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雪继续说道:“孤魂帮的人,当然是冲着敖杰来的了!毕竟他有东海龙宫做后盾,如此对黑石城虎视眈眈的,幽冥地府的当家人自然也坐不住了。至于我嘛,虽然说有点儿实力,到就目前来看,还威胁不到幽冥地府的存在。

    我点了点头,人家小雪不亏是狮灵,见多识广,分析起问题来头头是道的。的确,我目前来说,虽然展现了一定的实力,而且背后还有狐族和豺族做后盾,但是不一定被幽冥地府放在眼里,倒是敖杰来势汹汹,背后又站着东海龙宫这个靠山,东海动,四海动,而黑石城又是幽冥地府的南大门,那些大佬紧张是应该的。动用孤魂帮来解决掉敖杰也是应该的,就算是日后东海龙王追究起来,他们也可以不认账呀,或者是直接推到我身上,真是打的好一个如意算盘。

    那么这件事情我管还是不管呢?按照常理推断,应该是坐山观虎斗最好,不管是他们两方谁赢谁输,无论是哪一方的实力被削弱了,都是值得庆祝的一件事情。可是这样一来,我觉得又对不起敖杰,毕竟他是因为我才受了重伤的,如今已经控制不了九曲十八弯大阵,那么孤魂帮的人岂不是要长驱直入了?我如果不管不顾的话,好像有些不太地道,毕竟刚刚敖杰对我并么有赶尽杀绝,否则的话,我不可能直到现在,还能毫发无损的。

    可以说自从小到大,我很少这样犹豫不决过,毕竟我的外表虽然看起来非常和善,但是非常有主意的一个人,只要是我决定了的事情,往往九头牛都拉不回,可是现在呢,我觉得真的是左右为难。

    这个时候,小雪说话了:“主人,以我看来,敖杰还算得上一个性情中人,他之所以要替东海龙宫打头阵,之所以妈自己的女人做挡箭牌,其实也与他父亲方面蒙冤而死有关,所以我觉得如果能帮忙的话,还是帮他一把比较好,不说龙鑫集团里他的手下了,最起码也得救他一条性命。毕竟他如果死了,那么孤魂帮就会更加无法无天了,你这个城主不知道猴年马月才能够一统黑石城呢?”

    小雪话音未落,小头尖尖就不乐意了,奇怪的是,这个小家伙不乐意的原因竟然是因为吃醋,吃敖杰的飞醋:“小雪,你和敖杰素不相识的,为什么要替他说话,你老实交代,是不是你看人家帅,所以看上这个人面兽心的家伙了。我可提醒你哟,他既然能拿第一个女人做劳什子的挡箭牌,那么也能拿第二个女人为他牺牲,你可要想清楚了!”

    小雪还没说话,我已经乐了,没想到小头尖尖吃起醋来也蛮可爱的。

    小雪却是没好气的说道:“要你管,你又不是我什么人,再多嘴的话,小心我削你。”

    看小雪的意思,小头尖尖如果还敢出言不逊的话,她真有可能从我身体里跳出来,和小头尖尖决一死战。因为这些话真的太伤自尊了。

    小头尖尖瞬间怂了,也许是他觉得不是人家小雪的对手,但是这厮嘴上肯定是不会承认的:“算了,就算我胡说行不?就算我怕了你行不?姑奶奶,算我嘴臭,请您大人有大量,千万不要和我这个渣滓一般见识!”

    只听噗嗤一声,小雪被逗乐了,我也不由自主的松了一口气,不管怎么说,在这个关键时候,他们两个可不能窝里斗。

    我想了想小雪说的话,觉得她说的非常有道理,于是我就做出了决定,悄悄跟在孤魂帮后面见机行事,如果敖杰能够自保,或者逃走的话,那么我就不出手了。毕竟他可是龙族,腾云驾雾乘风的本事那是大的不得了,孤魂帮的人想要追上他,并没有那么容易?

    可是敖杰会丢下这里苦心经营了多年的基业,桃之夭夭吗?这个非常难说。我是心里没底,所以只能是走着看着,然后再做道理了。

    敖杰受了重伤之后,九曲十八弯大阵果然是行同虚设,孤魂帮的人根本没遇到什么抵抗,就攻到了摘星楼楼下,龙鑫集团的人好像一下子消失了,就叫万年龟和他的龟军也是一个不见,就在我以为敖杰也离开了的时候,忽然看到了摘星楼的飞檐上有一个人傲然挺立,白衣胜雪,掌中一把古色古香的长剑,乌黑的长发,随风飞扬,闪亮的眸子在夜空中一闪一闪的,分明就是两颗最亮的星。

    人中龙凤,龙族的骄傲,这份潇洒,这份风度,这份气势,敖杰真的让人叹为观止!

