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据幽冥地府的律令,只要犯事者被送进了大地狱或者小地狱,不管你的刑期或长或短,那么除非等到刑满释放的那一天,或者是转入幽冥地府十殿阎罗的第四殿,否则就别想出来。据记载,自幽冥地府的各种大地狱或者小地狱存在以来,还没有越狱成功的先例。

    虽然马面七万七已经反复对我诉说了大小地狱的可怕之处,但是我却没有别的选择,为了救敖杰的性命,我必须在三天之内进入刮脂小地狱,找到七巧玲珑手。可是怎么样才能够进入刮脂小地狱呢?

    严格说起来,不管是各殿阎罗王直接管理的大地狱,或者是直辖的各种小地狱,并不是什么菜市场,谁想进就能进去的。而我想要进去得不露一点痕迹的话,必须要吝啬鬼帮忙才行。

    当然我并不是想让吝啬鬼走一下关系,从而让鬼差直接把我送进刮脂小地狱里,一来这样做容易引起别人怀疑,二来呢,吝啬鬼手下的鬼差把我送过去,而小地狱那边的司狱不一定会接手呢。如果两边互相踢几天皮球的话,那么敖杰的一条命就会被耽误没的。所以,我必须要短平快一些,决不能拖泥带水。

    我望了一眼桌上的酒壶,心里头顿时有了主意,成败在此一举了。我猛地一咬后槽牙,举起来还没喝光的少半壶酒,先是向脑袋上一洒,然后又拿着一壶酒,故意装出踉踉跄跄的样子,往吝啬鬼的房间走了过去。

    这个我事先从马面七万七那里打听好的,吝啬鬼和马面十九两个今晚就住在最豪华的听涛小筑,于是我就开始直捣黄龙了。既然摆明了是去那里找事的,所以什么礼貌是不必讲的,什么敲门呀,打招呼的,统统全免。越不讲理、越蛮横,那么效果就越好。

    我飞起一脚把门踹开之后,一眼就瞧见吝啬鬼的大腿上,正坐着一个搔首弄姿的美人鱼,正是会所的头牌,好像叫做珠珠的。虽然说我见过的美女多了,但是我不得不承认,这个珠珠绝对是迷死人不偿命的主儿,只见她一只手正在给吝啬鬼喂着喝酒,而另一只手也没有闲着,正在进行着做着非常有把握的勾当。而那个相当厉害的近卫马面十九,则是没看到踪影,看来是避开了。毕竟男人在做类似于这样的事情的时候,往往是不需要什么旁观者的。

    可是就在我准备走向吝啬鬼的时候,马面十九却是鬼魅般地出现了,不但挡住了我的去路,而且还带着一脸的警惕:“贵客,你这是什么意思?做人最重要的是要有自知之明,我们刚刚的确是在一起喝过酒,你也给了我们不少好处,但是该讲的规矩还是要讲的吧。我虽然不知道你的真实身份,也知道你和我们总管大人已经开始称兄道弟,但是职责所在,还望贵客见谅。”

    这个马面十九,不亏是跟着吝啬鬼见过大世面的,说的这番话不卑不亢的,如果是平时,我也可以给他一个面子,但是现在,我摆明了就是找茬来的,吝啬鬼的面子都不会给,何况是他呢?

    我笑了,是那种冷笑:“马面十九,五品中境的实力是不是很拽呀,但是还没放在我李某人的眼里。我和你们总管大人有大事要谈,所以要委屈你一下了。”

    这时,我和马面十九的距离也就是两米远,但是我脚下没动,而是拔出了柴刀,一上来就是无形之刀,劈向了马面十九的脑门,势大力沉。

    “贵客,你真动手呀!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马面十九脸色一变,马蹄子一举,挡住了我的柴刀,没想到在我意念控制之下,小剑尖尖破空而出,转了一个弯,飞向了他的后脑。

    马面十九迫不得已,只得把头一低,飞剑擦着他的脑袋飞了过去。但是这样一来,他就把整个后背给了我,我的左手闪电一般飞出,龙爪手!这是我看了敖杰用真身使出龙爪手之后,重新感悟出来的龙爪手,威力和之前相比,自然是不能同日而语。马面十九虽然实力不错,但是在我用三大绝招连番攻击之下,已经抵挡不住了,被我一爪抓在脖子上,然后恰到好处的一捏,他就趴到地上去了。

    “兄弟,你把十九怎么样了?”吝啬鬼大惊失色,看来他也没想到我会突施辣手。

    我屁颠屁颠地走到了他的面前,微微一笑道:“哥哥,不必惊慌,马面十九没事,我只是想和你谈一些事情,所以让他睡上一觉而已。”

    我说着,朝那几个美女使了一个眼色,她们几个赶紧出去了,临走的时候,还没忘记把门给关上了。

    “谈事情?兄弟的实力看来比我想象中更加强大呀!十九在你手里竟然一个照面就趴地上了!在这黑绳城,除了我们城主大人之外,没有人有这种恐怖的实力!”吝啬鬼竭力使自己冷静下来,坐下来喝了一口酒之后,才又问道:“不知道兄弟要谈什么事情?”

