狮子吼发出的音波挡住了那两根手指的去路,而且一时间僵持不下。我松了一口气,连忙朝敖杰那边望去。敖杰就是敖杰,我是凭借着小雪的鼎力相助,才避免自己成为了一个瞎子,而敖杰呢,在大伤之后,照样凭借着自己的实力,挡住了孤魂的雷霆一击。原来他虽然被倒吊着,但是两根很长的龙须伸了出来,恰好挡住了孤魂的两根手指。

    我这边全靠小雪用狮子吼的音波撑着,而敖杰则靠着自身优越的条件,也暂时保住了眼睛。但是我们和孤魂之间差距太大了,僵持不了多大一会儿,人家的四根手指又往前靠近了不少,可以说距离我们两个的眼睛只有几厘米的距离了。

    说句实话,我已经是黔驴技穷了,身上能用的东西基本上全都用上了。当然,我还有一件压箱底的法宝山寨版泡泡,只是孤魂的手指距离我这么近,我就是用上了泡泡,最多只能保住一条命,而这一双招子只怕是要废了。更何况,敖杰怎么办?我们两个的距离有些远,仅仅靠着一个山寨版泡泡遮挡不了这么大的面积。

    这时小雪在脑海里给了我一个提示:“揭穿他,这个孤魂帮帮主孤魂,就是十殿阎罗里排名第三的宋帝王!”

    不会吧?孤魂竟然是宋帝王?说句实话,我也有点儿接受不了这样的事实,毕竟十殿阎罗在幽冥地府的影响力举足轻重,非同小可,着实不是四大判官之类的角色能够相提并论的。

    然而当小雪陆续把信息传过来之后,我方才确定,这竟然特么滴是真的!

    根据狮灵经的记载,这个宋帝王姓余,二月初八的诞辰,在十殿阎罗里排名第三,应该是排名很靠前的了,要知道名声在外的阎罗王只不过排名第五而已,由此可见宋帝王在幽冥地府的重要程度。

    这个宋帝王执掌黑绳大地狱,另设十六小狱,凡阳世忤逆尊长,教唆兴讼者,推入此狱,受倒吊、挖眼、刮骨之刑,刑满转解第四殿。传说黑绳大地狱坐落在大海之底,东南方沃焦石下。这个方位肯定是根据幽冥地府来说的,如果按照黑石城的方位来看,黑绳大地狱应该距离黑石城不是太远,这样就能解释宋帝王作为一个堂堂的十殿阎罗之一,为什么会摇身一变,成了孤魂帮的帮主大人了。更何况,孤魂帮的骨干基本都是幽冥地府的人。

    既然各方面都对得上,那我就可以以此来扰乱宋帝王的心神了,此番我和敖杰能否逃过一劫,成败在此一举了。

    于是面对着已经快贴近我眼睫毛的两根手指,我竟然哈哈大笑起来。

    孤魂,不!现在应该称呼他为宋帝王才对!宋帝王一愣:“李明,真有意思,你马上就要见不到光明了,有什么可笑的?”

    “我在笑天下可笑之人!”我笑得更大声了:“我在笑不但人有两面,而且幽冥地府的高官也有两面。比如说,有的人表面上是十殿阎罗之一,可是背地里却成了什么帮主,余大人,你说可笑不可笑?”

    因为十殿阎罗只有宋帝王一个人姓余,所以我这样一句话无疑是点明了他的身份。

    “你怎么知道?”虽然宋帝王带着面具,我看不清楚他脸上的表情变化,但是他的声音已经失去了以往的镇定。

    但是宋帝王毕竟是宋帝王,城府还是很深的,当下打了一个哈哈,笑道:“李明,你虽然是黑石城的城主,但是也不能你说我是宋帝王,我就是宋帝王了。万一你说我是玉皇大帝,难道我也要承认吗?”

    “余大人,嘴上不承认没关系,因为事实就摆在眼前,由不得你不认。”由于宋帝王心神有些乱了,所以不但我眼前的手指,就连敖杰眼前的手指,也退出了三尺之外。我心里一喜,趁热打铁道:“你先是将我们两个倒吊,接着又自断四根手指来挖我们两个的眼睛,难道这不是你宋帝王余大人的惯用招数吗?我相信,如果挖眼不成功的话,余大人接下来应该要用刮骨之刑了。”

    “不错,老夫就是宋帝王,也是孤魂帮的帮主孤魂。”这一次,宋帝王可能是看瞒哄不过去,索性就大大方方地承认了。只见他双手一招,把四根手指统统收了回去,拿下了脸上那个青面獠牙的面具。只见他面如古月,目如朗星,相貌清癯,仪表堂堂,给人的第一感觉绝对不像个坏人。

    我摇了摇头,然后轻轻叹了一口气:“卿本佳人,奈何做贼?”

