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竟从名字上看,刮脂小地狱比起什么利器穿肋,还有挖眼什么滴,最起码没有那么触目惊心。从它的字面意思上看,会给人一种减肥减脂的感觉,这如果让人界那些追求美的女人们看到,会有些不以为然的,认为所谓的十六小地狱,只是在虚张声势而已。

    就像我吧,前一段在滨海市过得安逸了些,所以体型没有那么健美了,正好来这里减一减也不错。可是我细想之后,就觉得事情不会那么简单,因为刮脂可不是减脂,顾名思义,减脂应该是徐徐渐进的,而刮脂则要简单粗暴多了。试想一下,如果用刀或者其他的利器来刮掉身上的脂肪,也是非常残忍的一件事情哟!

    我当然知道作为十六小地狱之一,刮脂小地狱绝对是一个可怕的所在,毕竟宋帝王作为黑绳大地狱的主宰,辖区之内的十六小地狱如果那么温和的话,他也就不是那个让人谈虎色变的宋帝王了。

    一路上,我听马面七万七说了很多关于刮脂小地狱的传闻。并知道了他有一个外号,叫做天然瘦身器。这个名字咋听起来没什么,可是仔细想一想,就知道不是那么简单了。

    在我之前,有两个小鬼,看样子也是被送进刮脂小地狱里进行惩罚的,两个人看样子吓得不轻,腿脚抖抖索索的,路都走不成了,如果不是有几个狱卒架着他们,只怕当场就瘫在地上了。

    牛头十八看到这个情景之后,很是得意,指了指他们,然后对我说道:“小子,希望你不会像他们两个一样,被吓尿一裤子了。”

    既然已经到了地方,我也用不着和牛头十八客气,淡淡一笑道:“你放心好了,等到你吓尿了的时候,小爷也是好好的。我这个人没有别的长处,就是胆子大。”

    当着那么多手下的面,被我这么挖苦,牛头十八的脸上有些挂不住了,把拳头捏的啪啪作响,当时就要过来收拾我,却被马面七万七笑咪嘻嘻地拦住了:“十八大队长,你何必要和他一般见识了?现在刮脂小地狱已经到了,我们不如早点儿把他送进去,让他受罪就是了。还有,我的本家兄长马面七十二是这里的副司狱,我去跟他打声招呼,让他在这里好好招待这位不开窍的,何必要脏了您的手呢?”

    马面七万七这番话说的牛头十八非常受用,恶狠狠瞪了我一眼:“便宜你这家伙了,等会儿进去了,就有你受的啦!保管让你一天减下去一圈!”

    很快到了小地狱的办公所在,刚好马面七十二当班,马面七万七冲着我挤了挤眼,然后就带着牛头十八,还有他这位正当位的本家堂兄,去吃酒去了。

    而我呢,则被狱卒带进了登记室,做了一些日常的入狱手续之后,我身上的铁枷终于被取了下来,还有一个马面狱卒还搜了一下我,虽然他搜的不是那么仔细,毕竟在这些人的下意识里,我在冥警大队已经被仔细搜查过了。

    我担心纳戒被他搜走了,就悄悄拿了一块蒜条金,巧到好处地塞进了他的手里,然后说道:“马面七万七,就是你们副司狱大人的堂弟,那是我的好朋友,是他刚刚偷偷给了我这么一块金子,让我孝敬这位大哥的。”

    哪位马面狱卒相信了我说的鬼话,并没有再搜下去,只是蜻蜓点水一般的搜了搜,就放我过去了。

    我不由自主的松了一口气,古人诚不欺我,有钱果然能使鬼推磨。别的不说,这个纳戒是无论如何都不能失去的,因为不单单里面放了我几乎所有的赖以保命的东西,而且狮灵小雪和小剑尖尖的剑灵都在里面,岂能有失?当然还有最关键的是,已经奄奄一息的敖杰也在里面,如果我任由它被狱卒搜走了,那就意味着敖杰的死亡。既然是这样,我也不介意当场就大开杀戒,把这个劳什子的刮脂小地狱闹他一个天翻地覆,运气好能找到七巧玲珑手的话,就算是敖杰和我的造化,否则的话,就是我们兄弟两个命该如此,怪不得别人。

    “算你小子会做人,你放心,由我在这里罩着你,你最起码每天少受很多苦。但是你刚刚给我的那一条金子,只能够买你一天的平安,至于明天的例行公事,你还要另外想办法才行。”

