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往前走了十几里之后,张顺打马进了一处不起眼的民居,而我也趁机在这家的房顶上休息了一会儿。过了大概半个多小时,张顺可能是休整好了,就把马扔在了院子里,而他则是步行出来了。

    我看张顺的样子,是想往黑山那边走。

    黑山是黑石城最大的山,连绵数百里,城外的主峰名叫黑石峰,尤为险峻,海拔四千多米,黑石城的特产黑灵石就产自这里。

    不过这里是禁地,由火树族、五族帮还有孤魂帮分别把持,不管是城主府还是龙鑫集团的人,是不得到这里来的。张顺来这里意欲何为?难道他以前属于这三家势力之一?

    我有些满腹的疑惑,却是怎么也猜不透这厮的心思了。

    黑山脚下的有一处凶恶的林子,传说经常有野猪出没,所以叫做野猪林。而过了野猪林,就是火树族的禁地了。据说火树族人,对擅入禁地的人,都会处于火刑,也就是我们现实世界里的点天灯,所以根本没人敢闯进这片林子,因为野猪可怕,火树族人更加可怕。

    我远远地跟着张顺,我已经拿定了主意,他就是上刀山下火海,那我也在后面跟着,我真的想看看,这厮到底是什么来路。反正我有乘风身法在,就算是入了禁地,也能够安全脱身。毕竟火树族人的火树银花再厉害,也烧不到半空中的我。

    我不得不佩服张顺起来,这厮在哪所民居里待了一会儿,出来的时候已经又换了一身一身装扮。是那种农村人才穿的厚衣服,式样老旧,袖口还蹭着黑颜*的灶上灰,而背上还有一捆柴火,就像一座小山那样。

    这个时候已经升起来一杆子高了,阳光打在山林中,雾气顿时消失的无影无踪了。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这里的空气果然清新,用天然氧吧来形容再也合适不过了。

    别说这里人迹罕至,就算是有人碰到了张顺,也不会起什么疑心,因为他此时此刻给人的感觉,就像是一个闲不住的农村老汉,绝对不会把他和这两天,一身把外城搅动的鸡飞狗跳的那个人联系在一起。

    如果我不是一路跟着张顺过来的,也认不出这厮就是那个没事瞎得瑟的家伙,所以,我不得不佩服,这厮的化妆水平绝对是一流的。就算是到了现实世界,去哪个剧组混个化妆师,还是不成问题的。

    越往前走,树木也越来越多了。我也不用刻意隐藏自己的形迹了,更不需要飘在空中,只需要从这棵树跳到另一棵树上,就万事大吉了。这样火树族的人既看不到我,我也不用担心踩到他们布下的陷阱里边去,呵呵,何乐而不为呢?

    突然,我心里泛起了一思丝疑惑,这也算是张顺的破绽吧,因为早上露水多,柴火都是湿的,捡回去也烧不着,谁会一大清早来拾柴火?我就不相信了,就凭张顺的脑子,会想不到这么明显的一个漏洞。那么他此举意欲何为呢?

    难道是故意引我过来?或者是引别人过来?如果是前者的话,那就相当可怕了。以身作饵,再撒下香饵钓金鳌,这样的手段,的确是让人防不胜防呀。

    如果张顺不是我势在必得的那个人的话,我可能不会冒这个险,一扭身就回去了。可惜的是,我已经和这个人打了赌,我也已经把他视为今后的一个重要的伙伴,他就算是进了龙潭虎穴,我也得跟着。更何况,有句话说得好,没有打虎艺,岂敢上山岗?我对自己的本事,还是相当有信心的,就算是中了埋伏,就算是我打不过人家,全身而退应该是不成问题的。

    又往前走了一里多,我突然觉得有一种危险,而自己则距离危险越来越近了。看样子张顺是想进入野猪林呐,我有心出去拦住他,但是好奇心还是让我放弃了一切动作,我真的想看看他到底想干什么。

    谁都知道,野猪林里可怕的不是野猪,而是比野猪凶恶百倍的火树族人,而张顺竟然没有一丝犹豫,就闯进了这片凶恶的林子。更让我意外的是,他一走进林子,就把背上的柴火扔到了一边,脚下也开始迅捷起来,他这个时候的样子,就像是扑食的豹子,哪里还有拾柴火老农的模样?

