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情好酒就喝得快,没多一会儿,半瓶酒已经下了肚。忽然,只见一位头大如斗的家伙走了过来,这厮的衣着挺不错,气质也好,就是相貌实在是不敢恭维。

    他走到我的面前,笑了笑说道:“这位小哥,敢和我打个赌吗?你赢了,我请你喝酒。我赢了,你请我喝酒。”

    此人出来找乐子,身后竟然还有两个凶神恶煞的马面鬼扈从,我感觉这个家伙肯定不是泛泛之辈,虽然其貌不扬,但是有一种上位者的气势在,说不定就是黑绳城的某位大佬呢,最起码也应该是宋帝王跟前的红人。

    就在我猜测着这个家伙的身份的时候,忽然小雪的声音传了过来:“主人,这个家伙叫做吝啬鬼,是宋帝王的心腹,执掌着黑绳城的钱袋子和税收,是一个跺一跺脚,黑绳城就要颤三颤的通天人物,千万不可小觑。不过这厮虽然有钱,但是吝啬成性,一个小钱都舍不得花,每一次出来喝酒,就喜欢和别人打赌,然后赢酒喝。不过说来也奇怪,这厮这么多年了,竟然一直在赢,没有输过一次。”

    有个狮灵在脑海里就是方便,完全可以不用讲话,用思想和小雪交流:“笑话,我如果是黑绳城的财神爷的话,我也能每一次都赢。不过,他这一次既然碰到了我,那么好运气就算到头了。”

    小雪连忙阻拦我:“主人,这里可是宋帝王的地盘,你可千万不要招惹这个吝啬鬼呀,否则惊动了宋帝王的话,不说别的,仅仅是那个缠人的刮骨刀,就够你受得啦!”

    我微微一笑,继续和小雪交流:“没事,我做事自有分寸,反正你已经醒了,证明身体已经没有大碍,闲着也是闲着,小雪你就在一旁等着看好戏吧。”

    这样一来,就冷落了吝啬鬼,虽然他没有说话,但是脸上的神色已经很不痛快了。财神爷很生气,那就标志着后果很严重。一个马面鬼刷地一下冲了过来:“你这厮是不是耳朵塞驴毛啦?我们总管和你说话,你竟然敢待理不理的,真的是欠揍!”

    这家伙说打就打,对着我起手就是一拳。说是一拳,那简直就是一只大马蹄子,带着风声,呼啸着踏了过来,而且目标是我的腮帮子。如果真的被他打中的话,那么我就等于是被毁容了,看来这个马面鬼很嫉妒我李某人的英俊和潇洒呀!

    可是,我如今可是五品巅峰,已经足以进入高手之列,更何况我的交战记录里,还越境赢过不少高手呢,而这个马面鬼充其量就是一个一品中境的货色,根本难入我的法眼。

    所以,我只是扭了一下头,就避开了这厮势在必得的一拳,然后鬼魅般地伸出了一只手,也不见如何用力,就一把抓住了这厮的前襟,像提着一根灯草似的,就把他提了起来。

    这厮拼命的挣扎着,可是我的手就像是一把大钳子似的,他那里能够挣脱得开。看来这位马面鬼跟着吝啬鬼横行霸道惯了,还真没吃过这种亏,晃着一张马脸叫嚣道:“松手!你特么滴松手!你是外乡来的吧,不知道我们总管是何方神圣吧,招惹了我们,保管让你竖着进来,横着出去!”

    这厮真叫一个猖狂,大嘴巴巴拉巴拉的,吐沫星子都快喷到我的脸上去了。不过奇怪的是,吝啬鬼和另外一个马面鬼都没吭声,只是在一旁看热闹,仿佛这件事情和他们没有关系一样。

    “松手?这可是你叫我松手的,千万别后悔哟!”我提着这个倒霉的马面鬼,身影一晃,已经到了三楼上,却把这厮提溜到了楼梯外边:“我不吓唬你,这一次真的要松手了哟!”

    三楼虽然算不上什么高空,对于一般的一品中境来说,跳下来绝对是轻而易举的事情,但是对于体型庞大的马面鬼来说,这就不是那么好玩了,如果我一松手,保管摔他一个十荤八素的。当然如果他的运气不好,脑袋或者马脸先着地的话,重伤甚至是玩完也是非常有可能的。

    刚刚还不可一世的马面鬼,就在这一霎那之间怂了,虽然还没有达到吓尿的那种程度,但是脸色明显的变了,说话也开始语无伦次起来:“别松手呀,千万别松手!我求求你了!算我有眼不识泰山!我该死!我该死!”

