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我和这些人都不熟,待会和他们混熟之后,我再打听一下,谁进来的时候最胖,那么这个人八九不离十就是七巧玲珑手本尊了。所以,我冲着这些人点了点头,然后就在石板上坐了下来。

    这时候,马面狱卒对着那些人喝道:“你们不得欺负新来的呀,况且这位小哥是我们的金主,你们可得把他伺候好了,否则的话我可饶不了你们。听到没有?”

    那些鬼魂有气无力的答应了一声,可是等马面狱卒把门锁好,离开之后,他们看向我的目光都充满了仇恨,那样子,就像是恨不得把我撕得粉碎一样。

    我明白自己的蒜条金花的一点也不值,也不知道是故意的,还是怎么着,反正马面狱卒好心没办好事,这些遭受苦难的人,把对狱卒的仇恨,都转嫁到我的头上了。不过这无所谓,反正我并没有打算在这里待多久,只要找到七巧玲珑手,不管他愿不愿意,我把他往纳戒里一丢,直接离开也就是了。至于离开的方式,刚刚进来的时候,我已经观察过了,就是马面七万七所说的那个下水道。

    我面对这些眼神,并没有丝毫的恐惧,因为不管他们之前的身份是什么,现在都失去了灵力,根本对我构不成任何的威胁。更何况,当初我可以说面对孤魂帮的千军万马都没有一丝害怕,更不会怕这些手无缚鸡之力的可怜虫了。所以说,他们看他们的,我该怎么着就怎么着。如果眼神能够杀人的话,那么他们早就杀死所有狱卒,离开这个鬼地方了。

    看我没有任何反应,每个鬼都很惊讶的样子,也许他们认为我应该立马犯怂才对,毕竟是他们那边有三十五和,而我只有一个人。

    后来这些可怜虫把目光投向了靠着窗户坐着的一个人,看来那个人应该就是这里的老大了,他们在征求老大的意见。

    我也把脸扭了过去,仔细打量着他,只见那个家伙身材异常高大,甚至比牛头十八还要高上半头,从外表看,真像是一头斑斓猛虎。只不过脸色苍白得像纸一样,不过他和身边那些人比起来,还不算太瘦,可能还有一些可怜的战斗力。

    有句话说得好,叫做坐井观天。这厮看来是做老大做出优越感了,先是不屑一顾地瞟了我一眼,然后慢悠悠地说道:“很久没有见过像你这么好看的小白脸了,只要你乖乖的爬过来,好好伺候虎爷我,那么从今往后,虎爷我就罩着你了!”

    不会吧!我一下子乐了,差一点儿就笑喷了,人都说,饱暖才能胡思乱想对不对,而这位呢,要看都瘦成皮包骨头了,还想着让我去伺候他,真是想得太美了。

    于是,我笑了笑说道:“虎爷是吧,我不管你在外边是上山虎还是下山虎,但是到了这里,已经变成了笼中老虎,是不是应该收敛一些呢?否则的话,你肯定会后悔的。”

    “后悔?老子后悔个屁?今朝有酒今朝醉,哪管明日喝凉水!既然你如此不识抬举,那就别怪虎爷我辣手无情了!”虎爷说着,猛地一挥手,喝了一声道:“来呀,给我打!狠狠地打!”

    众人吆喝一声,刚要一拥而上,只听有人说道:“虎爷,且慢动手,让小的来开导开导他,说不定这个家伙就不再犯傻了呢?”

    是谁这么多事,不会是七巧玲珑手本尊吧,我扭头一看,不由得大失所望,因为这个人太瘦了,就像是芦苇杆一样,风一吹就倒的那一种。

    可是芦苇杆明显在这些鬼魂之中没有什么地位,虎爷更是没有把他放在心上,鼻子一哼道:“芦苇杆,三天不打,上房揭瓦,你是不是这几天没挨揍,所以皮子痒了,这里哪有你说话的份儿?”

    这样根本就不是看不起,而是赤果果的羞辱呀!虎爷话音刚落,监室里其他的鬼都开始大笑起来,一个看着像是牛头族的家伙更是乐开了花,冲着我喊道:“小白脸,我们虎爷能瞧中你,那是你八辈子修来的福分,我实话给你说吧,只要你把虎爷伺候得劲儿了,那么今后在这个屋里就没有人敢欺负你了。”

    “这么说,你以前就把虎爷伺候得劲过?真是毫无廉耻的家伙,牛头族的面子都让你给丢尽了!”

