柴丽有些吃惊:“你说敖杰这个疯子,会不会和我们全面开战呢?我们得赶紧回去准备一下对策才行。”

    我摇了摇头:“敖杰虽然是个自以为是的疯子,但是还不是傻子,他绝对不会选择在这个时候,和我们全面开战。正所谓,名不正言不顺,再怎么说,我李明才是黑石城名义的统治者,敖杰才不会傻乎乎的做出头鸟呢?我估摸着,他可能会挑起我们城主府和其余三方势力的矛盾,然后自己再坐收渔翁之利。”

    柴丽有些惊讶地说道:“敖杰这么老谋深算?怎么他以前给我的印象,就像是一个混不吝的愣小伙呢?”

    我笑了:“敖杰如果那么简单的话,就算是他有东海龙宫在背后撑腰,也不会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能让龙鑫集团在多方势力云集的黑石城做强做大。”

    柴丽点了点头:“这话不错,东海龙宫虽然实力雄厚,高手如云,但是由于鞭长莫及的原因,所以对黑石城的影响,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大。由此可见,敖杰也算得上一个能力出众的强者了。”

    我正色道:“必须承认他是强者,是一个可怕的对手。但是无论什么样的强者,都有或多或少的弱点,而敖杰的弱点就是极端自负,而我们这一次就要利用这一点儿,从而把张顺这个人才收入囊中。”

    柴丽皱紧了眉头:“怎么利用?你刚刚不是说了,敖杰不会和我们全面开战吗?”

    我再一次笑了:“我先前强势招揽张顺的举动,在敖杰看来,会让他大失颜面,而他绝对是一个非常要面子的人,所以,我几乎可以断定,他会派人杀了张顺。”

    “杀了张顺?”柴丽再一次惊讶了。不过表情并没有非常的夸张。这并不是她在大街上,要保持什么美女影响,而是今天她已经惊讶太多次了,现在已经有了免疫力。

    我又点了点头:“正是。敖杰这时候不能与我们正面开战,又不能任由张顺投入我的门下。思来想去,只有除掉了张顺,他一来能挽回自己的面子,二来呢,还能还能嫁祸给我。说张顺拒绝我之后,我恼羞成怒,所以派人将其暗杀了,这样一来,我这个城主在黑石城的名声也就臭大街了。”

    柴丽一惊:“城主大人,那还等什么?赶紧派人去救张顺呀!那小子是讨厌,可是他一旦死了,我们就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不用!”迎着柴丽质疑的目光,我摇了摇头说道:“我们还是回去,静等佳音吧。”

    柴丽有些不解:“等什么佳音?等张顺的死讯传来吗?”

    我冷静的说道:“没有那么严重,我相信张顺的能力,他如果连敖杰的暗杀没有办法躲开的话,那么也没有资格做我的首席幕僚了。也许,他之所以在大庭广众之下拒绝我,就是要给敖杰一个杀他的理由,也是给敖杰一个机会,看一下,在敖杰的心里,到底是人才重要,还是他的面子重要?”

    柴丽对我的决定非常不理解:“城主大人,张顺不说是手无缚鸡之力吧,但是修为着实有限,连我他都打不过,难道你还指望着他能逃过敖杰布下的天罗地网吗?”

    “我相信他!”我不容置疑的说道:“在这个世界上,修为和实力的确很重要,但是脑子也非常重要。我如果是张顺的话,就会借势。只是不知道张顺会如何去做了。”

    我停顿了一下,然后就让柴丽回去歇着了,而我自己也是没心没肺地回去,睡起了大头觉。我这样做,除了对张顺有绝对的信心之外,另外我也安排了后手。那就是我的结拜大哥丑猫已经到了黑石城,而我在半个小时之前,已经悄悄地通过情报司的人,请他去助张顺一臂之力了。这个情况,就连和我同路的柴丽都不知道。

    当然,如果张顺能够应付过来的话,丑猫躲在暗处是不会现身的。我好不容易碰上了这么这么一个狗头军师,可不能眼睁睁看着他被别人咔嚓了。

    这一觉我睡的真死,等我醒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我看了看时间,已经是七八点钟了。而就在我的床边,有一个人一脸微笑地望着我。不是那个其貌不扬的张顺,也不是丑的可爱的丑猫,而是笑颜如花的胡薄荷。

    我一愣:“你来了也不叫醒我?”

