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许是故意的,也许是无意而为之,但我相信,前者的可能性要更大一些。毕竟人家可是敖杰身边的智囊人物。只见红鱼手一抖,酒水撒了出来,把她的胸前打湿了一片,霎那间,那挺拔的山峰看上去更加高耸入云了。

    人家到底是龙族的高手,敖杰的手里拿着酒杯照样可以不老实,如果换做是我,可做不到这些。红鱼嘤咛一声,欲拒还迎,这样就更加让人难以抑制了。大晚上的,让人看这种剧情。虽然是人在龙潭虎穴,但我也是一个正常男人,不由得咽了一口唾沫。

    但我更加明白,自己来这里是做什么的。于是我就很快收拾了一下自己的旖旎心情,然后拿出了碧玉虎弩和伤心小箭,搭好了,瞄准了敖杰的胸口。但我并没有马上射出去,而是在等待着最佳时机。毕竟面对着敖杰这样的高手,我能够得到这样的机会并不容易,务必要一击必中才行。

    更何况这样的机会是张顺和柴丽拿命拼出来的,我一定要加倍珍惜。

    敖杰和红鱼的动作愈演愈烈,我人在窗外都能感受到,那是一种翻天覆地的激情。

    突然敖杰翻了一个身,把胸口露了出来,刚好,那一小块地方是他防御最薄弱的地方,没有金鳞甲保护。机不可失时不再来,我当机立断,一摁蹦黄,伤心小箭呼啸着穿过窗户,射向了敖杰的胸口。

    这段时间以来,我的实力大有长进,我甚至已经能将自己的锐金真气注入到伤心小箭里面了。敖杰自然是一身的妖孽修为,但是在有心算无心的情况下,我对自己这一箭是势在必得。

    说时迟那时快,眼看着伤心小箭已经到达了敖杰的胸口,别说是他了,就算换做是当年的黄河水伯,甚至是东海龙王敖广,也得吃我这一箭。我不由自主地握紧了拳头。

    可让我万万没想到的是,就在千钧一发之际,敖杰动了。因为他的另一只手正好拦在红鱼的*上,这时候只需把红鱼往上一提,就有人做了他的挡箭牌。只听噗呲一声,伤心小箭深深没入了红鱼的后心,这么重的伤,别说是灵力一般般的红鱼了,就算是大罗神仙,也没救了。

    敖杰抱着红鱼站了起来,脸上的表情非常古怪:“伤心小箭?李明,没想到你竟然能越过我的九曲十八弯!人类就是这样,只会躲在暗处施放冷箭。你再不出来的话,我只会更加的看不起你。”

    “聒噪!我李某人行事,何须你来看得起?”我才不会傻乎乎地和敖杰正面交锋呢?那绝对是是在用自己的短处对战敌人的长处。躲在屋外多好呀,进可攻,退可守,多么占主动权呀!不过我觉得像敖杰这样的人,做的每一个动作,说的每一句话都不会无的放矢,所以我用言语反击的同时,已经从这个窗口跳到了另外一个窗口,照样能够观察到敖杰的一举一动。

    果然不出我的所料,敖杰判断出来我的具体位置之后,只是把手一挥,好家伙,一股劲风袭向了我刚才所站立的位置,上好的沉香木的窗户,当时就四分五裂了。

    虽然我早就想到了这些,但是看到这一幕的时候,还是禁不住有些惊讶,这个敖杰的实力也未免太恐怖了一些,比我想象中还要厉害。毕竟人家只是随随便便一挥手,就闹出了这么大的动静,仅仅凭借着这一点儿,便是我难以望其项背的。

    势在必得的一击失手了,接下来的较量我便失去了出其不意的优势,这对我也是一个考验。

    但是我也有自己的优势,那就是除了山寨版泡泡和狮灵以及碧玉虎弩、伤心小箭之外,我还有着置于死地而后生的勇气和决心。毕竟这一番战,我只能胜,不能败,而且还不能退,毕竟我如果走了,那么别说黑石城的基业了,只怕张顺和柴丽在劫难逃。他们两个为了我把自己置于九死一生的境地,我说什么也不能撇下他们独自逃走。

    敖杰言出如刀:“李明,你就是一个无胆鼠辈,既然到了我的摘星楼,竟然连面也不敢露,只会像耗子一样,躲在洞里不出来。”

    不管他怎么说,我就只当没听见而已,只是一声不吭地躲在那里,甚至连自己身上的灵力波动也掩盖起来了。因为我追求的不是什么面子,什么尊严,而是实打实的胜利。毕竟,在我的心里,张顺和柴丽的性命要比什么面子和尊严宝贵多了。

