敖冰冰并不知道我心里的愧疚,而是又笑了一下:“李明,我先走了啊,现在你与敖杰争斗,我留在这里,左右为难,所以只能是眼不见为净了。不过你放心好了,等你的对手换成其他人的时候,我一定会过来助你一臂之力的。毕竟你是我走出西海以来,交的第一个,也是唯一的一个朋友。”

    “公主,不,既然你拿我当朋友,那我就直接叫你冰冰吧。”我上前一步说道:“冰冰,其实我并没有让你为难,而是我身上有一颗天香丸,专职各种口臭、腋臭和脚臭之类的恶疾,所以想送给你。”

    我这句话倒不是在信口开河,而是确有此事。天香丸乃是青丘狐族独有的东西,这一代狐狸身上的臭味能够消除,就全是天香丸的功劳,只不过天香丸存世量极少,所以才不被世人所知。而我作为狐族族长的乘龙快婿,身上带着一颗天香丸也并不是什么大惊小怪的事情。

    “真的假的?”敖冰冰有些意外,我理解她的惊讶,因为就算是她再洒脱,毕竟也是一个妙龄女子,脚臭这件事情肯定困扰她许多年。

    但是敖冰冰就是敖冰冰,很快就笑了:“你李明怎么会对朋友说假话呢?我刚刚实在是太紧张了。”

    “人之常情而已。”我笑了笑,从纳戒里拿出一颗天香丸,轻轻放到了敖冰冰的掌心:“只要你把这颗天香丸吃下去,那么这一辈子就不会再有脚臭味了。”

    “好!我吃!”没有丝毫的犹豫,敖冰冰直接把天香丸放到了樱桃小嘴里,然后咽了下去。她没有说谢谢,看来她把真的把我当成了朋友,因为真正的朋友之间,是用不着说什么谢谢,那样岂不是太见外了。

    不愧是青丘狐族数百年来智慧的结晶,天香丸真的是见效很快,敖冰冰刚刚服下去,无论我怎么使劲吸鼻子,但是却再也闻不到那一股脚臭味了。

    “冰冰,你记着,下一次再见面的时候,不要再藏着掖着了,因为那时候我再也闻不到这股熟悉的脚臭味了。”我真的替她开心,因为像她这么漂亮的姑娘,是不该有脚臭味的,那样甚至比焚琴煮鹤还要让人难以接受。

    “李明,作为朋友,我真的不想打击你的自信心。但是说实话,你我有没有下一次的见面,真的很难说哟!”

    可是敖冰冰也没有急着离开,而是轻声说道:“敖杰是我们龙族有数的高手,你想在他面前全身而退,并没有那么容易。”

    我微微一笑道:“你放心的回去吧,我自己会小心的。”

    “在绝对的实力面前,小心有个屁用?”这个敖冰冰,竟然会爆粗口了,不过只有像她这样的女人,才会把粗口也爆的这般可爱。

    当然她的粗*的不但可爱,而且非常的有道理。特别是对于修行者来说,如果两个人实打实交起手来的话,如果你真的打不过对方的话,那么无论你多么的小心翼翼,都是没什么大用处的,最后该败还得败,该死还得死。并不是每个人都像敖冰冰这样,凭借着三寸不烂之舌,就能够化敌为友的。

    我默然了,但是没办法,我作为人类,在先天层面上,已经与敖杰差了十万八千里,毕竟普通人类的躯体和龙族是根本无法相提并论的。况且我通过后天的努力,已经将这个差距缩小了很多。只不过到目前为止,好像并不能完全抹平,最起码在敖冰冰眼里,是这样。

    也许我能凭借着山寨版泡泡自保,但那是我绝对不愿意去做的,因为我身旁还有很多人,我不能仅仅为了自保,而对他们不管不顾。

    当然,如果小雪愿意帮我的话,用狮子吼出来,未尝就没有一战之力。可是小雪只是狮灵而已,上一次用过狮子吼之后,她已经元气大伤,这么短的时间之内,我根本就不能保证她还能施展出来。

    看我没吭声,敖冰冰突然说道:“算了,作为朋友,我不帮你谁帮你?哪怕事后被父王和母后骂,甚至被禁足,但是他们总不能杀了我吧?本姑娘毕竟是他们唯一的女儿。”

    她说着,突然张开了樱桃小嘴,轻轻一吐,只见一把金光灿灿的小剑出现在了我的面前:“这是我们西海龙宫的宝贝,名叫尖尖,我修炼了十几年才有所成,称得上是无孔不入,无坚不摧,甚至能够破开我们龙族的护身金鳞甲,现在我就把它送给你了。有了它,就算是敖杰也要顾忌你三分。但是能否用它来伤了敖杰,就看你怎么使用了。”

