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这棵黑树树冠很大,是天然的躲避场所,可是我并不敢大意,而是在树上小心翼翼地调息着灵气,竭力控制着心跳,让自己和这里融为一体。这样的话,就算是院子里有敖杰亲自坐镇,只要我没有轻举妄动的话,他也难以发现我的存在。

    我的眼神透过那些密密麻麻树叶,打量着院子里的情况,我算了算时间,按照我们之前约定的计划,营救张顺的行动应该马上开始了。

    丑猫大哥亲眼所见,张顺就关在这里。而且他回城主府的时候,还专门安排了情报司的人,密切关注着这里,至少到目前为止,龙鑫集团那边,并没有把人转移走。

    只是今晚儿参加营救行动的,除了我之外,就只有伐桂小队了。因为以眼下的局势,我不可能冒着那么的风险,动用太多的兵力。以免中了敖杰的调虎离山之计。

    至于城主府那边,有胡薄荷他们坐镇,我并不怎么担心。至于师父胡一刀所率领的飞狐军,我并没有太过于担心,因为万年龟虽然狡猾,但是冲击力不足,他最多也是把师父阻在黑水河对岸,要想吃点师父他们,根本没有任何可能。

    这一个夜晚,虽然看上去和任何夜晚没有什么不同,但是我知道,不知道有多少双眼睛盯着呢,如果我败得灰头土脸,那么就算是不被龙鑫集团吃掉,那么此后也休想在黑石城抬起头来。毕竟这是我这个新任城主在黑石城的第一战,所以说只能赢,不能输。

    不过我对伐桂小队有着十足的信心,也对自己有着十足的信心,就算是两头蛇在此又能怎么样呢?一年多之前,我在青丘就可以击败他,如今我坚信自己还可以击败他,而且还会赢得非常轻松。

    随着时间的流逝,夜已经很深了,那一弯残月带着星星不知道跑到哪儿去了,高我居高临下,看着脚下的院子依然没有任何的动静。只有远处的另一所院子里,好像有婴儿夜惊,正在声嘶力竭的哭着,而在另一所院子里,一头老牛正在吃草,可是它年岁大了,就连那咀嚼声,也是有气无力的。

    按说一切都很正常,但是我却觉得有着不对头,就是因为太正常了,反而令我感到有着不正常了。但是如今已经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就算这里是陷阱,我也得闯。因为我如果不把张顺救出来的话,那么就会在别人眼里,成为一个无情无义之人,那么从此以后,我可能在黑石城招不到一个死心塌地为自己效力的人,说句实话,这个责任我承担不起。

    忽然,远处传来几声鸟叫,这是我和伐桂小队约定的暗号,营救行动开始了。

    只见一辆偌大的黑色马车,在夜幕的掩护下,慢慢行驶到了那个小院的门口,几乎是同时,缓缓开到了那间小院的门口,同一时间,另一辆马车却是悄无声息地走到了小院的后墙。而且与前面那辆马车不同的是,这辆马车的马蹄声肯定是包了厚布,所以在前门马蹄声的掩护下,后门这辆马车基本上可以用悄无声息来形容。

    这是柴岗的手笔,具体的营救计划也是他一手制定的,我喜欢自己的手下自己发挥,因为这样他们以后才能独挡一面,如果什么事都要我亲力亲为的话,那么他们也得不到任何锻炼,这不是我希望看到的。

    我观察着院里的动静,还是像以前那样悄无声息。如果不是明知道里面情况的话,会想着这里只是一个空院子。

    大门口的马车上走下来一个年轻人,虽然年轻,但是脚步异常沉稳,宛如渊渟岳持一般,这当然就是伐桂小队的灵魂人物,明月军的佐领柴岗了。

    听柴涛说过,这个柴岗是豺族一位大长老的关门弟子,实力非常惊人,与柴志军自己柴娟号称豺族三大后起之秀,本来前途不可限量,因为情感纠葛,所以悄悄来到了黑石城。

    我做出由柴岗打头攻击这个小院之后,就花了一袋烟时间,把三十六招龙爪手教给了他,至于他能领会多少,能否在今晚的大战里发挥作用,那就看造化如何了。

    只见柴岗下了马车之后,把手一挥,黑暗里闪出了几个黑影,处在了有利的攻击位置上。

    “什么人?要知道这里是私宅!”院里终于有了动静,一个黑衣大汉从围墙上现身了,手里端着一把连弩,对准了柴岗,大有一言不合就开火的架势。

    柴岗露出了憨厚的笑容:“大哥,别冲动,我们是明月军,刚刚接到举报,说这个院里有人打架,所以就过来看个究竟。大家都是出来混的,还望大哥行个方便,把门打开,放我们进去。”

