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我只是做做样子而已,并不会真的走,因为就算我这一趟杀不了敖杰,那么张顺和柴丽还被困在九曲十八弯大阵之中,我总不能对他们两个不管不顾吧。那样的话,我如何去面对胡薄荷和胡一刀以及柴岗、柴涛他们。

    我人飘在空中,但是并没有飘然而去,而是飘到了敖杰身前。

    敖杰一咬牙:“李明,我心正烦着呢,你千万不要挑战我的底线。如果惹恼了我,就算你有神器泡泡,我也得和你大战一场。”

    我微微一笑道:“敖杰,其实我不走并不是为了装逼,而是想和你做一个交易。”

    “交易?什么交易?”敖杰的表情看上去有些奇怪。

    其实,我之所以酝酿了这么久,为的就是现在这一刻。因为张顺和柴丽进了九曲十八弯大阵那么久,说不定已经危在旦夕,现在指望着我杀了敖杰,从而让九曲十八弯大阵消失,是绝对不现实的。所以,我才想了这么一个主意,先用山寨版泡泡忽悠了敖杰一下,然后再和他谈条件。毕竟敖杰是很想杀我的,但碍于我身上有神器泡泡,所以却杀不了我,只怕早就恨我恨的牙痒痒了。而我呢,是绝对不能眼睁睁看着张顺和柴丽困在九曲十八弯大阵里,从而死于非命的。既然我们两个都有这方面的需求,那么就有的谈了。

    于是,我一脸诚恳地说道:“敖杰,如果你答应我一个条件,我就正面跟你交手,并承诺放弃使用泡泡,你会答应吗?”

    “噢?李明,你这个想法和送死差不了多少。这样就更加引起了我的好奇心,你到底想让我做什么?直接退出黑石城吗?就算我直接退出黑石城,你连命都没了,又能改变什么呢?”敖杰看来没想到我会提出这样的条件,所以我的话引起了他足够的好奇心。

    我笑了:“我这个人有个优点,就是在谈交易的时候,从来不提什么不切合实际的条件。”

    敖杰上前了一步:“是吗?你越是这样说,我的好奇心就越来越重了。我真的很想听听,到底在你心里,有什么事和什么人比你自己的性命更加重要呢?”

    我狠狠的刺了敖杰一句:“这就是咱们两个的不同之处了。你可以让自己的兄弟冒着大风险去城主府刺杀我,别说他没有得手,就算是得手了,也不可能活着回来。还有,我更加不会为了自己活着,而拿自己的女人做挡箭牌!”

    我其实就是在故意激怒他,只有让他更恨我,那么我们之间的交易才会更容易达成。

    “李明,少在我面前装什么圣人君子?我不相信在这个世界上,有人会把别人的性命看的比自己更重要的。毕竟什么金钱地位美女,在生命面前,都是不值一提的,因为人死了,什么都没了!”果然敖杰太阳穴边上青筋暴起,看上去随时都有暴走的可能。当然激怒他这种事情得把握着一个度,如果我做的太过分了,他就会不顾一切地对我出手,那么我之前所做的一切努力都要付之东流了。

    “不错,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能够牺牲自己成全别人的人的确不多,但是幸运的是,我身边就有很多。就像张顺和柴丽,他们两个为了给我打掩护,以便我能够顺利的来到这里刺杀你,所以自愿进去了九曲十八弯大阵。既然他们能够为了我连命都不要了,那么我这个城主大人如果不为他们做些什么,岂不是要贻笑大方了!”

    我也上前了一步,紧紧盯着敖杰的眼睛,一字一句地说道:“所以,我承诺放弃使用神器泡泡的条件就是,你开启九曲十八弯大阵,放了张顺和柴丽他们两个。”

    “此言当真?”敖杰还是一脸的不可思议。

    我笑了:“当真,因为这个时候,我回家陪老婆,也比在这里忽悠你,要来的更加舒服一些。”

    敖杰还是用怀疑的眼神看着我:“李明,你诡计多端是出了名的,所以我不相信你,你总得先做出来什么,然后才能和我提放人的事情吧。”

    我等的就是敖杰这句话,因为既然他这么说了,那就是已经准备答应和我交易了。所以,我也就没再说什么废话,而是默念口诀,然后施展灵力,用手一指我和敖杰之间的空地,只见一个巨大的泡泡出现了,足有一人多好,看上去晶莹剔透,在摘星楼里透出来的灯光的映衬下,看上去非常漂亮。

    敖杰看着我的眼神终于变了:“李明,这就是神器泡泡?”

