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知道就凭我那一双小嫩手,如果接一般的弩箭还凑合,硬接锋利无比的小剑尖尖,那还是算了吧,穿掌而过是必然的,只要不穿胸而过,就算是我老李家祖坟上冒青烟了。

    可是我却又不得不硬接呀,因为硬接的话,就算我手掌被穿透,可是好歹也能化解一些小剑尖尖上面的力道,这样的话,射到我的身体上时,我受的伤也还能稍微减轻一些。

    我猛地一咬牙,手掌一挥,挡住了小剑尖尖,可是我竟然没有感到一丁点儿的疼痛,更没有什么大力冲击的任何迹象,奇了怪了,这是怎么回事呢?

    我定睛一看,只见那一把小剑尖尖正乖乖地躺在我的手掌心呢,就像是一个离家很久的孩子,回来之后见到亲人之后的那种温情,我的一颗心顿时被融化了。

    呵呵,我早就应该想到的。既然神器泡泡有器灵,狮经有狮灵,那么小剑尖尖这种存在的神兵利器,也应该有剑灵才对哟!对,就是剑灵!我的脑海里突然出现了一个尖头尖脑的小家伙,头尖的就像小时候看过的动画片《大头儿子和小头爸爸》里的小头爸爸一样,不过好在还蛮可爱的。

    “主人,不对,我应该叫你临时主人,就像人类世界里的临时身份证一样。过不了多久,我还是会回到我主人身边去的。人家再怎么说,也是一个大美女,看着也养眼哟!”

    这位名叫尖尖的剑灵好像是个话唠,一上来就说个不停:“临时主人,你好,我回来了。你记着啊,下一次再毛手毛脚的把我射出去的时候,最好和我打声招呼,这样对敌人的杀伤力才能更大。”尖尖摇头晃脑地说道:“就像刚才,你如果提前和我打声招呼的话,那个敖杰早就挂了。”

    “尖尖,不好意思啊,刚刚是我疏忽了,以后一定注意。什么主人不主人的,咱们能够相逢就是有缘,就是兄弟。俗话说,兄弟齐心,其利断金嘛!所以,今后还得多多合作才成!”呵呵,这还真的是意外之喜呀,看来以后只要提前和这位尖尖同志沟通好,那么我身上就多了一件克敌制胜的法宝,想想都让人激动。

    不过看着尖尖有不想留在我身边,所以我就多说几句好听的,这样才能为我所用。

    人都喜欢听好话,何况一个剑灵呢?我拍了几句之后,尖尖果然心花怒放:“主人,不不,你既然已经认我做兄弟了,那我肯定年长你几岁,还是叫你一声兄弟更加合适一些。兄弟呀,没想到你很会说话哟,好啦,今后你想削谁,咱就削谁。你让我朝东,我不会朝西,你让我打狗,我不会撵鸡。”

    我和尖尖在半空中正聊的热火朝天呢,忽然下面传来了敖杰的声音:“李明,真有你的,没想到神器泡泡的器灵接受了你,就叫西海龙宫的小剑尖尖的剑灵也接受了你,你走吧,好自为之,等下一次再见面的时候,我就不会手下留情了。”

    “好说好说,敖杰,你我都是明眼人,所以别说什么场面话,好像你这一次对我手下留情了似的。好啦,和你斗了大半夜,都快斗出感情来了,再难听的话我也说不出来了,你就乖乖养伤。不过我还得把丑话说到头里,咱们两个就算是再见十次,你也拿我没辙!”

    就是嘛,两军对阵,怎么着也不能失了锐气,所以在口头上就更加不能吃亏了。不过说实在的,今晚上敖杰还是有所留手的,如果他一上来就对我下狠手的话,我可能连施放伤心小箭的机会都没有呢。

    管他呢,反正今晚是我赢了,不但动手赢了,嘴上也得赢。这就叫文体两开花。

    我嘴上占了便宜,自然不能给敖杰捞回来的机会,哈哈大笑着,就要乘风而去了。

    “李明,有种你别走,下来再和我重新打过。”敖杰气的眼珠子都快鼓出来了。

    我才没那么傻呢,虽然敖杰现在已经受了重伤,但是我却没有赢他的把握,哪里会傻得和他重新打过?只是头也不回的说道:“敖杰,我知道你意难平,但是今晚的战局就是这样的了。算了,看在你可怜巴巴的份上,临走之时我送你四句诗,就算是你这座摘星楼的出处吧!”

    敖杰一愣:“什么四句诗?哈哈,李明,没想到你还会作诗?不会是打油诗吧!”

