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话音未落,只听有人干咳了两声,然后说道:“李明,咱们明人不说暗话,你如今虽然是黑石城的城主,但是黑石城并不是你的,与其他的势力比起来,你反而是最弱的一方,因此我老龟自然是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话音声中,我的面前已经出现了一人,鬼头鬼脑的,面目可笑,一步山羊胡子,两只小眼精光四射,身后背着一个不大不小的龟壳,从龟壳上的纹路来看,星罗棋布,称呼他一声万年龟也不为过。

    我知道万年龟的秉性,此人狡猾多端,从来不会把话说死,但从他今天的语气来看,仿佛已经吃定了我,也就是说这附近并不是他一个人,也许龟军的精锐全都来了。

    来了就来了呗,反正迟早都要面对。再者说了,他们既然出现在这里,那就说明师父和飞狐军已经平安渡过黑水河了。

    我故意刺了他一句:“没想到龟前辈的做派越来越大了,想当初在青丘城的时候,我记得你可不是这样的呀!”

    万年龟脸皮真厚,呵呵一笑道:“李明,此一时彼一时也,谁让你不知好歹,竟然敢和敖杰作对呢?要知道他背后可是有东海龙婆支持,莫说你这个小小的黑石城城主了,就算是豺族族长柴长兴在此,只怕低头。所以,我奉劝你一句,和敖杰修好才是上上之策,然后让出该让出的利益,这样老夫可以看在往日的情面上,替你在敖杰面前美言几句,饶了你这条小命。”

    “多谢龟前辈的好意!”我笑了笑,“可惜我这个人纯粹是烂泥扶不上墙,所以你的好意我只能是心领了。况且就目前的局势来看,我和敖杰之间好像并没有缓和的余地。”

    “既然如此,那就别怪我心狠手辣了。”万年龟把手一挥,回头喝道:“来呀,儿郎们,送城主大人上路。”

    呼喝声中,周围的黑树林里突然出现了密密麻麻的龟军,每个人都是身背龟甲,手里各端着一架弓弩,弩上的箭簇冒着青芒,看来是淬了剧毒。

    万年龟冷笑道:“李明,我知道你的本事,可是你们只有两个人,就算是浑身是铁又能捻几根钉呢?”

    我脚下一晃,已经将张顺挡在了身后,看这种弓弩力道相当之强,应该是专破护身灵力的哪一种。就算是我乘风而起,也只会做了他们的活靶子。更何况,我的身后还有张顺呢,他如今是我的人,说什么也得护他周全。我思来想去,最妥当的法子就是用山寨版的泡泡了,只要先挡的住第一轮的箭矢,那么我就有反戈一击的机会。

    万年龟等了一会儿,看我并没有求饶的意思,猛地一咬牙,沉声喝道:“小的们,放箭!”

    他的话音未落,我就想施展出泡泡来,却听好大一股热浪从我背后袭来,我以为是不夜天搞什么突然袭击呢,却见那些龟军根本没来及放箭,就一个个被烧成了焦炭。

    “神鸦火筒!是飞狐军!”我回头一看,果然是飞狐军到了,为首之人身着一身麻衣,头上胡乱别了一根簪子,怀里抱着一把柴刀,正在对着我笑呢?正是我的恩师胡一刀。

    我还没有来得及和他打招呼,龟军已经溃不成军了。要知道龟军的防御乃是一等一的,可惜的是飞狐军的神鸦火筒是他们的克星,所以根本没有还手的余地。

    胡一刀冲着万年龟哈哈大笑道:“老龟,上天有好生之德,昨晚在黑水河畔,我并没有使出神鸦火筒,是在给你们龟军一个机会,因为你们并不是无恶不作的那种人。谁知道你没有丝毫的收敛,而且还变本加厉地对付起我的徒弟来了,我岂能饶你?”

    “胡一刀,这笔账我们龟军记下了!”万年龟的脸色变的铁青。

    胡一刀笑道:“好说好说,我和飞狐军这段时间就在黑石城,随时等着你们龟军前来讨债!”

    谁都知道,万年龟只不过在说几句场面话而已,飞狐军有神鸦火筒在手,就已经立于不败之地了,龟军如果胆敢再来的话,只能是全军覆没了。

    万年龟的脸色变了又变,忽地一挥手,从牙缝里迸出来一个字:“撤!”龟军来的快,走的也快,一瞬间就不见了踪影。

    望着胡一刀那关怀备至的眼神,我的心里顿时觉得暖乎乎的,急忙走上前去大礼参拜:“师父安好,昨天你还被堵在黑水河那边,现在怎么就到了这里来了呢?”

