柴丽马上不干了:“张顺,原来你是这种人,没脸没皮的。”

    “这种人怎么啦?我看挺好的!”不管是什么事情,只要一进入张顺的频道,那么他能够把死的说成活的,而且还能让人心服口服:“反正闹了这么一出之后,你不嫁给我都不行了。说起来,我们还得感谢敖杰呢,他算得上是一个隐藏的媒人。”

    “的确是得感谢敖杰,不过可惜的是他已经死了,否则的话,我一定请他喝一杯喜酒。”柴丽虽然嘴上说着不愿意嫁给张顺,但是说话的的内容已经出卖了她,这一双璧人说笑着远去了。

    敖杰的神情有些奇怪,想笑又没有笑,不过他很快叹了一口气:“李明,我好像有些羡慕你了,羡慕你有这些有爱的下属。张顺当初在我这里一直不显山不露水的,没想到到了你那边没多久,就活得如此潇洒自如了。”

    我看了看敖杰,他并不是那种冷酷无情的人,最起码没有像别的强者那样,视弱者为蝼蚁,从而任意践踏。我也轻轻叹了口气:“我并不是针对你,但事实就是只要你有了爱,那么你身边的人往往也会如此,这想必就是传说中的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吧。”

    敖杰赞了一句:“好一个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这句话大概就是你们人类世界里所说的俗话或者是谚语吧,总结得真好。我有时候也很不明白,人类绝大多数都是身上没有一点点灵力的普通人,但是他们的智慧却往往会让我们这些强者都叹为观止的。”

    我淡淡一笑:“其实这没什么好惊讶的。不管是龙族或者是虎族,或者是翼族和狐族,都是以我们人类世界的爱好憎恶为标准的,否则的话,你们何必要化作人形呢?”

    “不错,你不说,只怕直到死的那一天,我也不会了解这么浅显明了的道理。”敖杰这一次笑得很开心:“你还记得吗?张顺和柴丽称呼我是他们隐藏的媒人,其实,我这个媒人很想去喝他们一杯喜酒的,只怕是没有这个机会了。毕竟今夜之后,我们之间的仇怨就更加难以化解了。”

    “这可能就叫做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吧。”我却是哈哈一笑:“敖杰,和你接触越久,越觉得你是一个值得深交的朋友。只是命运让我们提前成为了仇敌,这未免让人遗憾。”

    我突然朝着远处的夜空长啸了一声,一来告诉胡薄荷她们我安然无恙,二来呢,是给了一个让她们撤退的信号,毕竟敖杰这里有九曲十八弯大阵,我又杀不了敖杰,所以她们守在外边也是于事无补,还不如他们直接回城主府休息呢。吧唧了一下嘴,又说道:“其实我想说的是,在开打之前,我们两个能不能喝两杯呢?如果你这里有酒的话?”

    “李明,你这句话正和我意。今夜难得遇上你这么别具一格的对手,怎么会没有酒呢?”敖杰说着拍了两下手掌:“来人,把我珍藏的好酒搬两坛子上来。”

    别看我在摘星楼上没看到外人,但是敖杰一声令下之后,黑暗之处已经有人答应了一声,时候不大,两大坛子酒被人送了上来,同时摆在我们身前的还有一张古色古香的桌子,以及两个红油凳子。

    我也没客气,直接在凳子上坐了下来,然后拿起一坛子酒来,不由分说,先是一巴掌拍开了泥封,仰起脖子,咕咕咚咚喝了一大气,然后一抹嘴边的酒花,大笑道:“好酒,最起码在人类世界找不到这样的好酒,就算是茅台和五粮液比起这酒也要差了许多,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这可能就是东海龙宫的玉液琼浆酒了。”

    “和聪明人打交道,就是省劲,没想到你连这个都猜出来了。”这句话刚一出口,敖杰突然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瞧我这话说的,真的是太没有水平了。一个能够拥有神器泡泡的人,认得出东海龙宫的玉液琼浆酒又有什么好奇怪的呢?”

    我没有说话,而是又举着酒坛子咕咕咚咚灌了一大气,然后一把拉开了衣衫,一连大叫了三声:“痛快!痛快呀!真特么滴痛快!”

    看我喝得不亦乐乎的样子,敖杰却还是没有开始,反而一脸狐疑地看着我:“我说李明,你能不能有些警惕心呀,要知道我们两个可是不共戴天的仇敌呀,怎么我拿出来的酒,你就这么看都不看就喝了半坛子了,难道你就不怕酒里面有毒吗?”

