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下子有意思了,只见吝啬鬼的一张脸阴晴不定,脸色极速变换着,他是想发作,但是我已经料定,他现在根本没有理由和借口大发雷霆,打碎了牙往自己肚子里咽是他唯一的选择。

    吝啬鬼看了看我,又看了看黑压压的吃瓜群众,只得苦笑着说道:“小子,真有你的,你赢了,本总管也记住你了。说吧,你要找什么人?说出名字和体貌特征来,我敢打包票,只要他人在黑绳城,三天之内我就把人给你送过来!”

    这番话虽然有认栽的意思在里面,但是话里话外还透露着这件事情不算完,等到了人少的地方,他肯定是要找我算账的。

    俗话说得好,得饶人处且饶人,更何况我如今还要指望着吝啬鬼出力呢,所以该给他的面子还是要给的。于是我笑了笑:“总管大人,找人的事情待会儿再说好不好。这一次来黑绳城,能与您相识也算是我的荣幸。您如果有时间的话,我能否请你喝上一杯呢?”

    “这……”因为我之前表现得太强势了一些,所以现在主动示好了,吝啬鬼反而接受不了啦,瞪着一双眼睛看着我:“阁下前倨后恭,不知道是何道理?”

    “其实没什么的,我也不是被总管大人吓到了,而是真的想交您这个朋友。”我说着话锋一转,又说道:“因为我这个人不喜欢请陌生人喝酒,而习惯请朋友喝酒,总管大人如果拿我做朋友的话,不妨开个雅座,我们两个进去好好喝上几杯,我敢保证,一定有惊喜给您!”

    我这样表态无疑让吝啬鬼觉得倍有面子,他的脸色一下子缓和了不少:“兄弟,难得你这么会做人,就赏你个面子吧。”

    我知道他肯定会答应,因为谁都知道吝啬鬼吝啬成性,有便宜不占王八蛋,这送上门来的好事,他又怎么会拒绝呢?

    我一招手,把服务生叫过来,开了一个最豪华的雅座,然后就和吝啬鬼勾肩搭背地一起走了进去。

    吝啬鬼本来不想和我这么亲近的,可是当我往他的袖子里塞了两条蒜条金之后,这厮立即笑得就像个屁花子似的,反而与我更加亲密无间了,那样子就算是多年没见的亲兄弟也不外乎如此。

    那些看热闹的吃瓜群众,看来是怎么也没想到,这件事情会是如此收场,各自小声嘟囔了几句,就各自散去了,还喝酒的喝酒,还去寻欢作乐的仍然去寻欢作乐。

    我和吝啬鬼进了雅间之后,我对服务生说有好酒好菜尽管上,什么贵什么好吃上什么,说着还扔给了服务生一条蒜条金,看得吝啬鬼眼睛都直了,恨不得当即就把那条金子要回来,只不过那样实在是有损他的颜面,这才忍着肉疼作罢了。

    有了蒜条金开路,酒菜上的速度就是快,我和吝啬鬼刚胡乱聊了几句,酒菜已经上齐了。

    菜真是不错,不过酒就不那么令人满意了。听说这是美人鱼族内的特产酒,喝着有那么一丁点儿像是葡萄酒,却又带着浓烈的海腥味,我真的是喝不惯。就对着吝啬鬼说道:“哥哥,这酒你能喝的惯吗?我反正是喝不惯。”

    吝啬鬼吧唧了一下嘴,说道:“难得和兄弟一见投缘,我也就不藏着掖着了。俗话说,不掏钱的酒就是最好的酒。”这厮说着,又美滋滋地喝了一杯。

    我笑了:“哥哥,此言差矣!不掏钱的酒也分好酒和不好的酒,如果能喝到好喝的酒,那为什么还要喝不好喝的酒呢?”

    我这一番话就像是绕口令似的,差一点儿就把我自己绕晕了,但是吝啬鬼毕竟是管钱的,脑子聪明着呢,很快就听懂了我话里话外的意思,很激动地说道:“这么说,兄弟身上带有好酒?”

