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下是个机会,趁着刮骨刀还没来,赶紧让山寨版泡泡带着我们两个进入黑水河才是正事,可是刚刚那一箭,几乎已经耗尽了我的所有力气,根本没有能力再去驱动山寨版泡泡了。而敖杰就更不用提了,他当初被我用碧玉虎弩射出来的小剑尖尖所伤,伤的的确不轻,多亏他是龙族,拥有着强悍的身体,否则的话,早就嗝屁了。

    如果说受伤之后,静养着那也没有什么大碍,而他呢,又连续彻夜大战,从野鬼到漫天箭雨,又到孤魂帮的灵魂人物宋帝王,这么连番恶斗,就算是他浑身是铁,又能捻几根钉呢?所以说,敖杰的晕倒根本就不是意外。

    既然敖杰已经帮不上忙了,而山寨版泡泡的速度并不快,我估摸着要想进入黑水河,至少还得十分钟时间,可是在一旁虎视眈眈的宋帝王会给我们机会吗?就算是他不亲自出手,仅仅是那个刮骨刀,就够我应付了。毕竟,我手上只剩下两支伤心小箭,只能击退刮骨刀两次了。

    但是事已至此,我已经想不出别的什么好办法了,如果胡薄荷或者张顺在这里的话,说不定还能给我出个主意什么滴,因为他们两个都是足智多谋的人,可惜的是他们两个都不在,我所能依靠的只能是自己。

    果然不出我的所料,仅仅过了几分钟,我又听到了熟悉的嗡嗡声,刮骨刀又回来了。还是那种像钻头一样的旋转式前进,速度当然快得惊人。不一会儿,就已经到了近前,而且还是轻车熟路的目标,就是山寨版泡泡上的那个黄豆大小的小洞。

    正所谓千里之提,溃于蚁穴。本来这个小洞已经严重影响了山寨版泡泡前进的速度,如果小洞再变大的话,那么泡泡也就不复存在了。因为泡泡的原理,其实就和气球差不了多少。如果是一个小洞的话,跑气的速度当然会慢一些,如果变成一个大洞的话,那么后果就不堪设想了。所以说,这一次我不敢给刮骨刀一丝一毫的机会。当嗡嗡之声刚刚出现的时候,我已经把一支伤心小箭搭在了碧玉虎弩上,这不是装逼,因为我现在没有任何装逼的资格,而真的是实实在在的恭候多时了。

    刮骨刀的刀尖刚刚接触到小洞,那一支伤心小箭就已经离开了碧玉虎弩的弓弦,呼啸着射向了刀尖。而这一次,我受到刮骨刀前进方式的启发,所以在射箭的时候,用手腕加上了一点点的旋转,所以说这一支伤心小箭射出去的时候,也是旋转着的,只不是旋转方式与刮骨刀有所不同。它是内旋,而我的伤心小箭是外旋。一内一外,如果是搭档,可以说是相得益彰;如果是夫妻,可以说是琴瑟和鸣;但如果是敌人的话,那就是克制与反克制的关系了。

    这是我在碧玉虎弩上的第一次尝试,不试不知道,一试吓一跳,原来碧玉虎弩这么好使,我只是手腕轻轻一抖,效果就出来了。不愧是虎族之宝,难怪当初虎骏要把碧玉虎弩送给我的时候,他的表哥一直在反对来着,这东西果然好用呀!

    黝黑而细长的伤心小箭,高速旋转着飞了出去,准确无误地命中了那个黄豆大小的小洞。不,准确的说,应该是命中了刚刚侵入小洞里的刀尖。因为我的力道把握的恰到好处,所以伤心小箭那锋利的箭簇并没有使小洞扩大,它只是撞击了刮骨刀的刀尖而已。

    箭尖和刀尖相遇了,它们两个一个内旋,一个外旋,碰在一块之后,并没有产生什么巨大声响,和刚刚那一次撞击完全不同,而是只有轻轻的摩擦之声,然而刮骨刀又一次败退了,甚至比上一次败得更加干脆。再也没有了来的时候那种嚣张的嗡嗡之声,而是不声不响的,灰溜溜地逃走了。

    这一箭的战果当然是不错的,我也并没有任何的意外,只不过我没有想到,当我把这一支伤心小箭捡起来之后,竟然发现它并没有任何的损伤。可以说,与击退刮骨刀的喜悦相比,这一次我更加在意的是,我从这一箭中领会到了碧玉虎弩和伤心小箭的真正奥秘,可以说这是虎族都没有掌握的奥秘,只要我运用熟练了,那么刮骨刀的附骨之蛆对我来说,将再也没有任何的威胁了。这还真的是意外之喜呀!

