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很快被牛头十八带到了冥警大队,那厮想问出我的身份,以及我在太岁头上动土的原因。

    我都懒得搭理他,连正眼都没瞟他一眼。牛头十八虽然比不上吝啬鬼,但也算是黑绳城里有头有脸的人物了,什么时候被人这么轻视过,自然是恼羞成怒,让手下人狠狠修理我一顿,什么酷刑都用上了。

    当然这种手段对我来说,就像是挠痒痒一样。不过为了不让他太过于难堪,我还是勉为其难地配合他惨叫了两声。

    吝啬鬼在黑绳城的影响力自然是没说的,就过了一个多时辰,对我的最终裁决书就送过来了,是最严厉的那一种,我如愿被送到刮脂小地狱里,没有任何期限,也就是说,如果不发生什么意外的话,我这辈子就别想出来了。

    这样挺好的,因为这符合吝啬鬼牙呲必报的一贯作风,不会引起别人的怀疑。

    为了防止我逃跑,后来,牛头十八给我套上了一个重达三十八斤的铁枷,另外还用手段封住了我的灵力,可是我有狮灵小雪在,随时随地都能解开他的封印,只不过我不愿意这么做罢了。

    在我被送往刮脂小地狱的路上,马面七万七也跟着去了,但是他除了一副爱莫能助的样子,还有些想不通,后来,牛头十八去路边的黑树林里方便去了,他就小声给我说道:“兄弟,以你的本事,应该不在牛头十八之下,而且轻身功夫非常了得,当初拎着我不费吹灰之力就上了三楼,所以你要走的话,没有人能拦得住你,可是你为什么甘愿受他们几个摆布呢?”

    我也压低了声音说道:“我的事你放在心里就好了,其他的不要多问,等我出来,还到黑绳城找你喝酒。”

    马面七万七的眼圈一时间红了:“兄弟,我虽然不知道你的名字,但是我知道,你这人真的是没说的。黑绳城的那些大人物,从来就不把我们这些小鬼的生死放在心上,而你呢,一直没有轻视过我。也许真如你所说,你到刮脂小地狱里去另有想法的呢?我的一个本家马面七十二,如今在那里做副司狱,待会儿我会去找他,让他好歹关照你一下。”

    马面七万七能把话说道这个份上,证明他是一个知道好歹的家伙,有道是患难之际见真情,如果今后有机会的话,我会把他带到黑石城跟着我干的,但是现在我并不想把话说的太明白了。毕竟这种事知道的人越少越好,万一被宋帝王得到了什么风声,那我只怕就要把牢底坐穿了。

    马面七万七虽然说很聪明的一个人,但是他并么有猜透我的心思,看我没吭声,就继续说道:“不过兄弟,你要想好了,刮脂小地狱进去容易出来难,不如趁着现在还有机会,我掩护你逃走算了?”

    看来马面七万七真的把我当兄弟看了,毕竟我现在已经被封印了灵力,他如果掩护我逃走的话,几乎是九死一生的结局。我和他毕竟是萍水相逢,最开始的时候,还修理过他呢?我心里感动,就笑了笑说道:“七哥,我真的没事的。如果我有幸出来了,就带着你去另外一个地方,反正你在黑绳城过得也不如意,这里也没有什么好留恋的。”

    马面七万七听我这么一说,就知道我已经拿定了主意,只得说道:“兄弟,有一年我和马面七十二喝酒,他喝醉了,说是刮脂小地狱如果有漏洞的话,那么只有走下水道这一条路了。你如果在里面办好了事情,准备出来了,就和马面七十二打个招呼,说是想让我给你送点东西,那我就知道了怎么做了,我本领低微,大忙或许帮不上,但是做个接应还是没问题的。”

    不得不说,马面七万七给我提供的这个信息还是蛮有用的,我也知道他说这样的话,担了多么大的风险。

    我并没有说什么谢谢,只是他所说的本领低微这四个字狠狠刺痛了我,就一脸正色地说道:“七哥,我们以后就是兄弟了。既然做了我的兄弟,那就没有本领低微这么一说了,我怎么着也会帮助你提高的。”

    然后呢,在马面七万七的一脸震惊当中,我传了他十几招龙爪手,然后又从纳戒里拿出了,飞天蜈蚣还剩下的最后一小截尾巴,递给了他:“七哥,你把这个服下去,再把我教给你的龙爪手勤加练习一下,假以时日,多了不好说,进入四品初境还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刚刚你教给我的是龙爪手?那可是龙族的不传之秘呀!”马面七万七惊讶极了,但很快就回过神来,带着一脸的兴奋说道:“兄弟,我明白了,原来你就是黑石城的新任城主李明呀!这一下,我悬着的一颗心终于放下去了。如果说,还有人能够从刮脂小地狱里全身而退的话,那么这个人只能是你!”

