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我想了想,还是算了,毕竟敖杰身负重伤之后,又和孤魂帮众人连番恶战,如今身上血迹斑斑,我怎么能下得去手呢?

    这个时候,宋帝王已经放出了刮骨刀,我已经看到那把小刀呼啸着,正对着之前泡泡身上的伤痕而来。

    这一次,我也不用敖杰踢我了,赶紧依葫芦画瓢,照着刚才摔倒的样子,又摔倒了一把,山寨版泡泡的速度顿时加快了不少,把刮骨刀甩开了。

    可是,难怪刮骨刀号称是附骨之蛆,跟在后面穷追不舍,没过多大一会儿,等山寨版泡泡的速度慢下来之后,它就又追上来了。

    我豁出去了,就冲着敖杰大声叫道:“你踢我呀,你特么滴踢我呀!”

    不是我这人不挨打不舒服斯基,而是我通过第一次挨踢,第二次自己自己摔得出的结论看来,明显是敖杰踢我之后,山寨版泡泡的速度要更快一些,所以为了摆脱刮骨刀,我情愿被多踢几下也无妨。

    “兄弟,既然你这么迫切,那我就只好恭敬不如从命了!”敖杰又是一脚,正好踹在我的小肚子上。好家伙,竟然比刚才那一脚用的劲还大,直接把我踹的飞了起来,实实在在的撞在了泡泡上。多亏泡泡的周边挺软和的,否则的话,这一脚就有的我受了。不过我还是疼得呲牙咧嘴的,冲着敖杰叫了一声:“敖杰,你小子还真踢呀?”

    敖杰哈哈笑道:“是你让我踢的,我能不踢吗?再者说了,既然要踢,那就要用力,要不没啥作用的。”

    这小子就那么喜欢看我的笑话,明明伤的不轻,一笑就疼得呲咧着嘴,可是他竟然忍着疼偏要笑。

    不过好在大力踢有大力踢的好处,敖杰踢了我一脚之后,山寨版泡泡就像坐了火箭似的,一个劲儿的往前跑,眨眼之间,就把刮骨刀甩在身后好几丈开外了。就这么一来二去的,眼瞅着黑水河就在望了,这时候,敖杰又使满劲给了我一脚,按照我们之前的经验,这一脚足够让山寨版泡泡直接进入黑水河里。

    可是就在这时,身后传来了宋帝王的声音:“两位还真是聪明呀,知道用黑水河河水的阻力来缓解刮骨刀的冲击力,可是老夫会给你们这个机会吗?”

    “疾!”宋帝王喝了一声,然后对着正在飞行的刮骨刀一指,刮骨刀就改变了飞行的方式,本来它是水平旋转着飞行的,就像是打靶场里的飞盘,可是这一次却变成了立体旋转式,就像是一根有着充足马力的电钻。这样一来,速度加快了好几十倍,霎那间,就追上了我们,然后嗡嗡叫着,用自己锋利的刀尖去钻山寨版泡泡,而且就是瞅准了刚刚受损的部位来钻。

    要知道泡泡外表就像是一个肥皂泡,只不过周围弹性很大,所以抗击打能力非常变态,但是现在刮骨刀就像是突然变成了一把电钻,这个山寨版泡泡就有些抵挡不住了。

    我本来还想着,怎么着也能坚持到黑水河中吧,没想到不一会儿工夫,那个裂痕就越来越大,眼看着刮骨刀随时随地都有可能破泡而入的可能,我有着急了,急忙对敖杰说道:“赶紧想办法呀,要不咱们两个斗得玩完。”

    敖杰把双手一摊,瞪着一双无辜的大眼睛说道:“兄弟,我实在是没办法了,宋帝王这把刮骨刀真的是太邪气了,怪不得又附骨之蛆之说呢?”

    总不能坐着等死吧,我连忙呼叫小雪和小剑尖尖,可是狮灵小雪因为发出了狮子吼,元气大伤,而剑灵小头尖尖刚刚受了伤,就算是它没有受伤,只怕也无能为力了,因为刮骨刀看样子正是它的克星。

    我也是彻底没辙了,难道就这么挂了。要知道当初我还是豪情万丈呢,梦想着把黑石城打造成我李某人的根据地呢,可是我来黑石城还没几天,还没等我大显身手呢,就被宋帝王给了狠狠一击,以前的梦想就像是这个即将破碎的泡泡那样,即将伴随着我肉体的死亡而灰飞烟灭了。

    忽然,听到敖杰问我:“兄弟,你在摘星楼射我几箭,我当时看那伤心小箭挺精致的,就把它们收了起来,你看现在有用处没?”

    “有用处没?你说有用处没?用处大着呢?”我急忙把碧玉虎弩拿了出来,冲着敖杰喊道:“小长虫,不想死的话,赶紧把伤心小箭拿出来!”

