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能呀,我的感觉绝对不会出问题,除非这位张队长是东海公主敖当当那样的出类拔萃的人物,否则别想在我面前隐藏实力。说来说去,他的灵力就是那样,还能玩出什么幺蛾子出来呢?

    就在我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只见张队长又是深深施了一礼:“柴大统领让我滚蛋,本来我应该立即滚蛋才是,但是端人家碗,受人家管。我既然吃着龙鑫集团的饭,那就要替龙鑫集团卖命。”

    柴丽没好气地说道:“噢?既然你还想打,那就开打,磨磨唧唧,不像个男人!”

    那个张队长呵呵一笑:“柴大统领,在下张顺,逆来顺受的顺,虽然说脾气好,但是绝对是个带把的,这里人有点多,否则的话,我会让您验明正身的哦!”

    这番话说的有点撩逗的意思了,要知道柴丽虽然泼辣,但终究是云英未嫁的女孩子,当时一张脸羞得像大红布似的,我瞧见她的脚后跟已经抬了起来,而且脚尖还在地上摩擦了两下,这是出脚的前兆,我坚信,她接下来的一阵连环脚,估计会用鞭腿,用脚面狠狠的抽张顺的腮帮子,看他还敢不敢再胡说八道。

    可是就在我准备为张顺默哀三分钟的时候,没找到这家伙见机得快,先说起了话:“柴大统领,咱们是动口不动手,有道是有理走遍天下,无理寸步难行,我们两个来讲讲理,摆事实讲道理,只要你能够把我折服了,那我跪下来给你喊奶奶,而且从此不再跟着敖总干了,我跟着你柴大统领,在明月军混饭吃如何?”

    柴丽没好气的说道:“我们明月军才不要你这种人渣呢?”

    柴丽如此的不合作,那个张顺并没有气急败坏,而是呵呵一笑:“这么说,堂堂的柴大统领,是害怕和我这个人渣讲道理了?”

    好可怕的激将法,我见过很多激将法,但是像这厮如此不露痕迹得使用出来的,还真没有。我庆幸自己,只是一个旁观者,如果是我站在柴丽的位置上,也有可能着了他的道儿。我万万没想到,自己竟然在黑石城碰上了这么一个人才。那个敖杰,也真是没有眼光,竟然让这样的人充当一个低级打手,区区一个保安队长,真的是埋没了人家。

    我本来也想狠狠揍这厮一顿,可是我越来越觉得,自己竟然喜欢上他了。毕竟,我的城主府里,还缺少一个狗头军师的角色,而这个张顺好像蛮合适的。所以,我又给自己斟了满满一杯酒,我想看看,他这张嘴能讲出什么道理来,能否把聪明过人的柴丽说得哑口无言。

    果然不出我的所料,柴丽中招了:“好,本姑娘现在就和你摆事实,讲道理!”

    柴丽说着拉过来一张椅子坐了下来,而且还翘起了二郎腿。这个姿势乍看上去好像不是那么雅观,但是仔细一看,却也没有什么。因为人是一个奇怪的动物,如果一个漂亮的女人,做出一些过分的动作出来,也会得到人们的原谅。没办法,谁让人家人长得漂亮,然后做什么动作都美翻了呢?

    张顺的喉结动了动,虽然他想极力掩饰自己,但是我知道,他的内心已经被柴丽触动了。我靠,闹了半天,这厮也不是什么食草动物呀!

    张顺冷静了一下,接着也搬了一张椅子,坐在了柴丽对面,然后慢条斯理地说道:“柴大统领,刚刚我所做的一切,虽然看起来混蛋透顶,但是如果按照我们黑石城的律法来看,每一条每一项都是有据可查的。”

    说着,他从兜里掏出来一张纸来:“柴大统领,这是李浩亲自签的合同,上面还按有他的手印。他本人也在这里,你问问他,签合同的时候,我们龙鑫集团有没有威逼利诱,或者是布置什么文字陷阱。”

    李浩想必就是店老板李叔的名字了,看上去他也是个硬骨头,虽然知道承认对自己不利,但还是硬气地说道:“柴大统领,这位张队长说得不错,这个合同的确是我自己签的,而且每一条我都看了。”

    看柴丽不吭气了,张顺微微一笑道:“柴大统领,你看看,这第二条明确写着,我们龙鑫集团可以根据市场形势来调整租金,你说我今天来收十两银子的租金,有什么问题没有?如果老李头嫌我们这里的租金贵,那么可以不租,不过第七条有规定,他如果不租的话,属于单方面违约,需要缴纳一百两银子的违约金。你倒是说说,我们保安队的做法,有什么违法的地方吗?”

