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顺看了看我,还没说话,我已经抢先一步,主动发起了攻击。有道是自己先把别人要说的话说了,让别人无法可说。

    我就是这样做的,提前把张顺的嘴堵死了:“不好意思,虽然我这个人有一颗公正之心,但是我刚刚低头倒酒,真的没看见是谁把合同撕毁了,也许是你张队长看着李叔孤苦伶仃,所以良心发现,自己把合同撕毁了呢?”

    张顺的抗击打能力比我想象中还要强大,他并没有哭笑不得,而是把脸看向了李叔:“李浩,我倒想听你说说,刚刚你到底看到了什么?”

    李叔是个正直的人,有可能一辈子都没有说谎,但是把他放在这种局面下,让他来指证来帮自己的人,他还是做不到,只怕换做任何人都做不到,有些脸皮厚的,甚至会反过来,说是张顺故意撕毁了合同,目的是想黑他们的血汗钱,从而不赔任何违约金,就把他们赶出小吃街呢?

    但是李叔不是那种人,他一脸憨厚地说道:“我就不说话了,因为我是当事人,无论我说什么都不顶用,所以你们就当我什么都没听见,什么也没看见吧。”

    李叔来了这么一出之后,张顺明显陷入了极度被动的局面里,我觉得他除了带着那一帮虾兵蟹将,灰溜溜地离开,已经回天乏术了。

    可是张顺到了这步田地,竟然还没有方寸大乱,而是笑咪嘻嘻地对柴丽说道:“柴大统领,本来栽在你手里,是我八辈子修来的福分,可是我既然领着我们敖总的薪水,就要受人之托,忠人之事,所以,我还不能输!”

    “你还不能输?非要说的这么冠冕堂皇吗?其实,你不是不能输,只是赢不了而已!”张顺喜欢柴丽,但是柴丽对他却是没有一丝一毫的好印象,所以说话一点也不客气:“张队长,我如果是你,现在肯定什么话都别说,只管离开就是了。我认为,你留在这里的时间越长,受到的羞辱就越多。当然,你这个人也许是骨子里犯贱,不打不舒服斯基。”

    张顺又笑了:“柴大统领,可是你不是我,我也不是你。虽然我希望你中有你,我中有你,但是我心里很清楚,那是不可能的,所以你认为的东西并不能成为现实。”

    “噢?”柴丽有些惊讶了:“没想到你这个人脸皮比黑石城的城墙还厚。耍无赖是吧,我这个人最不怕的就是无赖了,我最后警告你一次,你如果再不离开的话,我就要用这双脚说话了。”

    用脚说话的意思大家都懂,那就是最后通牒,张顺如果再不知好歹的话,那么等待着他的就是一阵狂风骤雨一般的脚法。诚然,柴丽的一双脚很漂亮,但是这双漂亮的脚也是非常有杀伤力的,如果谁低估了这双脚,那么轻则受伤,重则的话,甚至会把自己的性命搭进去。

    张顺哈哈笑道:“女人不讲理起来,还真有意思。不过柴大统领,我要告诉你的是,你刚刚撕毁的合同是副本,正本还在这里呢?”

    这厮说着,从怀里又掏出一张纸来,柴丽一愣,刚要凑过去看,张顺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连忙把合同握在了掌心:“柴大统领,我就是再傻,也不会被一块石头绊倒两次。”

    看柴丽哑口无言了,这厮嘿嘿一笑,直接把矛头对准了李浩:“老李头,合同在这儿,这个月的房租你交还是不交?”

    “交就交呗!”李叔挺自觉的,他知道柴丽已经尽了力,所以眼下这种情况,他只能是破财消灾。

    柴丽这一次彻底没辙了,冲到我跟前咬牙切齿的说道:“李明,你不会还想坐在这里看戏吧。本姑娘这一次输的很难看,这个面子你一定要替我找回来。”

    我摊了摊手:“怎么找?你教教我。”

    “我如果能解决的话,都不来求你了。”柴丽带着一脸的失望:“你不会真的不管了吧。我一大早,费尽心思把你引到这里来,你不会眼睁睁看着龙鑫集团为非作歹吧!”

    “逗你玩呢?”我微微一笑:“不就是区区一个张顺吗?你看我怎么玩他?”