    对这种费尽心机拍马屁的家伙,我自然不会给他留丝毫的面子,而是一连声的冷笑道:“老子可是响当当的男人,这辈子就不知道如何伺候人,识相的彼此相安无事,倒也罢了,如果有谁放着自在找不自在,那么我也不介意活动一下筋骨!”

    我片刻之间打了那个牛头族人的脸不说,又把矛头对准了哪位虎爷:“虎爷是吧,我可是带着长枪来的,如果你不相信的话,我也没法子。可以你夫人不在这儿,否则的话,我倒是不介意和她当众表演一段。至于你,我没有任何兴趣,识相的就滚一边去,别来招惹老子!”

    我的强硬态度,如同一石激起了千层浪,整个监室都乱套了,蹦的最欢实的当然就是那位牛头族的家伙了,指着我的鼻子说道:“小白脸,你真的是不知道死活呀!这个刮脂小地狱里,凡是进来的人,都被封印了灵力,可是我们虎爷天赋异禀,如今还保持着二品巅峰的战斗力,你与他叫板,不是自己找死吗?”

    我一脸淡然的说道:“二品巅峰很了不起吗?我说我是五品巅峰你相信吗?我就把话撂这儿啦,对付你们所谓的哪位虎爷,我只需要一招就足以打发了。”

    “吹牛皮谁不会呀?”那个牛头族的家伙看来根本不相信我说的话,扭头看了看虎爷,问道:“虎爷,只要您老一声令下,我绝对会把这小子的脑袋拧下来!”

    这时候,就连那个风一吹就倒的芦苇杆也跳了出来,那个讲,“虎爷,只要你一声令下,我保管把这厮打得让他爹妈都认不出来!”

    牛头族的家伙自然不可能让芦苇杆抢了功劳,急忙说道:“虎爷,这个机会是我的,谁也抢不走。我保证既收拾了这小子,又不破坏他的好皮囊!”

    “你这么大的个子,一点儿都不爽快,唧唧歪歪的,让老子非常不爽!”我不耐烦了,听他们话里话外的意思,我仿佛成了砧板上肉,任人宰割了。所以我觉得该稍微展示一些自己的实力了。于是就直接飞起一脚,牛头族那家伙偌大的身躯就飞了起来,然后重重地摔在石板台上,嘴里一连声的惨叫着,看来一时半会儿是根本爬不起来了。这也是我没有和他一般见识,所以只用了一成力,否则的话,他直接就嗝屁了。

    就算是在刮脂小地狱,也是用实力来说话的,我这一脚,顿时让整个监室鸦雀无声了。那些刚刚还咋咋呼呼的一帮子可怜虫,此时此刻吓得连大气都不敢出了,都把目光投向了那一位虎爷。

    虎爷看了看我,也笑了,尽管笑得有些不自然:“兄弟,刚刚看你那一脚的路数,似乎是我们虎族的虎尾脚,不知道兄弟和我们虎族有个渊源呢?”

    我知道现在摆明我和虎骏的关系之后,这位虎爷很快就会把我敬为上宾,但是他心里未必会服我。这并不是我想要的,我要的是让这一帮人对我彻底心服口服,这样人多力量大,我才能够在短时间内,找到七巧玲珑手的下落。

    于是,我哼了一声:“不用和我攀交情,最好过来和我过几招,我肯定会让你知道,区区二品巅峰就不应该这么嚣张跋扈!”

    这一下,虎爷的脸上挂不住了,因为刚刚他的姿态已经放得够低了,没想到我还是不依不饶的。他冷笑一声,然后长身而起道:“兄弟既然如此咄咄逼人,那么就接我这一路虎爪吧。只要你能挡的住,那么我就奉你为主,你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

    “好,那咱们就一言为定了!”我微微一笑,然后对虎爷勾了勾手指:“我不喜欢磨磨唧唧的家伙,要打赶紧打,老子可没功夫和你耗时间。”

    此言一出,监室里又开始喧哗起来,众人议论纷纷,看来他们都没想到,我这个小白脸竟然敢这么无视虎爷的权威,但从他们的言语中可以得知,他们并不看好我,虽然我刚刚一脚就直接ko了那个牛头族人,但是虎爷毕竟是二品巅峰,而且战斗经验相当丰富,所以他们并不看好我。

    “好!很好!”虎爷微微一笑,然后轻轻挥了挥手,监室里顿时又安静下来,这个时候,如果有一根针落到地上,也能清晰可闻。

    说句心里话,我还是非常意外的,因为我原本认为虎爷只是凭借着武力威胁这些可怜虫罢了,没想到他在这个监室里的微信还挺高,真正做到了令行禁止。

章节目录

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南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征并收藏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最新章节