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竟,我离开外城的时间已经不短了,我实在是担心敖杰会有什么大动作,如果我和张顺都不在的话,只怕是仅凭胡薄荷和丑猫大哥等人,难以抵挡敖杰潮水一般的攻势。因此上,我必须要速战速决。

    于是,我从纳戒中拿出了碧玉虎弩,搭上了一枝伤心小箭,闪电般射向了不夜天。

    “卑鄙无耻!”不夜天脸色一变,她知道厉害,急忙收剑去挡。

    要知道碧玉虎弩和伤心小箭是虎族的宝贝,威力相当惊人,再加上我练了寅将军的锐金真气之后,灵力更上一层楼,此时射出的伤心小箭,和当初在青丘之时,自不可同日而语。严格评价起来,这一箭之威力,更在我的无形之刀之上,不夜天虽然挡住了,但是整个身子却是倒飞出了一丈开外。

    机不可失时不再来,我回头看了一眼张顺:“张先生,你是不是好戏还没看够,舍不得离开呀?”

    张顺干笑两声:“城主大人说哪里话来?你说走咱就走。只是我觉得火树族这么雄厚的实力,如果不能为我所用的话,实在是有些暴珍天物呀!”

    “此事以后再说,我自有分寸。”我冷哼一声,然后瞪了张顺一眼:“还不走?”

    张顺没法子了,只得抬腿往林子外走去,这厮不知道和谁一伙的,临走时还对不夜天卖好:“不夜天姑娘,对不住了,其实我是赞成你和城主大人的婚事的,只是他此事昏了头而已,我回去之后,会好好劝他的,你只管把心放进肚子里吧。”

    “我不要以后,我要的是现在,你们两个,谁都走不了。”不夜天又是一声大喝,飞身朝我扑了过来,可是我早有防备,随手又是一箭,这一下,她距离我更远了,已经超过了三丈多远了。

    不夜天对着奈何天恨声道:“哥哥,你就在一旁看热闹,不知道帮忙吗?”

    奈何天装出一副无辜的样子,说道:“妹妹,你真的是冤枉我了,你应该知道咱们火树族的规矩的,凡是适龄女子外出抢亲,任何人不得出手相助,否则的话,该项婚约取消。我现在如果出手帮忙的话,那不是帮你,而是害你呀。俗话说得好,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就算是这一次不能够如愿以偿,以后机会多的是,毕竟李明是黑石城的新任城主,跑不了的。可是如果我这一次出手帮了你的话,那么你和李明这一辈子就命中注定要有缘无分了。”

    呵呵,我没有想到奈何天的口才这样好,而且一席话说的不夜天哑口无言了。这个人真有意思,一边劝着自己的妹妹,一边在背后打着手势,让我和张顺赶紧走。

    我呢自然不能辜负了他的好意,拉着张顺就脚底抹油,开溜了。不夜天虽然气的直跺脚,但是她忌惮我的伤心小箭,却是并不敢追出来,只是在我身后不住的咆哮:“李明,咱们的事情没完!你躲得了初一,躲不过十五,惹了本姑娘,小心我一把火烧了你的城主府。”

    她的这些话我并没有放在心上,就算是她今后真的来烧我的城主府,那也是以后的事情了。况且,有胡薄荷在,她还真不一定烧的起来,毕竟胡薄荷对付像她这种女人,是很有一套的,一上来姐姐妹妹一喊,然后再灌上一顿迷魂汤,就能把她打发走了。胡美丽聪明吧,柴娟当时也是何等的蛮横,但是一碰见胡薄荷,百炼钢全都化作绕指柔了。

    不说不夜天在野猪林里如何叫嚣,却说我和张顺出了野猪林之后,张顺就嬉皮笑脸的说道:“城主大人威武,没想到连火树族的圣女,都在你手里吃了瘪。只是我觉得有些可惜,万一不夜天恼羞成怒,联合其他势力攻打我们城主府的话,后果就不堪设想了。”

    我笑了:“张先生,你的计谋自然是高明的,但是你没谈过恋爱,不懂的女人的心理。在我看来,不夜天吃了这一次亏之后,是会恼羞成怒不假,但是她并不会因爱生恨,联合别人来打击我。因为那样的话,不管她最后能否得逞,我都不会原谅她了。所以,她要做的只是想法设法,继续让我就范而已。”

    张顺吧唧了一下嘴,不得不翘起了大拇指:“城主大人料事如神,张某不如也!”

