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通了一切之后,我不由得暗自一阵苦笑。事情已经非常明显了。可以说,自从被敖杰关起来的那一刹那间,张顺就已经想好要跟着我了。因为他已经对敖杰仁至义尽了。而他之所以继续着接下来的一系列马又虫操作,就是想帮我把黑石城的坚冰破开。也许在他看来,这就是送给我的见面礼吧。

    对,一定是这样。都说聪明人想到的东西,往往都是大同小异,既然胡薄荷初来乍到,就已经想到让我和不夜天联姻,那么张顺作为一个在黑石城待了这么多年的人,想出来这一点儿也丝毫不让人意外。”

    我狠狠瞪了他一眼:“就算是拿我当枪使,也总得和我明说吧,还装模作样的和我打赌,你们这些狗头军师,是不是不把人耍的团团转就不舒服斯基?”

    我这话说的有点儿不好听,但是张顺并没有翻脸,而是微微一笑道:“城主大人,您就别骗自己,也别蒙我了。当初如果我对你坦诚相告的话,只怕你早就躲得无影无踪了。就算是打死你,只怕你也不会踏进这野猪林一步的。”

    我不得不承认,狗头军师就是狗头军师,这家伙把我的心思摸的门清,这样我又能说什么呢?毕竟张顺作为下属,甘愿冒着生命危险,来为我谋划,而我呢,只不过来和一个女人照个面,真的就难以接受吗?更何况,这个女人还是一个如假包换的大美女呢?

    因此,虽然心里还是有些不好受,但是埋怨的话已经再也说不出来了,我拍了拍张顺的肩膀,那意思很明显,就是我理解他的做法,虽然我并不是很赞同。

    大家都是男人,我的意思张顺自然明白,他笑了,很开心的那种笑:“在决定为你效力之前,我已经查阅了你的所有资料,虽然资料不是好多,但是已经足够让我了解你了。”

    我也笑了:“你当初也是这样了解敖杰的吗?”

    “这个玩笑一点儿也不好笑。”张顺正色道:“敖杰的情况与你不同。其实我做那个保安队长,只是一个工作,而我在赚薪水而已。那么不管谁做我的上司都是一个样,我们只是工作关系。但是这一次就不同了。虽然你给我的职务是城主府首席幕僚,但是更恰当的说,我是在为你这个人效力,所以自然要同舟共济、同甘共苦了。”

    “啪啪啪啪啪……”这不是有人在做某种有意义的动作,而是不夜天在鼓掌。也是在这一刻,我突然明白,为什么有人会将啪啪形容成鼓掌了。两者之间,果然有相似之处。

    不夜天这么一鼓掌,自然把林子里三个男人的目光都吸引过去了。不夜天先是看了看我,接着又看了看我,不知道是我的错觉还是什么滴,我感觉她看我的时候,目光于与看张顺的时候不尽相同,说句文艺一点儿的话,那就是她在用心来看我。

    “我从你们身上看到了不一样的东西,所谓的兄弟齐心,其利断金,想必就是如此了。虽然你们城主府目前的力量,还不能与我们火树族人相提并论,但是我相信,用不了多久,你们将会是黑石城最可怕的一支力量。”

    不夜天先是称赞了我们一句,突然话锋一转道:“所以,我必须确定你们是我们火树族人的朋友,否则的话,为了以防万一,只有先把你们咔嚓了才行。”

    其实我一点儿也不惧怕火树族的人,只是选择在野猪林和火树族最厉害的两个年轻人翻脸,无疑是非常不明智的。而且也会让胡薄荷以及张顺的谋划付之东流。这些都不是我希望活着是愿意看到的。

    所以我连忙笑道:“作为一个来自古老东方的人类,我们喜欢和平,更喜欢交朋友。”

    “李明,你真的来自古老东方?”这一次是奈何天一脸惊喜的样子。

    我笑了:“我好像没有骗你们的必要吧。”

    “李明,对不起,刚刚是我太激动了。”奈何天上前一步,带着一脸的歉意说道:“虽然我已经和你说了对不起,但是我还是要考考你。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奈何天,我妹妹叫不夜天,你既然来自古老的东方,那么你能说出,我们兄妹两个的名字是因何而来的吗?”