    生死关头,敖杰也顾不上和我斗嘴了,连忙把伤心小箭递给了我,谢天谢地,竟然有三支。

    自从当初我和虎骏以及丑猫义结金兰,虎二哥把碧玉虎弩和伤心小箭送给我之后,它们不知道帮了我多少次,如果没有他们的话,我坟头的草不知道都要长多高了。这么长时间以来,我和虎骏再也没有见过面,于是就把这幅弩箭当成了他,它们也成为我最为倚重的兵器。从昨晚到现在,我的八支伤心小箭全都拼完了,谁知道敖杰给了我一个天大的惊喜。

    从敖杰手里接过来三支伤心小箭,我的自信心在那一瞬间又回来了。是的,它们也不是太过出色,伦防御性,和山寨版泡泡没法比,论攻坚能力,甚至比不上小剑尖尖,但是它们给我的感觉就是不一样。握着它们,就如同二哥虎骏和大哥丑猫都站在我的身边,兄弟齐心,其利断金,我们三兄弟并肩作战,就算是天大的困难,我也能够克服,这就是精神的力量。

    我抬起头,一脸蔑视地望着那个恐怖的幽冥地府的神器刮骨刀,如果刚刚我对它还有所畏惧的话,那么现在我已经无所畏惧了。

    刮骨刀的刀尖很小很小,又有山寨版泡泡挡着,所以不好瞄准,好在距离太近了,也就不到两米五六,我把碧玉虎弩架在肩头,搭上了一支伤心小箭,然后眯起了一只眼睛,心情前所未有的平静。我当然知道这一箭必须射中,否则的话,刮骨刀一旦钻破山寨版泡泡,那么我手里的弓弩就再也没有用武之地了。

    刮骨刀无疑是有刀灵的,几乎任何一件神器都有它的器灵,什么叫灵,这期间也有聪明伶俐和灵活多变的意思,可能是刮骨刀的刀灵感受到了危险,所以刀尖处竟然射出了耀眼的光芒,直接冲击我的眼睛。我的右眼闭着,自然没什么大碍,但是瞄准的左眼首当其冲,被强光一射,一时间疼痛万分,泪如雨下,顿时眼前一片模糊,什么也看不到了。

    对于一个远程攻击手来说,眼睛是非常重要的,因为远程攻击需要精准打击目标,没有眼睛做出准确的判断,是不可能射中目标的。

    虽然眼睛看不见,但是我的耳边已经传来了山寨版泡泡痛苦的叫声,我知道我已经连抹一把眼泪的时间都没有了,而且我感觉到那股强光并没有散去,所以我的右眼根本不敢睁开。

    怎么办?绝对不能束手待毙!这时,碧玉虎弩的弓弦已经开始颤抖,伤心小箭也随着颤抖起来,但是我感觉得到,它的箭簇依然锋利无比,纵然对手的实力匪夷所思,但是它无所畏惧。

    再不出手的话,一切就会结束了。管他三七二十一呢,先射它狗日的,一把破刀,也敢来李某人面前耀武扬威,岂不是狗仗人势么?老子怕你个求!

    我更不会恐惧或者放弃了,而是王霸之气突然迸发,大喝一声,然后按下了蹦黄,只听一声呼啸,伤心小箭飞了出去,当听到那一声砰的时候,我知道射中了,那是箭尖正对着刀尖之后,发出的声音。

    然后我感觉到那一片强光消失了,我睁开了眼睛,只见那一支黝黑的伤心小箭掉落在我的脚边,而在山寨版泡泡的泡壁上,有一个黄豆大小的小洞,好惊险呀,只要再晚上十分之一秒,只怕这个山寨版泡泡就要消失了。当我和敖杰失去山寨版泡泡的庇护之后,那么就是我为鱼肉,宋帝王为刀俎,只能任人宰割了。

    我朝外边看了看,并没有看到刮骨刀的踪影,我拣起了地上那支伤心小箭,只见它原本锋利无比的箭簇已经被磨平了,只剩下光秃秃的箭杆,看着有那么一些悲凉,但更多却是骄傲,因为不可一世的刮骨刀已经被它击退了,而且肯定是受到了损害,否则的话,它也不会不见踪影了。

    “伤心小箭,有种!你放心,假以时日,我一定给你一个新的生命,而且我承诺,这一天很快就会到来!”我对这着伤心小箭嘀咕了几句,尽管它们不是神器,没有器灵,根本无法和我交流,但是我知道它们应该是懂我的。

    我把那一支秃头的伤心小箭放进了纳戒,然后又重新搭上了一支,因为我明白,刮骨刀很快还会再来。既然人家有附骨之蛆之称,那么我和敖杰不死之前,它是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

章节目录

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南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征并收藏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