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如此娇妻美眷陪着我吃饭,那真是比做神仙还舒心。吃过饭之后,我们两个一起上了楼顶的天台。

    虽然已经许多年风光不再,但是城主府还是黑石城最雄伟壮观的建筑,五层的大楼,全部用黑石筑成,这些虽然不是最上品的黑灵石,但是还能感受到其中的灵力波动,这里看上去美轮美奂不说,而且冬暖夏凉。住在里面甭提多舒服了。

    难怪我来的时候,豺族族长给我说过,如果实在是到了万不得已的时候,把城主府拆了,也能帮我渡过难关。原来,他真的不是在忽悠我。按照如今的市价,这么大的城主府如果拆了的话,绝对能卖一个天价。

    当然,城主府是一个黑石城的标志,是我李某人的脸面,不是到了生死存亡之际,我肯定不会舍得拆的。

    我没来之前,柴涛鹊巢鸠占,一直霸占着城主府顶楼,但是他被我收服之后,乖巧得多了,不但自己让出了顶楼,而且将顶楼十几个房间收拾的非常干净,也不枉费了我对他的良苦用心。

    从天台上往下望去,可以说整个黑石城尽收眼底。除了北城之外,其余三个方向几乎称得上是不夜城。只有北城,那个传说中距离地府最近的地方,如今看上去鬼火点点,有一种说不出的诡异。

    只有站在最高处,我才知道自己脚下的这座城市到底有多大,而我这个所谓的城主,能够控制的地方小的多么可怜兮兮。这也给了我信号,使我知道,要想将这里完完全全地纳入我的手掌心,是多么任重道远的一件事情,但是我有信心,有绝对的信心。因为我不是一个人在战斗,在我身后,既有胡薄荷这样的红颜知己,也有柴涛和柴丽这样忠心耿耿的下属,更有丑猫这样义薄云天的结拜大哥,甚至如果有需要的话,我完全可以去青丘和五行山搬救兵,只要我一句话,他们一定会鼎力相助的。

    随着时间的越来越晚,温度也随着夜风被吹走。除了远处黑水河河水拍岸的声音,也只有零散的马车,呼啸而来呼啸而去的马蹄声音,在给我和胡薄荷的温情的伴奏。

    忽然之间,胡薄荷打了个喷嚏,然后扑哧一声笑了,我向他提供了一个温暖的怀抱:“小傻瓜,还不到我的怀里来?”

    “你才是傻瓜蛋呢?”胡薄荷虽然不承认自己是傻瓜,但还是顺从的钻进了我的怀抱,而且笑得更加灿烂了。趁着街上路灯的光亮,我发现她的大眼睛忽闪忽闪的,而且小虎牙又龇出来,有一种让人沉醉的不知归路的魅力。

    “你是不是想咬我啊?“我福灵心至,鬼使神差的说了这么一句话。

    “哈哈,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没想到我老公做了城主大人之后,都学会抢答了。”

    胡薄荷说着一踮脚,轻轻踮起了脚尖,然后使劲亲了我一口,的确是小别胜新婚,古人诚不欺我,我从她嘴里,闻到了一种好闻的味道,那是她天生就有的来自狐族圣女的自来香味。

    我有点头晕,但是手上一点儿也没闲着,而胡薄荷也旁若无人的哼哼唧唧起来。我们两个正在旁若无人的卿卿我我呢,忽然有人急里慌忙地跑上了天台:“城主大人,出大事了!”

    我一听是柴丽的声音,这真够让人难为情的,我想把胡薄荷推开,可是这个女人却把我抱的更紧了,几乎是黏在了我的身上。我知道她是故意的,肯定是她听到了柴丽的声音之后,以此来宣布对我的主权,表示着她胡薄荷神圣的领土,是不容外人侵犯的。

    这没办法,男人大多是博爱的,而女人大多是排他的,就连胡薄荷这种通情达理的女人,有时候也不能免俗。其实,这件事情也不能完全怪她,因为之前她对我是听之任之的,可是我却在外面招惹了一个又一个的女人,甚至和柴娟把孩子都生了,胡薄荷如果再不严加管教的话,只怕我身边的女人会越来越多了。

    其实说句心里话,我很想让柴丽回避一下的,毕竟这种场面大家都会尴尬,虽然我和她之间并没有什么,以后也不会发生什么事,但是我当着自己下属的面,和自己的老婆黏在一起,还是不怎么雅观的。