    柴丽不说话了,过了很久才说道:“你们这分明是霸王合同,乱涨租金,你让这些商户怎么活?”

    “就算是霸王合同,也是他们自愿签的,我们龙鑫集团没有强迫他们任何一个人。”张顺说着,伸出了指头:“柴大统领,咱们来算算账,我的人已经算过了,李浩这个店虽然不大,但是生意蛮好的,每天的毛利润有一两银子,这样一个月可以赚三十两,抛去服务员工资以及其他开销,交给我们十两银子的房租之后,他自己还能落十两银子,何乐而不为呢?”

    我和柴丽不约而同地望向了李叔,只见他使劲点了点头:“我这个人不会说谎,张队长算的大致差不多。”

    张顺又是一笑:“柴大统领,你还有什么好说的?是不是要为你刚刚的行为道歉,然后再陪我们这些兄弟一些汤药费用呢?”

    我靠,这个张顺有点意思,这简直是猪八戒倒打一耙呀,可是你明知道他们不占理,可是你就是无法反驳人家。

    “门都没有!”柴丽哼了一声:“你们龙鑫集团的算盘打的好呀,坐着不动就赚十两银子,而李叔辛辛苦苦一个月,也是赚十两银子,这合理吗?”

    “我知道不合理,但是合法就行!只要合法,你柴大统领又能奈我何呢?”张顺已经胜卷在握,这小子甚至拿出了一把扇子,轻轻摇了起来。明人不装暗逼,呵呵,这种行事风格,我喜欢!

    我并不想现在就出头,一来我并没有想到对付张顺的办法,二来呢因为我想看看柴丽如何应对眼前的局面。

    柴丽笑了,笑得如同鲜艳夺目的花朵,我看见张顺的眼神有些迷离了。呵呵,就连我这个外人都能看出来,张顺好像喜欢上了柴丽,柴丽本人岂有看不出来的道理呢?难道柴丽是想在众目睽睽之下,施展美人计?这样也太那啥了吧。

    我不知道自己是该阻拦呢,还是眼睁睁看着事情发生。就在我犹豫的时候,柴丽已经主动发出了攻击,说话的生意简直比蜜还甜:“张大哥,你刚刚指出的合同条文我没有看清,所以我想再仔细看一下,免得你们欺负李叔老眼昏花。如果真的像你刚刚说的那样的话,那么该道歉就道歉,该陪的的汤药费我一文都不会少。”

    谢天谢地,原来不是美人计呀!我吊着的一颗心终于落进了肚子里。只是柴丽的表态好像有些不对呀,这分明是缴枪不杀的架势呀!如此一来,我们明月军在外城就别想再抬起头来了。

    张顺可能是被柴丽如花的笑脸迷住了,就把合同递了过去:“柴大统领,你仔细看看,难道我张顺还会忽悠你吗?”

    就连我也没想到,柴丽把合同拿过来之后,突然双掌一搓,那张合同就变成了满天的纸屑,纷纷扬扬飘洒下来。

    张顺一愣,指着柴丽说道:“柴大统领,你怎么不按照套路出牌呢?你怎么能毁了我们之间的合同呢?”

    柴丽装出一副无辜的可怜模样:“我把合同毁了?谁说的?你有证人吗?小心我告你诽谤哟!要知道我们明月军的牢房现在还有位置哟!”

    漂亮!这一招就像柴丽的颜值一样漂亮,对付张顺这种人,就得用无赖的方式,否则的话,还真拿不住人家。我几乎都要为柴丽鼓掌叫好了。当然我更好奇的是,张顺接下来该怎么办?是灰溜溜地离开?还是继续在这里困兽犹斗?或者是他还有什么办法,来完成一个惊天动地的大逆转?

    让我感到惊喜的是,到了这步田地,张顺竟然还是没有乱了分寸,而是指了指他的几个手下:“柴大统领,你这么做就很没有意思了,要知道我的手下,这么多双眼睛都看着呢,他们都可以作证,是你撕毁了合同!”

    “是吗?”柴丽拿起桌子上的半杯酒,一饮而尽,然后意气风发地说道:“张队长,你刚刚和我讲法律,应该对各种法律条文了如指掌,可是你还是健忘了,你的手下都是龙鑫集团的人,你们之间有利益关系在,他们的证人证言是不算数的。”

    柴丽说着,又指了指我和李浩,笑着说道:“难道你是想让他们两位替你作证吗?”

章节目录

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南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征并收藏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