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故意板起了脸:“这么说哥哥是不相信我了吗?”

    吝啬鬼察言观色的功夫自然是一流的,连忙说道:“兄弟说哪里话?哥哥我只是随口一问而已。”

    如今我当然可以从纳戒里搬出一箱茅台酒送给吝啬鬼,只不过那样一来,我的纳戒只怕就要曝光了,要知道吝啬鬼可是宋帝王的身边人,难保他不会从纳戒上猜出我的身份来。

    我们两个有一拉没一拉地聊着天,还别说,聊的还挺热火朝天的,不过吝啬鬼有好几次想打听我的身份,都被我用话岔开了。

    吝啬鬼在黑绳城的能量还真是没说的,就这么屁大一会儿功夫,只见马面七万七就屁颠屁颠地进来了,先是对我笑着点点头,然后又向吝啬鬼深施一礼道:“启禀总管大人,这位贵客要找的人我们已经找到了,就在三楼的听雨小筑,如今那厮正被几个美人鱼陪着喝酒呢。”

    “好!做得不错!”吝啬鬼破天荒的夸了马面七万七几句,而且还拍了拍他的肩膀,以示鼓励。然后才把脸转向了我:“兄弟,不知道这位胖子与你什么关系?如果是你的仇家的话,哥哥我就先安排人把他收拾了,免得影响咱们兄弟喝酒。”

    “多谢哥哥的美意,只是兄弟和这个人的关系一言难尽,非得我亲自出面解决不可。更何况我这个人信奉一句话,叫做,流自己的汗,吃自己的饭,自己的自己干,靠天靠地靠父母,都不算是好汉!”我婉言拒绝了吝啬鬼的好意之后,就站了起来笑道:“我出去先把事情解决了,稍后回来再和哥哥一块喝酒。”说着我一把拿出了二百两蒜条金,放到了吝啬鬼的面前:“哥哥,大恩不言谢,这点金子就当兄弟的见面礼了。”

    吝啬鬼这个人自然有他的独到之处,比如说他这个人做什么都是赤果果的,从来不捏着半拉装紧的,比如说,我给他的金子,他也不会虚情假意的推辞,自然而然就收下了。

    我告别了吝啬鬼,刚刚走出了雅间,却见马面七万七追了出来,对着我笑道:“贵客,我家总管大人让我过来给您带路,他还说了,只要能用得着他的地方,只管言语一声,只要在这黑绳城,还没有什么事情是他摆不平的。”

    我听了心里挺好受的,因为吝啬鬼虽然小气而贪财,但是对我还是不错的,纵然是看在金子的份上,以他的身份地位,能摆出这种姿态,已经是难得可贵了。

    有马面七万七在前边带路,我很快就到了听雨小筑门口,这里的门窗还是那种古色古香的样式,外边糊着窗户纸的那一种。我轻手轻脚的把窗户纸捅了一个小洞,然后往里面望去,只见屋子正中间的一张桌子上,躺着一个白白胖胖的家伙,胳膊耷拉着,刚好能看到他的右手中指,上面果然刺了一朵惟妙惟肖的玫瑰花。而他的两边,有四个大美女,一个在捏腿,另一个在给他做足底按摩,还有两个轮流往他嘴里倒酒,这厮真的是会享受。不过,人家也有资格享受。

    还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看来,这个人就是传说中那个心灵手巧,既擅长各种机关消息,又能起死回生的神医七巧玲珑手了。

    我寻思着怎么和这位七巧玲珑手打招呼呢,可是想了很久,实在是找不到任何由头,毕竟这个家伙之所以隐姓埋名,就是不想让别人找到他,我如果贸然前去的话,他肯定不鸟我。因为我这次来是求着人家给敖杰治伤的,如果人家偏偏不合作的话,那我就没有任何办法可想了。

    我想了好久,可是并没有想到切实有效的法子,如果胡薄荷或者是张顺在这里就好了,一定能给我想出一个好办法来。

    狮灵小雪这一次也没有主动和我搭腔,看来她也是无能为力,所以我也用不着去打扰他。就在我实在是无计可施,就打算来他一个简单粗暴之法,先闯进去打一架再说,如果打输了,再想别的办法,如果打赢了的话,就逼着他给敖杰疗伤。

    我刚要推门的时候,突然发现了旁边的马面七万七,不觉得眼前一亮,多亏这小子还没有走,我正好来他一个借势,借着吝啬鬼的势力,刁难一下七巧玲珑手,然后我再出马把他保出来,这样再提治病疗伤的事情,应该就好办多了。果然是名医国手都是怪脾气,但是受人滴水之恩,应当涌泉相报的道理,这厮应该懂的吧,再者说,敖杰的伤虽然不轻,但是对人家七巧玲珑手来说,也许就是举手之劳而已。