    对于人体来说,喜悦是一种很奇怪的东西,它能够让人亢奋,能够给人以希望,也能够让人热血沸腾。

    要知道我刚刚几乎是已经精疲力尽了的感觉,但是有了希望之后,我突然发觉自己又变得浑身都是力气了。然后呢,老夫聊发少年狂,我竟然在这么狭小的空间里,来了一个漂亮的后空翻,再然后呢,在落地之前,又用了一记漂亮的后蹬腿,势大力沉,再再然后呢,山寨版泡泡的速度就突然加快了,眨眼之间,已经来到了黑水河的上空。呵呵,我如今已经掌握了碧玉虎弩新的用法,只要再进入黑水河中,那么就再也不用怕刮骨刀前来骚扰了。

    可是有句话叫做理想很丰满,现实却很骨感,还有一句话叫做计划跟不上变化,当我满怀欢喜地准备往黑水河里降落的时候,只见波涛汹涌澎湃,一瞬间浪头处出现了一队人马,为首之人长着一颗鲶鱼脑袋,身边的人,每人手里那些一把弓弩,而弩上之箭正是孤魂帮的漫天花雨。

    鲶鱼头哈哈哈大笑道:“李明,我乃孤魂帮的鲶鱼长老,奉我们家帮主之命,在此等候多时了。”

    我听说过鲶鱼长老的名字,知道他本来是水族的人,后来被孤魂帮招揽,此人水性了得,实力不可小觑。更加让人头疼的是他背后那一队弓弩手,这么近的距离,如果漫天花雨洒过来,只怕如今的泡泡已经没有抵挡的能力了。

    屋漏偏逢连夜雨,就在这时,在我们身后,突然又想起了嗡嗡之声,天杀的刮骨刀竟然又重整旗鼓追过来了。

    前有堵截,后有追兵,这一刻,我不得不佩服宋帝王了,人家不愧是坐镇一方的大佬级人物,别的不说,就看这一系列安排,用一句决胜千里之外来形容也不为过。

    不过在我李某人的字典里,从来就没有放弃这个词语,我坚信,我李明这一声还有很多事情没有做,甚至还没有见过我的孩子一面,还有和胡美丽、鱼泡泡的白头之约没有完成,我是绝对不会死在这里的。

    可是有些事情,信心是一方面,但是现实又是一方面。比如说一个普通人,有信心能够飞上天,他真的能飞上去吗?就像我如果没有约会乘风身法之前,也是飞不上去的,更别说什么普通人了。

    更何况,碰上宋帝王这么一个妖孽的对手,简直就是来摧毁人的信心来的。

    因为就在那一瞬间,刮骨刀的嗡嗡之声突然变成了三个方向,怎么回事?难道幽冥地府有三把刮骨刀吗?不可能呀,这东西乃是神器,又不是大白菜,想要多少就有多少的。

    我稍微一琢磨,就明白了,肯定是刮骨刀用了分身之术。如果说一般的兵器分身乏术的话,那么作为神器,宋帝王最为倚重的兵器,那么刮骨刀会分身也挺正常的。只是这样一来,我该如何应对呢?毕竟我手里满打满算,只剩下两支伤心小箭了,要对付三把刮骨刀,实在是有些勉为其难了。

    可是刮骨刀并没有给我任何喘息的机会,其中一把刀仍然是老马识途,对准了那个黄豆大小的小洞,而另外两把呢,则是开足马力,对着山寨版泡泡的泡壁不遗余力的钻了起来。

    管他呢,眼下这种情况只能是头痛医头,脚痛医脚了,顾住一头是一头了,说句不好听的话,就是尽人事而听天命了。当然,如果我是孤身一人的话,可以离开泡泡,用自己的乘风身法逃命,说不定还有一线生机。但是我李某人是绝对不会抛下同伴自己逃生的,而敖杰如今人事不省,他那么大的块头,我如果背着他出去的话,就算不被刮骨刀追上,也会成为漫天花雨的箭靶子。

    我又搭上了一支伤心小箭,对准了刮骨刀的刀尖,依葫芦画瓢,还是用内旋的手法,射了出去。再一次命中了,但是刮骨刀毕竟是神器,是有器灵的,这一次它吃一堑长一智,显然想出了应对的办法,我这一箭本来想着让它退避三舍之后,再腾出手来对付另外那两把刀的,可是没想到我这一箭仅仅让它后退了一丈开外,等我把伤心小箭捡起来之后,它就又堵在了那个小洞口。

    “阴魂不散的东西!”我嘟囔了一句,只得先对付这一把刀了。毕竟其余的两把刀目前为止,并么有把山寨版泡泡的泡壁钻开,能撑一会儿是一会儿吧。

章节目录

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南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征并收藏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