    但是柴丽说出大事了,让我不得不先问明情况再说,因为这个时候的大事,很可能与我的大哥丑猫,或者是城主府未来的首席幕僚张顺有关,他们两个人无论是哪一个出事的话,都不是我所能承受的。

    “柴大统领,怎么啦?出什么大事了?”我轻轻捏了一下胡薄荷的胳膊,意思是说让她别那么过分,毕竟办正事要紧。我相信,以我们两个的默契程度,她会理解我的意思的。

    柴丽的脸红了一下,但还是大步走到了我们的面前,不卑不亢地说道:“城主大人,夫人,打扰了,刚刚柴涛派人过来禀报,丑猫和张顺他们两个一起失踪了。”

    “什么?”我有些沉不住气了,毕竟无论是丑猫还是张顺,都对我非常重要,我不想看着他们任何一个人出事。

    柴丽把一张纸递给了我:“城主大人,这是情报司传过来的情报,一个时辰之前,张顺摆脱了敖杰派过去的杀手,在情报司的接应下,坐着马车赶往城主府,但是在黑水河边上遭遇了伏击,情报司的人全部战死,张顺自己暗中跟随过去的丑猫双双失踪。”

    我咬了咬牙,沉声道:“柴大统领,你去告诉柴涛,我不管他用什么办法,天亮之前,我要得到丑猫大哥和张顺的消息,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如果他做不到的话,你让他别来见我了,卷着铺盖卷回明月城算了。”

    “知道了,城主大人。”柴丽躬身朝我施了一礼,嘴巴动了动,看上去想说什么安慰的话,但是最终还是什么也没说,就转身走了。

    我握紧了拳头,在感觉到敖杰不好对付的同时,更多的也是愤怒。

    丑猫自从和我相识以来,只是付出,不求回报,我们之间虽然没有血缘关系,但是却比亲兄弟还要亲。特别是这一次,听说猫族上下已经有了提拔他做长老的打算,可是当他知道我在黑石城,正值用人之际的时候,二话不说就过来了。而到了黑石城之后,甚至连一口茶水都没喝,就出去接应张顺去了。而张顺本来做一个小小的保安队长挺好的,只是碰上我之后,运气就变了,这一次算是遭了无妄之灾。他们不管是谁,有个三长两短的话,那我这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

    “来人!”我猛地一咬牙,看来自己实在是太温和了,以至于敖杰完全不把我放在眼里。他当我李某人好欺负吗?

    一个精明强干的明月军走了进来:“城主大人,不知道有何吩咐?”

    我沉声道:“集合明月军和情报司所有人手,包括伐桂小队在内,我要马上攻打龙鑫集团总部。”

    那人愣了一下,但是看了看我面如沉水的样子,还是躬身答应了一声:“遵命。”

    他转身刚要走,却被胡薄荷叫住了:“慢着。”

    那人连忙转身施礼道:“不知道夫人有何吩咐?”

    胡薄荷淡然一笑道:“你们城主大人刚刚正在气头上,所以命令不作数,你先下去吧,有什么事情我们会叫你的。”

    那人答应一声,转身走了。

    胡薄荷看了看我,语重心长地说道:“刚刚你睡着的时候,我已经找柴涛大致了解了一下黑石城的情况。我认为,越是这种关键时候,越是不能轻举妄动。”

    她说着,指了指天台下面的黑石城,轻声道:“你别看现在很平静,但是在夜幕之下,不知道有多少人在盯着城主府呢?他们都想看看,你这个新任城主的第一枪怎么打。龙鑫集团的确是可恶,敖杰也的确蛮横,但是目前为止,我们手里并没有什么确凿证据,就这么冒冒失失地杀上门去,你让别的势力,怎么看待你这个城主?况且,我们就是倾巢而出,也没有多大胜算,毕竟敖杰有东海龙宫做后盾,谁知道他的龙鑫集团里藏着多少,深藏不露的高手?”

    我知道胡薄荷说的没错,刚才的确是我莽撞了,于是用感激的眼神看了胡薄荷一眼:“那我们如今还如何去做?”

    胡薄荷用不容置疑的语气说道:“等,如今我心里只有这一个字,等到天亮再说。如果我们真的查出来,是龙鑫集团的人绑了丑猫大哥,那么我带头第一个杀过去!”

    胡薄荷该霸气的时候还是霸气侧漏的,只是我有些不明白,她为什么非得等到明天早上呢?难道仅仅是为了收集证据吗?不可能呀,胡薄荷是谁呀,人家可是狐族的圣女,当初也是杀伐果断的人物,她这么做肯定有自己想法。

章节目录

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南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征并收藏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