俗话说得好,财帛动人心,更别说纳戒这种世所罕见的宝物了。是人总会有贪心的,而鲶鱼头领则恰恰是起了贪心,这给了我活命的机会。我的眼前一直是黑黢黢的,看不见任何东西,这也就是说,我还平安无事地待在这厮的兜里。不过,这厮一身的鱼腥味,真的不是那么好闻。

    这我就不明白了,同样是鱼,为什么红红姑娘身上就没有这种腥味,人家照样喷香喷香的。可能这就是男人和女人的区别了。否则怎么会有臭男人和香女人的别称呢?

    我琢磨着,等我逃出生天之后,如果鲶鱼头领做得不是那么过火的话,我不介意送给他一些蒜条金,也算是对他的一种酬谢吧。

    这时候,耳边传来了鲶鱼长老那吆五喝六的声音,意思是让手下在河面上或者是河边寻找,找不到我和敖杰的下落就别想吃饭来着。

    这话说的非常严重,但是我明白,他这样也许就是做给宋帝王看的,只要宋帝王和野鬼等人一离开,这厮才不会这么卖命的,毕竟这些人都是他的同族和心腹,是他能够在孤魂帮立足的根本,他不可能真的和这帮手下过不去的。其实妖界、冥界和人界没有什么不同,逢场作戏的现象也是非常常见的。

    不管宋帝王看没看破,在鲶鱼长老等人失去利用价值之前,他会一直装糊涂的,有时候太较真了也不好,对某些事情来说,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许是更好的领导方式。

    孤魂帮那么多人马,鸡飞狗跳地搜索了半晌,自然是没有任何收获,毕竟没有人能想到我竟然会躲在他们其中一个人的口袋里,就算是宋帝王天纵英才,智计百出,也不可能看透所有的事情。

    最后可能是看着实在是没辙了,宋帝王就嘱咐了鲶鱼头领几句,然后带着人马离开了。

    果然不出我的所料,宋帝王带着人刚一离开,鲶鱼头领就招呼自己的手下:“兄弟们,我估摸着那个李明和敖杰已经被烧成灰烬了,大家伙也累了,没有功劳也有苦劳,现在就撤吧。回去我请客,队长以上的职位,和我一起到黑绳城的美人鱼潇洒走一回,至于普通的兄弟,每人赏赐一两蒜条金,你们拿着钱自己去找可以吧。”

    这位鲶鱼长老别看长的面目可憎,可是挺会收买人心的,一出手就这么大的手笔,因为据我目测,他至少也有上千手下吧,每人一两蒜条金的话,也有一千两了,这可不是个小数目,看来这厮投靠孤魂帮之后,没少捞好处。

    那些鲶鱼兵丁们一听,叫好声喊的震天响,后来就收拾好了家伙,三个一群,五个一伙的潜入黑水河底了。作为这只军队的二把手,鲶鱼头领和鲶鱼长老走在了一起,听他们话里话外的意思,我这才知道,闹了半天,原来他们两个是亲兄弟呀。

    我心里有些担心,这两人兄弟情深的样子,这个小鲶鱼头会不会把捡到纳戒的事情告诉给大鲶鱼头呢?毕竟那个鲶鱼长老见多识广,而且狡猾多端,实力起码也是六品巅峰的样子,要比他五品初境的兄弟高明多了,如果他见了纳戒的话,保不准会想出什么鬼点子呢?

    事实证明,我的担心并不是多余的。那个鲶鱼头领支开了身边的亲兵,然后对鲶鱼长老小声说道:“好教兄长得知,刚刚我们在河面上围剿李明和敖杰的时候,一件东西从天而降,砸在了我的头上,我捡起来一看,还真的是天上掉馅饼呀,兄长,你猜一猜是什么东西?”

    “你这家伙,也学会和我卖关子了!”我听见咚地一声,看来鲶鱼长老在弟弟的头上敲了一记,但他并没有发脾气,或者是用兄长甚至是上司的身份来压人,而是笑着说道:“既然兄弟你有这个意思,那么哥哥就陪你玩玩。”

    鲶鱼长老稍作寻思,然后笑道:“不会是李明那厮随身的兵刃吧?如此说来,兄弟你真的是洪福齐天呀!要知道李明那小子虽然说年纪不大,但是身上带的全都是好东西。什么碧玉虎弩和伤心小箭,那可是虎族的宝贝,还有什么小剑尖尖更是厉害,听说是西海龙宫的神器,西海公主敖冰冰的随身兵器,不知道怎么会被那小子弄到了手里。”

