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位张队长看来是早有准备,所以侃侃而谈,说的是头头是道:“老李头,退一万步说,就算是我们违反了合同,你又能怎么样呢?到明月军那里告我们,别天真了,如今的外城,是我们龙鑫集团说了算。明月军大统领柴涛,见了我们敖总,只怕要吓尿裤子了!所以说来说去,摆在你面前的只有两条路,要么交了违约金卷铺盖滚蛋,要么按我们的要求交钱!”

    张队长说着又奸笑了两声:“有涨就有跌,老李头,别看你这个月交得多了点儿,说不定下个月会少呢?我们也是奉命行事,你就利索点儿,把钱交了。否则的话,我虽然不想为难你这个糟老头子,但是我的兄弟们可就说不准了。”

    这位姓张的不是个简单人物,这一番话软中带硬,让人几乎完全失去了反抗的勇气。

    我明白像李叔这种久经风霜的人,但凡有一条活路,他就会逆来顺受,毕竟他现在说上一句,手无缚鸡之力也不为过。就算是他还有战斗力,估计也不想出什么风头,因为他的仇家还虎视眈眈呢,万一被他们嗅到了味道,那么他这些年的伪装就白白浪费了。

    但是一个月十两银子的费用,实在是太高了,绝对超出了李叔的承受范围。所以他这个老江湖也有些沉不住气了,没好气地说道:“怎么可能会少?只有一个月比一个月多。你们龙鑫集团真是太欺负人了,怎么不去抢呀?”

    “就是嘛,闹了半天,我们老板累死累活一个月,什么利润都没有,都是给你们龙鑫集团干的呀!”

    “对呀,真的是越来越不像话了,这段时间,几乎是月月都要涨租金,没见过这么坑人的?”

    小饭店里还有两个帮忙的服务员,看上去年纪都不大,也许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吧,竟然没把那个张队长放在眼里,你一言我一语地说了起来。

    张队长笑了:“几个小兔崽子,哪有你们的事儿?你们老板还没吭声呢?再多嘴的话信不信我把你们两个的腿打折了!”

    他自然不怕,因为他们人多势众,七八个虎背熊腰的壮汉,每个人腰里还插着家伙,看上去并没有把李叔这个糟老头,还有两个小屁孩放在眼里。

    那两个服务员还要说话,却被李叔劝到里屋去了。瞧李叔这模样,完全是一副想要息事宁人的架势。

    这更加助长了张队长的嚣张气焰:“老李头,算你识相。知道和我们龙鑫集团对着干会死的很惨。你真的不想干也可以,那好,拿出五十两银子的违约金出来,你可以立马走人,咱们也算是好聚好散。”

    李叔有些傻眼了:“我把屋里给你们腾了,我还得给你们银子?这叫什么道理?这黑石城还有没有王法了?再者说了,我们这是小本生意,我上哪儿去弄五十两银子?”

    李叔越是软弱,那个张队长反而更加猖狂起来:“王法?哈哈,在黑石城外城这一亩三分地上,我们敖总说的话就是王法!”

    看李叔气的话都说不出来了,张队长更是步步紧逼:“老李头,你赶紧的,我们几个可没有时间在你这儿浪费,这么多店铺呢,如果都像你这么磨磨叽叽的,那我们就是忙到天黑也忙不过来呀!”

    张队长旁边一个黑大汉拿着棍子敲着手掌心,狞笑道:“老李头,你少在这儿哭穷,看你这里的生意,这么红火,我就不相信连十两银子都拿不出来。说一千道一万,我觉得你就是倚老卖老,欠收拾,你这里的地理位置这么好,想租的人多的是,你要是再不交的话,我们可要真的动手了!”

    李叔猛地一咬牙:“我是想交,可是我手里真的没那么多银子呀!”

    “没银子?你信不信,等会儿就让你把棺材本给拿出来!”张队长真是不耐烦了,把手一挥:“兄弟们,给我砸!这个老东西,真的是不见棺材不落泪!”

    那几个大汉吆喝一声,刚要动手,柴丽早就听不下去了,一脸愤怒地看了看我。

    本来这种小虾米根本提不起我动手的兴趣,但是他们太不像话了,我就耸了耸肩,轻声道:“该怎么弄就怎么弄,我倒要看看,把狗打了之后,那个主人出不出来!”

    “其实这种事情我见的多了,可是之前柴涛做大统领的时候,不止一次的交代,说敖杰有东海龙宫的背景,惹不起,所以不准我们动手,还是跟着你李明做事来劲!”

