鲶鱼长老故意压低了声音说道:“兄弟,你也别不信,反正我的第六感告诉我,李明就躲在这个纳戒里。你也知道的,我的第六感一向很准的。”

    坏菜了!完蛋了!还真的是怕什么来什么,只要落实了我就在这个纳戒里,那么这个鲶鱼长老很有可能,连人带纳戒都交上去。我急忙竖起了耳朵,想听听他们兄弟两个到底是怎么合计的,如果真的要把我交给宋帝王的话,那我也只能和他们拼一个鱼死网破了。别看他们兄弟,一个是六品巅峰,另一个是五品初境,但是如果我的小剑尖尖和狮灵小雪都健健康康的话,我还真没有把他们放在眼里,而如今我能够依赖的只有碧玉虎弩和伤心小箭了。

    我直接把碧玉虎弩拿出来,搭上了一支伤心小箭,想着既然鲶鱼长老把纳戒装进了自己兜里,那么我胡乱一箭射出去的话,肯定能射中他,至于能不能射中他的要害,那就只有天晓得了。

    当然如今敖杰伤重不治,我的主要目的是通过这兄弟两个找到七巧玲珑手,所以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我是不会动手的。

    只听鲶鱼头领说道:“兄长,你的第六感虽然是一向很准,但是我们并不知道这个纳戒到底能不能藏人,那个李明到底在不在里面呢?如果在的话,事情就好说了,我们替帮主大人抓到了人,他一高兴,就把纳戒和里面的小剑尖尖赏赐给我们兄弟两个了。可是李明万一不在里面的话,你说帮主大人会不会把纳戒和小剑尖尖全都吞了呢?然后拿着金银珠宝堵住我们的嘴就好了。那样的话,我们兄弟两个不就是竹篮打水一场空了。毕竟金银珠宝虽然都是好东西,但是我们并不稀罕呀!”

    “兄弟言之有理。”鲶鱼长老点了点头道:“我看不如这样,我们还是按照原计划,去黑绳城美人鱼会所,等找到七巧玲珑手之后,让他把纳戒打开不就一清二楚了。到了那时候,如果李明真的躲在纳戒里的话,我们就把他捉了,然后交上去邀功请赏。如果李明不在纳戒里,那么这个纳戒还有里面的所有宝贝就算是我们兄弟两个的了。就算是帮主大人听到了什么风声,我们死不承认就是了。反正他如今正值用人之际,不会把我们怎么样的。”

    鲶鱼头领抚掌大笑道:“兄长此计甚妙,我举双手双脚赞成!”

    听他们兄弟这么一说,我不由得放下了心里的一块石头。有人的地方就有小团体,就有矛盾和斗争,看起来孤魂帮内部也并不是铁板一块,这倒是给了我机会。不过话说回来,这个鲶鱼长老倒是的确不容小觑。

    我正在琢磨呢,只听鲶鱼长老再一次压低了声音:“兄弟,这一路上你我兄弟得小心点儿,千万不要让李明悄悄溜了。而且还得小心点儿,免得这厮狗急跳墙,从纳戒里跳出来,杀我们一个措手不及。”

    鲶鱼头领笑了:“兄长你就放心好了,我现在就安排两百弓弩手前呼后拥,只要李明一露头,立马让他变成刺猬,什么乘风身法也用不上了。”

    他们这个计策的确是够歹毒的,但是并没有放在我的心上。因为主动权在我这边,我想什么时候冲出去就什么时候冲出去,他们根本无法估计。更何况,等到了美人鱼会所之后,那里人多,环境复杂,就更加有利于我施展手段了,就凭鲶鱼军这些人,想困住我,门都没有。

    不过俗话说得好,计划跟不上变化,鲶鱼兄弟的计策不错,我打算得也挺好的,可是我们谁也没想到,就在我们走出黑树林,距离黑绳城还有五里地的时候,一队人马拦住了去路:“鲶鱼长老,别来无恙啊!”

    我一听这个声音,还挺熟悉的,正是孤魂帮的副帮主野鬼。这厮怎么来了?他不是回黑石城了吗?无事不登三宝殿,夜猫子拦路,准没有什么好事。虽然鲶鱼头领捡到纳戒的事情没几个人知道,但是我却隐隐约约地感觉得到,这个野鬼突然赶来,说不定就是与纳戒有关。

    和鲶鱼长老一样,我的第六感从来都很准。所以,不怕一万,就怕万一,我又把碧玉虎弩拿了出来,然后搭上了一支伤心小箭,先看看情况如何发展再说。如果野鬼真的是为纳戒而来,那么也不知道鲶鱼两兄弟,能不能扛得住呢。

    该死的第六感!我本来还祈祷着这一次的第六感不准就好了,谁知道它还是一如既往的稳定,那个野鬼果然是为了纳戒而来的。看来,鲶鱼军并不是水泼不进,孤魂和野鬼在这里安插有内线。至于这个内线是如何知道这个消息的,那就不得而知了,不过很大可能是纳戒落下来,砸到鲶鱼头领脑袋的时候,恰好被有心人看到了。

    只听鲶鱼长老哈哈一笑:“我当是谁呢?原来是副帮主打人哪!不知道您找我有何贵干呢?”