    这时候李叔已经拿着银子过来了,张顺伸手去接银子,就松开了手里的合同。他一点也不担心,柴丽会扑过去明抢。因为这个时候柴丽距离他比较远,柴丽这边只要有什么风吹草动,他有足够的时间做出反应。

    我淡淡一笑,然后凌空一抓,那一纸合同就像是被一只无形之手抓过来一般,闪电般飞进了我的手掌心,张顺愣了一下,连忙道:“柴大统领是女人,撕毁合同还称得上是有情可原,而你作为堂堂男子汉,不会这么无耻吧。”

    也真难为张顺了,没想到他的脑子转的这么快,竟然在这电光石火之间,想出了这么一个办法。

    柴丽笑了,对着我把手一伸:“既然是这样,你把合同交给我处理吧,反正我是女人,有被原谅的本钱。”

    张顺终于有些气急败坏了:“小白脸,你如果把合同交给柴丽,也不算好汉,我这辈子都会看不起你的。”

    “笑话,我需要你看得起吗?”话虽然是这么说,但是我并没有将合同交到柴丽手里,而是屁颠屁颠地走到了张顺面前,把合同往他手心里一放:“物归原主,你总该没什么二话了吧。”

    张顺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我:“为什么要把合同还回来?你已经把它拿走了,完全可以撕毁哟,难道是我刚才的话刺激到你了。那你的脸皮也真够薄的,看样子不是做大事的材料。”

    “是吗?那你也太小看我了。”我淡然道:“我刚刚之所以从你手里把合同拿走,只是证明我有拿走的能力而已。就这么点儿钱,说句实在话,根本放不到我的眼里。”

    张顺又开始玩起了激将法:“这么说你还是有钱人了,那别光说不练呀,有种你替老李头把十两银子交了,或者你替这条小吃街的人,把这个月的租金交了。”

    “一家商户十两银子,一百多家商户,也就是一千多两银子而已,实在是不值一提。”我呵呵一笑:“张顺张队长,如果我现在真的就把这一千多两银子拿出来,你能不能答应我一个条件呢?”

    “吹牛皮不报税,看你和柴大统领都是空着手来的,哪来的一千多两银子?”张顺冷哼了一声:“只要你现在把银子拿出来,我这条命送给你都成,可是你如果拿不出来,又该如何呢?”

    既然张顺已经开出了条件,我自然不能犯软蛋,更何况这一次我是必赢之局,没什么可犹豫的了:“我如果拿不出来,我这条命也是你的了。不过我先把丑话说在前头,我身上确实没带什么银子,我带的全是十足的蒜条金,这一千多两银子,不如就用一百两蒜条金代替吧?”

    也许是由于我和柴丽之间的关系,看上去比较随便,张顺吃醋了吧,所以就一个劲儿的贬低我:“一百两蒜条金?你就吹吧,别说你这个无名小卒了,你问一下,你身后的柴大统领,她能一下子拿出来一百两蒜条金吗?”

    柴丽这时候很老实,可怜兮兮地指着我说道:“我是拿不出来,可是他能!”

    张顺使劲摇了摇头:“我不信!”

    “不信可以,那我们就让事实说话吧。”我笑了笑:“实话告诉你,我身上现在还有五千多两蒜条金,拿出区区一百两出来,实在是小意思了。”

    张顺大笑道:“五千多两?你放在哪儿?你这人吹牛吹得越来越不靠谱了。”

    “少见没关系,但是多怪就有些不可理喻了。张队长,你是个聪明人,应该知道什么叫做自取其辱。”

    我这一次并没有给张顺说话的机会,直接从纳戒中把所有的蒜条金都取了出来,在地上摆了一大堆。然后取了十条,送到了张顺的面前:“张队长,你怎么说?”

    张顺有些傻眼了,过了好久才回过神来,吩咐手下把金子收了,然后正色道:“愿赌服输,从现在起,我这条命就是你的了,你想什么时候要,就什么时候拿走!”

    我笑了:“好端端的,我要你的命做什么?”

    张顺又是一愣:“你不要我的命?那你想要什么?要知道我只是一个不值一提的保安队长而已。”

    我指了指自己的太阳穴:“那只是敖杰识人不明而已,你的脑瓜很聪明,而我的身边则需要一个像你这样的人出谋划策。你如果愿意的话,城主府首席幕僚的职位好像蛮适合你的。”

    此言一出,满座皆惊。而张顺更是声音一颤:“你到底是谁?”

    这个时候,我做一个自我介绍,当然挺好,但是不如沉默一下,因为让柴丽这个明月军大统领来介绍我的身份,好像更能够装逼,说不定还会出现那种一呼百应的感觉呢。

章节目录

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南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征并收藏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