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还剩下两个鬼差,这一次我连龙爪手都懒得用了,只是上去就踹了两脚,他们两个就做了地上滚的倭瓜,滚的越远越好了。

    刚刚我和吝啬鬼是关起门来说话,所以有什么就能说什么,但是现在呢,既然门已经打开了,还有那么多躺在地上哼哼唧唧的观众存在,所以就得逢场作戏了。

    不得不说,吝啬鬼逢场作戏的本事绝对是一把好手。不管怎么说,人家毕竟也是长时间坐在总管的位置上,那种上位者的气势当然不能丢,都到了这种时候了,他依然是稳如泰山,只见他往嘴里灌了一口酒,轻轻一笑道:“兄弟,何必呢?难得你我之前还一见如故呢?怎么说翻脸就翻脸了呢?看你的实力不错,如果想在黑绳城做事的话,我可以帮你哟!当然,到我身边做我的近卫那是最好不过了,条件任你来开,我是无有不从!”

    “真的假的?没想到大名鼎鼎的吝啬鬼也开始大方起来了?这真的是少见呀!”我屁颠屁颠地来到吝啬鬼的对面,旁若无人的坐了下来,然后皮笑肉不笑道:“吝啬鬼,我听说你上个月刚纳了一个小妾,是个美人鱼族里有名的大美女,怎么着,舍不舍得把她让给我呀?”

    吝啬鬼的脸色终于变了:“你这厮不要得寸进尺,给脸不要脸!得罪了本总管,少不得关你进刮脂小地狱里受苦!”

    我哈哈大笑道:“总管大人,你发起飙来,我真的好怕怕呀!不过,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我还是想和你新纳的小妾一亲芳泽!怎么?舍不得吗?”

    我说着往嘴里灌了一口酒,然后指着吝啬鬼破口大骂道:“你不就是一个小鬼吗,拽什么拽?肩不能挑,手不能提的,文不成武不就,如果不是宋帝王宠信你,这黑绳城哪里轮到你这厮在这里指手画脚?”

    事情发展到这步田地,门外看热闹的家伙已经不少了,气氛烘托的也足够了,我悄悄向吝啬鬼眨巴了一下眼睛。

    吝啬鬼多么精明的一个人,当然懂得我的意思,只见他一张脸已经憋成了酱紫色,两只大眼更是瞪得溜圆,但是思来想去,最终还是一连做了好几个深呼吸,不吭不哈地又坐回了凳子上。

    门外的吃瓜群众都开始叹息起来,看来对吝啬鬼的表现非常失望。毕竟吝啬鬼在黑绳城绝对是可以横着走的存在,可是谁也没想到他今天竟然能够如此的忍气吞声。

    我肆无忌惮地大笑着:“哎哟,不错哟!看来你这么多年,涵养功夫倒是练到家了。不过就你的表现来看,你这个名字应该改一改了,我看不应该再叫什么吝啬鬼了,还是叫缩头乌龟更好一些!”

    麦秸还有三分火呢,我的话的确是触碰到了吝啬鬼的底线,他如果再任由我羞辱的话,那么今后在黑绳城就要名声扫地了。

    “你这厮欺人太甚!”吝啬鬼突然跳了起来,一拳打向了我的腮帮子。

    “咦!”我有些惊讶,没想到外表看起来没有任何杀伤力的吝啬鬼也是一个高手,而且看他出拳的力道和速度,起码也是一个五品初境的高手。

    但是这又能怎么样呢?要知道马面十九可是五品中境的实力,在我面前不还是被秒杀了。更何况我和吝啬鬼之间是在演戏,他根本不可能全力施展的,所以说他这一拳只是看上去很美而已。

    我根本没有躲闪,只是轻描淡写地伸出了一只手掌,简简单单就把他的拳头抓住了,然后轻轻一带,顺水推舟,借力打力,吝啬鬼啪的一声,就摔地上去了。

    吝啬鬼并没有善罢甘休,爬起来又嗷嗷叫着,朝我扑了过来,而且他这一次没有用拳头,而是直接用大脑袋撞了过来。毕竟他身上最显著的特点就是脑袋大,这一脑袋,威力自然比刚刚的拳头要大多了。

    但是对我来说,这样的攻击模式依然是不够看,我仍然那么大马金刀的坐着,而且根本没有站起来的意思。我算准了时间和角度,然后拎起来一个酒瓶,论起来冲着那个大脑袋就是狠狠一下子。

    茅台酒的酒瓶子很结实的那一种,我只是那么随手一轮,可是吝啬鬼的脑袋太大了,我随随便便一下,就能够准备的命中目标。

    虽然我已经留了力气,但是他的冲劲不小,再加上我的抡劲,酒瓶子直接就碎了,而吝啬鬼更是一声凄厉的惨叫,然后就平趟地上了。不用说,肯定是被开瓢了,血流了一地。

    咋看起来挺吓人的,可是也分明看到吝啬鬼的小眼神,似乎在说什么我演得够逼真吧,心里的一块石头顿时落了地。

    但是我嘴上并没有饶过他:“哟嗬,总管大人,你的头也管是出类拔萃的了,可是怎么就这么不经打呢?就你这样的,别告诉你还练过铁头功呀!真的是丢人至极!”

