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悄悄的拿出了碧玉虎弩,再悄悄搭上了一支伤心小箭,然后再使劲吸了一下鼻子,约莫到了那股狐臭味的所在之地,然后一箭射了过去。

    箭如流星!伤心小箭和别的箭不同之处,就在于它很快,快得如同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如果是别的箭,如果你是高手的话,当你听到箭矢破空的声音之后,或是抵挡,或是躲避,甚至是空手接箭,总会有一款适合你。但是伤心小箭就不同了,当你听到破空之声的时候,那就表示着你距离死亡已经不远了。

    反正自从我得到碧玉虎弩和伤心小箭之后,还没有碰到过能空手接住伤心小箭的人,甚至包括东海公主敖当当在内。当然,作为天地之间凤毛麟角的神器,泡泡属于另类,就不计算在内了。

    然而,让我大跌眼球的事情发生了,那一支伤心小箭还没有命中目标,呼啸的破空之声就停止了,而让它停止的是一双手,一双白嫩嫩修长的手,按照常人的眼光来看,这只手只能用来绣花,做不了别的,可是现在呢,竟然把碧玉虎弩射出来的伤心小箭抓在了掌心,就像是抓着一根吃饭时的筷子那么简单,那么轻松。

    当然,更让我诧异的是,拥有这么一只好看之手的人,竟然还是一双臭脚,由此可见造物主是多么的神奇哟!

    就在我想着这个人到底长着何等尊容的时候,随着这一只手的逐渐抬高,一个人出现在我的面前。呵呵,竟然是一个女人,一个非常有姿色的女人。胡薄荷、柴娟以及鱼泡泡,都算是天姿国色了,可是这个女人并不比她们任何一个逊色。

    这样的一个女人竟然拥有一双臭脚,这让我想起了现实世界里的那个著名的臭脚女明星,就是最近传出婚变的那个。

    我干咳了两声,强笑道:“我好像并不认识姑娘哟,我们两个可以说是往日无怨,近日无仇,不知道为何要埋伏在这里伏击在下。在下皮糙肉厚,倒没什么,可是刀剑无眼,万一有个闪失,伤着了姑娘,别人会说我不懂的怜香惜玉的,那我岂不是砸了名头?”

    “早就听说李明有一张利嘴,能把死的说成活的,白的说成黑的,今日一见,果然是名不虚传!”

    那个姑娘看年纪也就是二十来岁,但是江湖经验相当丰富,这就是妖界不同于现实世界的地方了,因为这里任何一个人,都能够控制自己的容貌和年纪,所以说你并不能从外表看出来这个人的实际年龄。

    “过奖过奖,在下惶恐!”我知道用碧玉虎弩和伤心小箭已经给这个女人造不成任何威胁,就索性把弓箭收了起来。

    那个女人“咦”了一声:“你这个人蛮有意思的,大敌当前,你怎么把自己的弓箭收起来呢?”

    我笑了:“怎么说呢?要是说好听的话,我是在怜香惜玉,一看到姑娘天仙一般的容貌,所以就觉得你我之间不应该是敌对关系。”

    这个小马屁拍的太明目张胆了一些,就连一旁的张顺都几乎笑出声了,后来不得不用咳凑来掩饰一下自己。

    那个女人也笑了:“你这张小嘴,就会哄人开心,难怪火树族的圣女不夜天也没有留下你。说句实话,如果我不是受人之托的话,我真的不忍心对你出手了。”

    “俗话说得好,受人之托忠人之事,如果托你办事的人,真的值得你付出一切的话,那么为了姑娘的名声,我甘愿与你为敌,也不能让你为难。”

    听这姑娘话里话外的意思,我觉得她对我好像敌意大减,这个时候,如果我能够站在她的立场上考虑问题的话,那么她就可能放我一马。毕竟,这个姑娘的实力太强了,和她交手,我没有一点儿取胜的把握,所以我要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机会。

    “李明,你真的是好贴心哟!谁能够做你的女人,那真的是八辈子修来的福分。”那个女人说着,突然话锋一转道:“不过,我还想就刚才的问题,再问一下,如果你说难听的话,又是怎么样呢?”

