胖子这个时候也顾不上害怕了,直直的看着我的眼睛说道:“不好意思,你还是另请高明吧,他这个伤我真的治不了。因为你这个病人,只怕如今已经在鬼门关门口晃悠呢?我对此真的是无能为力。”

    我一下子傻眼了,忙乎了这么久,没想到这个七巧玲珑手也治不了敖杰的伤,敖杰不是说七巧玲珑手什么伤都能治的好吗?怎么会治不好呢?难道他好端端的,会拿着自己的性命开玩笑吗?更何况鲶鱼长老不是也说七巧玲珑手,非常有本事吗?虽然打开纳戒这种事情和治伤完全是两码事,但这不是足以说明七巧玲珑手是一个有本事的人吗?一个人说是孤证,说明不了什么,但是两个人说就是相互认证了啊。

    我越想越是觉得这个胖子是在装可怜,就再一次祭出了杀招,继续用十六小地狱来吓唬他:“笑话!你不是七窍玲珑手吗?这天底下还会有有你治不好的伤?你可别忽悠我了,因为我李某人的耐心是有限的,你如果再忽悠我,我就让那些鬼差进来了,你说你是喜欢被挖眼呢,还是喜欢被利器穿肋骨,你随便挑一样,我让他们把你送进去得了。你也别说你冤枉,作为一个医者,要有一颗仁心,你见死不救就是害人性命。你也别不服气,说没有这一项罪名,那我就随随便便给你按一项罪名,这就叫做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望着胖子惊慌失措的小眼神,我当然知道自己的恐吓起作用了,于是就给他来了一点儿温柔一些的。毕竟一手大棒、一手胡萝卜的方法才是最有效的。于是我拿出了三千两蒜条金放到了桌子上,一字一句地说道:“只要你把人治好,不到可以安然无恙的离开这里,而且这些金子都是你的。还有,其实我的真实身份是黑石城的新任城主李明,你如果想去黑石城居住的话,我举着双手双脚欢迎。”

    我这么做当然还有自己的想法,毕竟如果能把七窍玲珑手忽悠到黑石城的话,那么对我们城主府这边,意味着什么,那价值就不是用金钱可以衡量的了,别说三千两蒜条金了,就是再翻十倍,甚至是百倍,也是完全值得的。

    胖子苦笑着摇了摇头说道:“七巧玲珑手如果真的在这里的话,治好你说的那个人的话当然是轻而易举的事情了。可惜我并不是七巧玲珑手呀!”

    “你不是七巧玲珑手?”我是怎么也没想到,事情竟然是这样发展的,可以说我已经预料到了这个胖子的所有反应,也准备了所有的应对之策,可是我却万万没想到,这个胖子竟然不是七巧玲珑手。

    这是怎么回事呢?难道说是鲶鱼长老的信息有误,或者是他故意放出的假消息?怎么可能呢?以鲶鱼兄弟的能力,辨别消息的真伪还是不成问题的。在交流这个问题的时候,甚至都没怀疑我是不是躲在纳戒里呢?

    我反复琢磨了一下,突然想到了一个细节,当初鲶鱼长老说的内容,并没有明确指出,这个右手中指上刺着一朵玫瑰花的胖子,就是七巧玲珑手呀,他只是说,只有找到了这个胖子,就能够找到七巧玲珑手。看来是我先入为主,领会错了他的意思。那么也就是说,从这个胖子嘴里,一定能够打听到七巧玲珑手的下落。

    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舍不得老婆抓不住流氓,想让这家伙开口,除了恐吓之外,该花的钱还是不能少的。因为这个胖子喜欢享受,往往喜欢享受的人都喜欢钱,因为没有钱的时候,他们就不能享受了。

    所以,我再次抛出了自己的诱饵:“就算你不是七巧玲珑手,但是你和他一定关系密切,说吧,他到底在哪里?只要你把他的下落说出来,那么这些金子就是你的了,而且你还能留在这里继续享受生活。否则的话,你等会儿的去处就是十六小地狱之一了。”

    胖子贪婪的看了看桌子上的金子,又看了看我,然后使劲咬了咬牙,问道:“你找我师父真的只是为了治伤而已吗?”

    “哦,难怪呢?原来阁下就是七巧玲珑手的传人呐,真是失敬的很哟!”我察言观色,直接从他的眼神里读出了一些东西,忍不住笑了:“你以为我是你师父的仇家吗?你看看我的年龄就知道了,我和他之间根本就是八竿子打不着,无仇无怨的,没有任何交集,我这一次找他,真的是想请他救我兄弟一条性命而已。”

    “我相信你!”胖子看了看我,又说道:“经过这次一闹,只怕我在这里也呆不成了。刚刚听到你说,你是黑石城的新任城主,那么我可以可以去黑石城居住呢?”