    我轻轻叹了口气,虽然他有可能还会成为我的敌人,但是如果眼睁睁看着这么一个人死去的话,是怎么也说不过去的。

    这个时候,小雪说话了:“哇,好帅呀,和主人称得上是一时之瑜亮。”

    而小头尖尖也少见的没唱反调:“这个我承认,不过严格说起来,我的形象也不差哟,只是你没仔细观察过,所以没发现我的优点而已。”

    小雪一下子笑喷了:“小头尖尖,如果一个人的优点需要仔细观察才能够发现的话,那么这个人的优点也未免太少了一些吧。”

    小头尖尖真有意思,嘟着嘴说道:“那也比没有任何优点的人强呀!”

    他们两个的事情我没掺和,不过话说回来,听他们两个交流,比看大戏还过瘾,我又怎么可能去打断他们呢。更何况,我也想看看,敖杰在大伤之后,还有多强的战斗力,随之也想看看孤魂帮真正的实力,毕竟不管我和敖杰的关系如何,但是和孤魂帮必有一战。

    “久闻敖杰敖公子,英俊潇洒,宛如玉树临风,今日一见,果然是名不虚传呀!”只见一个身穿锦袍的家伙一步三摇地走向了摘星楼,也不见他做任何动作,就直愣愣地上了楼顶,站在了敖杰的对面,满面笑容的说道:“敖公子请了,在下野鬼,现在乃是孤魂帮的副帮主。”

    谁知道敖杰根本就没正眼瞧他,而是冷冷哼了一声:“野鬼,你特么滴哪来这么多的废话,要打早点动手,不想打的话,就带着这一帮孤魂野鬼赶紧滚,免得污了我的眼睛。”

    哈哈,敖杰就是敖杰,有性格!这样一来,野鬼就相当于拿着自己的热脸去贴敖杰的冷屁股,当着这么多手下的面,他的脸上挂不住了,冷声说道:“敖杰,我听说过你的本事,也知道你的厉害,可是我如今如今率领四千大军,你就是浑身是铁又能撵几根钉呢?我如果是你的话,就投降了事,我在我们帮主那里替你美言几句,说不定也能给你一个副帮主的位置坐坐呢?”

    我根本没想到气势汹汹而来的孤魂帮,在占尽优势的情况下,竟然还向敖杰开出了这样丰厚的条件,看来他们那一位帮主孤魂是个做大事的人。

    按说孤魂帮的诚意已经够足了,但是人家敖杰根本不买账,而是冷笑道:“可惜你不是我。我也不是铁,用不着打那么多的铁钉。我是骄傲的龙族,无所不能的龙族,就凭你们区区四千人马,老子就是打一个喷嚏,就把你们全都淹死了!战还是滚,爽快点,别婆婆妈妈,让人看不起!”

    敖杰这一下子彻底把话说死了,野鬼就是想不打就不行了,他也是冷冷一笑:“敖杰,我不得不佩服你的勇气。但是勇气是一方面,实力又是另外一方面。虽然你大话不断,但是你越这样,我就觉得你心里越脆弱,看你中气不足的样子,是不是刚刚和哪位新来的城主大人打了一架,然后被他所伤了呢?这样正好,我们孤魂帮的人,最不缺的就是趁火打劫的了!”

    虽然被野鬼说破了,但是敖杰的骄傲并没有减弱半分:“就算是我受了伤,但是对付你们这几个孤魂野鬼,还是不费吹灰之力的!”

    “那好,既然你受了伤,那本副帮主就不亲自动手了。”野鬼回头望了望自己带来的手下,大声问道:“你们有谁愿意来送敖公子上路?”

    他的话音刚落,只听一个瓮声瓮气的声音说道:“我来!”

    接着一个身影庞大的牛头人出现在队伍面前,看他那体型,绝对超过了三头黄牛的总和了,如果用现实世界里的磅来过一下的话,少说也有一吨半上下的样子。

    我看了一眼,心里简直怀疑了,这个牛头人这么大的体重,他要怎么着才能飞上摘星楼呢?就是他想爬楼梯上去也不行啊,因为楼梯太小了,只怕也容不下他这么庞大的身躯。

    就在我以为他要站在楼下叫阵,让敖杰下来的时候,没料到这厮脚尖一点,竟然如同火箭一样,来了一个直上直下,眨眼之间,已经上了摘星楼的楼顶,而且连楼顶上的琉璃瓦也没有踩碎一块。

    我不由得吧唧了一下嘴,我已经觉得孤魂帮的实力够强了,谁知道他们比我想象中还要强。

章节目录

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南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征并收藏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