    多亏我念书的日后喜欢文科,要不如果答不上奈何天的问题,他一定会认为我是个西贝货。

    因为刚刚我已经想过这个问题,所以连想都不用想,张嘴就来:“这个问题其实很简单。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奈何天的名字来自一首元曲,良辰美景奈何天,赏心乐事谁家院?而不夜天的名字同样来自于柳亚子先生的一句词,叫做火树银花不夜天。”

    奈何天听我这么一说,哈哈大笑起来:“李明,你真的是从东方古老世界来的。你们哪里是叫中国吧,我父亲在你们那个国度生活了十几年,非常喜欢你们哪里的古诗词。所以说,你这个朋友我交定了。”

    奈何天虽然说话声音不好听,但是做人但是蛮痛快的,这样的人不会在背地里算计人,而且对待朋友真心实意,所以我焉有不答应的道理。

    可是我们两个还没聊上两句,不夜天有说话了:“哥哥,我记得在火树族好像是我当家吧,什么时候你开始说了算了?”实践证明,奈何天还是非常怕这个妹妹的,活着不能说是怕,这里要说宠爱更加合适一些。

    因此当不夜天表示反对的时候,奈何天也只能愉快的接受了,他挠了挠头,对我说道:“李明,实在是不好意思,既然我妹妹反对,那么我暂时做不成你的朋友了。不过我相信,你一定能够摆平我妹妹的,到时候做我的妹夫也说不定哟,这样的关系,可比做朋友要亲近多了。”

    我知道他是一片好心,不方便当面辩解,所以只能是表示默认了。

    没想到不夜天又说话了:“李明,虽然你是黑石城的新任城主,但是想做我不夜天的男人,也不是这么容易的。”

    听她这样讲话,我心里的气就不顺,当时就开始反驳了:“谁说要做你的男人了?我说了吗?你真的很美。”

    我这番话前后不搭,前半句话明显是在和不夜天对着干,可是后半句话却突然开始夸上了。

    不夜天并不是那种扭扭捏捏的人,但是只要是女人,被别人夸自己长得漂亮,都不是一件坏事,正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就是这样的道理。所以不夜天对我的态度明显好了许多:“多谢夸奖,不过这也是实在话,在火树族,没有比我更美的女人了,否则的话,虽然我是族长的女儿,只怕也做不了圣女。”

    我摸了摸自己的鼻子:“不夜天小姐,我想你可能是误会了。刚刚我并不是在夸你长的美,而是再说,你想得美,其实我并不愿意做你的男人,因为我已经有女人了,而且还不止一个,她们每个人的颜值都不会比你差。”

    这番话一出,场内的气氛顿时开始尴尬起来了。一旁的奈何天对我摊了摊手,一副爱莫能助的样子。而张顺的一张微胖脸,也变成了苦瓜脸。看来他心里清楚,我这番话,很可能已经让他之前的努力,都要付诸东流了。

    “我们火树族人活的很简单,不是我们的朋友,那就是我们的敌人!而我们对待敌人的最好方式,就是把他们烤熟了!”不夜天的一张俏脸也开始阴沉下来,林子里的温度突然升高了好几十度,我都要开始冒汗了。据说,火树族人施展火树银花之前,就是现在这种情况。看来不夜天要出招了,而且一出手就是杀招,能把人烤焦的杀招。

    其实,在我这番话说出来之前,我已经预料到了眼前的形势,所以可以说早有准备。当初泡泡之灵在帮我的时候,有意识的在我体内留下了一些属于他自己的特有灵力,经过这段时间的锻炼之后,那些灵力已经增强了许多。现在我完全可以释放出一个像样的泡泡来,那样不但可以保住我的命,也可以保住张顺的小命。

    因为神器泡泡的泡泡,称得上是水火不侵,抗击打能力也是超强。用它来对付不夜天的火树银花,真的是再合适不过了。

    然而我的准备好像并没有什么卵用,不夜天真是一个不按照常理出牌的女人,当我以为她马上就要暴怒出手的时候,她反而笑了,是那种笑颜如花的笑:“李明,看样子,你是想要故意激怒本姑娘。可惜你要失望了,本姑娘做事向来喜欢和别人对着干,你不是不想做我的男人吗,那么本姑娘就非要做你的女人,你不答应都不成!”

    这样也行!我有些傻眼了,回头看了看张顺,没想到他这个狗头军师也有些傻眼了。我以为不夜天之前所说的看上我了,只是拿来忽悠一下张顺而已,没想到竟然是真的。

章节目录

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南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征并收藏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