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人叹为观止的是,那人势在必得的一剑,不但没有伤到我一根汗毛,而且他本人却被泡泡的反震之力,弹出了一丈开外,然后重重地撞在了南墙上,七窍流血,眼见是不能活了。

    那人苦笑道:“李明,你有小剑尖尖,又有神器泡泡相助,这一次我输的不冤。但是你要记住,敖杰会替我报仇雪恨的。你就算是有这一切,也远远不是他的对手,因为你不知道他到底有多么恐怖!”

    “他就是再恐怖,那又怎么样呢?等他碰到我的时候再说吧。不过我要提醒你一点的是,我遇到的恐怖的人多了,但是我现在依然连一根毛都没掉。为什么呢?因为我的运气好,一言不合就走狗屎运,谁又能把我怎么样呢?”

    我使劲挖苦了那个人一番,然后小剑尖尖一闪,已经划破了他的喉咙。既然这个人铁了心和我作对,那么我又何必对他心慈手软呢?我相信,如果我落到他的手里,那么他杀我的时候,照样眼睛都不会眨一眨的。

    这件事情也给了我一次教训,如果不是刚刚我的心软了一下,那么这个人根本就没有最后一击的机会,多亏我有山寨版泡泡护身,否则的话,只怕如今躺地上流血的人是我而不是他了。为了我爱的人和爱我的人,我发誓吸取教训,今后再也不会给我的敌人任何机会了。

    本来是热热闹闹的一场接风洗尘宴,最后却差一点儿就要办成丧礼,大厅里我们每个人的脸色都不好看。

    柴丽首先过来请罪:“城主大人,这件事情怪我,是我盘查不细心,以致让敌人有了可趁之机。”

    我没说话,但是脸色非常不好看。这件事情怎么说呢,严格说起来,柴丽作为明月军的大统领兼城主府的大总管,是负有领导责任的。当然这里面也有客观理由,比如说她刚刚上任,对一切事务还不熟悉,还有这个人是个一等一的高手,实力甚至不在大厅内所有人之下,包括我这个城主在内,这一次如果不是敖冰冰送了我一把小剑尖尖的话,那么后果就很严重了。不过话说回来,既然我都差一点儿着了人家的道,柴丽和她的手下又能如何呢?

    不过作为当家人,必须要赏罚分明,柴丽虽然有值得原谅的地方,但是如果不进行处罚的话,我这个城主大人的威信何在?公是公,私是私,不单单是对我,这也是对城主府所有跟着我混的人负责。

    我深深吸了一口气道:“柴丽,一个人的精力毕竟有限,你身兼多职,肯定不能面面俱到,不如卸了明月军大统领之职,专门在城主府做大总管好了。”

    我这样做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柴丽毕竟是个女人,虽然彪悍,但是瓦罐不离井边破,将军难免阵上亡,与其让她在外边打打杀杀,还不如待在城主府里掌管一些具体事务,要更加合适一些呢?再者说了,张顺对她有了那种意思,他们一个是城主府首席幕僚,另一个是专职的城主府大总管,每天不多见几面都不行,我这样做也是给他们创造条件,至于张顺能不能抓得住,就看他撩妹的技能如何了。

    作为一个当家人,并不是做甩手掌柜那么简单,什么事情都要考虑周全。

    可是我没想到柴丽竟然不答应:“城主大人,属下当然要对这件事情负责。不过如果让属下选的话,我还是保留明月军的大统领为好,至于城主府大总管,还是让张顺张先生兼任比较好。毕竟首席幕僚兼任大总管,有利于城主府的直线管理。”

    人家虽然是女人,但并不是在胡搅蛮缠,而且说的话句句在理,这让我有些犯难了,琢磨着是继续开导她呢,还是拿出城主大人的名头来压她呢?

    这个时候,作为城主夫人,胡薄荷说话了:“城主大人,我看柴丽说的话蛮有道理的。你也甭小看了我们女人,你们男人能做到的事情,我们女人做的同样不差分毫。就让柴丽做明月军大统领又怎么啦?当初我在青丘做飞狐军大统领的时候,不是照样做得风生水起吗?”

