柴丽这丫头秘书出身,察言观色是她特别擅长的,所以就恰到好处的说道:“诸位,我给大家介绍一下,这位就是我们黑石城新任城主李明。”

    “黑石城新任城主!怎么这么年轻?不会是豺族那位长老的儿子,下来镀金的吧?”

    “镀什么金?黑石城如今是是非之地,哪位长老会傻乎乎地把自己的儿子,往这里塞?我倒是觉得这位李明城主挺平易近人的,出手又大方,一上来就替小吃街这些商户交了一个月的租金。”

    “李明城主好是好,可是这个月的租金虽然他替大伙交了,但是今后的日子长着呢?他总不能一直替大伙交吧,我觉得,龙鑫集团这件事情办的不地道,李城主总得想办法把这件事情彻底解决了!”

    “你只管把心放进肚子里吧,李城主新官上任三把火,我敢担保,他这第一把火,要烧到龙鑫集团的敖杰身上!”

    “你可那倒吧,敖杰是什么人?那可是东海龙王的侄子。更何况,人家可是龙族,惹毛了他,可不是李明这种小白脸能够承受起的!”

    “哈哈,新任城主大战龙族新贵,我们这些吃瓜群众这下子有好戏看了。”

    “什么吃瓜群众?我们可是被龙鑫集团压迫的商户,所以这一次我无条件支持李明。”

    “还是再看看吧,也许李明斗败了龙鑫集团,收的房租更高呢?往后的事情怎么发展,谁知道呢?”

    “你可拉几把倒吧,李明城主这一次可是一下子拿出来一百两蒜条金,我们一个月不用交房租,你还不感激人家,真的是良心都让狗吃了!”

    “也许他这是花钱收买人心呢?反正我的看法是,嘴上没毛,办事不牢。说一千道一万,李明这个小伙子,还是太年轻了,我担心他斗不过敖杰呀!”

    ……

    由于我替这里商户交了一个月租金的事情,已经扩散出去了,所以在李叔的小店里,挤满了人,当他们听说我是黑石城的新任城主之后,就发表起了自己的观点,反正是众说纷纭,说什么的都有。

    但是并没有我的身份一暴露,就有无数人施礼的场面。虽然我替他们交了一个月的租金,但是这里已经好多年没有城主了,他们对于城主并没有什么亲切感。

    虽然这一次装逼失败,但是我并没有灰心丧气,因为我相信,只要我逐渐铲除城里的恶势力,坚持为这里的民众谋福利,那么迟早有一天,我会受到万民拥戴的。

    怪事年年有,今天特别多。而作为当事人之一,张顺更是惊讶地嘴里能塞下去一个囫囵个鸡蛋:“我没有想到,你竟然是黑石城的新任城主!”

    但很快,他又对自己的话做出了纠正:“其实,我早应该想到的。毕竟柴涛的大统领做的好好的,他在黑石城根基很深,突然一夜之间丢了大统领的位置,而能做出这种人事变动的人,只有新任城主。更何况,作为履新不久的明月军大统领,柴丽能够陪着一个新面孔出来吃饭,那么你的身份早已经呼之欲出了。就算我之前看不出来,但是当你一下子拿出来那么多的蒜条金的时候,我就已经该猜出来了。”

    张顺果然不愧是张顺,短暂的惊愕之后,竟然一下子说的头头是道。这才是我李某人所需要的狗头军师嘛。

    我摆了摆手:“已经过去的事情,不提也罢。我只想问你,愿不愿意做我的狗头军师?不不,应该叫首席幕僚?”

    看着张顺沉思不语,不过我猜的出来,他已经有些心动了,机不可失,时不再来,我连忙趁热打铁道:“张顺,我城主府的首席幕僚可是非常了不得的,可以说是除了我和城主夫人,以及几个客卿之外,黑石城的大小事务你都可以插手,甚至是明月军和情报司也要受你节制。我以国士待你,你不会不解风情吧?”

    我话音刚落,人群里又是惊叫之声不绝于耳,甚至包括柴丽在内,都不明白,我为什么会如此器重张顺,要知道他不过是一个有些心机的小小保安队长而已。

    张顺向前走了两步,冲着我深深施了一礼:“承蒙城主大人如此厚爱,在下心里惶恐不已。不是张某自夸,首席幕僚的确能让我一展平生所学,我也相信,有我和柴大统领这些人辅佐城主大人,在不久的将来,一定能够还黑石城一个清平世界。”

    说来也奇怪,张顺越是这样说,我越是觉得心里有些发虚,因为他如果同意为我效力的话,直截了当答应就行了,犯不着说这么多虚头巴脑的话。

    柴丽更是听得头都大了,没好气的说道:“张顺,你还是个男人吗?说话婆婆妈妈的?一点也不爽快!”