    “明月军?”那人眉头一皱,又说道:“我们这个没有人打架,你们就算是明月军,想进去的话,也得把搜查令拿出来,要知道这里可是龙鑫集团的产业,并不是任何一个阿猫阿狗,想进去就能够进去的。”

    “是吗!大哥,我觉得你这话说的挺可笑的,我以为像你这样的人,往往都活不长。”这一次柴岗笑得挺灿烂,但就在那一霎那间,只见左右两道黑光一闪,两枝弩箭就像长了眼睛似的,贯进了那个大汉的咽喉,只见他偌大的身躯栽倒到了院子里,闹出的动静可不小。

    一时间,院子里警铃四起,只听嗡嗡声响,四周的墙壁上突然出现了四面大网,仿佛围墙一下子升高了好几丈似的,再加上之前的围墙,足足有六七丈高,而且大网之上,闪烁着青色的光芒,看来网上面挂着利钩,而且还淬着剧毒,这样的局面非常出人意料,要想进去的话,除非是肋生双翼才行。

    当然,我可以乘风而行,秒秒钟就可以进去,但是我觉得现在还不是我出手的时候,所以,我还是在树上没动。更何况,我对柴岗充满信心,因为我心里清楚,这样的小伎俩根本难不倒柴岗。

    柴岗果然早有准备,只听得他又是一声令下,然后一个瓮声瓮气的声音答应了一声,紧接着一个半截黑铁塔一般的壮汉,从马车上走了下来。只见他身高足有一丈开外,虎背熊腰,手里拎着一个带着链子的大铁锤,锤头比斗还大,而且这个大汉走过的地方,地上的青石板竟然裂开了。

    这个人我没见过,但是我听说过,因为他就是伐桂小队里的大力士柴壮,果然是人如其名,柴涛的兄弟柴熊和他一比,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了。

    只听柴壮一声大喝,宛如半空中响了个霹雳,然后那柄可怕的大铁锤,被他抡了起来,带着呼啸而去,生生砸向了小院的大门。

    从他出手的架势来看,这么一锤下去,这个大门绝对会化为乌有。可是并没有。只听得一声巨响,震得人的耳朵嗡嗡作响,然而只见木屑乱飞,但是那扇门并没有应声而开,因为木门里竟然是一扇铁门,厚厚的铁门。难怪柴壮那么大的力气,竟然砸不开这扇铁门。这时,院里突然出现了几十条大汉,拿着兵器守在院门口。

    柴壮又是一声怒吼,一连十几锤,如连珠炮一般砸向了铁门。铁门再厚,也禁不起这种击打,不一会儿,已经开始摇晃了。看这样子,用不了多长时间,这扇铁门就要被砸趴下了。

    果然,又听四五下巨响之后,只听砰的一声,尘土飞扬,铁门终于倒塌了。伐桂小队和院子里的大汉顿时厮杀在了一起。虽然院子里大汉人数众多,但是伐桂小队的战斗力极强,招式虽然不怎么精妙,但是每一招每一式都是杀招,以一敌三根本不成问题,而且还杀的那些大汉节节败退。

    时候不大,那些大汉已经躺了一地,而伐桂小队竟然毫发未损。

    可是我觉得龙鑫集团的人,并不会这样无能,他们肯定还有别的杀招。但是直到那些人被杀了个精光,还是没有任何高手出现。这时,后墙那边的人,也割断了大网,进到了院子里面,双方合并一处,开始地毯式搜查。

    又过了好久,柴岗出来了,他走到了黑树下面,神情黯然道:“城主大人,也许是我们接到了假情报,张顺并没有在这个院子里。”

    我稍稍思索了一下,然后说道:“柴佐领,你带着伐桂小队先回去吧,记着什么也不用管,先把城主府守好就可以了。”

    “是!”柴岗答应一声,带着伐桂小队即可离去了。他们来的快,去的也快,顿时院子里恢复了平静,如果不是大门洞开,空气里还弥漫着浓厚的血腥味的话,我真的会以为这里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

    柴岗他们已经走了很久了,可是我还是趴在树上没动,我还在等待。我并不认为这里只是一个假据点,因为我相信丑猫大哥的能力。

章节目录

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南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征并收藏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