    鲶鱼头领一听他兄长说起来西海公主敖冰冰,没有正面搭话,反而笑咪嘻嘻地说道:“敖冰冰能够把神器送给李明,他们两个肯定有一腿,可惜了西海公主,那么一朵娇滴滴的鲜花,插在牛粪上了。想起来,我和敖冰冰还有一面之缘呢,当时真的是一见倾心,谁知道却被李明抢了先机。”

    鲶鱼头领能够说出这话,并不让我意外,因为就算是亲兄弟,也是两个男人之间的交流,而两个男人之间的话题,一旦涉及了漂亮的女人,那么很少能正经起来。这应该是男人的通病吧。

    不过鲶鱼长老没有接着兄弟的话茬往下说,反而是皱起了眉头,自顾自说道:“兄弟,碧玉虎弩和小剑尖尖都挺大的,想悄悄藏在身上是不可能的,所以你得到的不会是这两样。难道说你捡了一支伤心小箭那吗?不可能呀,如果是伤心小箭的话,从那么高的地方落下来,再砸在你头上,最起码还不得起个大包什么滴?”

    “兄长,你那么聪明的一个人,没想到也猜不出来?”鲶鱼头领笑着说道:“其实如果不是这东西砸到了我的脑袋上,就算是打死我,我也猜不出来的。”

    鲶鱼头领说着,压低了声音说道:“兄长,你听没听说过纳戒这玩意?”

    “纳戒?那可是稀罕玩意,别说是你我了,就算是帮主大人都没有。”鲶鱼长老果然是老奸巨猾,很快从弟弟的口风里听到了什么,用有些紧张又有些激动的声音问道:“兄弟,不会是天上掉下来一个纳戒,砸到你头上了吧?”

    “兄长,还真的是,要不怎么说天上掉馅饼呢?”话音声中,我感觉到一只带着鱼腥味的大手伸了过来,然后把纳戒拿了出去:“兄长,我听别人说过纳戒的模样,应该就是这玩意儿了。”

    谢天谢地,我终于见到了光明。我透着纳戒朝外边看去,只见鲶鱼头领正把纳戒捧在手掌心,而鲶鱼长老正瞪着一双贪婪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纳戒,带着按捺不住的兴奋说道:“兄弟,这一回你可立下大功劳了。看样子李明和敖杰真的是挂了,而碧玉虎弩和伤心小箭,自己你喜欢的小剑尖尖,应该都在这个纳戒之中。你放心,等我想办法把纳戒打开之后,小剑尖尖就是你的了。到时候你拿着它去找西海公主敖冰冰,没准还能够成就一段好姻缘呢?”

    “多谢兄长成全。不过这也是兄长你福缘深厚,兄弟我只不过是走了狗屎运而已。”不得不说,鲶鱼头领拍马屁功夫比他的灵力高明得多了,这一番话说的鲶鱼长老甭提多高兴了:“兄弟,有了碧玉虎弩和伤心小箭,再得西海龙宫的助力,你我兄弟何必要屈居人下呢?到时候自立门户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呀!不过,眼下最关键的是,怎么样才能打开这个纳戒呢?要知道纳戒水火不侵,更是和原来的主人滴过血的,外人很难操纵呀!”

    望着鲶鱼长老若有所思的样子,我有些担心了,也不知道这厮会想出什么办法来弄开纳戒。

    忽然鲶鱼长老又说道:“兄弟,在黑绳城,住着一个能工巧匠,名叫七巧玲珑手,只要能够找到他,那么打开这个纳戒简直就是易如反掌的事情。”

    鲶鱼头领却是皱着眉头说道:“可是我听说这个人居无定所,很多人知道他在黑绳城,但是没有人知道他到底住在什么地方呀。黑绳城这么大,要想找到他简直比登天还难呀!”

    鲶鱼长老却是笑了:“咱们孤魂帮的根据地虽然是在黑石城,但是在黑绳城也是可以横着走的,也不知道咱们的帮主大人与黑绳城的城主宋帝王是什么关系,反正在这里我们孤魂帮非常吃得开。这件事情说来也巧,三天之前,我得到消息,只要在美人鱼会所找到一个,右手中指上刺着一朵玫瑰花的胖子,那么就能够打听到七窍玲珑手的下落了。”

    他们兄弟两个走着说着,很快走到了一片黑树林之中,而他们的亲兵近卫都远远地落在了身后。我琢磨了一下,如果我在这时候突然出手,先制住鲶鱼头领,然后利用乘风身法,未尝不能逃出生天。而鲶鱼长老虽然实力挺强的,远在我之上,可是估计也追不上我。鲶鱼军的漫天花雨虽然厉害,但是我也不用担心,因为我的乘风身法快速无比,等他们赶过来的时候,我早就不知道跑到哪儿去了。

章节目录

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南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征并收藏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