    我这可不是胡乱说的,我身上还真的带有好酒,除了两箱茅台酒之外,还有一坛子猴儿酒。茅台酒是我在人界的时候买的,放进纳戒里备用。而猴儿酒却是我在五行山的时候,寅将军送给我的,满打满算只有一坛子。

    吝啬鬼虽然在黑绳城来说,算是一个重量级的人物,但是说一句实话,并没有放在我的眼里。如果不是我急着找七巧玲珑手,需要他帮忙的话,我都懒得搭理这种人。所以说,更加珍贵的猴儿酒是不能送给他喝的,让他喝两瓶茅台酒就已经够意思的啦。

    当然在酒没拿出来之前,我还得卖一下关子,吊一吊吝啬鬼的胃口,越是不容易到手的东西他才会觉得越珍贵。

    我笑了笑道:“哥哥,你听没听说人界的茅台酒,那绝对是酒中极品呀,如果一辈子没有喝过茅台酒,那就真的是遗憾终生了。”

    “茅台酒!我当然听说过了,说句实话,我真的很想喝的。可是一直没有机会。”也难怪吝啬鬼这么说,因为不管是冥界还是妖界,是不能自由出入人界的,当然狐族和豺族是其中的另类。妖界其实还好说,特别是冥界,可以说除了当差的黑白无常之外,寻常人是绝对不允许进入人界的,就算是黑白无常,去人界办差,也是不允许私自带回人界物品的,所以在人界很流行的茅台酒,在冥界是非常罕见。

    我望着吝啬鬼热切的眼神,知道自己卖关子成功了,如果我这个时候说出来自己要找的人是谁的话,那么吝啬鬼一定会不遗余力的。

    吝啬鬼当然是个聪明人,我还没有把话说明白,他就学会抢答了:“兄弟,你不是要找人吗?不知道你要找谁呢?把他的体貌特征描述一下,我这就派人去找。”

    我本来想说出七巧玲珑手的身份的,可是想了想,最终还是留了一个心眼,并没有说名字,而是让他们去找一个,右手中指刺着玫瑰花的胖子。

    我话音刚落,吝啬鬼就对那个刚刚被我吓唬得不轻的马面鬼说道:“七万七,你出去一下,对咱们的人说一下,就说我说了,一定要尽快替我兄弟,把那个劳什子的胖子找出来!”

    “总管大人,我马上去!”难怪这个马面鬼身手不怎么样,原来排名这么靠后,因为在幽冥地府,无论是黑白无常,还是牛头马面,基本上没有什么具体的名字,而他们最习惯的做法,就是以各自的本事论资排辈。马面鬼总共十万,而这个马面鬼排名第七万七,简直就是弱爆了,也不知道像吝啬鬼这种人物,怎么会要一个这样弱鸡的家伙,来做自己的近卫。

    马面鬼答应一声,转身刚要走,却被我叫住了:“皇帝还不差饿兵呢?何况是我这个小人物呢?这些蒜条金你拿出去,给兄弟们分了,就说是总管大人送给大家的酒钱好了。”

    “多谢公子。”马面七万七一脸感激的望着我。这也难怪,虽然我之前办了他难堪,但是如果不是我高抬贵手的话,他可能早就被摔死了。当然这个人能够这样想,还是不错的。换成别的家伙,说不定心里多么恨我呢,但是我从他的眼神深处,看到的全部是感激。而这正是我乐意看到的。

    既然给了马面七万七好几条蒜条金,那么这一位扔在吝啬鬼身边伺候的家伙,当然也得给一点好处了。不对,不能是一点儿,而是必须要给的比马面七万七多才行。这样这一位五品初境的家伙才能倍有面子。

    于是,我抓了一大把蒜条金递了过去,哪位仁兄本来还是冷着脸的,可是谁有能与金子过不去呢,于是他的态度很快就开始转变了。而吝啬鬼一介绍,我才知道这一位原来就是马面十九,也就是说,他在整个马面一族里,排名第十九,难怪看上去年纪不大,就已经到了五品中境的境界了。要知道我当时碰上了多少奇遇,走了多少狗屎运,在今日破镜之前,也不过和他一样的实力而已。

    我给了吝啬鬼两个手下这么多金子,吝啬鬼这一次并没有眼馋,因为他是个聪明人,知道他吃肉的同时,怎么样也得让自己的身边人喝一些肉汤。而根据我之前的态势,给他准备的东西,一定会价值不菲的,所以他并没有过多的着急。

    打发了吝啬鬼的两个身边人之后,我拿出了一瓶茅台酒,打开之后,倒了满满三杯酒,然后和吝啬鬼自己马面十九碰了一下。

    吝啬鬼这辈子最大的爱好就是喝酒了,这一杯酒下肚,他的脸色竟然有些微微的泛红,过了好大一会儿,才摇着头说道:“好酒!真的是好酒!不过兄弟,就这一杯酒,你已经把哥哥的口味养叼了,以后只怕是再也喝不惯别的酒了,这该如何是好呢?”

    我哈哈笑了起来:“哥哥你只管放心,只要有兄弟我在,我保管让你这辈子都一直喝茅台酒!”

    “兄弟,此话当真?”吝啬鬼又惊又喜,刷地一下站了起来。

章节目录

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南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征并收藏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