丑猫作为猫族有数的高手,特别是学了虎族的虎爪之后,他这段时间一来,实力大进,龙鑫集团的人想要瞒住他的眼睛,并没我那么容易。所以,我一直在等待。

    又过了半个小时,已经是凌晨四点多钟了,本来死气沉沉的小院里,终于有了动静。只听哐当一声,好像是地板打开的声音,我心里一喜,但还是忍住没动。

    又过了一会儿,只见一辆马车从院子里开了出来,坐在车辕上的是一个貌不惊人的家伙,低眉顺眼的,但是我觉得他是个危险人物。可是我虽然摒心静气,但是仍然感受不到他的灵气波动。

    这是不是还是障眼法呢?可是我从马车上感受到了张顺的气息。张顺果然在马车上,据我估计,他们可能是把张顺藏在地窖里,等伐桂小队的人一离开,就开始把张顺转移走了。

    我从黑树上一跃而下,打算跳到马车顶上,这样虽然有着危险,但是却能够及时把张顺抢出来。再者说,我相信自己的身手,不被这些人发现。

    可是我的身影一飞起来,我就知道自己错了,而且还是大错特错。因为我听到了弓弩的声响,最少有上百把弓弩一起发射。然后我就看到了漫天的箭雨,就像暴风骤雨一般,破空而至。

    以我如今的身手,如果三五把弓弩,我当然没有放在心上,可是上百把弓弩,那就完全不一样了。什么叫做凶险至极?现在就是!而且我还看到,那些箭尖蓝旺旺的,明显是淬了剧毒,剧毒我倒是不怕,我怕的是这些箭尖上全是倒钩,明显就是专门破修行者灵力的那种倒刺箭。

    呵呵,真是有意思极了。我以为捉住了敖杰的脉搏,能够人不知鬼不觉从他手里把张顺救出来,谁曾想这是人家早已布置好的一个陷阱。

    我甚至在箭雨之中,听到了一个熟悉的笑声:“李明,再也不见。”

    这是两头蛇的声音,他的声音非常有特点,让人记忆犹新。原来,这一切都是两头蛇策划的,因为相比较敖杰来说,两头蛇的绝对实力应该比不上敖杰,但是他对我比较了解,所以更能够找到我的软肋。而根据声音传来的方向,两头蛇应该就在马车上。

    怎么办?除非我是铜头铁臂,否则只是凭借着自身的灵力,根本硬抗不了这么多的倒刺箭。

    “狮子吼!”很久没有发声的小雪说话了,然后我觉得有一股巨大无比的灵力,从我的胸膛直冲喉咙,然后就是一声惊天动地的大吼。

    幻想着只凭一声大吼就可以抵挡这无穷无尽的箭雨,那可能是天方夜谭。的确,别的大吼办不到,但是狮子吼能够办到。而且是手拿把攥。

    只听一声大吼之后,那些倒刺箭顿时飞落到了一边,连我的一根汗毛也没有伤到。而且更离谱的是,那些隐藏的箭手并么有射出后续的弩箭,因为他们已经被那一声吼叫震晕了。一吼之威,竟然恐怖如斯,这个世界上,也只有狮子吼有这样的效果了。

    我死里逃生,对着小雪说了一声:“谢谢。”可是她没有搭理我,而是晕晕乎乎地睡着了,看来这一声狮子吼把她累的不轻,可能已经耗费了她多年的修为。

    我感叹着自己再一次走了狗屎运,然后发誓以后再也不能这么冒失了,因为我的运气不可能一直这么好。

    我定了定心神,然后扭头望去,只见那辆马车已经跑出去很远了,但是我并不担心,因为我的乘风身法相当快,只要这辆马车不离开我的视线,那么我就有办法追上他们。

    就在我御风而行,往前追赶的时候,我听到了沉重的脚步声,只见前面路口闪出了一个铁塔一般的壮汉,手里拿着大铁锤,沉声喊道:“想走可以,但是得把张顺留下!”

    这让我深感意外,因为这个人就是伐桂小队的柴壮,我记得柴岗刚才向我请示过,他不是已经带着伐桂小队离开了吗,可是怎么柴壮会在这里呢?