    这个时候,在敖杰怀里的红鱼突然哼了一声,我心里一惊,受了这么重的伤,这个女人竟然还没死,真的够顽强的。说句实话,我和红鱼之间并没有什么恩怨,如果不是必要的话,我也不想伤及无辜,刚刚那一箭只是敖杰卑鄙而已,竟然让自己的女人做了挡箭牌,反正这种事情打死我,我也做不出来。

    “红鱼,你怎么样?”敖杰脸上的关切看样子不是装出来的。

    “活不了啦!最后的回光返照而已。”红鱼惨然一笑:“敖杰,没想到你还会关心我?我以为我只是你保命的工具而已。”

    敖杰的表情看上去很痛苦:“红鱼,说一句心里话,我是真的喜欢你的。我本来还打算拿下黑石城之后,就和你成亲来着,让你做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城主夫人,可恨的是李明这小子,暗箭伤人。”

    我心里非常看不起敖杰。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而有负女人的事情在我心里是绝对不可原谅的。这小子,到了这时候了,还在骗人,他如果真的喜欢红鱼的话,又怎么会拿她做挡箭牌呢?

    回光返照的红鱼和我想的一样:“敖杰,我都快要死了,你就不能说一句实话吗?你既然那么喜欢我,把我当成了你的女人,那么为什么还要拿我做挡箭牌呢?”

    霎那间,我也屏住了呼吸,我很想听听,敖杰这厮是如何回答的,是袒露心迹?还是继续欺骗下去?答案随之揭晓。

    “红鱼,我当然喜欢你,这是不容置疑的。但是,我更加喜欢我自己。刚才我实在是没办法了,才拿你的命换了我的命。”

    敖杰这一次的话说的很实在,毕竟在这个世界上,把自己的女人看的比自己还要重要的人,满打满算也没有几个,据我所知,张顺算一个,我师父胡一刀算一个,再加上我自己,仅此而已。

    红鱼笑了:“能做你第二喜欢的人,我这辈子也算是值了,毕竟我从来没有后悔跟着你。我要去了,你要好好活着。俗话说,人之将死其言也善,我不喜欢看到你,为了所谓的雄图霸业而丧失自我,听我一句劝,回到人类世界那条黄河里去吧,也许在那里你才能找到真正的快乐……”

    红鱼被伤心小箭穿了后心,本来早就应该死了,可能是她太喜欢敖杰了,或者心里实在是想要一个答案,所以放不下,才撑到了现在。

    “红鱼,其实我也不想拿你的命来换我的命,可是我不能死呀。我父亲不明不白的死了,一直到现在还没有沉冤昭雪,我真的是不能死呀!你以为我所谓的雄图霸业是为了什么,就是有了权利之后,我说的话才有分量,再加上黑石城和幽冥地府相近,我做了这里的城主之后,就算是阎王老子也得给我几分面子,这样才有可能到幽冥地府见到我父亲。希望你能够原谅我!不过你放心,只要我的事情一了,就会去陪你的。”我没想到,敖杰竟然哭了,眼泪流的满脸都是,而且是红色的眼泪,像鲜血一样的眼泪。

    这样的情形带给我前所未有的震撼,谁能想到敖杰原来是一个如此重情重义之人,如果能够选择的话,我真的不想和他为敌。如果时光倒流的话,我们两个说不定还能成为朋友,那么就算是为了帮他完成心愿,我就算把黑石城让给他又有何不可呢?

    可惜的是,自从我杀了那个银剑刺客,还有刚刚一箭射死红鱼之后,就没有这个可能了。我和敖杰就只能成为敌人,不共戴天的仇人。

    我是这样想的,敖杰也是这样想的,只听他仰天长啸道:“李明,你先是杀了我的兄弟银剑,现在又杀了我的女人,我和你不共戴天,我发誓一定要让你用自己的鲜血来偿还!”

    我就算再欣赏他的为人,可是如今我们两个毕竟是你死我活的敌对关系,那么该抓住的机会一定不要放过。趁着他神情有些激动,我又搭上了一支伤心小箭,嗖的一声射了出去。不过为了以防万一,在伤心小箭刚射出去的那一刻,我连忙又换了一个位置,反正摘星楼够大,四周几乎全是窗户。

    敖杰虽然有些失态,但是并没有完全丧失警惕,我的伤心小箭刚一近身,就被他一把抓在了掌心。

章节目录

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南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征并收藏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