    这厮为了活命,甚至当着吝啬鬼的面,开始犯了软蛋,那么多人看着,这不是明摆着打吝啬鬼的脸吗。

    我笑了:“既然你承认自己该死,那我还是随了你的心意,把你丢下去摔死算了!”

    “别,千万别!我不该死!我家里还有高堂等着奉养呢?你大人有大量,就高抬贵手放了小的吧。”

    我这么一咋唬,这一次马面鬼真的吓尿了,多亏他穿的是制服式的灯笼裤,挺厚实的,能隔水的那种布料,所以那些马尿才没有洒下去,否则的话,不知道要有多少人遭殃呢?

    这个时候,吝啬鬼终于说话了,但是他并没有让我把马面鬼放下来,而是呵呵笑道:“没想到你这个小白脸还是一个高手。这样好了,刚刚我们不是说好了要打赌的吗?我现在就赌你不敢松手如何?你赢了的话,我请你喝酒。你如果输了的话,你请我喝酒如何?”

    我本来不想和他赌的,可是突然一个念头从脑海里跳了出来,我已经闹的整个会所都翻了天,甚至鲶鱼兄弟那帮人都出来看热闹了,可是怎么还没看到,那个右手中指刺着一朵玫瑰花的胖子呢?而吝啬鬼既然贵为黑绳城的财神爷,能量自然是不容小觑,我何不借着这个机会,利用一下他的人脉和能量,把那个宛如神龙现首不见尾的七巧玲珑手找出来呢?

    心里有了主意之后,我就哈哈笑了起来:“这个赌打得好,我答应了。不过我如果赢了的话,你也不用请我喝酒,只需要帮我找一个人就可以了。”

    “帮你找人?好主意!不是本总管说大话,在这黑绳城,你就算是想找一只相貌奇特的蚂蚁,本总管分分钟就能够办到。”吝啬鬼说着,突然话锋一转说道:“不过本总管好心好意提醒你,如果你一松手,把我的近卫摔出一个好歹的话,那么就要准备着把黑绳大地狱坐穿了。还有就是你摔了我的人,也别想着跑路,因为我的另外一个近卫是一个五品中境的高手,想拿下你只不过是举手之劳而已!”

    威胁我?呵呵,我这人是吓大的吗?我回头看了看吝啬鬼,若无其事得说道:“总管大人,这一次,你输定了,想喝我的酒,门都没有。五品中境很了不起吗?的确是很了不起,不过还没有放在我心上。”

    我说着,竟然真的把手松开了,马面鬼那水牛一般的躯体飞速地从三楼坠落,当然以吝啬鬼另一个近卫的实力来说,想接住他简直就是易如反掌。可是这家伙可能是得到了吝啬鬼的授意,打算拿这个马面鬼做牺牲品,毕竟只有把这个马面鬼摔死了,他们才能名正言顺地找我的麻烦。否则的话,这让吝啬鬼的面子往哪儿搁?

    可是我自然不能让他们得逞,当然如果不是敖杰受了重伤,急需七巧玲珑手救治的话,小爷我也不介意陪他们好好玩玩。反正宋帝王不在这黑绳城,只要我施展乘风身法,这里想必没有人能拦得住我。我可以打的赢就打,打不赢就跑,谁又能把我怎么样呢?可是现在是找人要紧,并不是与人结怨的好时候,我还想利用一下吝啬鬼的人脉关系,帮助我找人呢?哪有先把他的近卫摔死,然后再找人家帮忙的道理呢?

    所以在松手之前,我已经做好了接住马面鬼的准备,毕竟我们之间并没有什么深仇大恨,闹出人命来就不好了。要知道我的乘风身法那是上乘的功法,可以后发而先至,说时迟那时快,就在马面鬼到了二楼的时候,我已经像影子一样到了他的身旁,然后伸手一抓,正好抓住了他的发髻,两个人轻巧的落到了地上。这一连串动作,说来话长了一些,其实兔起鹘落,只不过在一霎那之间的事情。

    如今在这里看热闹的人都不是泛泛之辈,明眼人很多的,我这举重若轻的手段当然瞒不过大家的眼睛,顿时掌声如雷,喝彩声也不绝于耳。

    按说事情已经告一段落了,可是围观的吃瓜群众并没有散去的意思,反而看热闹的人越来越多了。这并不意外,因为吝啬鬼打赌还从来没有输过呢,所以大家伙都想看一看,瞧一瞧,吝啬鬼输的样子可不可爱,会不会赖账,或者是恼羞成怒?

    而自认为吃定了我的吝啬鬼脸上挂不住了,可是众目睽睽之下,他作为宋帝王的身边人,最起码的风度还是应该有的。

章节目录

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南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征并收藏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