    进了林子之后,空气已经大变样了,到处弥漫着腐败或者腐朽的味道,每走不了几步,张顺就会在枯叶里,踩到一段骨头,或者人头什么滴,谁也不知道这片林子里,到底埋葬着多少冤死鬼。

    据说死在野猪林里的人,连鬼魂也会被锁在这里,就算是孤魂帮的地盘近在咫尺,他们也不可能过去入伙,这样的传说,就更加增添了野猪林的神秘感和可怕程度。

    都是在江湖上混的,风里雨里,刀尖上讨生活,很多人并不怕死,可是死了之后鬼魂还得接着受苦,是大部分人都接受不了的,就算是一些亡命之徒,在进入野猪林之前,也得好好掂量一番。

    正走着走着,突然之间,我发现张顺的背部肌肉紧张起来了,然后冷冷的说了声:“出来吧,像你们这样有身份的人,藏在树上实在是有着掉分。”

    我以为他是在说我,刚要从黑树上一跃而下,可是我又一想,我是一个人跟踪过来的,张顺如果是说我的话,用一个你字就可以了,何必要用你们这两个字呢?要知道只要用上了你们这两个字,就代表着他们不是一个人,而是至少有两个人。

    就算是张顺能够发现我,我也毫不意外,可是让我意外的是,至少有两个人和我一起从黑石城跟到了这里,而我却没有发现他们丝毫的踪迹,这绝对是不可能的事情。除非这两个人,一个是孤魂帮的老大孤魂,而另一个就是龙鑫集团的当家人敖杰。

    因为孤魂在传说里是个非常可怕的人物,据说他曾经只身潜入过戒备森严的阎王殿,而且还能够全身而退。而敖杰也不用说了,人家可是如假包换的龙族,龙族的人都是会飞的,就像人类天生会走路一样,人家天生就会腾云驾雾,所以他要瞒过我的耳目,也有可能。

    可是我越想越糊涂了,因为张顺的分量,还没有重要到让敖杰和孤魂联手的地步。就在我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只见前面不远处的黑树上,有两道身影一闪而下,一个非常难听的声音呵呵笑道:“张顺果然名不虚传,一进入野猪林,就看破了我们兄弟的行藏,要知道这样的话,我们也就不必在树上躲着了,躺在树叶上睡大觉,不是更来的舒服一些吗?”

    按说这个人的声音很在线,不是那种粗喉咙大嗓子,反而说话还带着回音,这种人如果培养一下,去做一个播音主持还是没有问题的。可问题是他的声音太刺耳了,就像是那些刀尖在铁皮上乱画的那种感觉,我虽然定力已经很强了,但是还产生了一丝,去堵他嘴巴的冲动。

    这时候,另一个人也没闲着:“此言差矣,地上那么臭,我怎么会躺在那种脏地方呢?要我说呀,还是趴在树上舒服。”

    这个人的声音很好听,一听他说话,绝对是那种如沐春风的感觉。我心里觉得诡异急了,说话反差这么大的两个人,怎么会成为搭档呢?

    然而让我大跌眼球的事情还在后面,因为这两个人竟然会为了这样一件小事,吵的不可开交。

    “趴树上舒服!”

    “睡地上舒服!”

    “树上干净!”

    “地上松软!”

    ……

    这两个人谁也说服不了对方,就这么吵了起来。一个声音难听至极,另一个声音好听极了,我都没想到,黑石城怎么会出现这样两个极品。

    吵着吵着,这两个人就发怒了,按照他们的说法,一发怒就想杀人,奇怪的是他们并不想互相杀死对方,而是连起手来,去杀一个外人。而如今的野猪林里,除了我还藏在树上之外,唯一的一个外人,就是张顺了。

    这两个人一动起手来,我才感到他们的可怕,就这样名不见经传的两个奇葩,身手竟然在两头蛇之上,而且两个人配合的天衣无缝。在我的印象里,像张顺这种喜欢玩脑子的人,根本接不住人家一招。

    可是张顺的实力也是让我大跌眼球,哪怕这两个人的攻势就像是滔天巨浪,而他的身躯就像是一条小蛇一样,在不断的扭动,做着一些匪夷所思的动作,就把那两个人的攻势全部化解了。

    那个说话声音好听的家伙只不过攻了三招,就停手不打了:“大哥,点子相当扎手哟,我不想打了。积攒了这么久的怒气值,一下子就用光了。没有怒气值的话,打架未免也太累了。”

    而那个说话难听的人,却是一个劲的说着好听话:“兄弟呀,当初我不让你来,你非得要来。已经答应人家的事情,怎么能随随便便就撂挑子呢?”

章节目录

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南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征并收藏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