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说作为一个男人,被一个美女喜欢上,并不是什么坏事,但是我却一直反感别的女人对我这么强势,就算是美女都不行。我虽然并不是那种传统的大男人主义者,但是在我的内心深处,我还是希望自己的女人温柔体贴一些为好,还是希望自己喜欢上的女人矜持一些,让我去追求他,想尽办法的去追求她,这样的喜欢才有意思嘛!

    而对我来说,不夜天无疑是非常强势的,甚至比当初的柴娟还要强势,因此虽然我明知道和火树族联手,是我一统黑石城的捷径,但我还是表示了反对:“不夜天姑娘,虽然你很漂亮,但是漂亮的姑娘我见得多了。而且我觉得男欢女爱是两厢情愿的事情,你总不能剃头挑子一头热吧。所以,和你们火树族交朋友可以,但是想多塞给我一个老婆,没门!”

    此言一出,在场的人都惊呆了,因为我的话一点面子都没给不夜天留呀。以她的脾气,接下来的发飙的确是可以预料的事情。然而让人大跌眼镜的是,不夜天并么有发飙,而是双手捏着衣角,低眉顺眼地说道:“李明,我真的就那么差吗?我长这么大,这可是我第一次主动追求一个男人。你说说看,我要怎么做,你才能接受我。”

    不夜天这么一表态,就连奈何天都觉得不可思议,他跑过去问道:“妹子,你没事吧?好好的怎么开始说胡话了呢?”

    “你才说胡话呢,本姑娘好的不能再好了。”不夜天一把推开了哥哥:“一边呆着去,你没看到我正在追男人吗?如果误了我的终身大事的话,你这辈子都别想好过!”

    “哦!那你继续!这个李明做我的妹夫,挺好!”奈何天憨厚的笑了笑,然后闪到了一边。

    这时候,张顺凑到我耳边低声说道:“城主大人,你是不是好好考虑一下,如果我们和火树族联手,那么吞并其他几股势力指日可待。可是如果得罪了火树族,那么我们在黑石城只怕连立足之地都没了。”

    我轻轻摇了摇头:“先生,张先生,也许你觉得这就是你的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但是我要告诉你的是,作为我的首席幕僚,我既然请你来,肯定是要你发挥所长的,别的事我都可以听你的,但是唯独这件事情不行,因为我不想公事和我我个人感情混在一些。”

    “城主大人,你作为黑石城的一城之主,是没有任何私事可言的,因为对你来说,公事即是私事,所以我请你三思,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了。”

    “说一千道一万,这件事情我必须自己做主!”我说着上前一步,对着不夜天拱了拱手道:“不夜天姑娘,既然你们火树族没有交朋友的意思,那我们就不叨扰了,先行告辞。”

    说着,我回头看了张顺一眼,从嘴里挤出来一个字:“走!”

    张顺欲言又止,只得轻轻叹了口气,跟在我身后,准备退出这片凶恶的林子。

    “慢着!”不夜天的声音变得很冷:“李明,张顺,野猪林是你们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地方吗?倘若这么轻易地就让你们走了,那我们火树族颜面何存?”

    不夜天的反应早在我的意料之中,我停住了脚步,淡淡一笑道:“不知道不夜天姑娘何出此言呢?你要搞清楚,普天之下,皆是王土,你就是说到天边去,野猪林也是黑石城的土地,而我则是黑石城的城主,哪里去不得?哪里又走不得?”

    我这番话倒也是无懈可击,虽然黑石城人人都知道,这座城市已经被各方势力瓜分,但是拿到明面上说,这个城里的每一寸土地都是属于我这个城主的。

    “城主大人好大的官威呀!”不夜天笑了,突然向我道了一个万福:“小女子刚才说错话了,还请城主大人多多见谅。”

    我有些意外,这是我们东方古国才有的礼数,没想到这个丫头倒也学过。但我更加意外的是,我以为她这一次肯定要发飙了,谁知道她还在忍让,这就很有意思了,我倒要看看,你能忍让到几时?

    我哼了一声:“既然不夜天姑娘已经道歉,那么这件事情就这么算了。这也是我看在你是个女人的份上,否则的话,我非得把你拿到城主府,狠狠打上几板子才成。”

    话一出口,我就觉得不对头,但是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我如今虽然有些本事,但是也收不回来了。想那不夜天何等聪明,一瞬间就抓住了我话里的破绽:“城主大人,你不用看我的面子,现在就把我抓进城主府,小女子长这么大,还没见识过城主府是何等的雄伟壮观呢?”