    我摇了摇头:“其实,我并没有你说的那么神奇,别的不说,只是在料事如神这四个字上,我就不如你。只是你不懂的女人心而已。”

    张顺被我一席话说的心服口服,不住的点头道:“城主大人言之有理,张某受教了。”

    我白了他一眼,然后说道:“看上去那位不夜天对你的印象不错,你们两个更是没有撕破脸,所以我那几支伤心小箭就有你取回来了。”

    张顺面有难色:“城主大人,这件事情好像不好办哟,我以为,还是你自己出面比较好。”

    我哼了一声:“少和我耍什么心眼,我知道你的想法,但是你要明白,我才是城主,当我们两个的意见发生冲突的时候,最后拍板定案的人自然是我。所以,那几支伤心小箭,你必须在短时间内给我拿回来!”

    张顺还要再说,却被我打断了:“张先生,我不是在和你讨价还价,而是命令,你必须无条件执行。”

    俗话说,官大一级压死人,如此一来,张顺彻底没辙了,只得答应我了。

    我理解张顺的想法,可是他们这些狗头军师考虑只是成败,却从来没有考虑一下我个人的感受。当然,这也许和张顺还没有谈过恋爱有关,如果假以时日,他真的会和柴丽走在一起的话,那么他就会理解我今日的心情了。

    毕竟在这个世界上,很多人为了这样那样的理由,牺牲了很多,舍弃了很多。但是我和那些政客不同,我绝对不会为了自己的利益,去牺牲人生中那些不可替代的东西。比如说,尊严,爱情,亲情,甚至是友情。

    我和张顺离开了野猪林,走在林间小道中,这个时候已经是中午了,火辣辣的太阳光透过树叶照耀在身上,却并不感觉到热。这并不奇怪,因为刚刚我经历过火树银花的炙烤,这些太阳光又算得了什么呢?而张顺就不同了,满脸都是汗水。毕竟我归心似箭,我们这一次走的太快了。

    我看着他的模样,心里有些不忍,刚想招呼他歇歇脚再走不迟。忽然心里产生了一丝警觉:“这里有埋伏!”

    而且这一次的埋伏与刚刚在野猪林不同,毕竟再怎么说,不夜天应该从来没有置我于死地的想法,但是这里的埋伏,让人感觉的一阵杀气,一阵不寒而栗的杀气。

    我的身体顿时绷紧了,然后悄悄的对张顺使了一个眼色过去,张顺那可是有七窍玲珑心的人物,当时就明白过来了。

    可是我用感官扫视了方圆三十米之内,却没有发现敌人到底隐藏在什么地方。这真的是邪了门啦,真的想不到,我当初百试百灵的东西,竟然在黑石城接连吃瘪。

    我上一次走了狗屎运,闻到了不夜天身上的香气,从而才能找到她的下落,但是这一次就不同了,谁知道来人是男是女,身上带没带香味呢?

    我的眉头皱了皱,明明知道有敌人暗杀你,却不知道这个人到底在什么地方,人世间最可怕的事情莫过于此了。

    而且我有一种预感,那就是敌人非常可怕,说不定还带着威力不亚于伤心小箭的东西,不得不防啊!

    那一瞬间,我甚至有了逃避的想法,大不了施展乘风身法离开这里就是了。但是我带着张顺,乘风身法根本施展不开。就算是要施展山寨版泡泡,也保护不了我和张顺两个人呐?

    后来,我就抱着死马当作活马医的心态,再一次吸了吸鼻子,万一这一次的杀手真的是女人呢?

    怪事发生了,我根本没有嗅到什么香味,反而闻到了一股臭味,非常难闻的一股臭味。

    人们常说,这个世界上有三大臭味,一是口臭,二是脚臭,三是狐臭,每一种臭都能够让人刻骨铭心,但是其中最离谱的就是狐臭了。严格说起来,把这种臭冠上狐臭的名号,绝对是对狐族的侮辱。

    其实,狐族内的每一个人,都是非常讲究卫生的。我认识那么多的狐族人,包括我老婆胡薄荷,小姨子胡如是,老丈人胡笳,还有师父胡一刀,红颜知己胡美丽等等,他们之中,没有一个人身上有难闻的狐臭味。

    话说回来,既然我没有狐臭,张顺也没有狐臭,那么也就是说,那个藏在暗处的杀手患有很严重的狐臭。呵呵,如此高明的藏身术,却让区区一个狐臭给毁了。这就是另类的千里之提,溃于蚁穴吧。

    真想不到,我再一次走了狗屎运!我悄悄吸了吸鼻子,很快就判断出了那个杀手的藏身之处。

章节目录

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南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征并收藏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