    我根本没有想到胡薄荷会站出来支持柴丽,要知道前两天她还在吃人家的飞醋呢?女人,真的是挺难琢磨的。

    我虽然是城主,但是城主夫人的面子不能不给,也于是也就借坡下驴了:“夫人所言极是,正所谓巾帼不让须眉,柴丽自然是女中豪杰,明月军大统领的位置蛮适合她的。那好,城主府大总管的职位就让张先生兼着了。”

    这样一来,柴丽自然没有丝毫的怨言了,只是用感激的眼神望着胡薄荷。我回过神来,忽然明白胡薄荷为什么要支持柴丽了。要知道,城主府现在的状况并不好,所以说内部的团结是非常重要的,而胡薄荷和柴丽当初由于我的关系,虽然嘴上没说,但是两个人的心里多多少少还是有些疙瘩的,而聪明的胡薄荷借着这件事情,将这个矛盾悄无声息的化解了,果然不愧是我李某人的贤内助呀。

    一段小插曲过后,我们又商议起了攻打龙鑫集团的事情。柴丽二话不说,要求作先锋打头阵。而胡薄荷也自告奋勇,说要带着飞狐军助阵。

    说句心里话,我并不想让她们两个以身犯险哦,可是又不能薄了两位大美女的面子,只能答应了。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我又让张顺和我师父胡一刀亲自到先锋营坐镇,有他们一文一武在,依然可以保证这两员女将安全无虞。再者说,柴丽的实力并不弱,而胡薄荷犹在她之上,还有精锐的飞狐军和明月军助阵,就算是龙鑫集团倾巢而出,短时间内也休想吃掉她们。

    胡薄荷等人走后,我又做了安排,我带领伐桂小队做第二波攻击,而丑猫则带着剩下的人马殿后,至于柴涛,就统领着情报司传递消息就行了。毕竟,黑石城的其他几股势力也要时刻盯着,免得他们有所异动,到时候打我们一个措手不及,那就糟透了。

    不过我心里清楚,说是夜袭,其实就是双方摆开了进行决战,因为那位使用银剑的家伙,并没有全身而退,敖杰当然会有所警觉。

    我把事情安排一下之后,就带着伐桂小队赶了上去。走到黑水街的时候,已经听到了震耳欲聋的喊杀声,据情报司的人说,龙鑫集团一触即溃,我们的人已经顺利攻入了龙鑫大街,距离龙鑫集团的大门只有只有咫尺之遥。而对方的高手,比如敖杰和万年龟,都没有现身。

    事情进展的未免太顺利了,虽然飞狐军和明月军骁勇善战,但是这样的龙鑫集团也未免太不经打了,这其中肯定有诈,不过有张顺和师父在,我倒是并不担心他们会中了对方的埋伏。

    敖杰和万年龟到底要干什么?是想把我们引进龙鑫集团总部,进行最后的决战?还是觉得大势已去,撇下黑石城的基业,已经三十六计走为上了?

    我琢磨了良久,觉得这两个可能性都不大,反而在空气里嗅到了一丝阴谋的味道。可是那阴谋到底是什么呢?要想公道,打个颠倒,如果我是敖杰,面对这样的局势,我会怎么做呢?

    就在我沉思不语的时候,忽然柴岗走上前来,施了一礼:“城主大人,张先生派人传话,让您坐镇城主府,不可轻举妄动。前方的事情,他们足以应付。”

    “坐镇城主府?”我瞳孔忽然猛地一缩,会不会是中了敖杰的调虎离山之计呢?因为现在的城主府精英尽出,如果敖杰带着人乘虚而入,一举拿下城主府的话,那我这个黑石城城主的脸面就丢尽了,毕竟这可是我在黑石城的第一番大战,一上来就被人端了老巢的话,那会被人当做笑柄的。

    我看了柴岗一眼:“柴佐领,你马上带着伐桂小队回去,固守城主府。”

    柴岗一愣神:“城主大人,你不和我们一起回去吗?”

    “我要先行一步了。”话音声中,我已经腾空而起,乘着夜风,极速地飘向了城主府方向。

    我觉得在击溃龟军,以及杀了银剑先生之后,我的内心深处已经有过膨胀了,已经有些看不起敖杰了,觉得他不过如此而已,所以才做出了夜袭的决定。

    敖杰如果这样简单的话,又怎么会得到东海龙婆的器重,又怎么会在短时间内就在黑石城混得风生水起,压的柴涛和柴丽等人喘不过气来呢?

    果然不出我所料,我往前飘了不到两三里光景,城主府那边喊杀声已经响了起来。好在按照时间推算,丑猫大哥的殿后人马应该还没有出发,如果敖杰不亲自出手的话,他们怎么着也应该能顶一阵吧。

    可是局势发展到现在这样,敖杰讲究的是一击必中,又怎么可能不亲自出手呢?

章节目录

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南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征并收藏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