    龙族的东西也真够奇怪的,东海龙宫的神器叫做泡泡,是防御神器,而这一件叫做尖尖,看来是进攻利器了。虽然还没有达到神器那种级别,但是只要能够破开敖杰的金鳞甲,那就是好东西了。

    虽然敖冰冰把这件东西说的这么珍贵,但是我并没有推辞,而是大大方方地收下了。毕竟这个东西是我需要的,我又何必装腔作势呢?况且,作为已经把我当成朋友的西海公主,敖冰冰送出来的东西,是绝对没有再收回去的可能的。

    看我痛痛快快的收下了,敖冰冰很是高兴,对我点了点头:“李明,我真的该走了,你千万小心,因为万年龟就在前边,他虽然不是龙族,但是防御性极强,你想过他那一关,好像并不容易。”

    我扬了扬手里的小剑尖尖,笑道:“以前也许不容易,但是现在有了尖尖之后,我觉得没有那么难了。”

    “我把这个给忘了。也许在我的下意识里,也只把敖杰当成了你的真正对手。”敖冰冰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身影一晃,顿时不见了踪影。

    我抬头望向了西方天空,好像看到了一条小白龙的影子,一闪而逝,便知道,这一次敖冰冰的确是走了。

    她悄悄的走了,正如她悄悄的来,甚至没来得及挥一挥衣袖,便带走了一朵龙形的云彩。如果不是手里还拿着携带着她体温的金色小剑,我真的会认为刚刚的一切,只是在做梦而已。

    诚然,敖冰冰是一个绝色大美女,但是这一次和以往不同,我和她之间绝对没有任何暧昧,而是那一种惺惺相惜的友谊关系。这种关系,特别是在异性之间,真的是难得可贵了,所以我一定要倍加珍惜。

    张顺表情非常复杂的看着我:“城主大人,说句实话,我本来并不看好你能够战胜敖杰的,而我之所以还要固执的跟着你,纯粹是想士为知己者死而已。但是现在,我改变了看法和想法。在黑石城,如果真有一个人能够战胜敖杰的话,那么这个人只能够是你。火树族不行,孤魂帮也不行,更不要说实力不那么雄厚的五族帮了。”

    张顺换了一口气,继续说道:“我之所以改变自己的看法,并不是你的实力有多么强大,多么滴不可战胜,因为我们都知道,你并没有到达那个境界。而是你的运气很好,不管走那条路,甚至是别人走过的路,也会踩到一脚狗屎。”

    “张先生,我可以理解为你这是在夸我吗?”我笑了笑:“拜托,就算是你要夸我,说句好听话会死呀!什么踩一脚狗屎,那多难听呀!”

    张顺一脸的纳闷:“城主大人,请恕在下才疏学浅,不知道踩一脚狗屎,还能用什么好听话来代替。

    “就你这样的,还是我城主府的首席幕僚呀?真的是还需要学习呀!”我装模作样地叹了口气,然后说道:“既然你这么虚心求教,那么我就教教你怎么说话吧。什么走到哪儿都会踩一脚狗屎,你可以这样说,说我人格魅力强大,无论走到哪里都有人喜欢,称得上是人见人爱,花见花开。”

    张顺就像不认识我似的,看了我好久,然后才微微摇了摇头说道:“城主大人,你饶了我呗,这么肉麻的话,你就是打死我,我也说不出来。”

    我们两个说笑着,不知不觉已经又往前走了三四里光景,只要再走一会儿,就能够看到黑石城的外城了。

    这个时候,突然不知道从哪里传来了一声奸笑:“李明李公子,记得你我上一次见面的时候,你还在青丘城大杀四方呢,没想到一年多没见,你如今竟然成了黑石城的城主了,还真的是世事无常呀!”

    这个声音我非常熟悉,说话的语气我更是熟悉,正是见人都有三分笑,却在笑里藏着刀的万年龟。

    当初在青丘城的时候,他还有意无意的帮着我,本来我还以为是自己的人格魅力,后来我才知道,他只不过是在利用我,打压水族其他的几股势力而已。

    我轻笑一声:“我当是谁呢,原来是龟前辈呀,听说你如今攀上了高枝,成为了东海龙婆的心腹,那么这一次来到我黑石城所为何事呢?”

章节目录

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南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征并收藏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