    只要他开出条件,那就证明这个胖子已经想说出七巧玲珑手的下落了,那么让他去黑石城又有何不可呢?更何况他是七巧玲珑手的徒弟,虽然没有起死回生的本事,但是治伤看病应该还是不成问题的,我就当养一个神医就是了。

    于是,我点了点头,一脸郑重地说道:“这件事情不成问题,只要你拿着这个去黑石城城主府,找城主夫人或者是首席幕僚张顺,那么他们自然会替你安排好一切。”

    我说着,从纳戒里掏出那支已经没有了箭簇的伤心小箭,递到了那个胖子的手里。

    伤心小箭黑黝黝的,又失去了箭簇,一眼望过去的话,并没有什么出奇之处,因此那个胖子带着一脸的不可思议,就像是我拣起了地上的一块石头来忽悠他一样。看样子这个贪图享乐的胖子,只是继承了七巧玲珑手的一部分医术,而他摆弄各种奇珍异宝的东西,倒是一点儿也没学到手呀。

    我笑了:“这是虎族之宝伤心小箭,是我随手的兵器,我们城主府的人都认得,所以你拿着他前去,就足以证明你的身份了。”

    当然,伤心小箭已经失落了好几支,所以我悄悄的在箭杆上做了一个兰花烙印的标记,相信胡薄荷她们一定能够辨别真假的。

    “原来它就是闻名遐迩的伤心小箭呐……”胖子的后半句话没有说出来,但是意思很明显,就是那种闻名不如见面的感觉呗。但不管怎么样,他终究是相信了,而且把伤心小箭小心翼翼的藏了起来。然后到门口瞅了瞅,确定门外没有人偷听之后,才小声说道:“我师父现在躲在刮脂小地狱里,你如果不害怕的话,就去那里找他吧。”

    真的假的?如果不是从眼前这个胖子嘴里说出来,只怕没有人想到,大名鼎鼎的七巧玲珑手会躲在刮脂小地狱里吧?

    对了,这个胖子姓黄,这里就叫他黄胖子吧。我又问了问黄胖子,他说他师父并不是在刮脂小地狱里做狱卒,而是就在小地狱里每日受苦。奇怪的是,这还是他师父自己找事进去的,原因很简单,就是为了减肥。因为当初的七窍玲珑手本人,几乎能顶得住一个半的黄胖子了。

    我打量了一下黄胖子,块头和一只大白熊差不了多少,那么七巧玲珑手的块头有多大,就可想而知了。

    当然,据黄胖子所讲,他师父进入刮脂小地狱已经有三年了,这三年时间能改变多少,就只有天知道了。而且就连黄胖子本人,也不知道七巧玲珑手的真实名字,至于他在刮脂小地狱里登记的是什么名字,就更加不知道了。

    我不厌其烦的打听了一些七巧玲珑手的一些日常小习惯,在我看来,胖瘦可以改变,甚至容貌都可以改变,但是一个人有生具来的一些小习惯,是无论如何都改变不了的。

    我在听雨小筑里待了很久,几乎把黄胖子知道的关于七巧玲珑手的信息,压榨得差不多了,才让他带着那些蒜条金离开了。

    我本来打算借用一下吝啬鬼的人脉关系,把七巧玲珑手从刮脂小地狱里捞出来,可是又一想,我又不知道七窍玲珑手在小地狱里的身份,怎么捞人?如果等他一个个排查过去的话,只怕黄花菜都凉了,因为敖杰只有几天的生命,一刻也耽搁不得。

    我想了想,为了挽救敖杰,我只有自己亲自去一趟刮脂小地狱了。我相信,与那些犯人接触之后,我一定能把七窍玲珑手找出来的。

    我以为有吝啬鬼的关系,想进入刮脂小地狱很方便的,可是没想到我把马面七万七叫过来,问了一下之后,才知道事情并不是我想象里的那么简单。

    原来在黑绳城,监狱系统和行政系统是两个对立的单位,几乎是水火不容的存在。

    而作为行政系统的得力干将,吝啬鬼对十六小地狱的事情根本插不进去手。而且再幽冥地府的各种地狱里,是非常讲规矩的,就算是宋帝王的亲戚,除非你压根就别忘小地狱里送。

章节目录

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南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征并收藏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