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我刚刚不是一时有了好奇心,再加上知道专诸刺王僚的故事的话,只怕仅仅是这一击,就会将我劈成两半了。那样的话,我堂堂黑石城新任城主李明就要臭名远扬了。

    说时迟那时快,那把银剑快速疾风,瞬间已经劈到了我的眼前,我把胳膊一抬,如果不仔细看的话,会以为我是在用胳膊去挡这一剑。因此一时间,惊呼之声不绝于耳。因为在座的没有一个庸手,都是明眼人,一眼就看出来这把银剑的厉害,就算我灵力深厚,但毕竟是血肉之躯,一只胳膊是无论如何也挡不住这来势汹汹的一剑的。

    然而,我不但挡住了,而且胳膊还安然无恙,只听当的一声响,那人倒退了两步,不由得惊叫一声:“李明果然名不虚传,好深厚的灵力!”

    而那些刚刚还在惊呼的人们,此时此刻却齐刷刷的变成了惊讶,胡薄荷更是问出声来了:“老公,你什么时候练成金刚不坏之躯了?怎么把我瞒得死死的。”

    我笑了笑,刚要回答,我师父胡一刀已经说话了:“什么金刚不坏之躯?刚刚李明只不过是把一把短剑架在胳膊上罢了!”

    “哦!”众人恍然大悟,而柴丽却是一脸的崇拜:“城主大人,你是如何发现这个厨师的破绽的?否则的话,也不会提前把短剑架在胳膊上啦!”

    “其实,也没什么,我只是感觉的这个人有些不对头而已。毕竟像他这么大力气的人,绝不会做一个平平淡淡的厨师,而且这么大的黑鱼,岂能是一般的厨师能够捕捉到的?所以,为了以防万一,我就留了一个心眼。”

    我说着,把脸转向了那个厨师:“这位大哥,俗话说不打不相识,只要你能为我所用,那么今天的事情,我可以当做没有发生过。”

    厨师哈哈大笑起来:“李明,你以为你们这么多人,大爷我就插翅难逃了吗?你错了,就凭你们几个,还么就有办法留下我。”

    “哦?”我虽然并不怀疑这厮说的话,但还是出声问道:“大哥,你既然能走,还是趁早走了吧,否则就真的走不了啦!”

    那人傲气冲天地说道:“我乃奉命而来,还没有把你杀死,你让我回去如何交差?”

    那人说着,又轻轻叹了口气:“李明,如果还有的选择,我真的不愿意与你为敌,只可惜我真的没得选!”

    话音声中,这厮已经猱身而上,把掌中这把银剑舞开了,如同雪撒琼花,我整个人已经被剑气所包围。

    都是假象!哪怕我的眼前出现了千万把剑,但真正的银剑只有一把。当初在青丘的时候,我被虎一剑看中,但是时机不对,所以最终我并没有成为虎一剑的徒弟。不过刀剑已有相同之处,我打眼一看,已经发现了对方的破绽所在,所以只是用小剑尖尖轻轻一点,又是当的一声,那人已经后退了好几步。

    那人失声叹道:“李明,真有你的。好可怕的眼力,好锋利的短剑,比起我的银剑来,竟然不差分毫。”

    这一次,我少见的没有装逼,而是轻声说道:“惭愧惭愧,在下真的只是又一次走了狗屎运而已。”

    我这话可不是谦虚,如果不是敖冰冰把尖尖送给我的话,那么我就很可能已经折在对方的银剑之下了。

    可是我的实话实说,却让那人暴跳如雷,还没等我把话说完,又挥剑而上,只见他把银剑舞动起来,就像是一条银龙在围着我上下翻飞,人群里,张顺已经失声叫了起来:“城主大人,千万要小心,这是龙族的游龙剑法。”

    说句实话,我能够想到这个人是敖杰或者是东海龙婆直接派过来杀我的,但是我怎么也没想到,这个人竟然会使游龙剑法。这么长时间以来,我和龙族有些诸多恩怨,接触的多了,自然知道的事情就多了。要知道在龙族,游龙剑法是要比龙爪手更加牛逼的存在,除王族血脉者不传,难道这个人也是龙族里的王族吗?

