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于什么七巧玲珑手,和我并没有什么关系,黑石城现在正是多事之秋的时候,我也没功夫去会一会他。

    主意打定,我刚要从纳戒中跳出来,然后直接用龙爪手制住鲶鱼头领,谁知道耳边传来了一声*,原来是敖杰醒了。

    我并不担心这一声*会惊动了外边的鲶鱼兄弟,因为纳戒的神奇之处我还是非常了解的,比如说吧,我躲在纳戒里能看到外边,但是外边的人却看不到我。我能够听到外边的声音,无论他们说什么我都能听得清清楚楚,可是不管我在纳戒之中,发出任何声音,外边的人却是根本听不到的。

    “敖大哥,你怎么样?没事吧。”我只好暂时放弃了突围而出的行动,先看一看敖杰的强势在做道理,毕竟如果敖杰恢复健康的话,那我们两个联手,就直接可以平趟出去了,什么时机把握,什么偷袭,根本用不着,这就是实力带来的好处,毕竟敖杰可是金龙,实打实的七品巅峰。

    敖杰又是*了一声,我觉得情况有些不妙了,因为我虽然和敖杰相识不久,但是他的脾气我了解,那绝对是一个硬汉,如果不是伤的太重,不能自已的话,他是绝对不会叫出声来的,要知道龙族向来以身体强悍闻名于世的。由此可见,敖杰的伤势比我想象中还要严重。

    敖杰看了看我,气若游丝地说道:“兄弟,我只怕是……不行了,不过……临死之前能够与你不打不相识,我已经了无憾事啦。”

    我的眼泪刷的一下就下来了:“敖大哥,说什么呢?你会没事的,你一定会没事的!”

    敖杰摇了摇头说道:“我的伤势怎么样,我心里清楚。当初被小剑尖尖损伤之后,如果我能够静养半个月左右,自然就会安然无事。可惜的是孤魂帮趁虚而入,我连番作战之后,又现出了金龙真身,所以伤势加重,如今已经不治了。”

    “都怪我!都怪我!”我心里悔恨交加,虽然严格说起来,我并没有什么责任,虽然起初敖杰是被我所伤,但是那时候我们是你死我活的对头,谁伤了谁都是理所应该的。

    敖杰摇了摇头说道:“兄弟,说什么呢?这件事情怪不得你,要怪只怪我命该如此了!只可恨我父亲大人的冤屈还没有伸,我死不瞑目呀!”

    我抓住了敖杰冰冷的大手,问道:“敖大哥,真的无药可救,无人可医了吗?”

    “有和没有其实是一个样子的。”敖杰的脸色更加苍白了:“除了太上老君的九转还魂丹可以救我之外,还有就是七巧玲珑手了,那个人心灵手巧,不但精通天下机关,而且医术高明,传说可以起死回生。”

    “七巧玲珑手!”我又惊又喜,这个世界的有些事情就是那么巧,我以为自己这辈子不会和七巧玲珑手有所交集的时候,命运偏偏把我们绑在了一块。

    敖杰没注意我脸上的神色,自顾自地说道:“七巧玲珑手神出鬼没,三界之中,没有人知道他在什么地方,所以想找到这个人,难度比从太上老君的炼丹炉里,弄到九转还魂丹差不了多少。”

    我没正面回答敖杰的话,而是喜滋滋地问道:“敖大哥,你的伤势还能挺多长时间?”

    敖杰轻轻叹了口气:“最多七天光景,这也是我们龙族身体强悍,否则的话,我早就断气了。”

    他缓了一下,继续说道:“兄弟,临死之前,你能不能帮我办一件事情。我知道这件事情很难很难,但是我现在无人托付呀,请你一定要帮我!”

    七天时间,应该足够找到七巧玲珑手了。只要找到他本人,事情就好办多了,到时候,不管付出什么代价,我一定要让他替敖杰医治。于是,我笑了笑说道:“我知道是什么事情。你是不是想让我替伯父申冤呀?不好意思,敖大哥,我帮不了你。”

    敖杰神情一下子黯然起来了:“的确这件事情太难了,如果托付给你的话,也太难为你了。兄弟,我不怪你,只怪我没有替你着想。”

    “敖大哥,说什么呢?”我哈哈大笑起来:“我的意思是说,替伯父申冤是件大事,还得有你亲自去办,才称得上是天经地义,顺理成章,而我呢,在你需要的时候,在旁边帮你一把就行了。”

    “我自己办?”敖杰愣了一下,但他是个聪敏人,很快就明白了我的意思:“兄弟,这么说你有办法治好我的伤吗?难道你身上有九转还魂丹?对的,如果谁能创造奇迹的话,那就非你莫属了。毕竟,认识你没两天,我已经见惯了你身上那么多,稀奇古怪的玩意儿。”

    “敖大哥,你也太能看得起我了。”我微微笑道:“太上老君的九转还魂丹是何等的珍贵,我是弄不来的。不过,我知道七巧玲珑手在什么地方?”