    胡一刀笑道:“老龟本来正在和我们对持,突然之间就撤军了,我预料着他准没什么好事,就带着飞狐军悄悄在后边跟着,果然发现他们在这里埋伏,我想着就是就是在伏击城主府的人,所以就和他来了一个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谁知道这只蝉原来是你小子。”

    我心有余悸的说道:“多亏师父你留了个心眼,否则的话,我和张先生今天就不会那么好过了。”

    我和师父谈了一阵,把张顺给他做了介绍,然后就和飞狐军一起,往城主府开进了。

    走到黑石街的时候,胡薄荷、丑猫、柴丽还有柴涛、柴岗等人就过来迎接了,一行人热热闹闹地回到了城主府,然后大摆筵席为胡一刀和张顺接风洗尘。

    这一下人员基本上到齐了,称得上是兵强马壮,敖杰虽然有东海龙婆做后盾,但是此一役先是伤了两头蛇,然后万年龟的龟军也是损失惨重,够他小子受得了,估计在东海龙宫的援军到来之前,不会有什么大动作了。

    酒过三巡,新上任的首席幕僚张顺就开始了他第一次的出谋划策,他建议今晚上夜袭龙鑫集团,打敖杰一个出其不意。他的提议得到了大伙的一致赞同,那我也就当即下令,让所有人手吃饱喝足了,好好睡上一觉,然后争取在天亮之前灭了龙鑫集团,只要拔掉了这颗钉子,就算是东海龙婆今后想报复我,只怕也是鞭长莫及了。

    命令下达之后,酒是不能多喝了,但是菜要放开肚皮吃。后来好吃的就全部上来了,而最后一道菜,就是黑石城最有名的水煮黑鱼了。

    黑鱼产在黑水河中,肉味异常鲜美,但是黑鱼生性凶恶,大的有两尺多长,嘴里有锋利的牙齿,力大无比,据说能够一口咬掉人的胳膊,而且这种黑鱼喜欢潜在河底,所以非常难以捕捉。随着人们的捕捞,黑鱼的存世量已经非常少了,可以说鱼价堪比黄金。

    我听柴涛说起过这种鱼的珍贵,怎么也没想到今日宴会的压轴大菜,竟然会是一条一米长的黑鱼,这个柴涛真是太给我惊喜了。

    可是当戴着高帽子的厨师把黑鱼盘放到桌子上的时候,我的心里不由得咯噔一下。因为这个厨师的力气太大了,要知道一条一米长的黑鱼,外加那些汤汤水水,还有那个大的出奇的盘子,叠加在一起的话,少说也有好几百斤重,可是这个厨师竟然举重若轻地把它放到了桌子上,而且桌子连响一下都没有,这个人对力气的拿捏简直就是炉火纯青,就算是伐桂小队里,那个以力气大著称的柴壮,也不能与其相提并论。

    没想到我这个城主府还是藏龙卧虎呀,这样的人,窝在厨房里真的是委屈他了,我打算等宴会过后,找这个人谈一谈,然后提拔他到明月军里先做个队长,等灭掉龙鑫集团之后,再另行重用。

    本来我是见贤欣喜,没想到当我看到那个偌大的鱼肚子的时候,不由得想起了鱼藏剑的故事,方面专诸就是把剑藏在鱼肚子里,然后再出其不意刺杀了吴王僚。而现在这个鱼肚子这么大,万一真的藏有一把剑的话,那么后果就不堪设想了。

    虽说在坐之人都是高手,但是人家是有心算无心,别说其他人了,就算是我,只要这个厨师是混进来的杀手的话,只怕也是在劫难逃。

    有了这个想法之后,我就留了个心眼,悄悄的把敖冰冰送给我的小剑尖尖藏在了掌心里,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嘛!

    “城主大人,你先请。你如果不先动一下鱼头的话,其他的就只有干看的份了。”

    那个厨师谈吐不凡,很有礼貌地说了一句,然后去拿盘子下面的抹布。没想到他拿到抹布之后,手却往鱼肚子里一掏,竟然真的拿出来一把长剑来,银光闪闪的,几乎亮瞎了人的眼睛。

    我靠,当初专诸刺王僚用的只是一把短剑,而这厮倒好,用了这么一把长剑,足有二尺七八,一看就知道是一把神兵利器。这厮银剑在手,气势顿时就不一样了。那样子哪里还是一个厨师,分明就是一个手上沾血无数的杀手。

    而且这厮的目标果然是我,根本没给我喘息的机会,刚把银剑从黑鱼肚子里抽出来,就对我劈面就是一剑。非常神奇的剑法,竟然把剑当做大刀来使用。

章节目录

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南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征并收藏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