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玉虎弩和伤心小箭是非常有灵性的武器,否则也不会成为堂堂虎族的宝贝。它的一个特别之处就是,射出去的箭并没有完全与射箭者脱离联系,而我就是用锐金真气控制箭矢的,这样能够加大它的杀伤力。

    所以我一看到敖杰轻而易举就抓住了伤心小箭,连忙用灵力波动来遥控它,就像施展无形之刀那样。

    霎那间,伤心小箭在敖杰掌心里旋转起来,就像电钻一样往前转动,我相信只要能够脱离他的手掌,那么至少也得在他身上留下一个记号才行。

    但是我还是低估了敖杰的实力,只见箭尾不住的抖动,嗡嗡叫个不停,但就是挣脱不了他白皙而修长一双手。

    这样僵持了几个呼吸的时间,我只觉得心跳加快,几乎快要喘不过气来了,急忙斩断了自己身上的锐金真气与伤心小箭的联系,才觉得有了一些如释重负的感觉。

    我已经有些心力交瘁,甚至体力都有些跟不上了,可是敖杰却还是坦然自若,我们之间的高下立判。然而还不仅于此,只见敖杰手腕一抖,伤心小箭就像长了眼睛似的,飞向了我的人中穴。虽然我射出那一支伤心小箭之后,已经快速挪了地方,但是这一支小箭就像是回家的孩子,还是准确无误的找到了我。更关键的是,它来势汹汹,虽然说力道比不上用碧玉虎弩射出去时候的样子,但是并不亚于强弩劲矢。

    我连忙拔出来柴刀,往面门前一竖,只听砰的一声,伤心小箭被格飞到了一边,而我的手腕也被震得隐隐做疼,想不到敖杰只是顺手一甩,力道竟然恐怖如斯。

    我平复了一下心情,刚要在换个方位。因为我算看出来了,我的实力和敖杰相差甚远,正面战斗必输无疑,所以只能够用游击战,射一箭换一个地方。

    这时,只听敖杰幽幽的声音传了过来:“李明,别费那么多事了,你今晚必死无疑!”

    这厮竟然这么嚣张?虽然你占尽了上风,但毕竟如今胜负未分,鹿死谁手还不一定呢?我刚要出口反击,却突然觉得这声音距离我好近,就像是在我跟前说的一样。不由自主地抬头一看,却见敖杰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我只觉得一阵接一阵的后怕,如果刚刚敖杰偷袭我的话,那么我已经死了,甚至连用山寨版泡泡的机会都没有。

    虽然夜色很黑,但是我脸上一阵青一阵白的神色,并没有瞒过敖杰的眼睛。他冷冷哼了一声:“其实你不用庆幸,因为我没有偷袭你的原因,是不想让你死的太痛快了。我的兄弟和女人都死在你的手里,是你让我重新成了孤独者,你知道我有多么恨你吗?所以我要你慢慢的死,我要把你身上的肉,一寸寸地割下来,甚至还要让你听到,我用刀刮你骨头的声音!”

    敖杰脸上带着笑,话音也非常温柔,但是就算是不听他说话的内容,我也能感觉出来他对我的恨。但是我并没有丝毫的恐惧,反而对他有了一丝怜悯。我们如今已经是你死我活的敌对关系了,而且这种仇恨是无论如何都化解不开的,其实我根本用不着解释什么,但是我还是鬼使神差的做出了解释:“对不起,敖杰。其实这句话我应该方面对红鱼说才对,你我之间的争斗,其实不应该牵涉到她。而我看的出来,她是个好女人。”

    敖杰的脸色变了,只见他握紧了拳头,冲着我咆哮道:“住口!我不许你提她!”

    这个样子的敖杰随时都有暴走的可能,但是我无所畏惧,继续不管不顾地说道:“至于银剑,他该死。他去刺杀我,失手被杀没什么好抱怨的。”

    “是吗?”敖杰狞笑道:“那你现在来刺杀我,被我杀了是不是也毫无怨言呢?”

    我点了点头道:“正是。那是我技不如人。在这个世界,菜就是原罪。自己菜的话,那么最应该怪的人就是自己,怨不了别人。”

    “像你这样的人,我其实比较欣赏的。也许我们本应该成为朋友吧。可惜的是造化弄人,你我之间只能够成为仇敌。”敖杰轻轻叹了口气:“那好,看在你这么坦诚的份上,我就打发你上路吧,也算是给你一个痛快。”

    “按照你的意思,我是不是还得感谢你给我一个痛快呢。”我笑了:“敖杰,我承认灵力比不上你,但是两个人对阵,除了灵力高低之外,决定胜负的因素还有很多。也许正面较量,我不是你的对手,但是你想杀我,却也并不容易。”

    敖杰也笑了:“李明,我知道你依仗的是什么?是那个乘风身法吗?我觉得你不是天真就是傻,你觉得我堂堂一个龙族,论起来腾云驾雾乘风的本事,会弱于你这个人类吗?”