    “找死!”这时只听有人一声怒喝,是两头蛇的声音,然后从马车里射出来一个金蛇镖,直奔柴壮的咽喉。

    金蛇镖是两头蛇的暗器,见血封喉,而且奇快无比,如果是我的话,依然可以躲过去,但是柴壮就不行了,因为他手里的大铁锤太笨重了,根本不可能挡的住这闪电一击。

    “死又如何?但是马车得留下!”柴壮对那枚金蛇镖根本就是不管不顾,反而大吼一声,大铁锤飞了出去,正好砸在那一匹飞奔的骏马头上。

    只听一声惨叫,马头碎了,马倒了,连带着马车也翻了个个儿,不过马车上的人却是真的了得,在马车翻倒之前,两头蛇已经抓着张顺闪到了一边,而那个危险的车夫,更是安然无恙。

    虽然马车翻了,张顺他们已经走不了啦,但是我心里还是感到一阵可惜,更有一种撕心裂肺的心疼,因为柴壮毕竟是我的手下,就这么倒在我的面前,是我根本不愿意看到的。

    可是我距离他们的距离太远了,就算是想施展无形之刀,也是远水解不了近渴。

    就在这时,突然斜刺里一把厚背刀挡在了柴壮的咽喉前面,把金蛇镖一下子格飞了,正是柴岗。

    他先是拍了拍柴壮的肩膀,然后大声说道:“属下救援来迟一步,还望城主大人恕罪!”

    就这么一句话的功夫,我已经来到了近前:“柴岗,柴壮,我李明能拥有你们这样的下属,是我的荣幸。”

    说着,我扭头看了一眼两头蛇:“蛇兄,从青丘一别,没想到我们会在这里见面了。”

    两头蛇眨巴了一下眼睛,说道:“李明,真有你的,没想到我埋伏了一百把弓弩,用的全是倒刺箭,都没有要了你的命,看来这一年多来,你的灵力长进了不少啊!”

    “我只是走了狗屎运而已。”其实我这句话完全是实话实说,但是听到两头蛇的耳朵里,却像是我是在讽刺他,于是,他冷笑了一声:“李明,我早就想和你一战了,择日不如撞日,那就现在吧。”

    我也笑了:“两头蛇,不是我小瞧你,而是你如今已经不是我的对手了。所以,你已经没有资格和我交手了。”

    “狂妄之极!”两头蛇纵横妖界多年,什么时候被人这么看不起过,当下勃然大怒道:“李明,你别以为自己做了黑石城城主,就有多么了不起,你可能是忘了,你这个城主只是有名无实而已,除了明月军,你还能管得住别人吗?真是好笑!”

    我冷笑道:“我这个城主终究会名副其实的,就在不远的将来,可惜的是,你两头蛇却偏偏是看不到了。”

    我说着,回头看了一眼柴岗:“双头蛇我就交给你了,你能不能让他变成一条死蛇呢?”

    柴岗笑了:“城主大人放心好了,我这个人最擅长的就是杀蛇了。”

    “大言不惭!”两头蛇再也沉不住气了,冲上去和柴岗打了起来。他的两把金蛇锥

    神出鬼没的,宛如金蛇狂舞,煞是厉害,但是柴岗的厚背刀也不是吃素的,两个人打在一起,看样子一时之间,根本分不出来胜负高低。

    那个车夫想对我动手,可是柴壮却把大嘴一咧:“小子,你的对手是我,我们城主大人对你没什么兴趣。”

    说着,只见他大踏步往车夫走去,偌大的脚板踩在石板地上,溅起了漫天的灰尘。气势非同小可。那个车夫虽然不是庸手,但是被柴壮占了先手之后,失了气势,不得不连退三步,方才稳住了。这两个人一交起手来,一个孔武有力,虎虎生风,而另一个刀走偏锋,神鬼莫测,估计短时之内,也是胜负难分。

    我走了几步,走到了张顺面前:“张先生,事到如今,你跟不跟我走?”

    张顺摇了摇头:“虽然因为我死了很多人,但是我这个人有我自己的底线。所以,我现在只能遗憾的告诉你,目前我还不能跟你走。”

    现在局势难料,我这边也是举步维艰,急需要像张顺这样的人才,可是这厮依然在摆谱,我难道直接把他抓回城主府吗?可是那样的话,就算是我城主府得到了张顺的人,他也不会死心塌地。

    我长长出了一口气,竭力使自己冷静下来,然后说道:“张顺,对像你这样的人才,我有足够的耐心。说吧,接下来需要我做什么,你才能跟我回城主府?”

    张顺笑了笑:“我这个人不喜欢钱,也很少有喜欢的女人。对了,我是很喜欢柴丽,但是那不会成为我的条件,因为那样未免也太不浪漫了。我的要求其实很简单,那就是折服我,让我心服口服就可以了。”

    虽然我很忙,还有很多事情要做,但是我还是不得不陪着张顺,把这个游戏继续玩下去。所以,我耐着心说道:“说吧,我们到底怎么玩?”

章节目录

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南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征并收藏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