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完全没有想到,之前几乎是无坚不摧的伤心小箭,碰上敖杰的手掌之后,却是如同射在钢板上一样,被生生震落到了地上,而他的手连层皮都没破。龙族自身的防御力,竟然恐怖如斯。

    如果说敖杰用手抓住伤心小箭,并不能让我吃惊,因为用手抓箭,看上去挺牛逼的,但是可以借力打力,用上很多种技巧,但是直接用手掌挡箭就不同了,这全由手掌自身的硬度所决定,没有任何的借力,用不上一丝一毫的技巧。

    不过碧玉虎弩射出来的伤心小箭,力道之大,非同小可,饶是敖杰有些强悍的实力,用手掌硬接了这一箭之后,还是往后倒退了两步。俗话说,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我年纪轻轻的,正是大有可为的年纪,总不能为了面子,把自己小命撇在这儿吧。更何况当初我们约定的,是我放弃使用神器泡泡,并没有说我不能跑路。毕竟眼下我的人马已经全部安全撤回,我打不过就跑也没啥丢人的。

    还有就是与敖杰一战之后,我对龙爪手的领悟更上了一层楼,我得回去关起门来好好琢磨一下,看能不能把龙爪手和无形之刀自己锐金真气、依葫芦画瓢融合在一起,糅合出带着自己特色的,攻守兼备,伤人于无形的龙爪手来,那样的话,以后再和敖杰碰面时,我李某人就不会像这一次这么狼狈了。

    不过我估摸着敖杰的龙爪手已经练到了隔空伤人的境界,我直接施展乘风身法的话,很有可能被他一把从半空中抓下来,那样的话可就糗大了。我打算再一连射他四五箭,哪怕耽误他一点时间也是好的,然后我再赶紧乘风身法跑路,这样成功率会高一些。

    事不宜迟,迟则生变,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又射出了两箭,而敖杰用手掌硬挡之后,果然又往后退了四步,然后摇头晃脑道:“敖杰,我以前待在黄河水府的时候,听说过你们人类世界里的一个成语,叫做黔驴技穷,你现在不会是如此了吧?不过据我说知,碧玉虎弩只配备了八支伤心小箭,自从你今晚上来到摘星楼之后,你前前后后总共射了我五箭,如今应该还剩下三支伤心小箭,也就是说你还能逼退我六步,那样的话你就能施展乘风身法逃走了。不过人算不如天算,我记得你昨天在野猪林大战火树族圣女不夜天和西海公主敖冰冰的时候,已经射出了三箭,而且之后没来得及收回,所以说现在你身上已经没有伤心小箭了,只剩下一把空弩,你还会有逃走的空间吗?”

    我傻眼了,还真的是人算不如天算,我计算的好好的,却把昨天射了三支伤心小箭的事情给忘记了。本来这么大的事情是不可能忘的,不过一来这一晚上发生了太多的事情,二来和敖杰这种惊才绝艳的人物斗智斗勇的,我几乎已经使上了吃奶的力气,那么疏忽别的事情也是情有可原的,当然还有最关键的一条,那就是自从我得到碧玉虎弩和伤心小箭之后,每一次都会在第一时间把伤心小箭找回来,这样的经历已经成为了习惯,所以我在潜意识里,一直都会认为自己身上带着八支伤心小箭的。

    什么叫做一步走错,满盘皆输。我明白只是逼退敖杰区区六步,我是不可能乘风而去的,因为他是龙族的强者,什么是龙族,那可是随时都能遨游九天之上的生物,可以在半空中嬉戏的存在,我和他们比跑路,比腾云驾雾乘风,那不是关公面前耍大刀,鲁班门扇弄斧头吗?

    既然走不了,那也不能束手待毙呀!我正准备收起碧玉虎弩,然后拿出柴刀,硬拼一下呢。忽然却碰到了一样东西,正是敖冰冰临走之时,送给我的小剑尖尖,我记得敖冰冰曾经说过,小剑尖尖乃是神兵利器,锋利无比,足以破开敖杰身上的龙鳞甲,如果连龙鳞甲都能够破开的话,那么击破敖杰的手掌,应该没有什么问题吧。

    可是,如果敖杰看到我拿的是小剑尖尖的话,我只怕近不了他的身,又何谈伤他呢?

    对了,这个小剑尖尖和伤心小箭的长度差不了多少,如果把它当做伤心小箭射出去的话,不但威力要增强许多,而且还能打敖杰一个措手不及,毕竟他会想当然的认为,我射出来自然是伤心小箭,如果他再次用手掌硬碰的话,那我就会有好戏看了。

    主意打定,我悄无声息地把小剑尖尖搭在了碧玉虎弩上,然后虚张声势地说道:“敖杰,你可能记错了吧,其实,我身上还有一支伤心小箭呢?”

