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薄荷望着我疑惑不解的眼神,笑了:“老公,其实我还有件事情没有告诉你,你不会怪我吧。”

    我笑了笑:“傻瓜,我怎么会怪你呢?”

    胡薄荷继续说道:“我去找丑猫大哥的时候,随便回了一趟青丘,从父亲大人那里搬了一队最精锐的飞狐军,有你师父胡一刀亲自带队,估摸着天亮的时候,能够赶到,只要他们一来,明月军加上飞狐军,我就不信,会吃不下一个小小的龙鑫集团。”

    “师父也要来?”听说胡一刀要来,我的心放宽了不少,以胡一刀的本事,绝对能成为我最得力的臂膀。但我还是皱着眉头道:“可是,我担心丑猫大哥还有张顺会出什么危险。”

    胡薄荷笑了:“老公,你不要小瞧了丑猫大哥好不好?他如今可是猫族年轻一辈里,最出色的高手,一人身兼猫族和虎族两家之长,实在是非同小可。还有,以丑猫大哥的脑子,我不相信他就会这么无声无息地消失了。你这是事不关己,关己则乱。我相信,天亮之前,丑猫大哥那里一定会有消息传回来的。”

    我不得不承认,胡薄荷说的非常有道理。我的确是关己则乱了。脑子就像一盆浆糊似的,如果没有胡薄荷这个贤内助的话,还不定铸成什么大错呢?

    别人不了解,我还能不了解丑猫大哥的本事吗?整个龙鑫集团,除了敖杰亲自出手之外,我想不出还有什么人,能够把丑猫大哥留下。我应该对他有信心才对。

    不过话虽然如此,但是等待的时候,的确是非常难熬,用一句热锅上的蚂蚁来形容也不为过。当然,我也可以选择做一些别的事情,来分散自己的注意力,比如说小别胜新婚之类的事情等等,可是我是一个有感情的人,绝对做不到在自己的结拜大哥,生死未卜的时候,和自己的老婆卿卿我我。

    还好,我有一个贤内助,不得不说,胡薄荷真是一个天才,这么短的时间之内,她几乎已经将黑石城的事情捋顺了,已经为我定下了,先拿下龙鑫集团,把外城掌握之后,再向五族帮发难。

    因为五族帮的人绝大多数来自于五族,而有丑猫大哥以及胡一刀在此,相信五族帮内部,也没有和我们城主府对着干的勇气。顶多打上一场硬仗之后,就可以诏安了。

    而拿下五族帮之后,接下来就该对付孤魂帮,虽然说那一帮孤魂野鬼不好对付,但是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只要我们全心协力,根本就没有过不去的火焰山。

    在黑石城,实力最强的就是火树族了。就不说他们一个个天赋异禀,不管是男女老幼,只要摸着脑袋热热的,就会喷什么火树银花。只是他们是土著,占有天时地利和任何,就非常难以对付了。

    因此上,对火树族来说,只能智取,不能力敌。至于怎么智取呢,胡薄荷看上去已经有了想法,但我问他她的时候,她却总是顾左右而言他。看上去一副不怀好意的样子。

    我心里有些揣揣然,吧唧了一下嘴,说道:“老婆,你不会是想把我卖了吧?”

    “虽不中,也不远了!”胡薄荷毫不在意的说道:“听说火树族是宝树当家,也是如今的族长,但是他们上一任族长的女儿不夜天,在族内有着无与伦比的人气,也有着无与伦比的美丽。你如果把这位圣女不夜天给娶了,那么就可以兵不血刃拿火树族了。”

    我哑口无言了,我没想到在胡薄荷的想法里,竟然把我当成了武器。她刚刚不是还小心戒备着柴丽呢,如今怎么把我又拱手送出呢?

    胡薄荷笑了笑:“我之所以排斥柴丽,就是为了把不夜天送给你呀。我听说火树族人有一个规矩,就是他们圣女的男人,在黑石城这一亩三分地上,不能有别的女人。而我呢,是你的原配,他们毫无办法。但是柴丽就不同了,所以我才让你离她远一点儿,你以为我真的吃你和柴丽的醋呀!”

    我这才明白,胡薄荷原来在这儿等着我呢。

    天终于亮了,柴涛和柴丽一脸疲惫地走了进来,柴涛的情报司果然不是闹着玩的,这么短的时间,也打探出来了不少东西,然而我没有想到,事情竟然严峻到了如此地步。

    首先第一条,我们的强援,胡一刀带领的飞狐军,被水族的万年龟带领的龟军阻挡到了黑水河之外,难越雷池一步。

    而第二条,就是丑猫还是没有下落,至于张顺,情报司打探他已经落到了敖杰的手里,但是敖杰并么有杀他,而是把他囚禁在黑水街的某个地方,至于到底是在哪一个院子里,目前还没有打探出来。

    丑猫大哥这么久没有消息,难道是他真的遭遇不幸了吗?