    “难听的话?”我琢磨了一下,觉得这个时候决不能说假话,否则的话会让这个女人对我产生的好感,在一瞬间荡然无存。所以,就目前来看,还是实话实说比较稳妥一些。当然,说实话也有说实话的风险,万一这个姑娘不习惯听实话的话,那么后果不堪设想,好像就只有动手这一条路可走了。

    不过,做任何事情都不是谁都有百分之百把握的,严格说起来,都是在赌,只不过是赌输赌赢的几率在来回变动而已。

    所以,我打算说实话,不参杂任何水分的大实话:“说实话,我这个人喜欢说好听话,不喜欢说难听的话,但是面对姑娘,我觉得还是说实话比较好。就刚才那个问题而言,我之所以把弓箭收起来,是因为我知道用他们根本伤不了姑娘,而我除了这副弓箭之外,还有更厉害的东西。”

    “啪啪啪!”这不是那一对夫妻在做有益于增进感情的事,而是那个姑娘在鼓掌:“李明,我就喜欢你这样的实在人。其实,油嘴滑舌的人,不一定不实在,不一定就靠不住。”

    “知我者姑娘也!”我当时给人的感觉就是相见恨晚:“谁说不是呢,其实我这个人一向喜欢实话实说,只不过我习惯把实话粉饰一下,让它变得不那么难听而已。”

    看着那姑娘不住的点头,我趁热打铁道:“今日一见姑娘,大有相见恨晚的感觉,可是我们之间的信息好像有些不对称,比如说姑娘知道我的名字和身份,而我却对姑娘一无所知,这好像不怎么公平哟!”

    那姑娘虽然一直想矜持来着,但是却还是噗嗤一声笑了起来:“李明,真是个油嘴滑舌的家伙,和敖杰说的没什么两样,不过奇怪的是,我好像对你一点儿也讨厌不起来。算了,还是告诉你得了,我的名字叫敖冰冰,是西海龙王的女儿,而敖杰就是我的族兄。”

    我靠,难怪这么厉害,原来是西海公主敖冰冰。我瞬间倒吸了一口凉气,幸亏我没有当场与人家翻脸,要不现在肯定不怎么好过,因为从气势上看,这个敖冰冰可能会比敖当当更加可怕。

    不过人家说什么也是敖杰的亲戚,我只说几句好听话,就想让人家放过自己,几乎是不现实的,那么用什么办法才能全身而退呢?

    我寻思了良久,却是想不出太好的办法,忽然一阵风吹了过来,一股脚臭味扑面而来,我心里顿时有了主意。虽然敖冰冰是西海公主,但是看来对自己这个脚臭病毫无办法,如果我能治好她的脚臭的话,那么她应该不会和我为敌了。毕竟,龙族的人都有自己的尊严和傲骨。

    我想了想,连忙一把捂住了自己的鼻子:“姑娘要身材有身材,要容貌有容貌,可惜的是,这一股脚臭味实在是有些大煞风景。”

    我的这番话说的有些大胆,但我觉得敖冰冰不至于因为这句话对我当场翻脸。

    果然不出我的所料,只见敖冰冰脸色一变,面如寒霜一般,方圆十米之内的空气都好像窒息了一般,但是很快的,她却笑了起来:“李明,本来我有一些你是在拍我的马屁的疑虑,可是当你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我的疑虑完全消失了。因为就算是我的父王,也不敢在我面前提脚臭这两个字,而你却是坦然自若地说了出来。君子坦荡荡,说得应该就是你这样的人吧,和你一次,我那个族兄敖杰真的如土鸡瓦狗一般了。”

    “公主过奖了。”趁着敖冰冰心情好,我自然不会放过这个好机会,又来了一个以退为进:“公主,不过你既然是受人之托而来,那么就应该和我打上一架,否则的话,只怕无法回去交待。”

    “无法交待?”敖冰冰一声冷笑:“就敖杰平日里做的那些龌鹾事儿,这一次如果不是我母后欠他的人情,我才不会来助纣为虐呢?不管了,难得碰上你这样的一个实在人,我才不会和你动手呢?大不了我现在就回西海去。”

    这位西海公主看来是个爽快人儿,一句话没说完,转身就要走,我急忙叫住了她:“公主慢走,我有话要说。”

    敖冰冰面有难色道:“李明,其实我现在已经拿你当朋友看待了。但是你也不要得寸进尺哟,因为不对你出手已经是我能够做出的最大让步了,至于留下来帮你对付敖杰,我实在是不能答应,否则的话,我母后那一关我就过不去。”

    这个敖冰冰,真的是心直口快,想到什么就说什么,和她一比,我真觉得自己有者自惭形秽了。因为,我觉得自己之前那么忽悠这个一个涉世不深的小姑娘,是一件非常不道德的行为。

章节目录

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南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征并收藏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