    但不管这个人是不是王族,游龙剑法是要对付的。可能在外人看来,我已经非常凶险了,其实我的处境要比他们看到的更加凶险百倍。

    因为在对方剑气的逼迫之下,我根本没有还手的余地,甚至连龙爪手也无法施展。

    但是一想到龙爪手,急切之间,我突然想起了当初在青丘城,第一次和三头蛟交手的情况,当时的三头蛟就像现在这样,用疾风骤雨一般的招数进攻我,而我呢,见样学样,依葫芦画瓢,然后再用龙族的龙爪手打败了三头蛟,如今的情形虽然比起当初更加凶险,但是还是能够照方抓药的。

    依葫芦画瓢的功法,我很久没有使用了,也该让它们排上用场了。于是场中奇怪的事情发生了,虽然那位银剑先生前一招逼的我异常狼狈,但是只要等我缓过劲来,那么等待着对方的就是更加凌厉的攻击。

    那厮的银剑虽然锋利,但是我的小剑尖尖完全对的上,再加上我很快就能使出一模一样的游龙剑法,而且威力更加惊人,这样一来二去的,那厮就有些招架不住了。一边退一边叫道:“我明白了,一定是敖冰冰那丫头吃里扒外,不但把小剑尖尖送给了你,而且连我们龙族的不传之秘游龙剑法也教给你了。”

    虽然这厮只是猜对了一半,但是我已经收起了爱才之心,打算完了他的小命算了,毕竟如果让他回去的话,只怕会对敖冰冰不利。她已经帮我够多的了,我可不能再给他添麻烦。

    有了这个心思之后,已经把对方所有剑招都学会的我攻势更加迅猛了,而小剑尖尖在我手里,金光四射,完全发挥出了自身的威力,就像是一条金龙在和银龙肉搏。

    别看只是一把小剑,带来的威胁却比那把银剑更大,剑尖就像是蛇信,成百上千条蛇一起在吐信,更像是在金蛇狂舞,而且越战斗下去,我灵力深厚的优点更加发挥出来了,小剑上的剑芒竟然有半尺多长,而且不停的发出嗡嗡之声,这完全抵消了银剑在长度上面的优势,而且对那厮进行了反压。

    只听叮叮当当之声不绝于耳,两剑相交,那人不住的后退,而且手上的银剑不住的在哀鸣,等我的一波攻势结束的时候,只见他的银剑上面星星点点,显然是受到了重创。

    而比剑更加狼狈不堪的是当初那个气定神闲,不可一世的家伙,只见他头顶上的高帽子早就不翼而飞了,而且身上全是密密麻麻的口子,也不知道他到底中了多少剑,反正身上都是那种很细很细的那种口子,鲜血不停往外面渗,这些都不是什么大伤,最严重的是他腰腹之间有两道伤口,至少有七八厘米深,那绝对是被剑芒斩断的血肉。

    我摇了摇头:“你有这一身修为非常不容易,我也不忍心就这样把你抹杀了。虽然我不知道你到底是什么身份?但是应该是龙族有身份的人。正所谓冤家宜解不宜结,只要你答应回去之后,不去找敖冰冰的麻烦,那么我可以放你一马。”

    那人笑了:“笑话,我们龙族的人,什么时候混到靠接受别人的条件,来求生了?李明,我死不打紧,但是敖冰冰吃里扒外,必须要受到应有的惩罚,这件事情,我已经用自己的魂魄通知了敖杰,所以你想捂也捂不住了,这一次,就连西海龙王也保不住她了,她必须死!因为如果不是她把小剑尖尖给了你,就凭你用什么来破开我的护身金鳞甲?”

    那人已经站不稳当了,但仍然不曾弱了气势,这就是龙族的傲骨。这样的人是我这辈子最佩服的,我轻声说道:“我不想杀你,你自己了断吧。”

    那人没有做声,过了好久好久,才说了一声:“好,多谢你给我机会,不过却是杀你的机会!”

    话音声中,只见银光闪闪,剑气纵横,那人如同一条银龙一般飞了起来,只见他双手握剑,居高临下,对着我劈斩而下,这一剑绝对是他最后的辉煌,没有任何的花招,却比他之前没受伤之时,使出来的剑招还要厉害,因为这一剑几乎蕴含着他全身的力量。难怪这厮刚刚半晌没有吭声,原来是在积攒灵力。

    “老公,小心!”远处传来了胡薄荷的惊叫声。

    这根本就不是小心就能够解决掉的事情,因为这一剑太疯狂了,似乎大厅里的空气都要被他一剑斩开了。

    没有丝毫的犹豫,我已经做出了正确的选择。说起来是选择,其实也没得选,因为能挡的住这石破天惊一剑的,只有神器泡泡,或者是它的山寨版。

    霎那之间,奇怪的事情发生了,只见一个晶莹剔透的泡泡把我严严实实的包裹起来,而那人的一剑斩在山寨版泡泡上,并没有什么卵用。

章节目录

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南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征并收藏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