,就冲你来自人类世界,今早的这两碗羊汤也不收你们钱了。”

    柴丽这时候脸上的红晕还没有完全散去,连忙说道:“李叔,这怎么能行呢?你做小生意也不容易的,我怎么能不给钱呢?”

    李叔很执拗的一个人:“柴佐领,你这就见外了不是。不说你每一次就多给钱,就说前几个月吧,柴熊和瘦猴他们过来收保护费,要不是你出面,我这个小店只怕就要被砸了。”

    柴丽却是说什么也不肯占这个小便宜,还是一直摆手:“李叔,不管你说什么,今天的饭钱你必须得收,否则的话,我们就不在这里吃了。”

    “这儿……”看柴丽这么坚持,李叔有些左右为难了,只好用求助的目光望着我:“后生,你劝劝柴佐领。不就是两碗羊汤吗,何必这么见外呢?”

    我笑了笑:“李叔,我的话她也不见得听呀!”

    李叔摇了摇头:“后生,虽然我不知道你来黑石城是做什么的,但是我的眼睛不瞎,我看的出来,只怕你发话了,柴佐领一定听。”

    “是吗?李叔,听你这么一说,我倒想试一试,就看看柴丽给不给我这个面子了。”我乐呵呵地对柴丽说道:“丽姐,你就当给我个面子,给李叔个面子,这两碗羊汤就不掏钱了。”

    柴丽看我这样说了,只好点了点头:“好吧,你是那个,你说啥就是啥了。”

    “这不就对了。好咧,羊汤马上就到。”李叔兴高采烈地去忙了。

    对于柴丽这样的表现,我并么有任何的意外。要知道当初在省城,柴丽作为柴娟的秘书,称得上是左右逢源,长袖善舞,对外交际的能耐,那真是没说的。

    我看里面的柜子里有白酒,就对柴丽说道:“丽姐,我记得你酒量很不错的,要不咱们两个弄一瓶喝喝,光是喝羊汤好像不够味。”

    我这句话并不是随口说说,因为我记得柴娟他们公司举办年会的时候,就是这位柴丽姑娘,不但替柴娟挡了很多酒,而且大杀四方,把很多男人都喝倒了。

    柴丽连忙摆手道:“那是一年多之前的事情了,你当初是什么身份,如今又是什么身份,沧海桑田呀,所以丽姐我也老了,喝不动了。”

    “丽姐,你怎么能算老呢?连姐夫还没找到呢?”这句话一出口,我就有些后悔了,既然我没有打算和柴丽发展一段感情,那么说话就应该注意一些,不能够任着自己的兴致来。万一人家误会了,后果不堪设想呀。

    这个时候,李叔已经把羊汤端上来了,我就对他说道:“李叔,拿瓶酒过来,另外再整几个小菜,我和丽姐故友重逢,怎么着也得喝上几杯。”

    “这样啊!”李叔看上去有些意外,因为除了酒鬼之外,一大清早的,喝酒的人不多。

    不过他很快回过神来,对着我笑了笑:“后生,我知道,年轻人放不开,喝了酒之后,就是另外一番光景了,李叔我也是从年轻时候过来的,当然明白这些的。”

    听李叔这么一说,柴丽的脸又开始红了,跺了跺脚说道:“李叔,你说什么呢,你再说的话,今天这顿酒钱就别想要了。”

    李叔哈哈大笑起来:“说好了这一顿我请的,你就是给钱我也不会收的。”

    说着,他瘸着一条腿,竟然也屁颠屁颠地去准备酒菜去了。

    我看出来他是真的高兴,也许他认为,柴丽终于找到了一个好归宿。我承认柴丽是个好姑娘,可惜的是,我的感情已经被分成了好多份,我不想再招惹柴丽了。

    好长时间没喝过这么爽的羊汤了,那味道绝对正宗,就像我家乡的一样。我的身上喝得热乎乎的,虽然昨晚上没合眼,但是觉得一点儿都不困。李叔虽然瘸了一条腿,但是做菜很快,我和柴丽刚把羊汤喝完,他就把酒菜上来了。