    吝啬鬼的演技真是没说的,躺着也不说话,只是哼哼唧唧的,而我呢,却是并不在意,而是依然坐在那里自斟自饮着。我估摸着,马面七万七搬来的大队人马应该快到了,按照我和吝啬鬼商量好的计划,接下来我应该很快被送到刮脂小地狱去。毕竟,大庭广众之下,把城主府总管殴打成重伤,无论怎么处理,都是应该的。

    没想到鲶鱼兄弟也是吃瓜群众的一员,那鲶鱼长老并没有吭声,可是鲶鱼头领却大声嚷嚷起来了:“兄弟,打了人自然解气,但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趁着对方大队人马没赶来之前,你还是赶紧跑路吧,要不非得把你送到十六小地狱里受苦不可!”

    没想到这个鲶鱼头领还蛮有正义感的,看来作为美人鱼会所的老顾客,他们兄弟也看不惯吝啬鬼之前的所作所为。只不过吝啬鬼是这里的地头蛇,他们只是敢怒不敢言而已。但是目前这种局势之下,鲶鱼头领能说出这样的话来,也是难得可贵的。因为他这么做,无疑是把吝啬鬼彻底得罪了。

    还有一点儿,就是他们兄弟根本没认出来,我就是那个黑石城的新任城主李明,这样的结果还行,免得被他们叫破了身份,那岂不是就要节外生枝了。

    我对鲶鱼头领点了点头,感激的说道:“萍水相逢,多谢大哥仗义直言,我心中记下了。可是好汉做事好汉当,我如果就这么走了,只怕吝啬鬼这厮会迁怒于美人鱼会所,那岂不是断了大家伙一个休闲放松的所在呢?所以,既然我把人打了,那么这件事情我必须扛得住才行!”

    “好汉子,如果今后有缘相逢的话,我一定认你做兄弟!”鲶鱼头领冲着我伸了伸大拇指,这时候外边传来了一阵嘈杂的脚步声,看来是鬼差的大队人马已经来了。

    鲶鱼头领还想再劝我,可是已经被鲶鱼长老拉着走了,毕竟他们兄弟两个并不知道宋帝王就是孤魂帮的老大孤魂,所以不敢在黑绳城里太过放肆。

    很快的,鬼差的大队人马就涌了进来,把这间屋里塞的满满的。毕竟像吝啬鬼这种人物被打,绝对是一件大事。

    这一次鬼差的带队者是黑绳城冥警队大队长牛头十八,而马面七万七就跟在他的身后,满脸都是歉意,这小子还算是有良心,懂得知恩图报,当然心里也清楚,知道我对他不错。但是事情到了这步田地,像他这样的小人物,的确是已经对此无能为力了。

    牛头十八显然是个狠角色,看样子也是吝啬鬼这边的人,虽然我已经放弃了抵抗,但是他还是狠狠地踹了我两脚,然后直接用锁链把我锁上了。

    这个牛头十八实力非同小可,已经到了五品巅峰的境界,和我一个样,但是如果真打起来,我自信可以在五十招之内赢他。

    他这两脚挺吓人的,但是我早有准备,所以表面上虽然被他踹的很狼狈,人也飞了出去,但是实际上呢,并没有对我造成太多的伤害。

    吝啬鬼当然不能眼睁睁看着我挨打了,他当时刚刚简单处理好头上的伤口,就冲着牛头十八摆了摆手,把他叫到了身边,然后说道:“算了,这个人我看着生气,你想个法子,把他弄到刮脂小地狱里去,好好整治一下,让他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不得不说,吝啬鬼还是蛮会办事的,虽然他的地位远在牛头十八之上,但还是给了牛头十八一百两蒜条金。

    牛头十八没想到出了这么一趟差事,还有这么大的油水可以捞,急忙笑道:“总管大人,说巧不巧,我的表弟牛头五十八就在刮脂小地狱里做管事,我们两个关系不错,不用提前打招呼,我专程跑一趟,现在就把这小子送进去,也让他知道锅是铁打的。”

    我心里一喜,还真是无巧不成书,没想到这件事情这么快就成了。

章节目录

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南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征并收藏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