    于与成为四品初境的高手相比,我的真实身份显然让他更为吃惊,但随之而来的就是欣慰了。

    “果然什么都瞒不过七哥,不错,我就是李明。”我大大方方地承认了,然后说道:“只要我在这里的事情办好了,然后我们一起回黑石城去,到时候你就是我城主府的总管,我相信你做的爱吝啬鬼做得更好。”

    我之所以这样说,并不是要封官许愿,让马面七万七为我卖命,一来这是他应得的,二来呢,我是想告诉他,区区一个刮脂小地狱,还困不住我。

    “什么总管不总管的,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兄弟你一定要活着出来,然后我们两个一醉方休!”马面七万七说着说着,眼圈就红了。

    我刚要再劝他几句,这时候,突然一个声音传了过来:“七万七,你们两个嘀嘀咕咕的做什么?不会是打着什么鬼主意吧!”

    这个声音瓮声瓮气的,一听就是牛头十八方便回来了。不过这厮方便一次的时间够久的,看来牛头族的人饭量大,有句话叫做吃得多拉的多,看来所言不虚呀。

    我本来要说话的,最起码也替马面七万七打一打掩护,可是我又一想,自己必须的摆正自己的位置,要知道我现在是阶下囚,他们之间的对话,根本没有我插嘴的余地,我说的越多,破绽就越多。再者说,我相信以马面七万七的聪明劲儿,应付一下牛头十八应该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马面七万七以前那么低微的灵力境界,能跟在吝啬鬼身边这么久,自然有他的过人之处,最起码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本事还是有的,牛头十八的话音刚落,他就笑了起来:“十八大队长说笑了,如今这厮已经被封印了灵力,就是取下他身上的铁枷,他也逃不出黑绳城。我呢,只是告诫他要老老实实的,千万别给您老惹麻烦,免得皮肉受苦。”

    这番话说的在情在理,牛头十八不疑有他,当时就乐了,咧着大嘴笑道:“七万七,真有你的,要不我和总管大人说一声,你到冥警大队跟着我干吧,我身边正好缺了一个你这样的人。”

    “能为十八大队长效劳,是我的荣幸,只要总管大人放人,我当然是没有任何问题了。”马面七万七这一句话,顿时拉近了他和牛头十八之间距离,两个人谈起话来也越来越热乎了。

    有马面七万七护着,我这一路上但是没再受什么气,更别说什么挨打了。

    这么一来,一路上也没什么耽搁,况且对于黑绳城来说,天气一直是昏昏暗暗的,分不清楚什么白天和黑夜,我只是估摸着时间,也就一个多时辰吧,就到了刮脂小地狱。

    从外边看,这是一个平常的建筑,有一座二层楼,看来是办公的地方,然后就看到了一遭黑乎乎的围墙,围墙那真叫一个高,甚至比黑绳城的城墙还要高,少说也有十四五丈吧,在平地上猛然看到这么一个围墙,给人的震撼力还是挺强的,用一句高耸入云来形容,一点儿都不为过。

    不过仅仅是这样,我觉得还是和他十六小地狱的恶名,并不能完全匹配。毕竟这是我第一次来属于幽冥地府的小地狱,在人界的时候,我没少听过十八层地狱的传说,那真的是让人毛骨悚然的地方。难道真的是闻名不如见面吗?

    牛头十八看了看我,突然哈哈大笑起来:“小子,你别看这里外表没什么,可是到了里面,保准让你*的。年轻人,千万不能冲动,否则的话,你会付出沉重的代价的!”

    我还是没有搭理这厮,因为我看着他沾沾自喜的样子,心里就不爽,如果不是我必须得尽快找到七巧玲珑手的话,我保证一个照面就让他闭上这一张臭嘴。

    其实细说起来,这个刮脂小地狱,在黑绳大地狱所属的十六个小地狱里,一不显山,二不露水的,

章节目录

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南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征并收藏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