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在我的潜意识里,好像只有野鬼这种大人物才能展现出这样的实力,谁能想到,人家只是随随便便派出来一个牛头人,实力已经远远超过了我手下的干将柴涛和柴丽以及柴岗,我甚至觉得,就算是我大哥丑猫亲自出马,都不一定吃定了这个牛头人。

    那个牛头人站到了敖杰的面前,对着野鬼深施一礼道:“野鬼大人,请您到楼下歇息,敖杰交给我了。要死的还是要活的,全凭您一句话。”

    对于自己手下的这个亮相,野鬼看起来非常满意,点了点头说道:“牛头七号,千万不可大意,要知道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尽量要活的吧,这样还能与东海龙王讲讲条件。”

    牛头七号是什么东东?我只听说幽冥地府里有牛头马面之说,没想到这些牛头人还编着号呢?

    小雪却说道:“幽冥地府的各种势力之中,要数牛头人实力最强,他们共有五万牛头人,而这个牛头七号的实力能排进牛头人前七名,看来不应该小觑。不过我听说这厮在三年之前因为触犯了幽冥地府的律令,所以被直接驱逐了,果然被孤魂帮网罗到麾下了。”

    我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五万牛头人,那是一个多么庞大的数字,而这个牛头七号竟然能够排进前七,实力肯定不同凡响,难怪如此傲气十足。

    野鬼交代完毕之后,飞身下了摘星楼,看来他对这位牛头七号也是放心的很,据我估摸着,他可能以为敖杰就算再厉害,也是受了重伤,能有多少战斗力还是未知之数,他以为牛头七号已经足以应付了。

    摘星楼上的大战一触即发,小雪却突然问我:“主人,你觉得谁能胜?”

    我还没有来得及回答,小头尖尖已经开始抢答了:“这还用问吗,当然是敖杰了。我跟着我们公主不是一天两天了,可是距我们公主说,就算是敖杰让一只手,她也赢不了。如今敖杰虽然受了重伤,但也绝对不是那一个阿猫阿狗就能赢得了的。至于那个劳什子的牛头七号,还是歇歇睡吧。”

    对小头尖尖的说法,我非常赞同,虽然牛头七号的实力也很强,但是我自问他不一定能接得住我的伤心小箭,或者是三十六招龙爪手,而我在敖杰面前也是递不了几招的,如今敖杰虽说是受了重伤,但是十招之内,应该可以赢牛头七号的。

    摘星楼上,敖杰看了牛头七号一眼,冷声说道:“你不是我的对手,想活命的话赶紧滚,等我出剑之后,你就成了一头死牛了。”

    牛头七号仰天大笑道:“敖杰,真的是大言不惭,老子在十殿阎罗殿前效命的时候,你小子还穿着开裆裤呢?就算是你没受伤的时候,我都不怕你,更别说如今了,我倒要看看你怎么杀我?”

    “从来没有人敢在我面前称老子,别说是你了,就算是你的主子十殿阎罗都不成!所以,去死!”

    敖杰说动手就动手,那个干脆劲儿真的是让人瞠目结舌,只见他只是往牛头七号一指,腰间那柄剑就自动出鞘了,明光闪闪的,宛如一抹秋水,旋转着抹向了牛头七号的脖子。

    这是什么剑法?我在感叹敖杰剑法怪异的同时,也忍不住一阵后怕,如果当时我和敖杰交手的时候,他动用这把飞剑的话,那么我很可能早就挂了。

    “飞剑!”牛头七号脸色一变,大喝一声,从背上拿出了一把胳膊粗细的铁锏来,恶狠狠地砸向了那把破空而来的飞剑。

    “牛头七号,不可恋战,快退!”这是野鬼的声音,他可能是嗅到了危险的气氛。

    可是他的提醒明显晚了,话音还没落之时,牛头七号重达上百斤的铁锏,已经和敖杰的飞剑撞在了一起,只听砰的一声,高下立判。虽然那把铁锏要比飞剑粗了好几倍,但还是被飞剑削成了两段,而且飞剑的来势并没有削弱半分,反而更加快捷凶猛了,只见它绕着牛头七号的脖子转了一圈,一颗偌大的牛头已经飞到了半空之中,这个时候,牛头竟然张嘴了,而且还喊了一声:“好快的的剑!”然后才和他的躯体一起摔落到摘星楼前面。

    一招!重伤之后的敖杰竟然只用了一招,就把孤魂帮的绝顶高手牛头七号削了脑袋,一时间摘星楼前鸦雀无声,孤魂帮虽然有数千人马,而且个个都是能征惯战之辈,但是碰到了如此恐怖的敖杰,吓得没人敢喘一声粗气。

    小雪轻叹一声:“这才是真英雄!”