    一个变蛋,一个花生米,一个麻辣土豆丝,还有一个凉拌牛肉,都是常见的小菜,但是每一个都是色香味俱全。

    我看了看白酒,竟然也是我们家乡那边产的,这事情真是巧了。我把酒打开了,倒了满满两茶杯,给柴丽递了一杯:“丽姐,就一瓶酒,喝不完可不准走哟,这是命令。”

    “成,李明,你就是这样报答救命之恩的,我算是见识到了。”官大一级压死人,更何况我可是一个人说了算的城主,柴丽没辙了,只得应了下来。

    我们两个酒量都不错,当然柴丽的酒量更好一些,不一会儿,就下去了半瓶酒。

    我们一边喝一边聊,从柴丽那里,我很快摸清了黑石城的明里暗里的底细。

    “老李头,生意兴隆呀!”

    就在我和柴丽越喝越高兴的时候,忽然这个连招牌都没挂的小店里,突然走进来几个人,看上去流里流气的,根本就不像是来吃饭的。更让我奇怪的是,这些人竟然穿着一模一样的制服,看上去非常正规。我有些惊讶,在黑石城的外城,除了明月军之外,好像没听说还有别的暴力机关呀。

    柴丽眼中掠过深恶痛绝的神色,然后冷冷哼了一声:“他们是龙鑫集团的人。”

    “龙鑫集团?”我仔细一看,果然,在这些人制服的臂章上,果然绣着一条张牙舞爪的巨龙。

    “一群人渣!就算是现在把他们的脑袋全砍了,也不会冤枉一个!”

    在我的印象里,柴丽是一个非常能沉得住气的人,能让她这样激动,我真的非常吃惊。于是就扭过头看看,这些人无缘无故来到李叔的小店里,究竟想做什么。

    可是我一回过头,瞳孔当时就猛地一缩,因为我竟然看到了自己最不想看到的情景。

    “托奥总的福,我这小本买卖还能填饱肚子。张队长,这是小店这个月的费用,五两银子,您拿着。”

    李叔恭恭敬敬地把银子递了过去,动作挺利索的,看他的架势,我就知道这些人不好惹,每一个都不是省油的灯。我心里想,这么小的一个店面,房子又这么破,一个月五两银子的费用挺高得了,如果不是李叔的生意好,只怕还顾不住呢。听他们话里话外的意思,这里的房子好像是龙鑫集团的。真没想到龙鑫集团的实力这么强,房地产都搞到这边来了,要知道这里距离明月军的总部也不过四五里路,几乎就是在眼皮子底下了。

    我根本没有想到,那位张队长竟然非常粗暴地把李叔的手推开了:“老李头,你是不是被猪油蒙了心,我们早就通知过了,这个月费用加倍,你是不是装迷糊呢?”

    张队长趾高气扬的往一张椅子上一坐,然后一字一句地说道:“十两银子,你如果不交的话,就趁早走人,后面有大把的人等着租呢?我数三下,你如果不把银子拿出来,信不信我把你的羊汤锅砸了!”

    一听说张队长他们要砸锅,店里还剩下的几个食客连忙把账一结,就慌不迭的离开了,这些人竟然连热闹都不敢看,由此可见张队长这些人是多么地猖狂。

    李叔又气又急,眼泪都快出来了:“张队长,我可是签了合同的,合同上说,我们每个月只用交三两银子的费用就行了,可是上个月一下子涨到了五两银子,而这个月更加离谱了,竟然涨到了十两银子,这该让不让人活了。这样随便就涨租金,那我们当初签的合同还有什么意义呢?”

    李叔不愧是见过世面的人,所以一番话说的不卑不亢,有理有据。

    可是他讲理,人家张队长不和他讲理呀:“老李头,别激动,有话慢慢说。我问你,合同上是不是有一条,如有疑问,最终解释权归我们龙鑫集团所有。所以我们现在根据你们生意的好坏,来调整租金,有何不可呢?这样并不违反合同规定呀!”

章节目录

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南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征并收藏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