    我没有正面回应他的话:“你说呢?你如果不相信的话,大可以出手试上一试。”

    “试是当然要试的,因为我们是敌对关系,我信不过你。”话音声中,敖杰已经用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把抓向了泡泡,正是龙族的技艺龙爪手。

    真的是人比人气死人,龙爪手最开始我是从三头蛟那里看到的,后来我自己也学会了,但是敖杰施展的龙爪手比起我们两个来,威力要大上许多,手抓随随便便一挥,便有风雷之声,仿佛摘星楼附近的天地已经变色。

    看他的招式这么凶猛,我都有些担心自己的山寨版泡泡能不能撑得住了,如果撑不住的话,那么一切都玩完了,不但张顺和柴丽救不出来,而且我自己还得搭进去。然而,无论我如何担心,却是对这一切无能为力,就看这个山寨版泡泡自己如何表现了。

    神器泡泡果然没有让我失望,虽然是山寨版的,但是那也是泡泡的一个小小分身吧,敖杰那么凶猛的龙爪手击在泡泡上,也只是让它稍稍塌下去一个小坑而已,而且很快的就恢复了原样。

    “神器泡泡,果然名不虚传!”敖杰眨巴眨巴眼睛,吧唧吧唧了一下嘴,然后说道:“李明,你真的要和我做这个交易吗?要知道你没有了神器泡泡,在我手底下挺不了几招的。”

    我笑了:“这不是正好吗?你正好可以乘机杀了我,替你兄弟和红鱼报仇雪恨呀!”

    其实虽然敖杰还有些心里话没说出来,但是我明白他复杂的心理。毕竟他曾经为了自己的性命,先是牺牲了自己的兄弟,然后又拉自己的女人做了挡箭牌,而且他不认为自己这么做有什么错。可是当看到我为了自己下属而甘愿把自己置于险境的时候,高傲的他心里可能是第一次有了自惭形秽的感觉。

    呵呵,能让敖杰自惭形秽一次,也是相当牛逼的闪闪的事情了。因为这种人骨子里透着一种傲气,你哪怕是地位比他高,甚至是杀了他,也不可能让他自惭形秽,只怕是东海龙王敖广都做不到的事情,而我偏偏做到了。

    敖杰看了看我,突然说道:“李明,你这么轻易就把泡泡交出来,难道就不怕我出尔反尔吗?如果我不放人,又要杀你的话,你不是吃了大亏了吗?毕竟你们都是我的敌人,我用什么下作的方法对付你们,良心上都不会有任何负担的。”

    我摇了摇头:“敖杰,虽然我们是第一次见面,但是我认为自己非常了解你。在没有人能够危及你生命之前,你这个人还是相当大气的。再者说了,你是高贵而高傲的龙族,怎么可能做出出尔反尔的事情呢?所以,我相信你能够一言既出驷马难追,就像相信我自己一样。”

    “李明,你还真的是巧舌如簧呀!我不得不承认,我越来越欣赏你了。如果我们两个不是你死我活的仇敌,那该有多好啊!好!我答应你!放人!”只见敖杰把两手的中指放在眉心上,嘴里念念有词,然后望着摘星楼外一指,只见一道金光闪过,我眼前的景物就完全变了,如果之前给我的感觉有诡异和神秘以及不可控的话,那么现在一切都豁然开朗了。

    “柴丽,九曲十八弯大阵消失了,看来城主大人已经杀了敖杰,我们赌赢了!”

    这是张顺的声音,虽然这厮城府很深,除了面对柴丽这个冤家之外,向来喜欢喜怒不形于色,但是现在明显失态了。

    “是的,张顺,我们赌赢了。”柴丽也是相当的兴奋,可是很快她就不好意思地说道:“本来我以为必死无疑的,所以才鼓足勇气和你一起进了九曲十八弯大阵,如今我们两个都活着回去了,城主大人他们一定会开我们两个的玩笑,还真有点不好意思呢?”

    张顺笑了:“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反正迟早总会有这么一天的,何不借此机会把我们两个的事情定了,再让城主大人主婚,岂不是两全其美?”

    柴丽不干了:“你这个人想得到美?谁说要嫁给你了?”

    “我本来就长得不美,再想的不美的话,这日子就过不下去了。”脸皮厚,吃块肉,脸皮薄,吃不着。张顺看来深谙此道,说话也开始有些耍赖皮了。

章节目录

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南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征并收藏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