    主意打定之后,我就冲着马面七万七摆了摆婆手,等这家伙笑咪嘻嘻地走过来之后,我就对着他的耳朵,小声嘱咐了一番。

    果真是拿人家手段,吃人家嘴软,马面七万七之前得了我不少好处,再加上吝啬鬼的关系,以及那一次松手还是不松手的闹剧之后,这家伙对我的简直就是言听计从了。当然我也不能让他白跑腿,嘱咐他过后,就拿了二十两蒜条金塞进了他的手里。然后呢,我就悄悄躲到了一边,静静等待着好戏的上演。

    时候不大,那个马面七万七就带着几个鬼差吆五喝六的赶过来了,把听雨小筑的门一脚踹开之后,亮出了大铁链子,二话不说,就要拿人。

    那个白白胖胖的胖子但是有些不慌不忙,连忙大声喝道:“你们是什么地方的鬼差?竟然闯到了这里?难道不知道美人鱼会所是受保护的所在吗?听我良言相劝,赶紧退出去,否则的话,就让你们一个个的,吃不了兜着走!”

    马面七万七笑了:“这位爷好大的官威呀?不知道您老在何处高就呢?实话和您说吧,我们是城主府过来的,你有什么冤屈的话,等见了我们十六小地狱的司狱大人之后再说吧。”

    “十六小地狱的司狱大人?不知道你们来自于那一个小地狱?是那一位司狱大人的手下?”胖子的脸色终于变了:“我自问一向奉公守法,又没得罪什么大人物,你们怎么可以不经城主审判,就把我直接捉进小地狱呢?”

    也难怪这个胖子一听到十六小地狱之命,立马就怂了,因为在幽冥地府,专治各种不服气。据说在大海之底,东南沃熏石下,有一个黑绳大地狱,距离黑绳城不远。而在黑绳大地狱周围五百公里的土地上,还设着十六个小地狱:

    第一个名叫咸卤小地狱,顾名思义就是把人当鸡蛋或者鸭蛋或者各种蛋类和肉类给咸卤了;

    第二个名叫麻缘枷纽小地狱,就是人在里面,要经常带着重枷;

    第三个叫做穿肋小地狱,就是说在这里经常要遭受利器穿过肋骨的痛苦,听听就让人毛骨悚然;

    第四个名叫铜铁刮脸小地狱,不说别的,光是看看字面上的意思,是不是骨头都酥了;第五个名叫刮脂小地狱,这对于光大的胖子来说,可是一个减肥的好地方,可是与美容院比起来,这里的手段呵呵,那叫一个酸爽;第六个名叫钳挤心肝小地狱,对的,你没有看错,就是拿着铁钳子夹心夹肝,真够受的;第七个名叫挖眼小地狱,如果谁想感受一个变成瞎子之后的世界,那么这里欢迎你,每天感受一次,老少皆宜,童叟无欺;

    第八个叫做铲皮小地狱、第九个名叫刖足小地狱、第十个名叫拔手脚甲小地狱、第十一个名叫吸血小地狱、第十二个名倒吊小地狱、第十三名分骨小地狱、第十四名蛆灶小地狱、第十五名击膝小地狱、第十六名爬心小地狱。

    这所谓的十六小地狱,简直就是十六道酷刑,呵呵,无论你的需求是什么,这里总有一款适合你。就算是那个胖子乃是天纵奇才,也吓得脚都软了:“各位大人,十六小地狱不只要进去了,哪怕是城主大人,也不能随便就开释呀!我自问没有什么得罪各位的地方,还望各位高抬贵手。”

    看着他如此表现,那么是该到了我李某人粉墨登场的时候了。我笑咪嘻嘻地走进了屋里,把那几位美女和马面七万七他们几个一起打发走之后,就对着哪位胖子说道:“明人不说暗话,实话告诉你,这件事情是我在背后捣的鬼,你如果不想去十六小地狱,只需要替我医治好一个就行了。如果不答应的话,那么我拍拍屁股就走,刚刚那几位鬼差大哥,还会拐回来的。”

    胖子终于松了一口气:“不就是看病吗?你用的着这么吓人吗?说吧,你要我给什么人看病?他的症状如何?”

    果然是七巧玲珑手,说话就是这么气粗。我急忙说了敖杰受伤的经过,和受伤之后的症状。没想到那个胖子一下子傻眼了,把头摇的像拨浪鼓似的。

章节目录

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南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征并收藏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