    我也没有想到,我和敖杰面对面的时候,不是噼里啪啦分个高低上下,反而在这里动起嘴来了。我知道,我们两个都不是君子,所以并没有什么君子动口不动手的道德上的压力。

    我撇了撇嘴:“敖杰就是敖杰,竟然连我会乘风身法的消息也打听出来了,看来你们龙鑫集团的情报工作做的不错。不过,这么好的情报工作,不会连我身上的另一种法宝也不知道吧?”

    “另一种法宝?”敖杰不屑一顾道:“你说的是碧玉虎弩和伤心小箭吧,刚才你已经试过好几次了,那玩意对我没用。”

    我笑着说道:“有用没用咱们暂且不提,可是在我身上,法宝好像不少哟!”

    敖杰一愣:“你还有别的法宝?”

    “呵呵,虽然咱祖上没怎么阔过,但是架不住运气好呀!”我慢悠悠地说道:“你见多识广,又是出身龙族,想必听说过东海龙宫的神器泡泡吧?”

    敖杰虽然城府很深,但是这一次有些失态了:“怎么?神器泡泡在你手里?这怎么可能?我听说它应该在滨海市鱼泡泡那里呀!”

    我理解他的失态,因为泡泡毕竟是三界之中防御力最强的神器,如果泡泡真的在我身上的话,那么今晚儿我最起码已经立于不败之地了,这当然是敖杰最不希望看到的事情。

    此时不装逼,更待何时,我捏了一下鼻子,说道:“泡泡的确是在鱼泡泡手里,但是我来黑石城之前,在滨海市待了一段时间,算我的运气好,博得美人青睐。怎么,万年龟没告诉你这些吗?”

    “李明,早就听说你诡计多端,果然又来唬人!”敖杰笑了:“怎么可能?泡泡那可是神器,本身可是有灵性的,就算是鱼泡泡想把东西送给你,泡泡只怕也不会答应吧。”

    “什么诡计多端?话不要说的那么难听吗?”我吧唧了一下嘴:“要不怎么说我喜欢走狗屎运呢?因为鱼泡泡不单单是我的红颜知己,而且就连神奇泡泡也成了我李某人的朋友。”

    虽然我说的有鼻子有眼的,但是敖杰还是不敢相信,把头摇的像拨浪鼓似的:“我不信,除非你施展一下,也好让我开开眼界。”

    敖杰这个反应,正在我的意料之中。况且我并不害怕向他展示泡泡的威力,因为我的山寨版泡泡和真的神器泡泡,最起码从外表上看,并没我什么大的区别。敖杰既然没有见过泡泡,那么瞒哄过去应该没有什么问题。

    于是,我催动着身上的灵力,不一会儿我全身就被一个巨大的白色泡泡包围了。

    我担心敖杰出手相试,急忙收了泡泡,因为我并没有任何把握,用这个山寨版泡泡,来抵挡敖杰暴风骤雨一般的攻势。

    “真没想到,你身上竟然有东海龙宫的神器!”已经过了这么久了,可是敖杰竟然还没有接受这个现实。

    我趁着他心慌意乱之时,继续说道:“敖杰,我说的没错吧,虽然我一时半刻赢不了你,但是我有泡泡在手,你也杀不了我。”

    敖杰点了点头:“不错,你有泡泡在手,三界之中,能杀你的人并不多,不单单是我,就算是我伯父东海龙王只怕也拿你没辙,难怪见过你的人都说,你小子运气不错。”

    我一脸淡然地说道:“好说好说,侥幸而已。”

    “红鱼,银剑,对不住了,只怕我短时间之内无法为你们两个报仇雪恨了。但是我发誓,总有一天,我会拿着李明的项上人头去祭奠你们!”敖杰尽管把牙齿磨得作响,但他总归是一个拿得起放得下的人,蔑视了我一眼,然后说道:“李明,既然现在杀不了你,我也懒得做什么无用功,你滚吧,滚得远远的。但是你别得意,因为你这条小命迟早是我的!”

    “是吗?我自己倒不这么认为。”我对他的蔑视做了一个无视状,然后转身飘在了空中,向着城主府的方向飘了一两丈远,却又去而复返了。

章节目录

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南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征并收藏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