    他说的话我大致上是明白了,只是不明白啥叫例行公事,但是这个时候,言多必失,所以我只是沉默就得了。不过也多亏这个马面狱卒识相,否则的话,我之前所做的一切,岂不是都成了无用功了。

    又过了一会儿,我就被这个马面狱卒带着,走向了后面那高高的围墙,也不知道是这里的规矩,还是他收了我一块金子的缘故,反正他并没有给我戴什么,铁链手铐或者是铁枷一类的东西。

    正所谓望山跑死马,在前面的时候,觉得距离这道围墙很近很近,可是当你往他这边走的时候,才知道并不近,我和马面狱卒足足走了一盏茶的功夫,才走到了正中间的那个大铁门面前。

    马面狱卒那么高大的身材,站在偌大的大铁门下面,竟然也显得非常渺小了。他也不知道冲着岗楼上面喊了几声什么,也许是他们之间的暗语吧,不一会儿,我听到一声哐当,很大的声响,如果是一般人,只怕耳朵就会被震得嗡嗡作响吧,但是这个马面狱卒明显已经习惯了,所以并没有什么异常。

    这点儿声响对我来说,真的是太小儿科了,可是我担心他起疑心,所以就很配合地捂住了耳朵。

    随着那一声巨响,一尺多厚的大铁门咿咿呀呀的开了,站在那里往门里面望去,里面更是黑的伸手不见五指,另外还异常的阴森森的,我虽然是艺高人胆大,但是小心肝还是条件反射地颤抖了一下。

    “既来之,则安之!”我嘴里小声嘀咕着,给自己打着气,怕又如何,已经到了这里,总不能打退堂鼓吧,那样的话岂不是以前所做的一切,都成了无用功了吗?半途而废这个字眼,在我李某人的字典里,是绝对不应该存在的。

    更何况我对自己从来都没有失去过信心,我相信自己一定能在两天半的时间里,找到哪位神秘的七巧玲珑手,把敖杰的伤给治好。不管敖杰会不会知恩图报,哪怕是恩将仇报也好,我都会无怨无悔了。

    所以我没有任何的犹豫,拿过了一个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做成的大碗和筷子,反正看着黑乎乎的,不怎么起眼。等我把东西拿到手之后,只觉得轻飘飘的,我突然明白了,原来这就是用黑树做成的玩意,难怪这么轻。

    马面狱卒带着我一直往前走,走过了一排排的监室,每当走过一处,我都看见窗户边上挤满了犯事者,正争先恐后地往外面看,并没有什么惨叫声从里面穿出来。不过刮脂小地狱还算是名副其实的,因为我在这里没有看到一个胖子,都是干巴巴的,大多是皮包骨头的那一种。

    马面狱卒直接把我带进了三十九号监室,他掏出钥匙,把那个大的出奇的铁锁打开之后,就让我进了屋子,然后很快的把门给锁上了。反正屋里屋外都是黑乎乎的,所以我的眼睛根本用不着来适应什么光线。

    我一进门,就前后左右看了看,只见这个监室并不算太大,充其量也就是三十几平方米吧。正中间有一道一米多高的石板台子,从门口排到墙角,刚好把整间屋子劈成了一左一右两大块。左边呢,就是过道还有一个石头柜子,有四五十个空格,应该是放碗筷的地方。而右边则是一个木质的大通铺,上面躺着一长溜儿形形*的鬼,不对,不是形形*,而都是一个鬼样,一个个披头散发的,骨瘦如材,我大致数了数,少说也有三十好几个。

    刚刚马面狱卒开门的时候,好像是吆喝了一声,所以当我一脸轻松的走进去的时候,那些,那些瘦里吧唧的鬼都把目光齐刷刷的打在了我的头上。

    都是囚犯谁怕谁,他们看我,我也正好看看他们呢,随便也找一下他们之中,有没有那个我要找的七巧玲珑手。

    不过我看了一圈之后,没有发现一个胖子,根据黄胖子说,他是师父七巧玲珑手是个胖的不能再胖的胖子,那么他进了刮脂小地狱之后这几年,到底会变成什么模样了呢?

    我觉得吧,像七巧玲珑手这种人,就算是在这里待了好几年,但是他骨子里的那种东西绝对还存在,毕竟他是故意到这里来的,像他这样的奇人,肯定有他自保的手段。可是我看了一圈之后,并么有发展我心目中的那个七巧玲珑手,因为这里没有任何一个胖子不说,而且全都干巴巴的,要多惨就有多惨。

章节目录

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南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征并收藏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