    胡薄荷笑了:“你难得睡得这么香,我不舍得把你叫醒。”

    说来也奇怪,自从见到胡薄荷的那一眼起,我的心里莫名其妙地踏实多了。我相信,我一统黑石城的天下,已经时日不远了。夫妻同心,其利断金,我坚信在胡薄荷的帮助下,什么困难险阻都是不值一提的纸老虎。

    胡薄荷轻轻点了一下我的鼻子:“老公,你这两天表现得不错,首先在黑石城外城站稳了脚跟,而且并没有趁着我不在,犯什么偷香窃玉的老毛病。”

    我笑了:“就这两天功夫,我实在是腾不出来谈情说爱的时间,但是日子久了,也就说不定了。再者说,黑石城目前来说,除了眼前的你之外,我并没有碰到让我心跳的女人。”

    一个男人,要随时随地地给自己的老婆灌米汤,这样才能够家庭和睦。可是我没有想到,胡薄荷虽然刚来,但还是做了不少功课的:“老公,真的没有吗?那和刘小芳就不说了,但是柴丽其实还蛮不错哟。你怎么不将其纳入房中呢?”

    我干咳了两声:“老婆,不要乱说话,柴丽那是我的下属,我怎么能够乱来呢?要知道,我现在可是堂堂的一城之主,也该注意自己的身份吧。”

    胡薄荷睁大了眼睛:“你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如果柴丽不是你的下属的话,你是不是已经就把她那啥了。其实,想改变这种关系非常简单,你只要一声令下,解除她明月军大统领的职务就可以了。”

    看胡薄荷半真半假的样子,我也有些头疼。我记得胡薄荷以前不是这么小气的人,怎么才短短几天时间没见,她就变了性子呢?没有办法,我只好把张顺抛出来做挡箭牌了:“你千万别乱说,柴丽是张顺看中的人,如果再和我传出什么绯闻的话,那么张顺一怒之下,不来投奔我的话,那我可就损失大了。”

    当然,我这样说并不是无的放矢,因为别看柴丽表面上看张顺不顺眼,其实在他心里,张顺留给她的印象非常深。只是它自己还没有察觉而已。

    胡薄荷一愣:“张顺是谁?”

    我连忙向他简单说了张顺的情况,胡薄荷也是喜上眉梢:“老公,你是该找一个狗头军师,为我们出谋划策了。毕竟我们只是修行者,专业的事情,要交给专业人士来打理,才更加科学一些。”

    “知我者,老婆也!”我恰到好处地拍了一个马屁,然后问道:“丑猫大哥回来没有?柴涛来过没有?”

    胡薄荷摇了摇头,这一次她没有说话。

    说实话,我有些担心,因为按照时间上推算,丑猫和张顺早就应该回来了。难道是事情有变?或者是敖杰没有对张顺动手,所以张顺就找不到离开龙鑫集团的理由?

    看我的没有紧紧皱了起来,胡薄荷笑了:“老公,你担心什么?丑猫大哥你还不了解?以他一向慎重的心态,就算是出了什么变故,救不出来张顺,但是自保还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我点了点头,胡薄荷说的没错,只要敖杰不亲自出手,龙鑫集团只怕还没有能把丑猫留下来的人,这么一想之后,我也就把一颗心放进了肚子里。

    胡薄荷又说道:“老公,你睡了一天,肯定饿了吧,我亲自下厨给了做了好吃的,先好好犒劳你一下。”

    我柔情似水地说道:“我知道什么意思,皇帝不差饿兵嘛,看来我今天晚上有的忙了。”

    胡薄荷一嘟嘴:“怎么?你不乐意吗?”

    我连忙说道:“我哪里会不乐意呢?我简直就是求之不得。难道老婆你没听说过,小别胜新婚吗?”

    胡薄荷正色道:“说心里话,自从听你娟姐有了你们之间的孩子之后,我就觉得也该为你生一个小孩了。这是我作为一个妻子的责任。”

    “傻瓜,别想那么多。”我轻轻拍了拍胡薄荷的香肩:“我和娟姐的孩子,难道就不是你的孩子吗?你放心,等我把黑石城的事情处理好之后,就可以吧娟姐接过来,然后我们就可以住在一起了。我相信,你和娟姐都是通情达理的女人,在一起一定会相敬如宾的。”

    “那是自然。虽然说女人都是自私的,但是既然我和娟姐都选择了你,那自然就不会争风吃醋,给你李大城主的脸上抹黑。”

    胡薄荷也真够可以的,并没有拉我起床,而是亲手把饭菜端了过来,是我最喜欢吃的小米粥,芥菜,还有小笼包子。

章节目录

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南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征并收藏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