    “这首诗不是我做的,我只是大自然的搬运工而已。”我没好气地说道,然后再也懒得和他废话,就大声吟了起来:“危楼高百尺,手可摘星辰。不敢高声语,恐惊天上人……”

    待这首诗吟完,我的人已经到了黑水河畔了。

    总的来说,这大半个晚上没有白忙活,虽然没能杀了敖杰,但是也重伤了他,而且据我估计,他在短时间之内,已经无法维持九曲十八弯大阵的运转了,那么也就是说,我们城主府的人马,随时随地就可以开进龙鑫集团总部了。

    我正准备回城主府和胡薄荷和张顺他们商量一下呢,忽然觉得脚下阴风阵阵,接着便是一阵接一阵的鬼哭狼嚎之声,有个阴森森的声音喝道:“孤魂帮办事,闲人回避!否则,死!”

    这几句话说的干脆利落,而且在夜空之中回荡,相信三五里之内,每个人都能听得清清楚楚。

    怎么回事?孤魂帮的势力范围在北城,他们来外城有何贵干呢?会不会是趁着我们和龙鑫集团斗得两败俱伤之后,这厮渔翁得利来了。

    我心里一紧,急忙往地面上看去,只见浩浩荡荡有四队人马,从北城方向开了过来。一队白衣,一队黑衣,一队是牛头人身,而最后一队是马面人身。

    黑白无常和牛头马面?不会吧?这些人可是幽冥地府的干将,而孤魂帮的成员大多是不容于地府的孤魂野鬼,不入六道轮回,他们和幽冥地府的关系应该是水火不容才对,怎么可能会搅和在一起纠缠不清呢?

    这时,很久没有露面的小雪说话了:“主人,你这就不懂了。孤魂帮虽然名义上是和幽冥地府对着干的,但实际上牵涉很紧,这些年来,幽冥地府借故开掉了很多高手,而这些人最终都去了孤魂帮效力,所以说在孤魂帮里,也几乎有一整套地府的原班人马,实力着实不容小觑。而且很多幽冥地府很想做但又无法出头的事情,都是由孤魂帮出面解决掉的。”

    一听是小雪的声音,我根本没琢磨她话里话外的内容,就直接发起了飚:“小雪,你真行啊,刚刚我危在旦夕的时候,你一点儿反应都没有啊,现在我挺过来了,你倒是出面了。看来是盼着我死呀!”

    小雪笑了,是很不好听的那种笑:“我说主人,你还有没有良心?你扳着指头数一数,自从我进入你体内以来,我救了你几次了?这一次不是我不想出手,实在是无能为力呀!你知道的,上一次为了救你,我使出了狮子吼,以至于元气大伤,到现在还没有完全恢复。再者说了,你如今有尖尖在,敖杰还杀不了你,你说用得着我出手吗?你也别说什么怪话,你只需要记着,你我是密不可分的,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就行了!”

    小雪这番话说的有理有据的,我仔细一想,还真的是我自己的问题,无论从那方面讲,小雪对我只有恩情,没有坏处呀,而我却没有给过它任何回报。

    我这个人有个好处,就是错了就是错了,不但认错,而且还知错改错。于是我发自肺腑地说道:“小雪,对不起了,都是我的错,都是我猪油蒙了心,说话不着调,你就大人有大量,原谅我这一次吧。如果有下一次的话,就让尖尖刺我的脚底板如何?你应该知道,我的脚底板最怕痒了,如果被尖尖刺上几下,肯定会难受的连眼泪都出来了。”

    尖尖跟着敖冰冰时间不短了,也挺会做人的,连忙在一旁替我说好话:“小雪妹妹,这一次我站在你这边,不对,从今往后,我都站在你这边,咱们这个主人只要再敢有一点儿不着调的话,我替你收拾他,保管让他服服帖帖的。”

    这个小头尖尖,真是跟在敖冰冰身边混出来的,一见到美女,连自己姓什么都忘了。不过我李某人大人有大量,就不和他们两个一般见识了。毕竟再怎么说,他们也是我的帮手,我能不能在黑石城站稳脚跟,他们两个起着蛮关键的作用。

    不得不承认,小雪不是那种小气人,很快气就消了,我这时候才想起来她刚才说的话,不由得皱紧了眉头:“小雪,依你看来,这一次孤魂帮是冲着我来的?还是冲着敖杰的龙鑫集团来的呢?”

    小雪想也没想就回答道:“当然是冲着敖杰来的了!你以为龙鑫集团为什么要抢占黑石城,那是为东海龙宫拿下做桥头堡的。”

章节目录

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南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征并收藏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