    听他把兄弟两个字重新叫出口之后,我不由得暗暗松了一口气,看来这件事情有的谈。

    我一转身,变戏法一样,把剩下的两箱茅台酒放到了吝啬鬼的面前。然后一字一句地说道:“只要哥哥肯帮我这个忙,那么我就真认你这个哥哥了?”

    吝啬鬼笑了:“兄弟,你是不是想让我帮你遮掩身份呢?你就放心好了,只要我不说,这黑绳城里,没有人想到你就是新近崛起的黑石城城主李明!”

    能够掌管黑绳城的钱粮大权,吝啬鬼当然不是什么一般的小角色,虽然他从头到尾都没有正面问过我的真实身份,但还是一下子猜了出来,特别是我一个照面击倒马面十九之后,这给了他无限的遐想空间。

    我在他对面坐了下来,自斟自饮了一杯酒之后,摇了摇头道:“我并不想遮盖什么身份,况且只要哥哥不说,没有人想得到这些。”

    “哦?”吝啬鬼有些惊讶:“那兄弟倒地想做什么呢?有话只管说,纵然是城主大人问罪下来,你的忙我也一定要帮!”

    “有哥哥这一句话,我的心里就踏实多了。”我又喝了一杯酒,才云淡风轻地说道:“哥哥,我想进刮脂小地狱,马上!”

    “什么?你想进刮脂小地狱?”吝啬鬼的脸色终于变了,过了良久,才轻轻叹了一口气道:“兄弟呀,不是哥哥我不帮你,而是哥哥实在是无能为力呀!因为十六小地狱和我们这边一向势同水火,所以……”

    我轻声说道:“这些情况我已经知道了。我只是想问一下,如果我打伤了总管大人的话,够不够格被关进刮脂小地狱呢?”

    “兄弟你想用苦肉计?”他缓了一下,也喝了一口酒,然后继续说道:“够格当然是够格了,只是我对刮脂小地狱那边的影响力几乎为零,兄弟虽然实力高强,但是进了小地狱之后,能不能平安无事地出来,我也不敢打包票呀!所以说,还请兄弟要三思而后行!”

    我笑了:“多谢哥哥为我担心,不过我已经想好了,这个刮脂小地狱我是非得进去不可。至于能不能平安归来,那就听天由命吧。”

    “好吧!那么接下来咱们就演一场戏好了。”吝啬鬼说着,过去把门打开了,然后扯着嗓子喊道:“你这小子什么意思?有两个臭钱了不起呀!竟然敢动本总管看上的女人,是不是活得不耐烦了?趁着老子还没起杀心,你赶紧给我滚的远远的,省得扰了老子的兴致!否则的话,我就把你送到刮脂小地狱里去,让你到时候叫天天不应,喊地地不灵!”

    我哈哈大笑道,“吝啬鬼,你拽什么拽?本大爷闯荡江湖这么久,见识过太多的大人物,但是还没人敢对我这样说话。而且我长这么大,从来只会用脚走路,不会滚着走,要不总管大人先做一个示范动作,滚一滚也好让我开开眼界呀!”

    “小子,你这真是一脑袋扎进茅坑里,找死呀!”吝啬鬼说着,大叫了一声:“来人,给我好好教训一下这厮!”

    话音刚落,从门外面就冲进来几个如狼似虎的鬼差来,打头的两个一左一右,各自一记重拳,袭击我的两边太阳穴。这个架势,如果用人界的招式来形容的话,就是左右拍门了。

    可是这样的小角色,根本没放到我的眼里,要知道马面十九在我面前也是秒杀,更何况是他们两个了。

    杀鸡也用宰牛刀!龙爪手!双爪齐出,也没见我如何用力,那两个鬼差就像稻草人一样飞了出去,然后一头撞在了南墙上。

    后面的几个鬼差大惊失色,一个个抖着铁链或者是铁尺,一拥而上,可是我还是照方抓药,几乎就是眨眼之间,他们就全部和之前的两个同事作伴去了。

章节目录

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南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征并收藏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