    而刚刚还吃敖杰飞醋的小头尖尖也说话了:“真牛,俺服了哟!”

    我虽然没有吭声,但是也为自己刚刚的狗屎运庆幸不已,这还是重伤之后的敖杰,那么他没伤的时候,是何等的恐怖,用脚趾头也能想的出来。可是我重伤了如此恐怖的人,怎么连一丁点儿自豪感都没有呢?

    敖杰找回了飞剑,然后对着楼下的众人喊道:“要战你们就一起上吧,不战的话,赶紧滚,别耽搁老子休息,趁着天还没亮,正好还能睡一个回笼觉呢?”

    这一下有热闹看了,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在野鬼的脸上,因为目前为止,他就是孤魂帮的最高负责人,就看他敢不敢应战了。如果应战的话,估计他也不会是敖杰的对手,可是不敢应战的话,他野鬼作为一个堂堂的副帮主,颜面何存呢?只怕今后也没脸再在孤魂帮混下去了。

    野鬼的脸色一连变了好几次,最终把后槽牙一咬,朗声道:“敖杰,你休要得意,看我来领教你的高招。”

    说着,又直愣愣地飞上了摘星楼上,说来也巧,这厮用的也是一把飞剑,人还没到,剑就到了。霎那间,与敖杰的飞剑就战在了一起,只听叮叮当当之声不绝于耳,两个人,两把飞剑,竟然一时之间,谁也奈何不了谁。

    如果敖杰没有受伤的话,那么是必赢无疑的,毕竟他是七品巅峰,而野鬼只不过是六品中境而已。可是敖杰受了伤之后,就不太好说了。

    我如今也是进退两难,因为我担心已经受了重伤的敖杰,如果再受伤的话,说不定就是致命伤。这样看来,我应该立即出手帮他才对。可是他偏偏显得那么游刃有余,如果他本来能够解决的事情,我如果出手了,人家说不定还不承你这份情呢?这样我平白无故地和孤魂帮结了仇,就有些得不偿失了。毕竟我如今的行为不是代表我一个人,而是代表着整个城主府,而与孤魂帮结仇,就意味着我们城主府要面对很多的牺牲。

    就在我这颗心七上八下,为什么时候出手而犹豫不决的时候,小雪突然说道:“野鬼输了。”

    小雪那可是狮灵呀,那份眼力价真是没说的,我当然信她,心里也顿时松了一口气。

    果然,小雪断定过输赢之后,野鬼只不过又在敖杰手上走了一招,就惨叫一声,从摘星楼上摔了下去,而他的那柄飞剑,已经断成了好几截,成了标准的废铜烂铁。

    看来野鬼在孤魂帮里威望甚高,看他从高空坠落,那些手下并没有躲开,而是纷纷出手,把他接住了,这样才挽回了他一条小命。

    黑白无常的那两个领队沉不住气了,打算两人联手挑战敖杰,却被野鬼拦住了:“不是我信不过你们兄弟,只是你们两个虽然有一套合击之法,配合的天衣无缝,但是敖杰可是七品巅峰呐,而你们两个只不过是六品初境而已,想要赢他,只怕是比登天还难。”

    野鬼喘了一口气,继续说道:“在我们孤魂帮,只怕只有帮主才能打赢这厮了。可是帮主直到现在也没有现身,依我看来,还是用漫天箭雨吧。”

    白无常恨声道:“对付一个重伤之人,想不到我们还得用漫天箭雨的手法,如果此事传扬出去的话,我们孤魂帮的脸都要丢尽了。”

    黑无常却是一摆手说道:“兄弟,非常时间做非常事,只要我们不留下活口,那么谁又知道我们是用什么方法杀了敖杰呢?我们可以说是副帮主斗剑赢了敖杰,你要知道,历史是由胜利者书写的。”

    这个黑无常够狠,是个做大事的好材料。

    我问了小雪一句:“这个黑白无常是幽冥地府里的那个黑白无常吗?”

    “非也!”小雪摇了摇头说道:“我们在人间传颂的黑白无常,是无常军的首领,而这两位只不过是他们手下的将领而已,你可以叫他们黑无常五号和白无常五号。”

    “原来如此。”我点了点头,又问小雪:“小雪,你说如果孤魂帮的人使用漫天箭雨,敖杰能挡的住吗?”

    “只不过是漫天箭雨而已?又有什么了不起的呢?”小雪冷哼一声道:“虽然敖杰受了伤,但是人家好歹是个龙族哟,寻常的弩箭还是伤不了他的。除非……”

章节目录

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南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征并收藏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