    话音声中,只听蹦黄一响,小剑尖尖呼啸着飞向了敖杰。

    “李明,你就算是再有一支箭又能如何?大不了再让我退两步而已,可是现在你仍然逃不掉,因为你已经错过了最好的机会。”敖杰哈哈大笑起来,然后故技重施,左手一挥,想像以前那样将伤心小箭拨开。

    经验主义害死人!可是这一次他失算了,因为这一次射向他的并不是伤心小箭,而是无坚不摧、无孔不入的小剑尖尖。

    小剑尖尖碰到敖杰的手掌之后,并没有跌落到地上,而是硬生生穿过了他的手掌,然后刺进了他的胸膛。果然是神兵利器,虽然敖杰已经用手掌挡了一下,身上还有龙鳞甲护身,但还是被小剑尖尖刺进了一半的剑身。

    敖杰捂着胸口,脚下踉跄了几步,一张脸顿时变得如同白纸一样,看样子伤的不轻。很奇怪的是,他都到了这种时候了,竟然还能笑得出来:“李明,真有你的,只不过是和敖冰冰见了一面,你竟然把她的小剑尖尖都忽悠过来了?”

    我连忙摆了摆手:“先说开呀,我并没有忽悠敖冰冰,因为之前我连小剑尖尖是什么东西都不知道,这把小剑是她主动送给我的。”

    要知道胸口是人体要害部位,这也是敖杰身体强悍,如果换做一般人的话,这一下已经悄无声息地挂了,可能连哼一声的机会都没有。面对这样的一个对手,尽管他已经身负重伤,但是我也不能粗心大意,还是三十六计走为上吧,因为谁也不清楚,这位前黄河水伯的儿子还有什么厉害的招数没有施展出来呢。

    “敖杰,对不住了,我这一次虽然是胜之不武,但是我毕竟是赢了,后会有期!至于小剑尖尖,你派人把它送还给敖冰冰就行了。”

    我话没说完,就来了一个脚底抹油,整个人已经飘了起来。也是天公作美,这时候正好一阵大风吹了过来。好风凭借力,送我上青云,我青云直上,瞬间已经到了半空之中。这么远的距离,我想重伤之后的敖杰,应该已经拿我没有任何办法了吧。

    当然,除了逃走之外,我还有另外一个选择,那就是趁着敖杰身负重伤的机会,彻底杀了他,免除后患。而我之所以没下手,并不是有什么妇人之仁,而是我觉得,就算他已经受了重伤,我还是没有把握杀掉他。毕竟困兽犹斗之后的他,也是相当可怕的。况且,我就算是不杀他,他在黑石城只怕也站不住脚了。毕竟,龙鑫集团全凭他在撑着,他受了重伤之后,九曲十八弯大阵就形同虚设了,那时我再整合明月军和飞狐军,还有胡一刀和丑猫的协助,灭了龙鑫集团应该不是什么难事。

    我的小算盘打的不错,可是敖杰也不是省油的灯,在我的背后大叫了一声:“李明,小剑尖尖是你带来的,还是你亲自还回去比较好,我就不必代劳了!”

    伴随着敖杰的话音,另外一个呼啸之声飞向了我,那力道竟然完全不亚于我用碧玉虎弩射出来的伤心小箭。

    我一点都不奇怪,敖杰天纵奇才,的确有这样的能力,可是如今他是在重伤之后,竟然随手一抖,就把小剑尖尖抛出来这么远,而且准头这么好,这一点儿换做是我,可是万万做不到的。

    更让我惊讶地是,他只是随手一抖,我的所有躲闪的机会就被他完全抹杀了,可以说我除了硬接之外,已经没有其他更好的选择了。

    硬接这么凌厉的小剑?说句心里话,我没有丝毫的把握!要知道小剑尖尖乃是神兵利器,就连敖杰那么强横的身体都挡不住,更别说我了。

    严格说起来,我如今的灵力修为勉勉强强能够进入五品境界,可是身体的抗击打能力呢,充其量也就是三品而已。而敖杰呢,从他展现出来的实力来看,最起码已经到了七品境界,否则的话,他在重伤之后,根本投不出如此凌厉的小剑。

    这让我如何硬接?就凭我那一双小嫩手,如果接一般的弩箭还凑合,让我硬接锋利无比的小剑尖尖,那还是算了吧。

章节目录

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南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征并收藏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