    宋帝王老脸一红:“这是我们幽冥地府的大布局,大战略,你小小年纪懂什么?难道我们任由四海龙宫的扩张,而无动于衷吗?那样一来,我们幽冥地府的利益如何得到保障?”

    我笑得更厉害了:“反正每个坏人在做坏事的时候,都有着这样或者那样的理由。余大人,而你的理由已经足够充分得了,用不用我再给你加上一条,奉命行事呀?”

    “李明,你用不着做口舌之利,在这里讽刺挖苦我,要知道你们两个的小命还捏在老夫手里。”

    宋帝王强忍着心头的怒气,继续说道:“我本来想直接杀了你们两个的,可是老夫素有爱才之心,思来想去觉得应该给你们两个一条生路。这样吧,只要你们自愿加入老夫的孤魂帮,那么敖杰可以做第一副帮主,李明做第二副帮主,以前的副帮主野鬼另作他用。因为老夫在第三殿公务繁忙,也就是说,我是把孤魂帮交到了你们两个手里,不知道两位少年英雄意下如何呢?”

    还没等我们两个做出回答,宋帝王继续说道:“当然,你们两个必须要做出承诺,那就是不能向任何人泄露老夫的真实身份。毕竟,就算是野鬼,也不知道他的帮主大人就是十殿阎罗之一的宋帝王!”

    我扭头看了敖杰一眼,我们两个从当初的对手,到现在的并肩作战,虽然交流不是太多,但仅仅是一瞥,我们已经知道了彼此的想法。

    不过这一次我没有吭声,已经重新变回人形的敖杰笑了笑说道:“余大人,多谢你能看得起我们两个,但是真的对不起,我和李明都是自由散漫惯了的人,不习惯被别人约束,所以你还是另请高明吧。”

    “如此说来,两位是明摆着敬酒不吃吃罚酒了。”宋帝王的声音陡然之间冷了下来,九品巅峰的存在果然非同凡响,夜空之中的气温突然下降了好几度。

    敖杰冷声道:“不好意思,我们是敬酒不吃,罚酒当然也不会吃了。”

    眼看宋帝王即将暴走,我连忙说道:“余大人,其实不管孤魂是谁,是阎罗王也好,是宋帝王也罢,与我们没有太大的干系。如果你信得过我们两个的话,我们可以保证不把这个消息透露给第三个人知道,你看如何呢?”

    毕竟宋帝王的实力太过惊人,能不动手尽量不动手为好。

    “不是我不信任你们两个的人品。只是老夫认为,除了我的属下以外,就只有死人才能够保守秘密!”宋帝王一字一句地说道:“所以,我最后给你们两个一个机会,跟着老夫干,或者死!”

    眼看事情已经没有了回转的余地,我也就不必再说什么好话了:“宋帝王,你也许会是一个好上司,但是我们是无论如何也不会跟着你干的。至于死,只怕是不见得吧!”

    “不见得?好一个不见得!”宋帝王哈哈大笑起来:“这应该是我今晚上听到的最搞笑的笑话了。你们两个都不是傻子,应该听说过一句话,阎王让你三更死,没人留你到五更!”

    “是吗?只不过今天应该是个例外,因为现在已经是五更天了。而我们两个还没有死呢?”事情就是那么巧,我的话音刚落,更夫的梆子声就传了过来,果然到了五更天。这应该是一天之中最黑暗的阶段,只要撑过这一小段时间,那么黎明就要来临了。

    “现在是五更又如何?那么老夫就让你们五更死!也就是现在就死!”也许是我们两个敬酒不吃吃罚酒的态度,彻底地惹怒了宋帝王,他的声音越发的阴冷了:“老夫已经五十年没有亲自施展过刮骨之刑了,你们两个很幸运,由老夫亲自为你们操刀!”

    宋帝王说着,右手一探,掌中多了一把刀,刀身并不长,说是刀,其实就和一把匕首差不多,也就仅仅比小剑尖尖长了一两公分而已。不过刀身上冷芒四射,那股杀气扑面而来,纵然我和敖杰都是见过大世面的,也忍不住一连打了好几个寒颤。由此可见,这把刀不知道沾惹了多少鬼魂,刮了多少白骨。

    宋帝王一刀在手,整个人都变了,说话也有了一种冷酷到底的感觉:“这把刀名叫刮骨刀,跟了老夫上千年了,称得上是我的好伙伴!”

章节目录

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南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征并收藏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