    本来我还对他有着强烈的自信心,但是听说万年龟已经带队来到黑石城之后,我心里也有些含糊了。因为万年龟的到来,表明水族已经插手黑石城的事务了,而我的宿仇两头蛇说不一定也来了。如果他出手的话,只怕丑猫大哥不是对手。

    我轻轻叹了一口气,然后对柴涛说道:“柴大哥,麻烦你再辛苦一下,无论如何,一定要找到我的丑猫大哥,拜托了。”

    柴涛连忙起身道:“城主大人放心,我一定尽力而为。”说着,就风尘仆仆的走了。

    我又对柴丽说道:“柴大统领,麻烦你让明月军随时待命,我估计会有大事发生。”

    “知道了。”柴丽答应一声,出去做准备去了。

    胡薄荷看了看我:“明月军现在还不能动,因为牵一发而动全身,毕竟我相信胡长老和飞狐军的战斗力,就凭万年龟还不能把他们怎么样。”

    我点了点头:“我知道现在不能轻举妄动,最起码也得把情况摸清楚再说。这是我们在黑石城的第一战,必须要一炮打响,如果打输了,那么黑石城虽然大,只怕也没有我们的立足之地了。”

    又等了一个多小时,柴涛还没有回来,但是只听后窗响了一下,我心里一惊,大声喝道:“是谁?”

    胡薄荷脸色一变,但是又笑了,也是,如果敖杰这个时候派人来杀我,真是傻到家了。因为我和胡薄荷两口子的实力自不必说,而且城主府如今高手如云,伐桂小队就在楼下,龙鑫集团的人,过来也是自投罗网。

    “三弟,是我!”我一听是丑猫的声音,不由得又惊又喜:“大哥,你没事吧?”

    只见人影一闪,一个人已经坐到了椅子上,先到了一杯茶水,咕咕咚咚喝了一个干干净净,然后说道:“三弟,弟妹,哥哥我这一次差一点儿就见不到你们了。”

    听他说的这么严重,我心里咯噔一下,里忙问道:“大哥,你受伤了吗?”

    “没事。”丑猫笑了一下:“只是虚惊一场而已。没想到两头蛇也来了。可是你大哥我也不是吃素的,所以他也没占什么便宜。我已经打探出了张顺的下落,你赶紧让你的人做好准备,明天早上天亮之前,一定要把人救出来。”

    真的是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我也没想到,这么长时间没见,丑猫的实力突飞猛进,竟然能从两头蛇手里全身而退了。我记得当初在青丘的时候,如果真的动起手来,丑猫在两头蛇手下,可能撑不过十个回合。

    事不宜迟,我急忙通知开会,与会者除了我和胡薄荷之外,还有丑猫、柴丽、柴涛以及整个伐桂小队。这一次的解救行动,具体还要靠伐桂小队,因为我不想动用太多人,因为动的人越多,目标就越大。越是容易打草惊蛇。

    我们商量了一下,最后决定,我带领伐桂小队去解救张顺,柴涛在中间接应,而胡薄荷和以及柴丽,带着明月军的主力,留守城主府,以防敖杰搞突然袭击。

    至于胡一刀那里,由丑猫前去联系,看看情况再说。

    事情安排妥当之后,我又睡了一觉,然后检查了一下装备,就出了门,悄悄地去了黑水街。

    夜幕下的黑水街看上去非常安静,树枝在夜风中翩翩起舞,边上黑水河里月亮,看上去分外迷人。

    不得不说,我们的运气不错,天空竟然飘了一丝小雨,这样更加能够麻痹那些看守的神经。

    在黑水街的密密麻麻的院落里,这是一个非常不起眼的院子,周围的胡同四通八达,就算是黑石城的土著,也可能会迷路。

    院子的门口,有几株大树,是黑石城最常见的黑树,非常高大挺拔。不过黝黑的树木在黑夜里成了最安全的保护色,如果不是我能够在黑暗中视物的话,可能就会撞到这些树上。

    黑水河靠着黑水河,所以这里最不缺的就是水了,据说这里只需往下挖一米深,就能够出水了,所以有了水的滋润,这些黑树长得格外茂盛,躲在上面,能完全藏住我的形迹。

章节目录

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南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征并收藏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