    说着,不夜天上前一步,把一双欺雪赛霜的手腕伸到了我的面前。我有些发懵,我没想到一向高傲的火树族圣女不夜天,竟然使出了这种无赖的招数。虽然说好男不和女斗,但是我如果不比她更无赖的话,那么今日就别想脱身了。

    于是我板着一张脸,沉声说道:“不夜天姑娘这话就没有道理了。你说不让我看你面子,我就不看你面子了吗?我想问上一问,到底你是城主,还是我是城主?到底是你说了算?还是我李某人说了算?”

    这番话有些狠,但的确更加无赖,别说不夜天只是火树族的圣女,就算是火树族的族长来了,也不可能和我较这个理儿,尽管实际上是他说了算,但是这种话没法摆到桌面上说。

    这一番话让不夜天也有些措手不及了,寻思了良久,方才说道:“自然是城主大人说了算啦,小女子岂敢与城主大人争锋?”

    不会吧?不夜天这么快就认输了吗?这不像是她一向的做派呀?我心里虽然还有些疑惑,但是并没有太在意,而是大咧咧的说道:“既然不夜天姑娘承认是我李某人说了算,那我就告辞了,不必相送!”

    事不宜迟,迟则生变,野猪林距离火树族老巢太近了些,乃是非之地,不可久留。我向张顺使了个眼色,想要快步离开。

    可是我们两个仅仅走了四五步远,身后竟然又传来了不夜天的声音:“城主大人,请留步,且听小女子一言!”

    人家不夜天说话这样客气,如果我不搭理人家的话,未免太说不过去了。于是,我只好停下了脚步,回过身去,硬着头皮问道:“不知道姑娘有何见教?”

    不知道怎么滴,我一看到不夜天那一切尽在掌握的眼神,就知道事情糟糕透了,我不应该搭理她的,刚刚就当没听见,快速离开才是正理,可惜的是现在说什么都晚了。

    不夜天笑颜如花,又是道了一个万福:“城主大人,我听父亲说过,在您的家乡,男女之间的婚事,以前讲究的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后来则文明多了,讲究的是自由恋爱,不知道城主大人赞同哪一种呢?又打算在黑石城推行哪一种呢?”

    一听到她说起来男女之间的婚事,我就知道事情没有那么简单。可是人家作为火树族的圣女,自然有权利过问黑石城的政事,所以我明知道里面说不定有坑,但是这个问题却必须要问答。

    我想了一下,缓缓说道:“文明的脚步是在一直往前的,所以在原则上,我们黑石城当然要鼓励自由恋爱了。”

    “是吗?”不夜天嫣然一笑:“那么我想问一问城主大人,像我喜欢上你这一种,是不是自由恋爱呢?”

    果然有坑,这不,一句话的工夫,大坑就来了。我笑了笑,极力使自己的语气平稳下来:“这件事情看你如何去解读了。对姑娘来说,当然是自由恋爱了。可是对我来说,就不是这样了。毕竟男女之间的事情,必须要讲究两厢情愿。”

    “两厢情愿是要讲究,但是你作为城主,是我们的父母官,是不是要为自己的子民做出一些小小的牺牲呢?”不夜天的话里话外,有些小得意:“比如说,成全我这个感情问题。”

    没想到不夜天这么狡猾,竟然设了套让我往里面钻。可是她的话你还真没法直接拒绝,那样的话,就会落人口实了。

    我没法子了,思来想去,只得继续耍无赖了:“姑娘这话没错,但是在我们家乡,男女之间的婚事,讲究的是辈分相当,否则会被别人笑话。你想想,我已经是姑娘的父母官了,也就是说我和姑娘的父母是一个辈分的,那这样一来,我再与姑娘谈情说爱的话,就会被别人耻笑了。所以说,虽然我很乐意为姑娘作出牺牲,但是碍于世俗的眼光,和道德伦理方面的考虑,这样的牺牲还是不要为好。”

    “你?”不夜天语塞了。

    张顺凑过来,悄悄向我伸出了大拇指:“城主大人,真有你的。我一向自诩口才了得,可是与你一比,实在是小巫见大巫,不值一提呀!”

章节目录

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南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征并收藏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