    野鬼也是皮笑肉不笑道:“听说鲶鱼长老要带着属下进黑绳城潇洒,如果没有要事的话,我怎么会如此不知趣呢?”

    这两个人真有意思,都玩起了逢场作戏的游戏,不过再怎么逢场作戏,该办的正事还是要办的。所以他们打了许多哈哈之后,还是终于回到了正题上:“好教鲶鱼长老得知,我奉了帮主大人之命,想向你要一样东西。”

    鲶鱼长老倒没有发出什么惊讶的声音,但是一旁的鲶鱼头领倒是有些吃惊不小了:“不知道帮主大人想要什么东西呢?副帮主大人只管开口,只要我们兄弟有的,一定双手奉上!”

    “哈哈!有鲶鱼头领这句话在,我也就放心了。”野鬼把话锋一转,继续说道:“帮主大人接到密报,说是在黑水河大战之时,从天上掉下来一样东西,砸到了鲶鱼头领的脑袋,后来头领把那样东西收了起来。根据那样东西的形状,帮主大人推断出应该就是李明的随身纳戒,而无缘无故突然消失的李明和敖杰很可能就躲在纳戒里,所以帮主大人有令,要我前来即可把纳戒带回孤魂帮总坛,他有法子把纳戒打开。”

    可以说,野鬼的一席话几乎让所有人都惊呆了。这样一来,不但打破了鲶鱼兄弟的美梦,也让我顺水推舟,找到七巧玲珑手给敖杰治伤的计划,就像希望的肥皂泡一样破灭了。

    这个消息太让人难以接受了,虽然说鲶鱼兄弟都是智计百出之人,但是一时之间却是说不出话来了。我非常理解他们,要想公道打个颠倒,如果是我在外边直接面对野鬼的话,听到这样的消息之后,短时间之内只怕也是难以缓过来的。

    而野鬼能做到孤魂帮副帮主的位置上,自然非泛泛之辈,除了他七品中境的实力之外,手段也是非常高明的,所以开始步步紧逼道:“两位兄弟,我当然知道纳戒是什么稀罕玩意,这件事情如果帮主不知道的话,我都替你们瞒哄过去了,可是这是帮主大人亲自下得严令,必须得遵从才是。帮主大人知道李明和敖杰非常难缠,担心有所闪失,所以不但让我带了一对精锐的牛头军前来,而且他还请黑绳城的城主排出了一对黑绳军,就在一里之外候命。”

    这个野鬼,真的是好手段!他的话说的好听,但是其中的含义不言而喻,就是在用武力威胁鲶鱼兄弟,警告他们乖乖地交出纳戒才是明智的选择,否则的话,以野鬼带来的兵力而论,短时间之内,就能让鲶鱼军在这个世界上消失。

    鲶鱼兄弟还是没有吭声,但是鲶鱼头领的呼吸已经急促起来了。而他的兄长鲶鱼长老还好,一直就像若无其事一样。他的内心肯定不会平静,但是最起码他表现出来的样子,完全可以用若无其事这四个字来形容。

    我明白鲶鱼长老为何没有说话,野鬼大军压境,形势所逼,他已经不得不交出纳戒了。可是他觉得自己丢不了这个人,所以才一直没有说话。无论是妖界,还是冥界,卑躬屈膝的人并不多,鲶鱼兄弟也并不是想怎么捏就能怎么捏的,就算那个想捏他们的人,是孤魂帮的帮主。我估摸着,如果野鬼这一次不给他们兄弟台阶下的话,那么鲶鱼兄弟甚至有可能选择鱼死网破。当然,这是我最希望看到的局面,只有等他们打起来了,我才能浑水摸鱼,趁机跑路。

    可是我最终还是失望了,我能想到的局面,孤魂不可能想不到,就算是野鬼想不到,他奉命而来的时候,孤魂也交代过他了。所以野鬼笑了起来,这样一来,就缓和了场中的紧张气氛。

    野鬼笑着说道:“当然,你们兄弟这一次功劳不小,帮主大人自然是记在心里的。所以他把自己的随身宝剑让我带来了。”

章节目录

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南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征并收藏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