    敖杰讶声道:“你知道七巧玲珑手在什么地方?怎哦可能,这段时间咱们两个一直在一起,你从哪里得来的消息?毕竟,你刚到黑石城也没几天光景,之前说不定连这个人的名字,只怕都没听说过吧?”

    “敖大哥说的真对,我之前的确不知道七巧玲珑手是何许人也,可是也许是伯父他老人家在天之灵保佑着你,就在刚才我听到了七巧玲珑手的消息,他就在不远处的黑绳城,只要去了美人鱼会所,找到一个胖子,那么就可以打听到七巧玲珑手的消息了。”

    我望着敖杰惊喜万分的眼神,把从鲶鱼兄弟那里听到的消息说了一遍。

    敖杰听完之后也乐了:“这正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看样子,我们只需要在这纳戒里待着,鲶鱼兄弟会送我们去见七巧玲珑手的。”

    “敖大哥,兄弟我也是正有此意。”我拍了拍敖杰的肩膀:“话不多说,我们好好睡上一觉,等一觉醒来之后,就能见到哪位神龙见首不见尾的七巧玲珑手了。”

    敖杰点了点头,他经过连番恶斗,又受了这么重的伤,所以精神不是很好,没过多大一会儿,就睡着了。

    我虽然一天一夜没合眼,但是这种关键时候,却是怎么也睡不着,只是躺在那里想心事。

    昨天晚上我们在黑石城闹出了那么大的动静,柴涛的情报司不是吃干饭的,肯定有不少消息传回了城主府,只怕还包括我被烧死的消息。如果仅仅是胡薄荷当家做主的话,我还真的担心她会去孤魂帮给我报仇雪恨,但是如今张顺在,又有丑猫大哥和师傅胡一刀在旁边帮衬着,他们三是个识大体的人,在没确定我的死讯之前,应该是不会轻举妄动的。只要他们不主动挑事,宋帝王曾经答应过我,不会去城主府惹事的,像他那种身份的人,说话肯定算数的,所以说,黑石城的一切我根本用不着担心。

    我想着心事的时候,又觉得眼前一片膝黑,应该是又被装进口袋里了。这个人身上也有鱼腥味,只不过没有鲶鱼头领那么浓烈而已,应该就是鲶鱼长老了。这厮可是六品巅峰,所以我尽量不发出什么动静,免得被他看出什么破绽来。因为这个人是很有心机的,只要他听到动静,难保不会联想到我就在纳戒之中。到了那时候,万一他改变主意,把我连带着纳戒送到宋帝王那里邀功请赏的话,我和敖杰就没有任何机会了。因为宋帝王的手段可比鲶鱼长老强多了,别的不说,只要他祭出刮骨刀,用对付山寨版泡泡的方法对付纳戒,那么纳戒只怕也保不住了。

    本家没有人冷声,但是走了一会儿之后,鲶鱼头领是一个多嘴之人,实在是憋不住了,就没话找话的说道:“兄长,这个纳戒可能要比传说中的纳戒还要珍贵,因为它竟然能在刮骨刀和漫天花雨的攻击之下,安然无恙,着实让人叹为观止呀。”

    鲶鱼长老没有正面回答,却突然吸了吸鼻子,说道:“兄弟,我怎么闻到了一股人味?这是怎哦回事呢?要知道这一条是黑绳路,是不会有人类能来到这个地方的。”

    “人味?”鲶鱼头领突然拍了拍脑袋:“就算是在黑石城,有人味的人也就只有李明了,那小子起先就是一个凡人。”

    “李明?”鲶鱼长老欲言又止,他想了一会又说道:“兄弟,你说李明会不会是没被烧死,反而躲到这个纳戒里去了呢?”

    “怎么可能?”鲶鱼头领看样子并不认可兄长的言论:“兄长,纳戒是藏东西的物品,怎么能够藏人呢?毕竟,人并不是东西。”

    鲶鱼长老反问了一句:“人不是东西吗?我怎么觉得也有可能是东西呢?”

    我一颗心顿时提到了嗓子眼儿上,几乎连大气都不敢乱出,没有想到这个鲶鱼头的鼻子,竟然比狗鼻子还要灵光。

章节目录

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南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征并收藏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