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顺那张嘴巴,也是相当了得:“城主大人,所谓的黑的说成白的,死的说成活的,也不过就像你这样的了。”

    这话听的我有些别扭,这个张顺,到底是那一头的,这话到底是在夸我,还是在损我呢?

    而一旁的奈何天,也是用崇拜的眼神望着我,看来他这个妹妹,平时没少挖苦他,这一次难得吃一次瘪。我自我感觉良好了一阵,忽然回过味来,赶紧走呀,如果等不夜天缓过来,我再想走就没那么容易了。于是我赶紧向张顺摆了摆手,准备悄悄溜走算了。

    可是这一次还没等我们迈步,不夜天就已经说话了:“城主大人,请留步!”

    “姑娘有话请讲。”又是请留步,每一次不夜天的请留步,都没有什么好事。但是作为一个城主,面上的活儿还是要做的,所以我又不能不留,这真的是一件让人纠结的事情。

    不夜天每一次的笑容我都觉得是不怀好意,这一次当然也没有例外:“敢问城主大人,你说的自由恋爱是强力推行吗?”

    这话分明又是挖坑让我往里面跳,我自然不会上当,和颜悦色地说道:“我既然是父母官,那就应当爱名如子,何来强力推行这一说呢?比如说,你们火树族有什么风俗习惯的话,我们城主府还是要尊重的。”

    “是吗?那小女子就多谢城主大人了。”不夜天呵呵一笑:“好教城主大人得知,在我们火树族,有个风俗,那就是只要适龄女子,无论看上哪一个男人,不管他愿不愿意,只要动手把这个男人抢回去,那么这个男人就是她的人了。我本来还以为这个风俗是乡下人的野蛮习惯,不值一提,没想到城主大人也对此表示赞同,真的是我们火树族适龄女子之福分呀!”

    “这个呀……”我一时间觉得有苦难言,什么叫做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可是这是我自己赞同的,怎么能马上食言呢?

    一旁的奈何天说话了:“城主大人,你也别不信,在我们火树族还真的有这么一个风俗习惯,城主大人如果不相信的话,可以到我们火树族实地考察一下。”

    奈何天一脸憨厚,一看就是个老实人,他自然不会说谎,看来火树族真的有这么一个奇葩的风俗习惯。退一万步说,就算是他说谎了,我也不可能去实地考察呀,那样岂不是要羊入虎口?

    于是我连忙说道:“公子说笑了,你的话我自然是相信的,实地考察就不用了。我们城主府还有事情要做,我就先走一步了。”

    此时不走,更待何时?只有傻子才会继续待在这里呢,那位不夜天姑娘明摆着对我虎视眈眈呢?

    我不由分说,拉着张顺就走,走了几步之后,这一次身后并没有传来那一句熟悉的“请留步”,我不由自主地暗暗舒了一口气,看来不夜天再怎么说,也是火树族的圣女,还是有些底线的。

    可是我只觉得眼前一花,只见那个婀娜多姿的身影,已经拦在了我的面前:“张先生可以走,但是城主大人还是和我一起回火树族总部比较好。”

    还真的是怕什么来什么,我暗暗叫苦不迭,但是表面上却在装傻充愣:“不夜天姑娘,这是为何呢?难道我欠你的钱没还吗?”

    “城主大人一出手就是成堆的蒜条金,怎么会欠我的钱呢?”不夜天笑得有些风情万种:“不过,城主大人应该知道,我已经看上你了,想让你做我的男人,所以,你还是跟我回去完婚比较好。”

    来了!我最最担心的事情终于来了!这种事情当然不能轻易就范了,要不我堂堂城主的颜面何存。还有,火树族并不是两眼一抹黑,他们的情报工作还是做的不错的,连我在小吃街亮出蒜条金的事情都知道了。

    我想来想去,也只能是继续装傻充愣了:“姑娘,你大概是贵人多忘事,我记得我刚刚已经说了,男女之间讲究的是两厢情愿。”

    “城主大人的话我怎么敢忘了呢?”不夜天又是嫣然一笑:“不过,我记得城主大人还说了,要尊重我们火树族的风俗习惯,那么现在我就用我们的风俗习惯来抢你回去,不知道城主大人意下如何呢?”