    我笑了:“敖杰,你也太看不起自己了。你可是高傲的龙族,怎么可能会在酒里面下毒呢?别的本事没有,我看人一向挺准的,我笃定你干不出来这样的龌鹾事儿。再者说了,你要赢我并不难,何必要在酒里下毒呢?”

    “多谢你这样看得起我。”敖杰眼珠子一转,又说道:“可是万一是我的手下自作主张,在酒里下毒了呢?”

    “你的手下自作主张?他们敢这样做吗?”我又灌了一大气,然后说道:“别的不说,你敖杰对龙鑫集团的掌控力,我还是蛮佩服的。”

    “承蒙夸奖,不胜感激!”敖杰终于拿起了另外一个酒坛子,也像我刚刚那样,一巴掌拍开了泥封,和我的酒坛子撞了一下,接着如同长鲸汲水,只需片刻工夫,酒坛子就空了,只见他把酒坛子一摔,然后走到摘星楼前面的空地上,把双手抱在胸前说道:“李明,该说的话都说了,该喝的酒也喝了,接下来我们两个也该好好打上一架了。我提前声明,别看你我之间刚刚好像产生了那么一丝友谊,但是只要动起手来,你别指望我留手。因为无论如何,我都必须要给银剑和红鱼一个交代!”

    人比人气死人。不对,敖杰这厮根本就不是人类,人家可是龙族,当初黄河水伯的儿子,可以说一生下来就开始玩着黄河水了,所以哪怕是喝酒,也比我强出太多了。所以我的牛饮和人家的龙饮比起来,还真的是不够看。

    不过我没有产生什么自卑感,尺有所短寸有所长吗。于是,我坦然自若地把酒坛子里剩下的酒一饮而尽,然后学着敖杰的样子,把酒坛子一摔,也是长身而起,傲然道:“你我彼此彼此,你也别指望我留手。因为在黑石城,除了我城主府之外,不可能再有第二个天!”

    我们两个之前搞的前戏已经够足,所以接下来就是直接开打了。不由分说那种,我一上来就是龙爪手,暴风骤雨一般攻向了敖杰。

    “龙爪手?有意思,那我如果换别的,就是欺负你了。”话音声中,敖杰也是用龙爪手相对。

    招式一模一样的龙爪手,但是在我们两个人使出来的时候,威力却大不相同,仅仅交手了十几招,我就只有招架之功了,根本没有一丝一毫的还手之力。

    不过从敖杰那里,我领会到了龙爪手的更多的精妙之处,相信等我下一次再施展龙爪手的时候,一定要比现在高明的多。

    可是面对敖杰咄咄逼人的气势,我还有下一次吗?就这么挂了,我着实不甘心。所以就把锐金真气和依葫芦画瓢间杂着使出来,才算没有立即落败。但是我心里非常明白,由于我和敖杰之间的差距太大,我的败亡只是时间早晚而已。

    “有意思!李明,没想到你还能博采众家之长哟,如果再给你两三年时间的话,我都没有任何把握赢你啦!”敖杰嘴上夸奖着,可是手底下一点也不客气,攻击的力度反而是越来越大了。

    我一个不慎,就被他神龙摆尾的一脚踹在了胸口,然后直直倒飞出去三丈远,我只觉得自己胸骨至少断了好几根,但好在狮灵小雪及时出现,护住了我的五脏六腑,所以才没有受更重的伤。

    敖杰摇了摇头:“李明,我说过,我是不会手下留情的。这样吧,趁我还没有再次出手,你召唤出神器泡泡吧,这样我也有了一个不杀你的理由。”

    我苦笑道人:“敖杰,你的好意我心领了,可是我这个人非常奇怪,对有些人,我不会信守什么狗屁的承诺,但是对于你,那就不同了,因为你已经放走了张顺和柴丽,我自然不能出尔反尔。我今天就是起死,也不会动用神器泡泡。”

    “愚蠢!愚蠢至极!”敖杰冲着着咆哮道:“既然你连个台阶都不给我下,那么就别怪我辣手无情了。”

    “敖杰,你以为自己吃定我了嘛,我看未必,因为现在我还站在你的面前。”我寸步不让,和他针锋相对着。忽然,我的手碰到了碧玉虎弩,就把它拿了出来,就在敖杰即将扑上来的时候,快速射出了一箭。

    敖杰没有想到我会在这个时候放箭,但是他丝毫不惧,一抬手,挡在了心口之前,只听砰的一声,伤心小箭射在他的手掌上。

章节目录

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南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征并收藏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