    张顺笑了:“柴大统领,我是不是男人的问题,其实非常容易求证,只要你借一步说话之后,就会看的明明白白。”

    柴丽一张脸顷刻间红了个通透:“流氓!就你这样的,根本没资格做什么首席幕僚!”

    张顺呵呵一笑:“柴大统领,你放心,看过之后,我会负责的。至于我有没有资格做首席幕僚,可惜你说了不算。”

    柴丽恶狠狠瞪了他一眼:“这么好的事情,那么大的权利,几乎可以说是两人之下,万人之上了,我就知道你一定会答应的。可是你之前装什么装?难道直接答应下来不好吗?”

    就在我也以为张顺会满口答应的时候,没想到他在打了一个哈哈之后,突然话锋一转:“我说过我会答应了吗?城主大人,承蒙厚爱,在下感激不尽。可是忠臣不事二主,我既然如今领着龙鑫集团的薪水,那就不能吃里扒外。对不起,我还有事,先行告退了。当然,张某是一个愿赌服输之人,我记得还欠城主大人一条命,您想要的时候,我会还给您的。”

    这小子真是有性格,撂下这么一番话之后,带着那些保安,拿着蒜条金扬长而去。

    张顺一走,我也就没有再留在小吃街的必要了,和那些商户说了几句场面话之后,也带着柴丽离开了。奇怪的是,和来时的滔滔不绝不一样,在回去的路上,柴丽一句话也没有说。我看了看她,笑着说:“丽姐,好像我们吃的早餐里面,并没有被谁吓了哑药呀,你怎么突然就一声不吭了呢?”

    柴丽不好意思地说道:“城主大人,我如今正在自责呢?您就不要再挖苦我了。”

    我皱了皱眉头,正色道:“丽姐,我好像和你说过,只有我们两个人的时候,你用不着如此客气。否则的话,我心里会觉得非常别扭的。”

    “李明,人家不是刚才办错事了吗?”柴丽是个直脾气,听我那么一说之后,她也就没有再故意端着了:“李明,说句心里话,我愣是看不出来张顺那厮有什么好,只不过是一个会抖机灵的小流氓而已。但是我相信你的眼光,你既然看中了这个人,那我就应该无条件服从就是了。可我呢,说那么多的怪话,把你的狗头军师都给气跑了。所以,这一路上,我一直都在自责呢!”

    “丽姐,你不必如此。”我笑了:“其实我早就知道,张顺不会痛痛快快答应的。”

    望着柴丽惊讶的眼神,我继续说道:“张顺这个人虽然从表面看起来,是个长袖善舞的家伙,甚至有些行为比较轻浮。但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他骨子里其实是一个非常老派的人,讲的是忠臣不事二主,所以刚刚在招揽他的时候,我已经做好了失败的打算。”

    “原来是这样。”柴丽拍了拍自己的胸口,那两只小白兔便剧烈地颤动起来,我连忙把眼神移开了。这就是与漂亮女下属共事的真切感受,赏心悦目当然是有的,但是有时候也会尴尬。就像现在这样。你说我不看吧,可偏偏那么好看,你说我一直看下去的话,谁知道以后会发生什么事情呢。不过据我估计,擦枪走火的几率比较大。毕竟我也是个正常男人。

    柴丽好像没看到我的尴尬,好奇的问道:“对了,李明,你既然对张顺这么看重,那为什么还要在大庭广众之下,进行招揽呢?你就不担心,敖杰听到风声之后,对张顺重视起来,抢先一步提拔他吗?”

    我淡淡一笑道:“别人可能会这么做,但是敖杰不会。”

    柴丽有些不解:“为什么?敖杰难道就那么笨吗?”

    “他不是笨,而是太自以为是了。”我轻声道:“你之前没有统揽全局,所以并不了解敖杰这个人。而据我得到的情报,这个人极端自负,从来都不会认识到自己的错误。而我这一次,当众招揽张顺,从表面上看,是在给敖杰机会,其实并不然,因为在敖杰看来,我是在当众打他的脸,说他不是伯乐,识人不明,你说他能忍的下去吗?”

章节目录

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南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征并收藏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