    “这……”我有些张口结舌了,但我毕竟是见过大世面的,反应很快,马上又说道:“是的,我是说过要尊重你们的风俗习惯,但是姑娘说的既然是抢亲,那就要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

    “不错,想抢你走,自然得先打赢你,否则的话你也不会乖乖听话。”不夜天看来已经是成竹在胸。

    “好,只要你能够答应我,我就娶你为妻!”不管怎么样,我对自己的实力还是比较自信的。尽管听说火树族的火树银花很厉害,但是我也并不弱呀。再加上我能够使出简单的泡泡,所以对她的火树银花也并不是如何惧怕。再者说,不夜天的目的是要和我成亲,如果真把我烧坏了,她和谁成亲去。这么多的理由加起来,让我不能不绝对自信。

    “好,那咱们就一言为定了!我如果输了的话,我们火树族今后唯你马首是瞻!”

    不夜天看上去还挺爽快,而且几乎把身家性命都压上了。

    张顺又凑到了我耳旁,低声说道:“城主大人,说一句心里话,这个局面是我非常乐意看到的。因为无论输赢,你这一波都不算亏呀!输了的话,你就是火树族族长的乘龙快婿,赢了的话,也能把火树族人收为己用,何乐而不为呢?更难得的是,不夜天也不是那种下不去嘴的女人,如果换做是我,只怕我早就屁颠屁颠地跟着他走了。”

    我就不明白了,这厮到底是那一波的?我没好气的说道:“可惜的是,你并不是我。所以我才是城主,拍板的人始终是我,而你只能做城主府的首席幕僚,为我出谋划策。”

    话一出口,我就想自己这话是不是说的有些重了,万一张顺接受不了,拂袖而去的话,那我岂不是要成为黑石城的笑柄了。但是张顺并没有生气:“城主大人,我知道你心情不好,所以这一次我原谅你了。反正我如今很轻松,因为你无论是输是赢,对我来说,似乎都是一样的。不对,不一样,你如果赢了的话,我还能去火树族喝一杯喜酒呢?”

    “一边去!”我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觉得不能再和他扯下去了,越扯我必赢的自信心就越受打击。

    我直接走向了不夜天:“早就听说火树族圣女非常了得,所以领教一下也是好的。不过我们只是切磋而已,点到为止,毕竟伤了谁面子上都不好看。”

    不夜天笑了:“城主大人,只管放心。我如果伤了你的话,又怎么和你成亲呢?所以说,待会儿你只管尽情发挥,不必有什么心理负担。而我不会用火树银花那种杀伤力强的功法的。”

    不夜天的潜台词很明显,那就是我伤不了她,而她分分钟就能把我拿下,是谁给她的勇气,竟然敢如此藐视我?

    我这辈子最不喜欢的就是别人藐视我,而且这个人还是一个女流之辈。不说别的,当初就算是东海公主敖当当,在我的面前也不敢如此放肆!

    所以我笑了,是那种气急败坏的笑:“既然如此,姑娘你就请出招吧。”

    我话音刚落,耳边就传来了张顺的小声嘀咕:“城主大人,你的心态有些不对头呀,不是我咒你,你这样的心态,只怕是还没交手,你就已经输了一半了。”

    我这个人是能够听进去别人意见的人,虽然说张顺的话有些不好听,但是我知道他说的是实情。于是,我一连做了好几个深呼吸,努力使自己平静下来之后,才对着不夜天拱了拱手:“姑娘,请赐教!”

    “有错就改,李明,你果然很了不起。如果你不是碰到我的话,还真不一定会输呢?”

    不夜天咯咯一笑,然后突然消失了:“城主大人,我想先试一试你的眼力,看你能否在短时间内找到我。”

    “恭敬不如从命!”这一次我没有动怒,因为面子使自己挣的,不是别人给的。要想让别人不轻视你,你就得拿出实力来。

    这一次,看我们是在玩真格的,所以张顺和奈何天已经乖乖躲在一边去了。而不夜天说她就在方圆十米之内,她既然有这份胆识,那就足以说明一个问题,那就是她的隐藏功夫非常强大。

    我几乎是屏住了呼吸,然后调动起了所有的感官,我坚信,只要不夜天身上有灵力波动,那么无论她藏在什么地方,都不会瞒的过我的耳目。

    然而,理想一直很丰满,现实往往很骨感。因为这一会儿功夫,我已经将方圆十米之内扫了好几遍,可是根本没有发现不夜天的踪影。难道她会上天入地不成?

章节目录

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南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征并收藏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