    柴丽说了一连串的话,然后意气风发地说了句:“有本姑娘在这儿,我看你们谁敢动手?”

    “哟呵,是谁的拉链没拉紧,把你给露出来了!”张队长冷冷哼了一声,扭头一看,见是柴丽,但是并没有收敛多少:“噢,原来是柴佐领呀!不过,我们龙鑫集团可是与你们明月军约定好好的,我们两者之间是井水不犯河水,怎么柴佐领是要违抗柴涛大统领的命令了!”

    柴丽还没说话,我已经替他说了:“张队长是吧,原来你们龙鑫集团的消息一点儿也不灵通呀,就在两个小时之前,柴丽已经接替柴涛成为明月军的大统领了。”

    “什么?”张队长的脸色变了,看来这个消息是他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的。

    而一旁的李叔却是有些欣慰,但也有些担心,毕竟龙鑫集团那边人多势众的。

    柴丽笑了笑,摆出了大统领的谱儿:“我郑重宣布,以前的约定一笔勾销,之前你们怎么做的我不管,但是无论是现在,还是将来,只要你们敢在外城作奸犯科的话,那么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那个张队长色厉内荏道:“柴丽,新官上任三把火,可是你这第一把火选择的对象,并没有那么明智哟,你决定要管这件事情吗?你要知道,如果把我们敖总惹毛了,踏平你们明月军也不是不可能的!”

    “是吗?我好害怕呀!”柴丽一字一句道:“姓张的,识相的赶快滚蛋,别影响我们喝酒!至于你们敖总以后怎么做,那是以后的事情!”

    张队长的一张脸变了几次,忽然一咬牙:“柴大统领,你今日如果带着伐桂小队的话,我当然会给你面子,但是可惜的是,你身边只有这么一个小白脸,银样蜡枪头,中看不中用呀,所以我劝你,好汉不吃眼前亏,这件事情你管不了,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还算是比较明智的选择。否则的话,万一闹将起来,我这几个兄弟粗鲁的很,他们可不会将什么劳什子大统领放在眼里的,我担心他们会把你当做一般的美女那啥了,那样就无法收场了。”

    这真的是胆大妄为呀!我没有想到,在柴丽亮出身份之后,这帮渣子还是这么猖狂。叔叔能忍婶婶也不能忍呀。

    我轻轻的把酒杯放在桌子上,看了一眼柴丽说道:“丽姐,还等什么呢?给我往死里打!”

    “好嘞!还是跟着你痛快!说句实话,我早就想教训一下这几个人渣了!”

    柴丽也是火爆脾气,不动手则已,一旦动起手来,纵身一跃,已经到了半空之中,等她落下来的时候,刚才还在张牙舞爪的几个保安已经全躺在地上了。

    不得不说,柴丽在豺族之中算得上一个异数,因为几乎整个豺族都是以手上的功夫见长,而她倒好,偏偏练出了漂亮的脚法。再加上她的两条大长腿,施展出来真的是赏心悦目。当然这是在不碰见高手的情况下,一旦碰上了高手,柴丽这一套漂亮的脚法也得吃瘪。我已经提高了柴涛的实力,看来也得抽个空把柴丽的实力也提高一下,这样的话,她才能真正的独当一面。毕竟,堂堂的明月军大统领,实力不能太菜是不。

    这时候,场中只剩下那个自以为是的张队长了,我感受过这厮的灵力波动,虽然还可以,但是强不过柴丽,所以我才能放心大胆的在一旁看热闹。

    打倒了一地的人渣,柴丽的火气一下子小了许多,对着那个张队长勾了勾指头:“你不是准备把我那啥了吗?过来呀,本姑娘等着你呢?就看你有没有这个胆子了。”

    我知道,这个张队长作为保安大队的队长,与柴丽还是有一战之力的,按理说,柴丽这么羞辱他,他肯定会应战的,可是他并没有。而是笑吟吟地走上前来,对着柴丽深深施了一礼:“柴大统领真的巾帼不让须眉,在下佩服的五体投地呀!”

    闹了半天这家伙是个怂包,还没开打就唱起了赞歌,我顿时有些意兴阑珊了。而柴丽更是哭笑不得,呛了他一句:“既然认输,就赶紧滚蛋。今后你的人不许走进这条小吃街,否则本姑娘打断你们的狗腿!”

    我忽然看到,这厮的眼角闪过一丝狡猾的光芒,怎么回事?难道是我看走了眼,这家伙是在扮猪吃老虎?

章节目录

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南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征并收藏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